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东海一枭(余樟法)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一有这样一个文革以来很流行的说法:“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告诉我们,凡是闹革命造反的人都是反孔的,造反成功成了执政者,就要尊孔了。”

   自古以来“革命领袖”反孔者寡,尊孔者众,有的不尊孔,但不反孔。例如陈胜,为楚王时曾迎聘孔鲋为博士和太师。只是他很大老粗,对孔鲋的一些建议规谏听不进去,尊孔程度很低,但不能说他反孔。

   象柳下跖、洪秀全那样以反孔为荣、与儒家为敌的“造反派”是很另类很个别的,且都难逃短命和失败的命运,这是他们为反儒行动付出的代价。在儒家被批倒批臭之前,任何势力公开反孔反儒,无异于自毁形象、自挖墙角。

   除了秦始皇,历代王朝的开国领袖在成功之前大多程度不等的尊儒(或者本身就很儒家),包括曾经一时兴起把儒冠当尿壶汉高祖。他开始确曾瞧不起儒者,但经郦食其点拨后马上礼敬有加。秦始皇重法轻儒,但在焚书坑儒之前,其朝廷上儒生博士可也不少。

   革命必反孔这个“流行的观点”,用在毛泽东身上就更不符合事实了。毛泽东对孔子及儒家公开反对和全盘否定是他坐了天下以后才逐步进行的。

   二从早年到晚年,毛泽东对孔子及儒学的态度有很大变化:早年有所尊重,后来尊重的“度数”不断降低,直到晚年彻底否定。把“消除孔夫子在各方面的影响”列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任务之一,写出“孔学名高实秕糠”的诗句之后,他的人生也就完成了秕糠化、昏庸化和邪恶化的过程。

   注意:毛泽东尊孔的时候,也从未将孔子放在第一位。在他心目中第一位的东西,是法家和马家(法家和马家谁更受他的尊重,还真不好说。)这就注定了他不可能真正尊孔尊儒。法家马家的核心理念与儒家的基本原则存在着根本性的冲突。把法家或马家第一位,对儒家纵然有所肯定,也必然是枝节性局部性的甚至是假惺惺的,要走向全盘否定则水一到渠即成。《孔子评传》一书的作者匡亚明回忆说:

   1942年,他在延安曾向毛泽东请教如何评价孔子的问题。毛泽东认为:孔子生在二千多年以前,确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但孔子毕竟是二千多年前的人物,他思想中有消极的东西,也有积极的东西。只能当作历史遗产,批判地加以继承和发扬。对当前革命运动来说,它是属于第二位的东西。第一位的用以指导革命运动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其时重庆(国民党政府所在地)方面正在大搞什么“尊孔读经”。他们靠孔夫子,我们靠马克思。要划清界限,旗帜鲜明。毛泽东又认为:当时对孔夫子,最好是暂时沉默,既不大搞批判,也不大搞赞扬。(取自贾陆英《毛泽东是怎样评价孔夫子的?》一文。)

   从打天下时期到坐天下初期和“文化大革命”之前,毛泽东对孔子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有所肯定又不很赞扬,有所批评又不大批判,尊是似尊非尊,反又似反非反。因此,要从毛泽东的文章中寻找他尊孔或反孔的片言只语,都可以找到,都不足为凭。

   毛泽东这么做或许有某种策略考虑,在共产党成为执政党或个人权力威望到达顶峰之前,让反儒派拥孔派中间派、西学派中学派不中不西派都可以从他的言论中发掘出自己的需要和希望,都把他引以为自己人或同路人。而当时包括新儒家在内的知识分子群体,对毛泽东和共产党确实是充满了完全不切实际的幻想。

   当然,广义上说共产党是借反传统潮流起家的,也没错。如果不是以儒家为指导思想的康谭(康有为谭嗣同)改良运动被孙中山掀起的革命潮压倒,如果“孔家店”不是被五四运动打倒,不仅共产党起不了家,国民党也成不了大气候,中国的历史只怕要完全改写。

   三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一生对法家的认同和赞扬是一贯的。18岁就写出《商鞅徙木立信论》歌颂商鞅,说什么“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余年之记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法律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 云云。

   以“剥夺人民之权利”的恶法为“保人民之权利”的良法、视独裁极权的思想帮凶和权术家为“利国福民伟大之法律家”,显然是缺乏基本历史常识的颠倒黑白。这样的“学问”,有不如无。

   当时在湖南省一中执教的毛泽东的国文老师的柳潜,是清朝末年的一名举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仅没有指出该文认识和事实的双重错误,反而在这篇作文后面大加赞美:

   “实切社会立论,目光如炬,落墨大方,恰如报笔,而义法亦浸浸入故”,“有法律知识,具哲理思想,借题发挥,纯以唱叹之笔出之,是为压题法,至推论商君之法为从来未有之大政策,言之凿凿,绝无浮烟涨墨绕其笔端,是有功于社会文字。”“练成一色文字,自是伟大之器,再加功候,吾不知其所至!”云云。(1997年海南出版社《毛泽东散文作品赏析》)

   可以想像一下,来自老师的这样高度的赞美和鼓励,对一个尚未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世界观的热血少年来说,影响会何等深刻。这样误人子弟的老师,有不如无。毛泽东一辈子喜爱法家,重术重势,甚至公开提倡法家思想,对法家的理论之误和性质之恶似乎一无所知。看来柳潜先生误导之“功”不可没也。

   四荀子指出,“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申子蔽于势而不知知”。意为慎子(慎到)申子(申不害)只知道法律、权势的重要,见不到道德、智慧的作用和真相。马家可以说是:蔽于物而不知性。把物质当做第一性,是错把现象当做本质了。

   法家马家都是“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的学说。对恶法、权术、权势、暴力、物质的迷恋和依赖,都会严重阻碍人们正确认识真理正义,遮蔽人的良知(包括道德和智慧),让人贪嗔痴大发作。所谓邪说中人如美酒是也。

   文化贫困智慧匮乏,是五四以来大多数反孔反儒者的共同特征,毛泽东也不例外。不同的是毛泽东有才华有谋略。在政治、军事、权力的争夺战中,毛泽东不愧为雄才大略。可是,作为法家和马家的信徒,越是雄才大略,越容易造祸天下。缺乏必要的文化道德制约,雄才大略反而让毛泽东在殃民祸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给中国带来了万年不遇的灾劫。

   毛泽东自称一生干了两件大事,一是打倒国民党,一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站在共产党的立场看,后者是错了,前者仍是功。但从中国和儒家的立场看,两件事都是罪恶。罪恶必有报应。且不说潜报应(那是佛门高僧的工作),毛泽东自己虽威风一时,又得到了什么?生前民心尽失,“群臣”离心;死后尸骨未寒,所选接班人被打倒,“皇后”和亲信们被重判…这种下场,在古今中外的开国帝王中都是最差的。2011-2-1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2/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