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一有这样一个文革以来很流行的说法:“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告诉我们,凡是闹革命造反的人都是反孔的,造反成功成了执政者,就要尊孔了。”

   自古以来“革命领袖”反孔者寡,尊孔者众,有的不尊孔,但不反孔。例如陈胜,为楚王时曾迎聘孔鲋为博士和太师。只是他很大老粗,对孔鲋的一些建议规谏听不进去,尊孔程度很低,但不能说他反孔。

   象柳下跖、洪秀全那样以反孔为荣、与儒家为敌的“造反派”是很另类很个别的,且都难逃短命和失败的命运,这是他们为反儒行动付出的代价。在儒家被批倒批臭之前,任何势力公开反孔反儒,无异于自毁形象、自挖墙角。

   除了秦始皇,历代王朝的开国领袖在成功之前大多程度不等的尊儒(或者本身就很儒家),包括曾经一时兴起把儒冠当尿壶汉高祖。他开始确曾瞧不起儒者,但经郦食其点拨后马上礼敬有加。秦始皇重法轻儒,但在焚书坑儒之前,其朝廷上儒生博士可也不少。

   革命必反孔这个“流行的观点”,用在毛泽东身上就更不符合事实了。毛泽东对孔子及儒家公开反对和全盘否定是他坐了天下以后才逐步进行的。

   二从早年到晚年,毛泽东对孔子及儒学的态度有很大变化:早年有所尊重,后来尊重的“度数”不断降低,直到晚年彻底否定。把“消除孔夫子在各方面的影响”列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任务之一,写出“孔学名高实秕糠”的诗句之后,他的人生也就完成了秕糠化、昏庸化和邪恶化的过程。

   注意:毛泽东尊孔的时候,也从未将孔子放在第一位。在他心目中第一位的东西,是法家和马家(法家和马家谁更受他的尊重,还真不好说。)这就注定了他不可能真正尊孔尊儒。法家马家的核心理念与儒家的基本原则存在着根本性的冲突。把法家或马家第一位,对儒家纵然有所肯定,也必然是枝节性局部性的甚至是假惺惺的,要走向全盘否定则水一到渠即成。《孔子评传》一书的作者匡亚明回忆说:

   1942年,他在延安曾向毛泽东请教如何评价孔子的问题。毛泽东认为:孔子生在二千多年以前,确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但孔子毕竟是二千多年前的人物,他思想中有消极的东西,也有积极的东西。只能当作历史遗产,批判地加以继承和发扬。对当前革命运动来说,它是属于第二位的东西。第一位的用以指导革命运动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其时重庆(国民党政府所在地)方面正在大搞什么“尊孔读经”。他们靠孔夫子,我们靠马克思。要划清界限,旗帜鲜明。毛泽东又认为:当时对孔夫子,最好是暂时沉默,既不大搞批判,也不大搞赞扬。(取自贾陆英《毛泽东是怎样评价孔夫子的?》一文。)

   从打天下时期到坐天下初期和“文化大革命”之前,毛泽东对孔子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有所肯定又不很赞扬,有所批评又不大批判,尊是似尊非尊,反又似反非反。因此,要从毛泽东的文章中寻找他尊孔或反孔的片言只语,都可以找到,都不足为凭。

   毛泽东这么做或许有某种策略考虑,在共产党成为执政党或个人权力威望到达顶峰之前,让反儒派拥孔派中间派、西学派中学派不中不西派都可以从他的言论中发掘出自己的需要和希望,都把他引以为自己人或同路人。而当时包括新儒家在内的知识分子群体,对毛泽东和共产党确实是充满了完全不切实际的幻想。

   当然,广义上说共产党是借反传统潮流起家的,也没错。如果不是以儒家为指导思想的康谭(康有为谭嗣同)改良运动被孙中山掀起的革命潮压倒,如果“孔家店”不是被五四运动打倒,不仅共产党起不了家,国民党也成不了大气候,中国的历史只怕要完全改写。

   三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一生对法家的认同和赞扬是一贯的。18岁就写出《商鞅徙木立信论》歌颂商鞅,说什么“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余年之记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法律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 云云。

   以“剥夺人民之权利”的恶法为“保人民之权利”的良法、视独裁极权的思想帮凶和权术家为“利国福民伟大之法律家”,显然是缺乏基本历史常识的颠倒黑白。这样的“学问”,有不如无。

   当时在湖南省一中执教的毛泽东的国文老师的柳潜,是清朝末年的一名举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仅没有指出该文认识和事实的双重错误,反而在这篇作文后面大加赞美:

   “实切社会立论,目光如炬,落墨大方,恰如报笔,而义法亦浸浸入故”,“有法律知识,具哲理思想,借题发挥,纯以唱叹之笔出之,是为压题法,至推论商君之法为从来未有之大政策,言之凿凿,绝无浮烟涨墨绕其笔端,是有功于社会文字。”“练成一色文字,自是伟大之器,再加功候,吾不知其所至!”云云。(1997年海南出版社《毛泽东散文作品赏析》)

   可以想像一下,来自老师的这样高度的赞美和鼓励,对一个尚未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世界观的热血少年来说,影响会何等深刻。这样误人子弟的老师,有不如无。毛泽东一辈子喜爱法家,重术重势,甚至公开提倡法家思想,对法家的理论之误和性质之恶似乎一无所知。看来柳潜先生误导之“功”不可没也。

   四荀子指出,“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申子蔽于势而不知知”。意为慎子(慎到)申子(申不害)只知道法律、权势的重要,见不到道德、智慧的作用和真相。马家可以说是:蔽于物而不知性。把物质当做第一性,是错把现象当做本质了。

   法家马家都是“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的学说。对恶法、权术、权势、暴力、物质的迷恋和依赖,都会严重阻碍人们正确认识真理正义,遮蔽人的良知(包括道德和智慧),让人贪嗔痴大发作。所谓邪说中人如美酒是也。

   文化贫困智慧匮乏,是五四以来大多数反孔反儒者的共同特征,毛泽东也不例外。不同的是毛泽东有才华有谋略。在政治、军事、权力的争夺战中,毛泽东不愧为雄才大略。可是,作为法家和马家的信徒,越是雄才大略,越容易造祸天下。缺乏必要的文化道德制约,雄才大略反而让毛泽东在殃民祸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给中国带来了万年不遇的灾劫。

   毛泽东自称一生干了两件大事,一是打倒国民党,一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站在共产党的立场看,后者是错了,前者仍是功。但从中国和儒家的立场看,两件事都是罪恶。罪恶必有报应。且不说潜报应(那是佛门高僧的工作),毛泽东自己虽威风一时,又得到了什么?生前民心尽失,“群臣”离心;死后尸骨未寒,所选接班人被打倒,“皇后”和亲信们被重判…这种下场,在古今中外的开国帝王中都是最差的。2011-2-1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2/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