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陈泱潮文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习共19大後之主要人事最佳布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骆家辉:法治和言论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图)
·一位北大博士发人深省的新年献词
·索罗斯:中国的事情已经相当不妙/梁京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资中筠
·中国大陆人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谎言欺骗之中
·文字狱的危害
·中共国病入膏肓
·网友看特朗普亮点
·ZT盗听图说2017年03月25日
·曾国藩4句遗嘱,后代没出一个败家子!
●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与中国的未来
·中南海进入了不眠之夜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警惕伪革命分子对茉莉花民主革命的破坏和搅乱!
·可以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ZT埃及革命,令中国军人振奋/春秋戈
·哀哉!可悲而又非常可怕的中国国情!
·曹长青:埃及革命将推动中国“新名称”
·对中东和中国最新时局的观察/曾节明
·何清涟: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秦永敏:中美人权对话日被传唤抄家记实
·郭保胜:中东局势 茉莉花 群体事件
·人民日报: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
·ZT见证历史:独裁政权的覆灭浪潮(图)
·曹长青:911的沉重代价带来什么?
●谁一点一滴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
·当今在都市逃生的农民工(组图)
●台湾2012总统竞选视频集锦
·2012總統大選電視辯論-01.视频
·2012台湾總統竞选辯論视频.4.5.6.7.8.9.10.11.12.13.14.15
·ZT中华民国首场副总统辩论会 聚焦民生、内政
·“蔡英文最新競選廣告-《國家因你而偉大》”(视频)
·台湾总统竞选人第二轮辩论视频
·李登輝:讓蔡英文帶領國家實現人民的願望(視頻·多圖)
·ZT國際觀選團等客觀評價臺灣2012大選及臺灣未來
·蔡英文败选感言及中国微博对蔡英文败选演说的评论掠影
·馬英九發表勝選感言(視頻)
·台湾2012总统大选各方表现都很成功
·民主论坛 2012.1.14 电子日刊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疯传大陆!
·洪哲胜:“中共是这次台湾大选的最大赢家”
·蔡英文闪电成立“小英办公室”布置2016选战
·民主女神頌——蔡英文敗選了,民主女神誕生了!
●今日小岗村——广东陆丰乌坎村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视频完整版)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救世救心拯救中国的唯一良方!
·陈泱潮2011圣诞节再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北京专家学者高度评价“乌坎转机”
·陈泱潮对乌坎村这次选举的评论
●2012年春天中国的雷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参考资料:二次革命/百度百科词条


   http://baike.baidu.com/view/22108.htm
   
   孙中山等革命党人於1913年发动的讨伐袁世凯的一场战争﹐又称“讨袁之役”、“癸丑之役”﹑“赣宁之役”。
   

   ————————————————————————————

目录


   
   简介与背景
   经过
   结果
   相关评论主要结论
   主要内容
   二次革命前中国格局三种相互抗衡的政治势力
   两个阵线不甚分明的营垒
   两个营垒给“二次革命”带来的影响/主要影响/深层次影响
   
   ————————————————————————————

简介与背景

   
     1912年2月,南京的革命临时政府与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军妥协。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改选袁世凯出任,以换取袁及北洋军支持革命,迫使清帝退位。1913年2月,中国首次根据《临时约法》的规定,进行国会选举。由同盟会为骨干组成的国民党获得议席最多,预备由宋教仁出任内阁总理。   
   
    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沪宁车站遇刺,两天後去世。凶手在上海公共租界被捕获,同时被搜出与国务总理赵秉钧的通讯。袁世凯则被认为暗杀背后的策动者。江苏都督程德全、民政长应德闳在收到租界会审公堂移交的证据后,把罪犯应桂馨和国务总理兼内务总长赵秉钧、内务部秘书洪述祖之间来往的秘密电报和函件的要点以“通电”的形式向海内外公布,迫使赵秉钧不得不发出公开电报为自己辩解。上海地方检察厅也公开传讯在位的国务总理赵秉钧。赵氏拒绝到上海应讯,但迫于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袁世凯批准他辞去总理,由段祺瑞代理。   
   
    孙中山于事发后即从日本返回中国,于上海开会,主张以武力讨伐袁世凯。但国民党内意见不一,部分领导人(如黄兴)倾向使用和平手法,在不破坏临时约法之下以法律方法抗争。   
   
    4月26日,袁世凯北洋政府向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签订借款合约,国民党人等认为袁意在扩张北洋军队,而借款未经现任国会批准属非法。5月初,国民党员江西都督李烈钧、广东都督胡汉民、安徽都督柏文蔚通电反对贷款。黎元洪居中斡旋,希望化解北京及国民党之争。6月,北京免除江西都督李烈钧、广东都督胡汉民、安徽都督柏文蔚三人的都督职务。之后袁世凯派北洋军第六师李纯部进入江西。

开端

   
      7月12日,被免职的李烈钧在孙中山指示下,从上海回到江西,在湖口召集旧部成立讨袁军总司令部,正式宣布江西独立,并发表电告讨袁。7月15日,黄兴抵达南京,组织讨袁,宣布江苏独立。推举江苏都督程德全为南军司令,但程弃职,逃遁上海。随后安徽柏文蔚、上海陈其美、湖南谭延闿、福建许崇智和孙道仁、四川熊克武亦宣布独立。浙江朱瑞、云南蔡锷中立。 
   
    7月22日,江苏讨袁军在徐州地区与冯国璋北洋第二军和张勋武卫前军会战失利,退南京。
   
      7月22日至28日,上海讨袁军屡攻江南制造局未克。指挥部被上海租界当局解散。   
   
    7月28日,黄兴看到大局无望,遂离宁出走,讨袁军全局动摇。   
   
    8月11日,何海鸣率南京第八师部分下级军官及士兵重新举旗讨袁,宣布恢复独立,2000多名士兵们与北洋军展开血战。   
   
    8月13日,拥袁桂军龙济光部攻占广州。   
   
    8月18日,北洋军李纯部攻克南昌。   
   
    9月1日,张勋武卫前军攻克南京,各地宣布取消独立。孙中山、黄兴、陈其美等被通辑,相继逃亡日本,二次革命宣告失败。

结果

   
     10月6日,国会选出袁为第一任正式大总统。11月4日,袁世凯以“叛乱”罪名下令解散国民党,并驱逐国会内国民党籍议员。国会由于人数不足而无法运作,不久即被解散。袁世凯从此成为寡头总统。应桂馨、赵秉钧不久即被灭口,宋教仁案不了了之。   由宋教仁遇刺引发兵戎相见的二次革命,是民国史上一个不幸的开端。不少建立民主国家必须的举措,如将军队国家化、民选议会、以法治国等等,于事后都失去了健康发展的契机。代之而起的是明目张胆的军队干政、起迭不断的革命与反革命,引致兵祸连连。袁世凯在事件中的责任是不容旁贷,事后的历史亦证明了他的野心。   国民党联合资产阶级,并且没有兵权。政治基础不牢,武装力量薄弱,亦二次革命失败原因之一。二次革命”的领导者没有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参加。仓促上阵的讨袁军,缺乏战略计划和统一指挥,缺乏战略协同,他们冷冷清清,孤军奋战,甚至连多数国民党议员都还在北京留恋议席。在这种情况下,袁世凯靠帝国主义的支持,以优势的武力,很快把讨袁军打败。

主要结论:失道寡助是二次革命的根本原因

   
   主要内容
   
     在江西和南京的战事结束后,“二次革命”也就基本差不多了。在上海,尽管陈其美已经宣布独立,并屡次进攻制造局,但终究因为不是正规军而一再遭到失败。等到袁世凯用军舰将大批的北洋军载来后,上海的讨袁军也就风吹云散,完全瓦解。   
   
    安徽的独立,从一开始就是“假独立”。柏文蔚虽然是名义上的安徽讨袁军总司令,但军队实际上被师长胡万泰和民政长孙多森所控制。等到北洋军的倪嗣冲部及张镇芳部大兵压境,安徽那些搞假独立的人也就立刻撕下面纱,宣布拥袁,这就是柏文蔚率卫队等前往南京的原因了。   
    至于福建,都督孙道仁本就是在师长许崇智等人的胁迫下宣布独立的,当许崇智提议出兵援赣及北伐时,孙道仁总以饷械缺乏为由,加以拒绝。等到大局明朗,孙道仁自然发出通电,向袁世凯陈述“冤情”,宣布取消独立。   
   
    在广东,袁世凯的手法也非常成功,他不仅安排了龙济光和陆荣廷两个楔子迫使广东讨袁力量无可动弹,还用金钱收买了广东的将领,使得胡汉民和陈炯明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无奈之下,陈炯明特意派人去上海请了专门与袁世凯作对的前清官僚岑春煊来广东,试图利用他之前与龙济光、陆荣廷的部属关系缓和局势,但岑春煊这个老领导在龙、陆面前已经过气,这两人非但不听岑春煊的劝告,反进兵广东,最后将陈炯明逼走。   
   
    湖南的情况和福建差不多,也都是阳奉阴违、见风使舵。在江西和南京的讨袁军失败后,湖南都督谭延闿也就宣布取消独立。但是,袁世凯对湖南并不放心,他随后又派出北洋军曹锟等部进入湖南,最后由海军中将汤芗铭接任湖南都督。   
   
    至于四川方面,熊克武在8月9日宣告独立,一个月后便自己宣布解职下野了。   
   
    在各地的讨袁军相继失败后,袁世凯指“黄兴、陈其美、钮永建、何海鸣、岑春煊”五人为这次战乱的一等犯,其余如“孙中山、张继、李烈钧、柏文蔚、谭人凤、陈炯明”等人也都在通缉之列。在此之前或之后,孙中山、黄兴、李烈钧、柏文蔚、陈其美、居正等人也都先后亡命日本,重新开始了他们的流亡生涯。   
   
    早在7月23日,袁世凯已下令撤销孙中山筹办全国铁路的全权,并称黄兴、陈其美、柏文蔚为“叛徒”,黄兴和陈其美还被悬赏10万和5万元加以捉拿。在此之前,黄兴的陆军上将衔也被剥夺,这些心怀天下的革命党人弄到最后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袁世凯做了嫁衣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到底是这片土地上的不二法则抑或是中国人的宿命?!
     
    最令人悲哀的是,由那些信念最坚定的革命党人发起的这次革命,大部分的国人对此都不予理解也不予支持。

在辛亥革命后做记者的老同盟会员梁漱溟,他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现在很清楚摆在外面的,就是武人势力的局面。至于说到助长这种武人势力的原因,却不能不责备革命先辈,他们无论如何,不应用二次革命那种手段。二次革命实在是以武力为政争的开端。从此以后,凡是要为政治活动的,总要去奔走武人的门下,武人的威权从此一步一步的增长,到现在而达极点。”   


事实上,辛亥革命与其说是一场暴力革命,倒不如说是一场和平的政权更迭。在民国建立后,反对武力解决问题更是成为当时国内的普遍舆论,因此,以“宋案”、“大借款”案为借口发动一次国内战争,遭到大多数人的冷遇也就在情理当中了。   


一直跟踪报道“宋案”并认定袁世凯为杀宋主谋的著名记者徐血儿,他也在具有国民党背景的《民立报》上发表文章反对“二次革命”,他在文中指出:“今日已为民国,苟对于民国而谋乱,即是自绝于国,罪在不赦。即政府为恶,法律与国会,终应有解决之能力,无俟谋乱,以扰苍生。故谋乱之事,为商民所疾视,亦明达所屏弃也。”   


后来在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斗争中大展神威的云南都督蔡锷,当时也毫不含糊地公开声明:“宋案应以法律为制裁,故审判之结果如何,自有法律判判。试问我国现势,弱息仅存,邦人君子方将戮力同心,相与救亡之不暇,岂堪同室操戈,自召分裂!谁为祸首,即属仇雠。万一有人发难,当视为全国公敌。”   


国民党内的那些激烈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行动竟然遭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反对,有人甚至直接指斥他们是以反袁为借口,实质上是为了权力之争,有人甚至骂他们用革命的名义绑架全国人民,所谓的“二次革命”根本不配叫革命。   


即使在国民党内部,也有很多人对使用武力解决“宋案”表示异议;至于“大借款案”,大部分人经过理性思考后便会知道这是摆脱财政困境的必然。在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后,由于一些杂牌小党的加入,声势虽大,但成分已经不纯,而且很多同盟会的老同志也认为革命大功告成,由此汲汲于仕途名禄者不在少数,譬如当选为国会议员的很多人多不支持继续革命。


 一言而蔽之,当时的形势与辛亥革命时已大不相同,何况袁世凯的势力比之辛亥革命时更为的壮大,国民党内部对于革命结果大多不报希望,党内的军事领袖黄兴后来在南京的不辞而别,何尝不是这种态度的体现。   

   
    当然,人们也不能怀疑孙中山、何海鸣等革命党人的纯洁信念,但在“宋案”尚未盖棺论定、法律解决方式仍在进行当中,仓促的兴起军事,这对正处于摸索阶段的民国共和民主政治何尝不是一种急躁的伤害。因为道理很简单,不管袁世凯有没有介入“宋案”,但他代表的北京政府都应该对此负责。   
   
    “二次革命”爆发之初,很多地方的官员、商会及其团体都发出了反对动武的电文,袁世凯也是在这种对政府普遍支持的气氛下,以维护中央权威为借口,最终激化了矛盾,引发民国后的第一次战火。所幸的是,这场革命因为没有得到大众的拥护,所以失败的很快---除了南京遭受浩劫外,其他地方基本不太受影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