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陈泱潮文集
·4.必須首先在戰略上明確政體製度訴求之後,再來戰術上進行具體的普選方案公
·5.必須基於香港歷史和現實,首先應當對以下兩選項作出明確的選擇
·6.選擇確立英國式虛君民主共和政體制度,是佔中運動免予被血腥鎮壓的關鍵
·7.香港問題《白皮書》不僅是當局反對“一國兩制”的賴皮書,更是當局對香港
·8.香港人民已經退無可退,必須珍惜民眾可以自發進行公投的機會和權利
·9.重申採取正確的政策和策略是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致勝的關鍵
·10.能否促成習近平立場觀念的轉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的
·11.專制獨裁暴政鎮壓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的嚴重後果
·12.衷心祝福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取得皆大歡喜和永載史冊的偉大成功!
●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再論香港公投與佔中運動怎樣才能取勝?
·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目錄
·1.得其天時地利人和,且天人合一的香港公投佔中遊行必勝
·2.香港公投、佔中、遊行主題歌《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2.香港公投、佔中、遊行主題歌《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中组部公布离退中央领导待遇 海外华人震惊/ZT
·3.顯示公民力量、護持香港佔中遊行必勝的【彌勒(人子)無能勝大手印】
·4.如何應對惡警施暴?
·5.祝福香港公民運動有力推動、促成和成就中國光榮革命
·6.佔中三子暨全球基督徒必讀:《人子論》
·7.千萬不可極其愚蠢地以黨文化之核心無神論來反對抗拒惡警施暴的良策
·8.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一
·8.2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二
·8.3.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三
·8.4.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四
·8.5.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五
·8.6.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六
·8.7.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七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目錄
·1.從“革命的定義是對舊體製
·2.中國共產黨放心啓動中國光榮革命的榜様和定心丸
·2.中國共產黨放心啓動中國光榮革命的榜样和定心丸
·3.對習近平先生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中有神論者的忠告
·4.對習近平先生和中共領導人中真正信仰和崇敬馬克思主義的人士之忠告
·5.对习近平先生的N次再忠告
·6.對香港所有社會精英和全體居民的呼籲
·7.對中國海內外民運人士的呼籲
·8.對中國全體公民的呼籲
·9.對港府公務人員司法人員的呼籲
·10.對駐港部隊全體官兵的再呼籲
·11.香港人民奮起推動和積極參與到底的偉大的中國光榮革命萬歲
·12.胜利大合唱:滿江紅(1图)
●再論中國皆大歡喜光榮革命
·1.中國變局上中下三策,上策是促成蔣經國式自上而下穩健的和平變革
·策略決定成敗。《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已在香港1908書社上架出售(1图
·2.中國當前形勢和客觀條件沒有即時成功實行中下變局策的可能
·3.習近平當政期間成功實行中國變局上策的機率大大增加了
·4.習近平當前攻堅克難保專制的立場和大權獨攬已經責無旁貸的處境
·5.習近平反腐肅貪打老虎減薪限制官權運動,已經開罪于官僚特權階級
·6.官僚特權階級對付習近平的兩手
·7.不着眼人權保障進一步解放生產力,就難以保障中國經濟繼續高速發展
·8.斯大林版中国社會主義模式解放生產力發展經濟的訣竅
·9.成就中國開萬世太平之聖君偉業,習近平勢必遠遠超越毛澤
·10.中國民運隊伍神聖的歷史使命和優勢所在
·10.中國民運隊伍神聖的歷史使命和優勢所在
·11.中國民運隊伍要轉變共產黨習近平的觀念,首先必須正視問題轉變自己的
·12.此次哥本哈根民運會議應成為民主中國制憲預備會議
·13.【新重大信條19條】
●香港佔中運動
·香港罷課學子應當高呼“要求港府落實習近平治港八字方針”的口號!
·朝野上下都走極端勢必兩敗俱傷禍害國家!
·《特權論》作者對香港佔中運動的緊急聲明和呼籲
·關於革命之定義和正確製定革命策略的原理和依據
·今日中國希望之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65年國慶節獻詞
·讓香港人先民主起來,非常有利于開萬世太平的偉大事業
·在德國紐倫堡希特勒閱兵臺上撐傘支持香港雨傘革命/圖
·黃之鋒是中國青少年的光輝榜樣!{3圖}
·歷史怎樣被改寫:黄之锋及几名学民思潮成员的绝食宣言
·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悲夫,香港!悲夫,【临阵越恶】!
●慕尼黑中國大變革策略研討會
·陳泱潮在慕尼黑中國大變革策略研討會開幕式的致辭
·答劉路:善惡因果報應律決定了每個人都要為他的言行負責!
·中国近代有关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的理论和实践/吕耿松
·ZT一张照片透露出中国的弱国弱民心态
·海外民主运动应拥护而不是反对马克思/桑潮流
·沉痛悼念陳子明
·慕尼黑會議期間陳泱潮和牧野聖修的談話
·怎樣治療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ZT习近平很危险 会错过这个机会
·慕尼黑會議:民主轉型的要領——盡可能降低社會變革的代價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太陽花學運對於臺灣政治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影響
·2014年9月24日香港來信
·請口頭打倒推翻者拿出一個實際行動來!請閣下捫心自問!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初稿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全文)
·宗教政治学是有效改变越反越恐状况的治本良方
·1、宗教的起源
·2、宗教的定義
·3、宗教的本
·4、宗教的功能
·ZT够朋友!中国从俄进口原油高出国际油价50%
·【未普评论】习近平执政的资产与负债(内政篇)
·5、一神論宗教要素
·6.与物质世界定律相应的生命灵界定律
·7.從宗教看人生超現實但實際上的最高幸福指數
·8.天啟一神論宗教發展的三階段
·9.從上帝為什么造人看末日、末劫與【末後一著】
·10.世界宗教信仰對象必合一归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陈泱潮(陈尔晋)
   
   2011-2-5辛卯年初三在线愤笔即复阮杰

  孙文反满革命犹可书(姑且不说有清一朝一、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将东北三省、内外蒙古、新疆、西藏并入中国领土,收复了台湾;二将长期困扰中国之北方胡患加以有效解决……),


  孙中山二次革命革谁命?分明革的是中华民国之命!革的是中华民国民主共和法治之命!


  孙中山为了个人谋国夺权掌权一己之私,不惜轻启战端,陷民于水火!先卖国于日,后卖国于俄!引狼入室,以俄为师——试问孙中山到底是要建斯大林模式之国,还是要建华盛顿民主共和法治之国?


  孙中山一开了迷信暴力、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恶劣先河!二开了【党国体制、党在国上、军队私有、一党专制、领袖独裁、隐性帝制】之先河!三开了使用黑社会势力和黑社会手段于国家政治之先河——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警惕!警惕!不识孙文真面目,枭雄黑道永乱华!


  今日中国民运决不能成为枭雄黑道乱党争名夺权祸国殃民之冥运!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必须自觉负起真正出于公心、救世与救心的双重使命!


  革命是体现 上帝意志的神圣事业,而不能成为枭雄黑道国贼争名夺利篡权的幌子!

   

  奉孙中山为今日中国民运灵魂者须认真一读:

   
   一石二鸟 刺杀黄远生的凶手刘北海临死前道出了真相(下)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5/2664/84/74/0_1.html  
   
   巴风楚韵

“国父”的另一面


   
     著名新闻记者黄远生之死,与被“革命党误为袁党”实际上没什么干系,完全是因为孙中山无法容忍异见的批评。孙中山为何要以暴力手段暗杀区区一记者?原来,黄远生的报道不止批评袁世凯,对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的活动也冷嘲热讽,如揭露和讥讽 “孙大炮”出卖国家利益、借助日本财阀的资金图谋执政等事。因黄远生文笔了得,在海内华人中的影响广泛,从而影响了孙中山在海外华人中的政治根基和革命资金来源,进而妨碍了孙文党得国的计划,孙大为恚忿,必欲去之而后快。结果无意中达成一石二鸟的效果,即剪除了眼中钉黄远生消声钳口,还让袁世凯替他背了 70多年的“黑锅”,维护了自己的光辉形象。
   
     那么,究历史旧账,孙中山到底有没有黄远生讥评讽议的这些事呢?答案是肯定的。虽然这些历史没有修入后来的国共二党“正史”中。但好在那时中国已经处在资讯发达,观点多元的时代,相关的信史记载还真不少。
   
    如1907年日本政府“请”孙中山出国时,日本朋友公开赠送孙中山的赠款就有20000余日元(当时普通日本工薪阶层的月薪不过20-30日元),而孙中山只给《民报》留下2000元经费,其余自己全部带走,使《民报》经常陷于经费拮据的苦境。
   
    1908年冬,《民报》主编章炳麟和孙中山因经费问题闹翻而退出同盟会,章炳麟说:日本人向孙中山赠送的赠款,本来是赠送给革命党的革命经费,孙中山却把这些钱当作赠送给他个人的私人赠款使用。章批评孙这种作法“实在有损我同盟会之威信,而使日人启其轻侮之心”。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身为临时大总统的孙文,偕同秘书长胡汉民同三井财团代表森恪及宫崎滔天、山田纯三郎会谈。会谈前,森恪等曾得到先后出任首相的日本政界元老桂太郎、山县有朋等授意,冀图与孙文等革命党人订立密约,使东三省归日本所有。会谈中,孙文表示:“当此次举事之初,余等即拟将满洲委之于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援助中国革命。”
   
    森恪在会谈当天下午6时还发出一封经过孙文、胡汉民修改的致日本有关人士的特急电报,内称:“关于租借满洲,孙文已表应允……如能在汉冶萍公司五百万元借款之外再借与一千万元,则孙等与袁世凯之和议即可中止,而孙文或黄兴即可赴日订立关于满州之密约。”
   
    据与孙文有密切交往的内田良平说,从1905甚至更早时开始,孙就曾在游说日本朝野人士时一再声称:“满蒙可任日本取之,中国革命的目的在灭满兴汉”(孙中山之革命目的到底是建立民主共和制度,还是灭满兴汉?孙中山到底是民主共和之父,还是大汉族主义今日中国共产党拿来忽悠愚弄今日中国百姓的民族主义的鼻祖?——请奉孙中山为今日中国民运灵魂者自问),“日本如能援助中国革命,将以满蒙让渡与日本(?)。”
   
    孙中山的革命,得到日本政府外务省秘密资金的支助,已经不再是秘密。日本在有计划地对中国进行渗透的同时,不断地受到革命党和军阀的让步、许诺、暗示的鼓舞,逐步发展和完善了吞并中国的政治野心。
   
    从1898 年起至1923年止,包括与森恪的谈话在内,致小池的信和《中日盟约》后来被披露后,类似的记录共10条,交涉对象包括首相、陆军参谋总长、政坛元老、财阀等等。海峡两岸均有人急欲修补孙文的形象,硬说这些文件是假的。他们没有注意到,这是孙文的一贯思想,并非孤证。这些文件均是在日本外务省的档案中找出来的,而非稗官野史。
   
    1905年成立同盟会,由孙中山、黄兴、宋教仁共同拟定六条政纲,其中第五条即为:“主张中日两国国民的联合”。
   
    另如有记载:1917年9月15日,日本社会活动家河上清访问广东军政府。孙文在会见河上时明确地表示:“一旦他掌握了权力,将愉快地将满洲交给日本管理。”
   
    1918年11月16日,孙文在上海会见日本实业家松永安左卫门时又说:“日本如果援助南方派的话,可以承认日本对'满蒙'的领有。”
   
    1922年2月5日,孙文又与日华林矿工业公司的代表签订密约,规定该公司提供二万支长枪、72尊野炮、120支机枪及相应的弹药和5百万日元为条件,“同意将海南岛,及所有沿广东海岸之岛屿的开发权,及从厦门以南至海南岛的渔权,全让给公司专利包办。”
   
    “同意公司对开发广西之林矿有优先权。”
   
    “政府指派三分之一的委员名额,委员会主席须为日本人。”
   
    此事当时就有所透露,引起海南岛在各地的人士强烈抗议,一再向孙文和军政府质问,《申报》和《华字日报》等报刊曾作过连续追踪报导。“护国运动”中,孙文又暗中与以田中义一为骨干的日本军部秘密往来,透过日商九原房之助,先后收受日本军部接济140万日元(折合当时美元约70万元),开日本军国主义介入中国内政之先河。
   
    另如民国元年,中山先生以临时大总统名义发表“布告各友邦书”,承认满清政府所缔结的一切不平等条约、所借的外债、和各国国家或各国个人的“种种之权利”。
   
    民国三年,孙致大限重信书,求助倒袁,所列交换条件,比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更为丧权辱国。1915年1月11日,日本驻华公使面交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一份二十一条决议书,史称「二十一条」,要中方俱签。这部分原因是日本要求对当年支持中国革命的回报。2月5日,中国政府刚刚与日本方面就签约一事谈判,讨价还价之际,孙中山却擅自在日本东京与日方秘密签订了一份《中日盟约》,共十一条。这份盟约,与著名的卖国条约“二十一条”,颇多相近之处,条款的屈辱损国,更有过之。革命党人的作派,比封建王朝和北洋军阀还要来得“前卫”。
   
    孙中山当年在日本的一举一动,均处于日本警方的严密监视下,警方的档案中留下了订立《中日盟约》的当天,山田纯三郎到孙文住宅,由山田挂电话给陈其美,要他持印鉴立即前来,陈果然奉命来到;中华革命党党员王统一亦来到孙家等记录(另一日方签字人估计是补签的)。日本外务省有关档案中还留下了送信人王统一的名片,而王是中华革命党最早宣誓入党的五人之一,是订约时的在场见证者。此信和盟约的真实性,日本学者藤井升三已有详细论证,颇难推翻。
   
    孙中山一再接受日军国主义者的“黑金”,其出卖东三省的秘密款曲被曝光,其与“9•18”事变后,东北军一枪不放退入关内有关乎?这是历史的一大悬案,只能望将来日本解密相关资讯,才能还历史之大白。终张学良一生,只承认是他自己软弱放弃了东北,而不敢提国民党在革命和谋求执政中,与日本人的历史渊源、政治交易,更不敢提坊间传说蒋介石予张的“不得抵抗”的手令,其与放弃东三省换取日本支持得国有关乎?如果是,那东北不抵抗的真相(原委)就将大白。
   
    近年解密的史实是,“七•七事变”实为中国军主动挑起,这当然与丢失东三省、国民呼吁抗击外侮的民族怒火郁积有关,更与关内即中国,日本但有异动,即决不退让的国策有关。关内关外国策大不一样,这与执政党上台的背后密约有关。所以关内战事,一触即发,国民党以当时并不强大的柳弱之资,不惜在上海、南京、武汉连续对日发起自杀式大决战,这也是被欺压民族集体怒火喷发的历史必然。
   
    关于孙文谋国与不惜出卖国家主权求得日资的支持这些糗事,当时的时政一枝笔黄远生怎么会没有讥评讽议?就刺杀黄远生一案来看,孙中山对文人容忍的肚量,是远远比不上袁世凯的,袁氏此时已宣布洪宪帝制,以“中华帝国皇帝”之尊,尚能容得下黄远生弃其而去,也能以敬才的优待,软留一旦叛去即将至其致命一击的蔡锷于京。孙中山时为一在野党魁,竟容不得一介报人,必欲以暴力谋杀肉体消灭之。
   
    考察1912年民国成立以后历任统治者的文化政策,鲁迅早年有评论说“这中间只有袁世凯略知怎样对待知识分子对稳定统治最为有利,相形之下,后来的统治者识见浅薄不足道”。袁氏当国的时候,革命如章太炎,守旧如王闿运,背信如刘师培,保皇如康有为,善变如梁启超,颓废如严复,有政治野心如杨度,无一不是名震天下的狂放之士,性情各歧异,政见相抵牾,而袁世凯都能包容优待并为己所用,这种气派和手腕是同时的孙中山、段祺瑞、和后起者蒋介石、毛太祖之流望尘莫及的。
   
    这里再说说被历史涂抺得面目全非的袁世凯。近年真实还原历史面目的只有《走向共和》。此片在央视播出时,曾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因为它几乎颠覆了近现代渐成一统的史观。里面多有还原“国父”一些负面形象,也为北洋派诸公小小翻了翻案。让我们找到了李熬北大演讲时借古讽今、说“我们有什什么资格骂北洋人物”的一点根据。因为后世的诸党所为,很多方面并不如北洋当政时期。
   
    如吴佩孚段祺瑞等北洋人物宁守清贫至死不当汉奸的高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