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槟郎文集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槟郎
     
     我亲爱的朋友!你在祖国南京过得好吗?我真想念你呀,槟郎兄。出国就是不一样,大开了眼界。不过话说回来,当初读研究生的时候,你的成绩远比我好,但因为只是出身平民阶层,不像我有在拼爹时代的优势,当你急着把自己推销到一个小师范学院挣钱谋生的时候,我却负笈西去,到大西洋上的英伦留学。自从我到英国留学定居,我有许许多多的见闻和感想要向你倾诉。而我现在最急于让你分享的是我今天参观了威灵顿的动物农场,现在正式名称叫庄园农场,感受了很多。希望你能接受我远道寄去的友情。
     我在伦敦大学读完博士以后,在律师事务所找到了工作,很快便回国办好了移民手续,却没有与你见面。我们当初读研究生都选择了文学专业,不过,你是自选的,而我是调剂的,所以到英国深造便改为学法律了,这才是这个时代最能挣大钱的行当。我之所以那次回国没有见你,是看不起你对文学的执着。今天白天参观了动物农场后,我想到了你当初在学生宿舍的夜聊中,向我推荐的一部小说,就是英国的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现在知道这部小说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而我当时正为考GRE而弄得焦头烂额,怎么能与你交流得起来呢。参观了威灵顿的这家动物农场后,我便有兴趣要读这部小说了,便想起当初你那次似自言自语说的一些话,觉得很有意味。所以,我的见闻和感受向你诉说,才是真正找到知音啊。
     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安排我到威灵顿分部指导工作,认识了分部律师小温佩尔先生。他子承父业,一直做动物农场的法律顾问。我便有机会跟着他参观小拿破仑的动物农场了。正如乔治奥威尔的小说所介绍的,琼斯先生的庄园农场,由于老少校,一头作为“威灵顿之花”得过奖的灰白色大公猪的思想启蒙,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动物革命,建立了动物农场。琼斯先生武力收复庄园失败,死在了异乡的流浪中。而当地人类社会竟也容忍了它存在至今,不能不说是英国的民主协商传统所创造的奇迹。乔治奥威尔死于贫穷中多少年了,他所写的只能是过去动物农场的历史。现在的动物农场的场主是小拿破仑,从他父亲继得来的场主位,是他父亲三十一个儿女中的佼佼者,排行老幺,打败了有力的竞争对手大哥,将他驱逐出了农场,自己便专了权。陪着我去的便是过去的农场的法律顾问老温佩尔先生的儿子。我尽管已有了心理准备,动物自主的世界还是使我大吃一惊。
     我与小温佩尔先生在昨天下午坐着汽车去动物农场,正赶上一个下层阶级的居民区的“群体性事件”发生后不久。动物庄园的一户民家,二月十四号情人节那天,男的带着小情人回家约会,出外访亲多天的妻子突然提前回家撞着,男的便杀死了妻子,又将目睹了凶杀的两个孩子杀了,身上特别是颈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痕。邻居向派出所报案。地方官员包庇自己的亲戚,将凶手无罪释放,却污蔑是女的自己杀死孩子并自杀,并迅速有警察来抢尸体毁灭罪证。村民们愤怒了,与警察发生了冲突,但强弱对比明显,尸体还是被抢走了。我们进了动物农场,便感到恐怖的气氛。下层社会的动物居民大都藏在家里,即使有少数出门也是行迹匆匆,并有便衣跟随。贫民区里到处都是警车和囚车,仍有动物被捉捕运送走。
     动物农场仍是过去的钉着五根栏木的大门,仍是过去谷仓墙上的“七戒”换成的“有些动物比其它动物更平等”的一条戒规,但拿破仑像已换成了儿子的。小温威尔先生解释说,“群体性事件”是场主小拿破仑和场主助理小尖嘴创造的新名词。车到动物农场的厂部前广场停了下来,便有一群绵羊组成的欢迎队伍排列着唱歌欢迎:“四条腿好,两条腿更好!”
     在绵羊队伍热情的歌声中,小拿破仑走了出来,虽然是头猪,却也像人一样直立行走,衣冠楚楚。伸出蹄爪来与我握手,用流利的人的语言对我表示欢迎,特别说到他对远方的中国感兴趣,正准备派代表团到北京洽谈经济合作事宜。欢迎我们的晚宴是非常丰盛的,不比我在伦敦参加的宴席差,只是觉得有点怪,餐桌上,除了我和小温佩尔先生是人外,陪同我们喝酒的十个农场的高级官员都是动物猪。我酒量小,很快就醉了。与小拿破仑最后一次碰杯,在他的“为庄园农场与中国未来的合作干杯”的祝酒词中,我倒下昏迷不醒了。
     在动物宾馆过了一夜,早上由场主助理小尖嘴陪我们用了餐后,他与小温佩尔先生去场部见小拿破仑谈业务。我则想自己随便转转,但助理先生硬是安排了一头叫小小不点儿的诗猪陪我。诗猪自我介绍他是农场里的桂冠文学家,家学渊源,父亲小不点儿的诗在英国家喻户晓,现在的场歌就是他父亲创作的,他仅仅在《拿破仑同志》歌词上加了个“小”字。槟郎,你好写诗,我却不喜欢,向他推荐你,他还欢迎你来英国动物庄园交流诗艺呢。我向他介绍了你几首诗,你猜他怎么说?他评论你的诗非常像老少校当初的布道词,现在不但过时了,而且很危险。我想摆脱他,考察动物农场中下层社会的真相,恰好街边一栋红楼的窗户里有一个浓妆艳抹的母猪对他挤眼睛,他便丢下我跑走了。
     我独自在动物农场里转悠,发现动物的确了不起。农场里有两架风车,还有打谷机和干草码垛机,的确与人类管理的农场一样进步。但我发现动物农场的居民,上层社会的一点不怕人,对我很有虚伪的热情;而下层社会的见我就躲得远远,我无法接触到他们。我只好到中层社会的居民区,很荣幸地结识了辕马小拳击手和毛驴小本杰明,他们是一对好朋友。我们三个在一个偏僻的威灵顿小酒吧坐谈了很久。小本杰明谈到琼斯的人道统治,老少校的启蒙,6月24日施洗约翰节的突发的动物革命,雪球与拿破仑争权失败后逃走,在拿破仑掌权后的直接民主变为间接民主最后形成现在的专制政体,统治种族的猪在革命后的特殊化和人化等等,总之,动物农场的历史就是一部革命与告别革命的历史,是宿命的历史涡旋上的一个圈。小拳击手说起动物主义的演变,动物的一律平等到有些动物更平等,革命后共产主义到现在的地位贫富两极分化,动物当家作主开始的和平安宁到现在的群体性事件不断,旧场歌换成新场歌等等。我问他们:参加过那场革命的动物还有活着的吗?他们两个便在我请客的简单的中饭后,带我去访问一位老寿星。
     革命老妇住在破旧荒凉的养老院里,是匹母辕马,名叫苜蓿。在辕马小拳击手和毛驴小本杰明的信任担保下,苜蓿向我谈起许多陈年往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被谎言掩盖的事情显出了真相。苜蓿说,实际上,雪球逃走后就再没有回来过,被拿破仑派出的刽子手在荒野中暗杀了,此后说他对农场的一次次破坏都是谎言;而小拳击手的父亲在建造风车受伤残废后,不是死在威灵顿的医院,而是直接卖给了屠宰场。小拳击手这时插话说,他了解到父亲死的真相后,发誓为父亲报仇,在苜蓿老妈妈的帮助下,他认真整理和研究了老少校的布道,革命的历史,正在秘密酝酿第二次革命,倡导原教旨动物主义,为真正实现老少校和旧场歌的理想而奋斗,虽然有不少同志陆续被捕,他们仍将坚持斗争。小本杰明却不赞成地说,小拳击手的行动,只不过是宿命的历史涡旋上的一个圈上再加一个圈罢了。
     我请求苜蓿唱旧场歌听听。她说,那首歌本来叫《英格兰牲畜之歌》,是老少校的上辈传给他的,他在那次布道传歌后便死了,革命后作为动物农场的场歌,拿破仑实行专制后便不准唱了,改成了马屁精诗猪小不点儿的《拿破仑同志》作为新场歌。老苜蓿低着头叹了一会儿气,接着便唱起《英格兰牲畜之歌》,小拳击手和小本杰明也跟着同唱起来“听我告诉你们一个喜讯:我们的未来将像黄金版灿烂……”。
     我亲爱的朋友槟郎兄,现在已是深夜,我在动物宾馆里急着给你写信。我在动物农场的所见所闻太刺激了,而你曾向我推荐过乔治奥威尔的小说,只有你能与我分享我在动物农场的感受呀。今天下午,我多想听革命老寿星苜蓿详细谈谈动物革命的历史变化呀,可是养老院的女服务员却在外面喊,有人找我。我出去看到是小尖嘴和小小不点儿两头猪立在养老院大门外,我只好跟他们走了。晚宴上,场主小拿破仑又向我说起,他想与中国搞合作的事,我已经移民英国,这辈子不想再回中国了,只是敷衍他,说要写信给我在北京做高官的父亲。现在我急于把这两天的见闻告诉你。
     明天我就离开动物农场回伦敦了,但我将永远牵挂着动物农场,牵挂着小拳击手的秘密的伟大事业。希望你有空来英国,我一定带你参观威灵顿的动物农场。时间仓促,这封信只写这些了,下次再笔谈。你的老友椰子写于英国威灵顿庄园农场动物宾馆13楼1313号房间。
     2011-02-26
(2011/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