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东方安澜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一九八九年的冬天,很冷。红政穿的黄跑鞋底下垫了棉絮,一天下来出了脚汗,第二天棉絮干瘪后就梆梆硬。得把衬垫轮流放太阳底下晒。

   上层还在施工,底层就住了人。脚手架上用剩的破竹篱丝毫也挡不住冷风的侵袭。不时能听到粘在竹篱上砂浆块掉落的声音。四边墙壁上砖缝间更细的沙砾被风吹下来,风一急,还很连贯,组成一首粗粝而单调的乐曲。

   钱红政马大哈,来的时候大叮嘱他拿条棉胎,他嫌碍手,再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单衫,走在路上很是潇洒,哪知道天气是标准的枇杷叶,阴晴喜怒无常,说翻脸就翻脸,十多天过后就又是棉袄又是毛衫,红政措手不及。

   无可奈何之下,只有苦熬。说是苦熬,年轻就是力量,心火旺盛。老人们常调侃,小伙子寒冬腊月掉水里,也能“嚓嚓嚓”,象烧红的烙铁瞬间浸到水里淬火,水里冒青烟。红政晚上就一条老棉胎,还得多谢爷叔,匀了一条军用毛毯给他盖。夜间瑟瑟发抖,只能把毛毯卷起来,越卷越紧越卷越紧;可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

   工地上,心细的人,经常有东西借建筑公司便车搭出来。有米,衣服卷,被盖卷等等,每次有车出来,会热闹一阵,象过个小节。特别是低乡的匠人,新米一寄出来,晚饭一堆人围坐一起,讲着家长里短农事收成,热闹非凡,很晚才散。

   有一种熟视无睹叫黯然,每当此时,钱红政总会找了个角落,闷头吃饭,默默洗饭盒。对热闹,钱红政是局外人。因为他大和娘从来不会给他寄什么东西。回家不被骂几句,就谢天谢地了。红政有时臆想有人来工地上找他,众人都瞩目地盯着他羡慕的眼神。可惜红政在上海举目无亲,也没有丝毫关系。这种陶醉一瞬间就冷却了。

   而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和大也开始顶杠,大开始教训他,说他到了襻亲的年龄,要行止端正,在外少喝酒。他嫌啰嗦,上次回家,和他牛顶,发脾气把一个水壶掼碎了。红政经常是在家没呆上两天,就赌气出来。

   家里寄东西出来,似乎是维系着某种血肉的连结,能产生温暖的力量。刚开始,钱红政看在眼里,很羡慕他们,渐渐就习以为常了。

   无数的失望、无名着落的争斗、没有来由的谩骂,钱红政慢慢淡薄了家的概念。

   回家,就成了生活的调剂。有一两年时间,红政特别喜欢坐汽车的感觉,尽管颠簸一路非常劳累。但能前不着家,后不着工地,喜欢这种游离飘荡的感觉。

   对人生苦涩的初始体验,积累多了,钱红政心头长出了一片青苔。

   几多人生,在这片青苔上游移打滑。

   工地是和尚堂,三三两两一堆人,三句话离不开女人。工地上有个二傻,大家都这么叫他,也不知为啥这样叫他,更不知他真实姓名。红政跟他客气,叫他傻师。傻师有两样绝活,一是工地上要凿混凝土,凿子头上要淬火,他淬的火不软不硬,火候掌握的刚刚好,既耐用又锋利,人人称道;二是会捉打桩模子。上海人偷婆娘,说“侬会做煤饼伐啦”?二傻出去,每有斩获。他生得五短身材,貌不惊人,但他就是如此牛逼。

   众人自叹不如!

   红政艳羡不已,缠过他几次要跟他见识见识。有次,红政在陪他喝了一瓶“醉蟹”,酒兴上来,二傻才拍下胸脯。二傻喝了两杯神秘的药酒。说神秘,是因为那药酒象尿,装在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瓶子里。红政好奇问他,他故作神秘,红政只得作罢。

   后来红政看出二傻不是诚心带他,而是为了虚荣纯粹让红政为他打广告罢了。因为红政跟他到半路,就被他甩了。红政在20路上,摇摇晃晃,从中山公园上去,没多久就不见了他人影。

   红政是在车拐了个弯后发现异样的。顺着车子的拐弯,出现了一股惯性,红政没把牢,人的重力甩过去,撞上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红政警觉不对,怕被上海人骂,连忙站正,作正襟危色状。尽管在夜里,红政能感觉到自己脸上浮现的红晕。

   但那绵绵的柔软,令红政心旌神摇,红政有点想入非非。那绵绵的力量象无数条百脚虫,抓挠的红政一波接一波的痒痒,痒并幸福着,无比留恋。

   幸好那个柔软的物体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红政胆子壮了壮。随着车子不停地转弯或颠簸,红政得寸进尺,故伎重演,象刚才没把握住扶杆的样子,或轻或重,有意无意地靠在那柔软的物体上。那物体始终没有声息。红政看了看,长头发靛色棉袄,人向着前面,看不清面孔。其实如果她把头转过来,黑黑的车厢里,也看不清面孔。

   偶尔,能从车窗外广告箱掠过的灯影里,看到一张隐隐的侧脸,给红政一个姣好的印象,是使人悸动的印象。

   红政的一个地方,开始不安分的抖动,象拔节的春笋一样迅速猛长。

   人身体上那个地方着火以后,能轻易燃烧掉人的理智。红政也不例外。几次揩油得手,身体上说不出的快活,红政兴奋地直打滚。那股原始的力量燃烧得他胆子越来越壮。

   平时胆小如鼠的红政现在中了邪,不满足于身体的触碰,从裤兜里伸出手,手焐在裤兜里很久了,激动的满是手汗。

   红政假装伸出来拉住扶杆,趁着车子颠簸的惯性,撩过人家的屁股。那种鼓胀饱满的肉感,令红政飘飘欲仙,红政心动不已。

   奇怪的是,对方依然没有出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红政贼胆越来越壮。

   也没考虑会不会有陷阱。

   色胆包天!

   车内站满了人,但不拥挤。红政在干坏事,但心里十分馁怯,不敢肆无忌惮。一方面享受着极度的快感,一方面也是极度的担惊受怕。但年轻象一堆乱草,只要有火星,随时可以燃烧。这是阻挡不住的东西。

   红政时不时利用机会做着他的小动作,满心欢喜。这种欢喜难于形容,是对渴望被吞噬的快慰。

   在快慰的引诱下,红政把手按在肉嘟嘟的屁股上,没有挪开。红政不敢重压,怕她叫出来。只是轻轻地,给他一种若无其事的感觉。但是如此,有不尽兴的遗憾。红政顾忌着,不能让人觉察出是在故意摸,在意犹未尽中,红政还是感觉自己灵魂快活的飞天了。

   红政快乐的忘乎所以,甜蜜透顶。也不知哪来的胆量,轻轻地手滑落到似乎是腰的部位。外面广告牌上的亮光在红政脸上游移,红政浑然不觉,沉浸在流氓的世界里。

   红政一步步的试探,对方似乎全无察觉,使红政不亦乐乎。20路开往九江路外滩,车内提示,下站是福州路,车子里起了一阵骚动,下车换位的动静使红政恢复了警觉的理智,那个物体脱离了自己的手爪,象是出现了一股引力,红政不自觉地也想换步移向车门。突然一阵害怕袭来,正在犹豫间,空间被人浪象水一样填满了。

   红政放弃了下车的打算。眼神却留恋地投向车门。

   车在停稳即将打开车门的一瞬,红政感受到了一道光芒,类似那种通向某种神秘之境的窄门内的一道灵光,是那种需要心有灵犀才能感应到的神秘之光,是一道别有意表的光芒。无法言说、蕴含无穷。那一瞥,令人心动又回味,当时,红政来不及细究那一瞥的内容,倒是注意到了眉角那一道长一道短浅浅的纹路,红政想到一个词:秋意。

   四

   那晚的非典型性艳遇照亮了红政的工地生活。那两天,他单兵作战,被派出去和安徽人在小区铺埋地下光缆。“呦撒拉、吭撒拉”的号子喊出来格外有力,有点列宾的油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强壮有力,红政明显感觉到身体内顶天立地的那一部分在快速的成长。

   红政对自己的顶天立地,喜忧参半,心情复杂。迷茫欣喜忧愁苦恼,各种情绪堆积如山,无所适从。

   红政“呦撒拉、吭撒拉”做了两天,第三天上午扫尾以后就跟安徽人拜拜了。单调枯燥的六进六出,容易使人心上磨出老茧,对上工长出懒蛤蟆背上的那层疙瘩。

   那晚,钱红政体验了那番柔软,别有真味。同是女人,跟娘的疾言厉色天壤之别。红政为此迷茫了一夜,又欢欣了一夜,辗转反侧,折腾得精力疲惫,挨到早上才小眯了一会,待要睡熟,晨曦里已经撕开了一道上工的白光,半醒半睡难受之极,上午上工的劲头有些倦怠。

   跟安徽人分了手,产生了小空歇。看看时间,离吃中饭还有一阵时间,是一个尴尬的时间,又不想找监工讨活儿,心里窃想到哪儿去躲一觉。

   “别人偷屎乖,我为啥不能”?红政为自己的偷懒壮胆。

   但第一次跷班,心里惴惴不安。

   果然,

   “钱红政,你上半天在做啥”?

   “我……我…………我………………”面对老板拦在食堂路口的诘问,钱红政只好支支吾吾。想蒙混过去,低着头,涨红了脸加快脚步往食堂跑。

   “你下午归归好,被子铺盖卷卷好,替我滚蛋。”老板怒呵。

   “啥事”旁人打听。

   “寻了他半天没寻到”。

   老板的回答一头雾水,打听的人更加好奇。

   中午吃饭时分,食堂里议论纷纷。

   钱红政躲在六层楼顶的水箱里,却不知天底下的坏人坏事,以不戳穿为最高。

   “看他平时不声不响,偷屎乖倒一学就会”。工地上明争暗斗,有人阴阳怪气。 老板最终逼着他滚蛋。但换来的惩罚是水泵房上浇顶,他一个人拖元宝车,拉混凝土。

   后来红政看到美女们在T台上认真的走猫步,总禁不住莞尔。想那小儿科,最好的练法就是拉元宝车。

   红政负责从井架里拉出混凝土,一个泥水匠负责马卵振动机。一个人服侍一个泥水匠,十分紧张。一小车一小车的混凝土堆积在一起,师傅才能动用马卵。红政在上气不接下气中把猫步练得娴熟。

   几天苦熬,紧张惊悚的红政有了反映。象女人突然来潮一样,有一把尿在肚里回旋,红政找了个角落,挖开了裤裆却是泄不出。

   红政想到了小学时那个雨夜被娘一把拎起来的事情。

   后来不敢尿马桶了。

   红政突然想哭,

   又忍住了,把眼泪咽了下去。

   一滴一滴把尿逼出来。

   尿急,急到尿不出,还有不敢尿。

   天可怜见。

   上面元宝车积的多,泥水匠在催。

   “一场尿撒半天”?

   红政被催得心急慌忙。

   后来每当紧张恐惧,红政的裤裆总有梅雨季节的潮湿。

   这样坚持了七天,磨穿了十双手套,双脚后跟由青瘀到水泡到老茧,不但猫步娴熟了,而且憋尿的本领与日俱增。

   工地上相同年龄的不少,来年开春,春季征兵命令传到了工地,好好坏坏都得回家体检,走一走程序。红政接到通知上办公室请假,

   “你一个人走,不许搭便车”。

   老板不允许他搭工地上的便车,老板对红政仍然耿耿于怀。红政羞愧的默默退出办公室,夹着尾巴一个人灰溜溜一早就到了曹阳八村,乘车回徐市。红政怕看见有些人阴阳怪气的面孔,早早起来,天不亮就等在沪西。

   两个带红袖章的人走了过来,拿了加长电筒。

   “你是做什么的”?

   他们过来盘问,首先出示了自己的身份牌,拿手电筒照了照,以便让钱红政看清自己的身份。

   红政一阵小小的紧张,但还是看清了,是“上海市工人纠察队”,

   “我回家,在万航渡路工地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