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陈泱潮文集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作事谋始者回眸先机的得与失
·陈尔晋孕育《特权论》思想理论诗:雨夜读《赫鲁晓夫主义》一书有感
·陈尔晋1972年形成《特权论》思想立志解冻诗
·陈尔晋1974年决心写出《特权论》言志诗
·陈尔晋1974年写作《特权论》动笔词《浪淘沙》
·毛泽东器重的新疆自治区首任政府主席赛福鼎
·毛泽东的“重臣”赛福鼎在重大历史时刻
·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中共国和平演变30年《特权论》作者陈尔晋祭
●陈泱潮与中国民主运动
·论时间刻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2009年简略自述(10图)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陈泱潮2009年对有神论信仰者简略自述(14图)
·长期以来中国民运两条路线矛盾冲突的反映
·中国体制:党官的罪孽,百姓的痛
·ZT:强烈提议陈泱潮,郭国汀,魏京生,胡平,袁红冰获诺贝尔和平奖
·拾遗:陈泱潮与中国民运队伍的关系
●视死如归,有备无患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
◇◇◇◇◇
▲文化卷
●概括与再播种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征求意见、寻找合作者——中华救世救心大同盟(草创期)章程(草案)
●返璞归真谈妇道
·关于男女分工及相关问题的思考
●2007年迎春曲
·喜读烈雷先生重要文章《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
·永遇乐——国际大有学会赋
·念奴娇——谁得势,在乎是否真命
·蝶恋花——1987年8月狱中赠陈圆圆
·陈圆圆,您来也未?
·青春的烦恼又一次降临
·临江仙——英雄爱美人
·浣溪沙——丁亥七夕贺宿友芳龄20华诞
·水调歌头——陈泱潮2007年中秋寄语国人
·复友人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鸣炮
·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期望
·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自觉性
·相兼并容、优势互补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功的保障
·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新千年深刻影响世界和中国的切入点
●民主社会主义
·回应与献礼——关于民主社嶂饕迥J
·热烈的祝贺与殷切的期盼——陈泱潮致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观《神韵》有感
·观《神韵》有感1
·2、贺新郎——主題当【尊神为大】
·3.贺新郎
·4.贺新郎——“羔羊婚宴的時候到了”
·5、贺新郎——唐太宗英明过人处
·《唐风提点》(四首)
·反共主力得罪造物主就是在延長中共專制暴政
·观神韵有感
·ZT神韵欧洲巡演圆满结束 各界观众赞美(图)
●人权与文化成就奖提名
·关于提名陈泱潮竞选[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化成就奖]推荐函
·丁一一: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奥巴马胜选日感言
·一、奥巴马和美国成功根源的表与里(1张图)
·二、中国应当学习美国成功的表与里
·三、必须创建中国新文化
·奥巴马发表第二次就职演说(全文)
●狱中笔迹
·陈尔晋(陈泱潮)狱中手迹拾遗(3图)
·解《易》学千古之秘
●与独立知识分子的交流
·就信仰问题回应格丘山网友二帖
·关于格丘山与任百棱争执兼及五毛典型特征之我见(2张图)
·希望在否极泰来之中
·《关于格丘山与任百棱争执兼及五毛典型特征之我见》和马上现身的五毛“007”威胁恐怖帖
·答中国留学生问
·有深邃思辨能力的志士仁人应当团结起来
●对枭雄黑道以暴易暴路线的再驳斥
·“中国革命复兴党”到底想要复兴什么?
·正本清源扫荡假冒伪劣所谓“民运领袖”系列文章作者陈泱潮(陈尔晋)简介
●【生命活水】
·中共恐惧[猪瘟]的玄机
·对未来中国的前瞻与后顾
●反思与觉醒
·一响发聋振聩的雷霆之音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排斥中共元老和高级干部负责任的深刻的反思反省,是极端无知和愚蠢的表现!
·ZT张伟国详解“万里谈话” 中共已经无可救药(图)
·鮑彤高度评价万里讲话︰值得引起廣泛共鳴的最強音
·论效率与民主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多图)
·ZT: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1图)
·ZT:曾庆红不满胡温大搞文字狱
·ZT天不生自由,万古如长夜
·为中国的未来极度悲哀!中美顶尖高中生对比令人震撼
·是谁罪孽滔天毁坏了中国文物荟萃的帝都-北京(组图)
●玛雅文化与2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陈泱潮(陈尔晋)
   2011-2-10 

  我1981年第二次入狱,起诉重判我的罪名,一是“组织反革命集团罪”,二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主要依据一是我在1979年中即按照中国必须实行两党制构想着手组建反对党,1980年初夏即进行全国大串联进行组党活动。预审中,当局拿出诸多台湾报刊高度肯定和赞颂我1979年6月发表于北京西单墙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特权论》)的文章复印件。这些文章标题有《民主墙上的奇葩》等等,作为指控我的文章在海内外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给国内外反动势力提供了攻击我党我国的口实”的证据……


  在当时海峡两岸的情势下,我相信蒋经国先生看过我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特权论》)。并且我相信《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特权论》)对曾经到苏联留过学在斯大林暴政下工作过的蒋经国先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对蒋经国先生最终下决心还政于民推动台湾民主化不无影响。


  台湾民主化的启动,不是孙中山的功劳,也不是蒋介石先生的功劳,尽管他们中的一些言论给蒋经国先生提供了推行台湾民主化的借用依凭。历史不会忘记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乃至华人世界民主化的伟大贡献。


  台湾民主化的实现,应当归功于蒋经国先生的伟大贡献,而不应当归功于枭雄黑道!


  正是本着这一点,特此推荐《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一文。敬请读者深思之,也更希望今日的中共当权者深思之。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熊飞骏
   
    2010年11月11日,台湾“最高法院”对原台湾总统陈水扁因“龙潭购地弊案”和“买官案”作出终审判决。陈水扁和妻子吴淑珍各被判两个职务收贿罪,刑期分别为11年、8年。
   
    2010年12月2日,陈水扁正式进入台北监狱服刑,依照狱方规定“被剃头”,将“西装头”剃为“三分平扁头”。
   
    陈水扁成为历史上首位因贪污案被判入狱的卸任台湾当局领导人。
   
    在由专制独裁转型为民主宪政的国家地区中,几乎都有前领导人被判刑入狱的现象。韩国民主转型成功后,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一个被判无期,一个17年。东欧各民主转型国也有不少前领导人被判刑;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夫妇则被人民枪决……
   
    与台湾不同的是,上述民主转型国被判刑入狱的领导人都来自民主前时代当政的专制独裁集团?
   
    陈水扁则是“民进党”党魁——国民党独裁统治期间的“民运团体”?
   
    陈水扁的“高调入狱”,作为民进党主要政治竞争对手的台湾国民党自然欢欣鼓舞。在举党欢庆之余,台湾国民党人可曾想过,如果没有蒋经国的大政治家胸襟,今天“进去”的就不是曾经的“民运旗手”,而是专制独裁集团内部的N个国民党要人?

是蒋经国的高瞻远瞩拯救了国民党。

   
    人类历史上所有专制统治集团,要么象中国封建王朝一样被整体屠杀清算;要么象韩国、东欧一样N个“专制要人”被判刑入狱。

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集团因为沾了党内“良心精英”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光,不但避免了被整体清算的噩运,还“换块招牌”继续执政如故。


台湾国民党不但全身而退,而且继续高举国民党老字号招牌,重新赢得台湾多数人的信任支持,再度被人民选举为台湾执政集团。


在台湾民主转型过程中,没有一个国民党要人因为“权力罪”被判刑入狱?就算是“因祸得福”的苏联布尔什维克集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也有不少党政要人“进去”过,只有台湾国民党例外。

   
    难道台湾国民党是“权力天使”,在统治期间没有对台湾人民犯过“权力罪”吗?
   
    非也!

台湾国民党在专制统治期间,一样对台湾人民犯过大罪。且不说国民党军警在台湾“二、二八事件”中血腥屠杀了二万多维权抗争的无辜平民;在上十纪七八十年代的经济腾飞期间国民党的腐败也一样惊人。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台海关系解冻期间,很多台湾人来大陆探亲。当我们询问台湾的政治生态时,听到最多的回答居然是“腐败!腐败!腐败……”


腐败是专制政治的不治之症,就算台湾国民党也不例外。


可台湾人民居然“忘记”了国民党的腐败;至少是不再计较他们曾经的腐败?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蒋经国!


耶稣用自己的鲜血来洗净“世人”的罪恶;蒋经国则用自己的睿智、远见、责任心来洗净国民党的罪恶。


1984年,74岁高龄的蒋经国再度“当选”总统后,勇敢走上了一条众人根本没想到的“告别权力垄断之路”。

   
    1986年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当时的台湾处于经济发展的最好时期。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1970年的300美元跃升到6000美元。外汇储备世界第二(台湾只有区区两千万人),仅次于日本。台湾国民政府朝野并不存在“非变不可”的内外压力。虽然官场腐败成为不治之症,但并没有因此引发威胁政权“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蒋经国不愧为伟大政治家,没有被眼前的“盛世光环”所陶醉,而是看到了繁华烟云背后的危机与民愤。


他决定采用党人意想不到也难于理解但却是唯一正确可行的方式来领导他的党走出危机,走出因果报应的恶性循环。

   
    他要为国民党赎罪,引导他的党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蒋经国晚年开放党禁、推动台湾“民主化”并非形势所迫,而是顺时而为。

   
    1986年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并开放党禁、报禁。
   
    台湾民运人士没有“引蛇出洞”的历史教训,迫不及待于9月28日集会,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几个月后,陈水扁加入“民进党”并当选为中常委。
   
    蒋经国没有“引蛇出洞”!民进党公然成立后,情报部门呈上“反动分子”名单。蒋经国平静地回答:

“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0月7日,蒋经国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Graham女士时,告知台湾“将解除戒严、开放组党”。
   
    10月10日,蒋经国在“双十节”发表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的讲话后,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
   
    蒋经国的前瞻远略没有几个党人能够理解。“双十讲话”后,国民党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
   
    蒋经国依旧平静地回答: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蒋经国并没有停留在“口头上做秀”,而是用踏踏实实的实际行动来结束党权世袭和一党专制,推进台湾的民主进程,实施军队非党化、取消学生三民主义政治考试、剥离政府部门的专职党职人员……

   
    台湾“民主进步党”的成立并获得合法地位,结束了国民党长期“一党专制”的历史。

1988年1月13日,中华民族真正的伟大政治家与世长辞,但他开创的民主宪政事件并没有停止,而是以巨大的惯性继续向前。

   
    1991年4月,台湾“国民大会临时会”召开,制订“宪法增修条文”,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
   
    1992年5月,“阴谋内乱罪”和“言论内乱罪”被废止。
   
    1994年,台湾“省长”直选,让台湾人民每人一票选举“省长”。
   
    1996年,台湾举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总统”民选。
   
    2008年6月,台湾扫除党禁最后一道障碍,废除共产党党禁,台湾民众即日起可以公开筹组以支持共产主义为目的的政党。
   
    …………
   
    2000年,曾经的“民运旗手”民进党被人民选上台湾领导岗位。台湾国民党第一次成为在野党。那时很多国民党人将本党下台的原因归咎于蒋经国开放党禁,似乎只要专制独裁就能永久执政?他们天真地认为如果坚持一党专政,连民进党这个党都不会有,国民党何以会丧失政权?
   
    中国历史上的开国皇帝,没有一个不是期望自己打出的天下永远由自己后代稳坐江山,却没有一个如愿以偿。秦始皇梦想子孙千世万世而为君,可只传了短短的二世就家族灭绝?

如此简单明了的政治常识,中国千千万万的政客却极少能够接受。中华民族只有“政客权谋”;没有“政治智慧”。

   
    民进党上台后,台湾人民并没有象其余民主转型国一样清算国民党在专制独裁期间犯下的罪行,前国民党要人没一个被追诉“权力罪”受审入狱。并非所有国民党要人都没有受审入狱之罪,而是蒋经国的勇于承担历史责任的伟大政治胸襟,使台湾人民宽恕原谅了他们的罪行。虽然民进党不断重提历史伤痕,但台湾人民拒不附合他们。当初蒋经国顺应历史潮流,人民自然不会忘记他的好处,而民进党主流派想算老账也就算不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不是蒋经国的开放党禁使国民党衰败,而是挽救了本来已在没落衰败的国民党。

对于一个真诚认罪并主动告别罪恶的统治者和团体,曾经受伤的人民总是很容易宽恕谅解的。只有那些坚持罪恶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民贼独夫,人民才会不依不饶报仇雪恨!

   
    2008年3月,蒋经国隔代指定的“政治接班人”马英九被台湾人民选举为总统。国民党再度成为台湾执政党。
   
    曾经坚决反抗国民党一党专制的“民运旗手”,民进党党魁陈水扁则因贪贿罪被台湾人民送进了台北监狱。

如果没有蒋经国,今天“进去”的就肯定不是陈水扁,而是坚持专制独裁的国民党要人。


蒋经国用自己的超人政治智慧和强烈民族责任心,为曾经作恶的国民党洗脱了自己的罪行。他象十字架上的耶稣,引导自己的党重获新生。


蒋经国虽然亲手埋葬了国民党一党专政,但他对国民党的感情和责任心没有哪个国民党人能够超过。

   
    马英九在《怀念蒋经国先生》一文中对蒋经国的评价很平正很公允:

“我们可以说经国先生是一位威权时代的开明领袖,他一方面振兴经济、厚植国力,一方面亲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我们崇敬他,就因为他能突破家世、出身、教育、历练乃至意识形态的局限,务实肆应变局,进而开创新局,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身影,不仅不曾褪色,反而历久弥新。”

   
    二0一一年二月六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