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有成语曰洗心革面,比喻彻底改变。如果分而言之,洗心与革面意思大不同。革面是变化面貌,是没有内心基础的“突变”。因此在《易经》中,洗心是圣人之事,“圣人以此洗心”;革面是小人之态,“小人革面”。

   《易经》说: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大人德位双高,君子略逊于大人,但都是道德高尚者;豹变略逊于虎变,也是文质彬彬、斐然可观的变化。“上六居革之终,变道已成,君子处之,虽不能同九五革命创制,如虎文之彪炳,然亦润色鸿业,如豹文之蔚缛。”(《易经》孔颖达疏)。唯有小人,只是见风使舵换上了一付新面孔,“但能变其颜面容色顺上而已”。

   大人君子无论是变革政治、变革社会还是变革自己,都建立在内在的道德基础和思想逻辑上,都是向好的方向变,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小人革面就不一定,如果大人在位,君子在上,他们会顺从而变好,否则就会变坏,与政治社会环境一起败坏。

   儒者治学也一样。随着学问、智慧、道德、阅历以及年龄的增长,思想认识也会不断提高,或者有所改变,何况儒家本身就是一门充满开放性发展性的学说,重义、重变革、讲“时中”原则和“礼以义起”,岂能一成不变?

   但不论怎么变,仁义礼智信、《大学》的三纲领八条目等等原则、对孔孟和历代圣贤的尊重都不能变、不许变也不会变;而且,不论怎么变,都有一定的思想发展脉络可寻。

   总之不论怎么变,真正的儒者只能豹变、虎变而不可能“革面”,不可能突破底线变成卑鄙小人。就拿熊十力和冯友兰来说,熊十力早年投身革命,后来研习佛学,再后来又归本儒家而援佛入儒,是君子豹变的模范;冯友兰从儒学大师变成骂孔先锋,则是小人革面的典型。2011-2-7

   智勇不足难为仁仁智勇三德缺一不可。仁不足,智会沦为邪智;智不足,勇会沦为莽勇,勇不足,人会变成孱头。智勇不足,肯定成不了仁,即使有,也有限。王夫之说:

   “居心之厚薄,亦资识与力以相辅,识浅则利害之惑深,力弱则畏避之情甚。夫苟利害惑于无端而畏避已甚,则刻薄残忍加于君臣父子而不恤。”

   识浅是智不足,力弱是勇不足。识浅力弱,就仁不起来,却很容易流于刻薄残忍。王夫之接着举了一厚一薄两个例子,说明“识暗而力柔者”不可用以为臣、不可交以为友的道理,颇为发人深省:

   “张敞,非昌邑之故臣也,宣帝有忌于昌邑,使敞觇之,敞设端以诱王,俾尽其狂愚之词,告之帝而释其忌,复授以侯封,卒以令终,敞之厚也。徐铉,李煜之大臣也,国破身降,宋太宗使觇煜,而以怨望之情告,煜以之死。铉之于煜,以视敞于昌邑,谁为当生死卫之者?而太宗之宽仁,抑不如宣帝之多猜。铉即稍示意旨,使煜逊词,而己藉以入告,夫岂必逢太宗之怒;则虽为降臣,犹有人之心焉。铉遂躬为操刃之戎首而忍之,独何心乎!无他,敞能知人臣事君之义,导主以忠厚,而明主必深谅之,其识胜也。且其于宠辱祸福之际,寡所畏忌,其力定也。而铉孱且愚,险阻至而惘所择,乃其究也,终以此见薄于太宗而不得用。小人之违心以殉物也,亦何益乎!有见于此而持之,则虽非忠臣孝子,而名义之际,有余地以自全。无见于此而不克自持,则君父可捐,以殉人于色笑。若铉者,责之以张敞之为而不能,况其进此者乎?故君之举臣,士之交友,识暗而力柔者,绝之可也。一旦操白刃而相向,皆此俦也。”(清•王夫之《读通鉴论》)

   张敞和徐铉都堪称名人,张敞做过京兆尹,有张京兆西阁画眉的佳话,徐铉是五代时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诗词家。但两人品质大不同:张敞宅心仁厚,有见识,有担当,既保全了废帝刘贺,也“导主以忠厚”,让宣帝得仁恕之名。徐铉正好相反,结果害死了故主,又让新主子看扁了、抛弃了。

   不过,徐铉尽管“孱且愚,险阻至而惘所择”,毕竟是如实传达故主李煜之言,不是设词构陷故意害人,比起文革中的许多知识分子和所谓的儒家,又高尚得多、仁厚得多了。2011-2-6

   圣人所说都是圣经道德与智慧到了最高处,圆融合一,一体同仁。因此,只要“圣贤浩气随时养”,就可以“智慧奇葩信口开”。

   一般人都可能言多必失,圣人最多也无失。一般人言多了,容易出偏出错,重则造恶业,误人误己甚至害人害己。圣人发言,可以“觉后知、觉后觉”,可以立人达人,可以“传道授业解惑”,可以把生命真相和各种真理指示给广大“不明真相者”。故圣人言多,功德亦水涨船高。

   释迦牟尼说出来的都是佛法,记载下来则为佛经。同样,儒家圣人所说都是仁法和圣经。(贤人之言也是经典,但相对而言,贤人言论圆满度略逊,偶尔可能会有小偏差。故圣人所说为最高经典,贤人为一般经典。)2011-2-7

   

   深深的悲悯世间无非两种人:君子与小人、善人与恶人、圣贤与盗贼。圣贤是最善也是最大的人,大得容得下天地万物;盗贼是最恶也是最小的人,小得甚至容不下亲人。对君子不能不亲近,对善人不能不尊重,对圣贤不能不敬仰;对小人不能不轻蔑,对恶人不能不厌恶,对盗贼不能不痛恨。

   轻蔑厌恶痛恨中,又有一种深深的悲悯,归根结底他们都是病人。他们生病,内因是自己不争气,外因是各种政治、制度、社会、家庭环境及思想文化环境有问题。世无圣贤上无大人,政治无道制度不良,教化不行邪说流行,一般人想不变小变恶变盗贼,难矣哉,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受害者,被恶制邪说所误啊。2011-2-6

   底线之一我在随笔《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中把“不可以反孔”列为四大道德底线之一。尊孔者不一定是君子(也可能是伪君子),反孔者一定是小人(偶有例外,极其罕见。)尤其是身为大儒而回过头来反孔,更是特别卑下恶劣的小人。反对、诋毁、诬蔑、辱骂孔子者,不是无知、智弱,就是无耻、德残,或者两者兼备。

   英雄惜英雄,圣贤重圣贤,德智越高者,越能理解孔子和儒学,就越尊孔。儒者对孔子尊重的程度、对儒家信解的程度因人而异,但都有基本的尊重和信解。至于其它学派宗派及一般人士,未必能够信解儒学尊重孔子,只要不反对、诋毁、诬蔑、辱骂孔子,就可以“达标”了。故我同时也说明:“可以不尊孔”。2011-2-7

   有知识的愚民李敖就像花越毒越艳丽一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是非常艳丽的,其本质上、原则上的错误被表面、局部、枝节的正确或似乎正确掩盖着。缺乏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正知正见者,没有亲自深刻领教过它的“厉害”者,是很容易被它迷惑、吸引和征服的,知识分子也不例外。

   李敖变成毛氏信徒,无限肉麻地为毛泽东及其思想招魂,象当年的红卫兵一样疯狂地喊毛主席万岁,可悲,但不奇怪。有时候,有知识的愚民愚起来,比一般愚民更厉害。我相信,李敖喊毛主席万岁不是功利原因更不是外力强迫,纯粹属于认识问题,他是是真正把毛泽东当做伟人、把毛泽东思想当做真理了。2011-2-7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2011/0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