[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一
   政治共识很重要,但仍属于第二层面的东西。文化共识(意识形态共识)才是更加基础更加原则的。不同的政治路径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文化精神。没有一定的文化共识,政治共识很难构建起来。
   

   例如,没有神本主义的共识(上帝信仰),就没有西方中世纪的政教合一;没有人本主义自由主义的共识,就没有民主自由的制度;没有马列主义唯物主义的共识,现代大半个地球党主专制的成功更是不可想象的。
   
   没有一定的文化共识,即使勉强形成某种政治共识,也是低层次的,脆弱的,持而不坚或坚而不久,经不起考验。孔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文化立场是颇为根本的道,这里的差别太大,任何大事都有可能很“谋”出一地鸡毛蒜皮来。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论语-阳货》)
   
   试译如下:孔子说:“怎么可以与品德卑劣的人一起事奉君主呢?(或者可译作:品德卑劣的人怎么能参与事奉君主呢?)他没得到(官位富贵)时总担心得不到,一旦得到了又担心失去。如果总担心失去,那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了。”
   
   《论语集释》中引胡氏语曰:“许昌靳裁之有言曰:‘士之品大概有三:志于道德者,功名不足以累其心;志于功名者,富贵不足以累其心;志于富贵而已者,则亦无所不至矣。’志于富贵,即孔子所谓鄙夫也。”
   
   靳氏将士分为三品,上品志于道德,中品志于功名,下品志于富贵,即孔子所说的鄙夫。鄙夫以富贵为人生最高理想,当官就是为了个人富贵,所以对官位、对个人得失非常在乎,为了升官发财和保住既得利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即使有某种政治共识,儒者也不屑与这种人共事。
   
   二
   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之难矣。”(《论语-宪问》)
   
   试译如下:孔子在卫国,有一天正在敲着磬,有位挑着草筐的人从孔子门外经过,说:“有心思啊,敲磬呀!”过了一会儿,又说:“鄙陋啊,那硁硁的声音,好像表明没有人了解自己,既然这样就应该算了。‘水深就穿着衣服趟过去,水浅就撩起衣服趟过去。’”孔子说:“真果决啊!我没有话驳难他。”(若依《集注》则为:果能忘世啊!亦非难事也。)
   
   这一章堪称“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具体写照。孔子救世心切,在荷蒉者眼里,却成了固执冥顽不知深浅之人,连击磬之声都是鄙陋的,而且这个判断下得十分果决。既然如此,孔子还有什么必要驳回去呢。不可与之言而言,失言。君子尚不失言,况孔子乎?
   
   东海当年“广交天下英雄士”,也误交了个别品质恶劣的的反儒人士,饱尝彼辈没有底线的“厉害”之后,终于深感孔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及“无友不如己者”等圣训的英明。
   
   反儒人士不一定品质恶劣,但是,即使品质好的,眼光多有问题,你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都有可能遭到他们莫名其妙的误解歪曲。连孔孟程朱历代大儒在他们的小眼里都是坏蛋乃至骗子,何况别人,何况今人?如果文化立场不同,双方品质又悬殊,那就更不用说了,绝对只会南辕北辙你死我活,任何好事正事大事都会被“搅”得一塌糊涂臭不可闻。
   
   文化共识,意味着价值观和道德的共同。
   
   文革时期有句名言叫:亲不亲,阶级分。这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尤其是贫富分化猛烈、阶级矛盾剧烈、阶级斗争激烈的时代。另外,亲不亲怎么分,因不同时代不同环境不同群体而异。知识、思想、宗教等,都可以成为“亲不亲”的分界线。
   
   不过,归根结底而言,文化、道德、价值观的类似或相同,才是人之相亲的最根本保证。君子之间,儒者之间,最容易相互理解、信任、尊重和亲近,即使政治立场有异,也容易存异求同,或者取得基本互信。东海近年见了少数儒友,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
   
   三
   儒家是关于道德的学说,对道德的认知和解说最为深刻准确,而道德是文明的核心,适合于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任何时代,对任何政治、制度及法律都有强烈的导向、改良作用,将它们道德化文明化,让它们离“民本”“时中”等仁义原则近些更近些。
   
   君主制天下为家,是监护政治。以儒家为文化背景的开明君主制,适合于人类社会的幼稚期;民主制天下为公,是契约政治。以儒家为文化背景的儒家民主制,适合于人类社会的青少年期。(至于未来人类社会的“大人时代”,会有比民主制更“高级”的、真正达到“选贤与能”境界的圣贤政治。)
   
   以儒家为文化背景和指导思想,在古代,可以转化君主制的诸多劣性,绝不会产生法家式的君主暴政或基督教式的神本恶政;在现代,可以消除民主制的诸多弊端,更不会出现唯物主义的党主专制及民粹主义的“大众暴政”。
   
   没有主导精神和共通价值的简单的文化多元主义,无法形成必要的向心力凝聚力影响力竞争力创造力,反而造成思想的混乱、文化的分裂、政治和社会的浮躁。因此在文化上,既要允许多元化,又要追求共通性和共同性。在中国,以儒家为主体,在文化多元之上凝聚普遍的共识,才是正确的、最好的选择。
   
   儒家道德具有高度的普世性和普适性,形形色色的“主义”也不难与儒家在某些道德层面取得共识,现代儒家则为各种正常或非正常的“主义”提供自由平台,保障“道并行而不悖”。
   
   文化共识更重要,也就意味着文化教育比一般性的思想启蒙更重要。五四以来,思想文化不可谓不多元,民主自由启蒙不可谓不广泛,结果反而让专制主义借着民主自由的口号旗帜取得了成功,正可谓:种下了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2011-1-29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此文于2011年02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