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在埃及革命中,
   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民主日记(35)
   

   武振荣
   
   
   
   【2011年2月1日 星期二(阴)】
   
   看到了经历过民主革命的民族在革命没有最终完成时,它一直在做民
   族的梦;不做不由它,就好象一个人那样,做梦或者不做梦──是人
   的意识所控制不了的。每一个正常的人好象都有一个经常困扰他的“
   主题性”的梦,他不想做,也得做。革命对于一个民族来讲亦是如
   此,如果一个曾经“革”过“命”的民族在革命后的某一个时间内,
   打退堂鼓,不想革命了,甚至要卸载革命的装置,可是呢?它却要在
   梦里见到革命,最终免不了梦想成真!
   
   埃及的国情和中国有着很大的相似性,都经历了20世纪的革命,都产
   生了在全世界很有影响的革命领袖,都搞社会主义,都出现了从革命
   过程中产生的特定政治力量长期专政的现象。革命后的埃及“变成了
   一个警察国家,信件被拆,传媒受到严格审查,主要报纸收归国有,
   电话被窃听,客房被搜查,……政敌遭到囚禁”。穆巴拉克执政后,
   上述情况虽然有所缓解(同中国的“改革开放”类似),但是专制独
   裁的性质并没有改变,造成了穆巴拉克30年执政的局面。从表面上,
   埃及人民的革命精神好象彻底没有了,可是呢?我们目前看到的是它
   在一夜之间又给复活了,并且出现了革命时期的那种张狂劲,以至于
   出现了“动乱”的迹象,到目前为止,判断这场正在进行中的革命何
   时成功为时尚早,可以肯定的是,它正在走向成功。在这里,我们看
   到的是埃及人民目前行为是他们那个革命的梦之长期延续,它开始于
   1952年7月23日法鲁克国王被推翻的那一天,所以,不是没有历史的
   事件啊!我的观点是,在革命后出现的专制时期里,人民革命精神和
   革命历史都是以隐蔽的方式存在着,说不定哪一天就给“涌现”了。
   
   我们还应该看到,穆巴拉克在埃及30年“一贯制”的执政事实已经把
   他推入到“独裁者”一边了。如果我此话没有一个参照系的话,那
   么,我是胡说,可是,我对民主的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是:民主必须要
   有一个形式的支撑,它就是选举;但是,选举往往会被操纵(毛泽东
   到死的那个职位也是“九大”选的啊),于是辨别选举是否当真,人
   们可以取一个时间的“标准”。所以,在判断一个政权的性质时,即
   使其它的可以舍去,仅仅剩下时间,也可以得出结论的。毛泽东在大
   陆搞了28年,蒋介石在台湾搞了26年,斯大林在苏联搞了29年,齐奥
   塞斯库在罗马尼亚搞了24年,苏哈托在印度尼西亚搞了32年,金日成
   在朝鲜搞了46年,朴正熙在韩国搞了18年,皮诺切特在智利搞了17
   年,……可见,穆巴拉克的“30年”已经使他成为上述“独裁者”人
   群中的一员了,埃及人民反对他,叫他“下台”,让“滚出去”是有
   100个理由的。
   
   我们人类现在已经住进了一个“地球村”,所以埃及──这个“邻
   家”──发生的事情也会在中国发生。正因为如此,聪明人在埃及事
   件看到了中国问题,一点也不奇怪。譬如,陈礼铭在埃及革命看见了
   中国“89民运”的重演,看到了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预演”(见
   《独立评论》《埃及革命与89民运的异同及其启示》一文),就是很
   好的见解。民主──这个东西的确还有一点奇怪,尽管各国都有各国
   的民主,一个国家的民主和另一个国家的民主并不雷同,有着很大的
   差异,但是却有一个出于上帝之手画下的图景模糊的民主涵盖于一切
   人类民主之上,迫使所有国家的民主都以此修正自己。
   
   我承认,我不是埃及问题专家,没有此一方面的专门知识,因此,在
   埃及事变发生的前一天,我看埃及和中国一样,一切都很正常,飞机
   在飞,汽车在跑,政权者都春风满面,非常健康,都在发展着经济,
   并且都把政治反动派给关押起来,或者流放到国外,不要他们在国内
   “捣乱”,可是,一时间事情就出来了,内囊都上来了……,“涌
   现”出了一场革命。
   
   上述我说到的陈礼铭文章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是他说出了此一场埃及革
   命不是如传统革命那样,不是由一个革命党发动的,它是民众自己搞
   起来的,虽然没有人专门组织,但是它却起来了。其实,在这一点上
   ,我们有共同见解:埃及的革命是“涌现”的。我在前面所写的《涌
   现论》(第28篇)一文,可以对之做出解释,是说“涌现式”革命没
   有一个革命的指挥中心去发动和指挥,它的发生可以用物理学的自组
   织理论解释,也可以用社会生物学的“蜂群思维”、“群系统”等模
   式去解释。也就是说,这样的革命具有“瞬发性”,它不需要传统革
   命的那种长期的、艰苦的革命力量积蓄时间和准备过程,是一个突发
   的现象,一发生就出现如同蜂群要“搬家”那样的铺天盖地式的“嗡
   嗡嗡”景象。
   
   既然说到了“没有积蓄”和没有“准备”的问题,那么,下来的问题
   是要问:人在做梦前,谁个需要积蓄力量,准备着做梦呢?埃及人民
   和中国人民一样,在推翻了“王朝”以后,就停下了脚步,在“革命
   政府”面前,人民都收起了“造反”的旗帜……,可是,在经历一个
   长时间的如同“梦游”过程中,人民又迈开了革命的步伐!因此,这
   类国家的民主,实事已经不需要“准备”,它是“立即”要“行”的
   事情,原因很简单,过去的革命就是它的准备。去年,我写作的《立
   即民主》(《民主论坛》上载)的一组文章,就是研究这类问题的
   啊!
   
   看到了埃及革命,我们中国人就不要悲观,那个民主的梦,我们一定
   是要圆的。在专制期间,民主于大多数时间内难以被人看见,可它不
   是没有,也不是不存在,而是它没有一个让人们可以象感觉物理的东
   西那样感觉其存在的方式和地方,换句话说,它存在于我们中国人的
   梦中,所以,情况是这样的:当我们中国人在要求民主时,专制主义
   者会说:“你们在做梦!”可是,退上一步讲,我们即使在做梦,一
   种“梦想成真”的现实在目前埃及革命中不是已经显现了吗?此一篇
   文章要解释的问题是这样,当许多中国人对于中国民主失望,认为中
   国没有一个具有可以发动亿万人民参加民主运动的政党,没有一群可
   以领导运动的领袖,没有一个可以充当革命先锋队的“中坚”团体,
   没有自觉向往革命的亿万群众,所以,革命是不可能的。这样的看法
   其所以错误,原因在于他们用观察笨重的传统革命的模式来看新型
   的、轻便的颜色革命。
   
   质言之,我们即使把辛亥革命看成是我们民族在100年前做的一场民
   主梦(这是低到再不能低的水准了),这个梦一旦做了,就会一直困
   扰我们,一直到“梦想成真”的那一天。
   
   网上在谈论: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后,是埃及革命,埃及革命后又
   会轮到谁呢……?我看,提问人的心里也许已经有了现成的答案哩!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2011/02/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