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转眼又是一年春 ]
井中蛙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眼又是一年春

   转眼又是一年春
   
   
   
   去年春节在老家与乡亲父老们,围在旺得通红的火炉旁,边喝酒边畅谈,那般春意融融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在昨天,睡个觉起来,又是一年过去了。真是的,日月如梭,人生苦短,“记得当年骑竹马,转眼成为白头翁”,古人如是感叹说。

   
   现在的我,倒是不为时间的流逝悲观,因为我已经认识了主耶稣,我有永生的应许,我也将会有永生的现实。神不会骗我,我也考查神好多年,如果他朝令夕改,随心所欲,高兴时让地球转快一点,生气时叫地球转慢一点,这个地球早就成为粉末了。正因为祂的信实,自苦以来,我们早已安于日落日出,云聚云飞。
   
   我感到悲哀是我那古老家乡,那一片绵延群山脚下的乡亲们,他们太可怜了!
   
   说来不怕笑话,我的乡亲们是我们那一地带人活得最苦的一群,不是生活的艰难,温饱已经不成问题了,公路环村而绕,村前蔗林连天,村后树林葱葱,一家人苦作苦做,年收入少也是两万多元人民币,他们苦,苦在心里啊!
   
   全村20来户人家120多人,男人大多偏软,妇人却是强过了头。几乎没有一对亲兄弟和好,没和好的原因大多与争夺祖传家产有关,而且大多是媳妇挑起来的。也几乎没有一双妯娌团结,也几乎没有一家婆媳和睦,邻里的纠纷更是常家便饭。三头五天,就有一场硝烟弥漫的骂阵,特别是妇人们,利用世界上最恶毒的和最污秽的语言相互攻击,骂时少则一天半天,多达三五天。前几年,家里来了家乡客,告诉我说,现在村里的领袖已经换主了,原来是一位与我妈同龄的老奶,她声音高亢,精力充沛,得理不得理都不让人,后来与一位30来岁隔墙邻居媳妇干架,两人骂了三天三夜,老奶毕竟年老体弱,已经声音发哑,骂声象公鸭呼哧呼哧地叫,最后只有喘气的份,声音只象耳语了。而那媳妇年富力强,还是象钢声那样铿锵有力,她也看准了这个取胜的绝好机会,宜将趁勇追穷寇,追着老人骂,追到田里地里,村头村尾,房前屋后,一副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架式,老奶这次彻底举手称臣,远远见到这媳妇就躲开,惹不起躲得起,于是,这顶“骂人冠冕”就旁落到这位媳妇的头上。
   
   还有一对妯娌,因为一棵祖宗留下来的腿粗的梨树展开了争夺战,双方打得头破血流,各自投去了几千元医药费,又各自花了上万元诉讼费。一年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全部投进医院和法院的腰包去了――
   
   我信神之后,真是大喜过望,恨不能将这福音一古脑地塞给他们,将耶稣的爱传给他们,让他们在基督里得释放,让乡亲们化干戈为玉帛,喷井一样的苦毒,流泻着基督的馨香。可是,五年过去了,村子里,还是象一首歌里唱的: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山也还是那座山哟,梁也还是那道梁.
   
   碾子是碾子,缸是缸哟,爹是爹来娘是娘,
   
   麻油灯呵还吱吱地响,点的还是那么丁点亮.
   
   哦,哦,只有那篱笆墙影子咋那么长,
   
   只有那篱笆墙影子咋那么长,
   
   还有那看家的狗叫的叫的叫的叫的咋就这么狂.”
   
   我真想把词改一下,“哦,哦,只有那苦毒的篱笆墙影子咋那么长, 还有那骂阵的的叫的叫的叫的叫的咋就这么狂――”
   
   乡亲父老们过得太苦了哦,他们本身也觉得很苦,特别是逢年过节,想想去年还和睦相处,围在一起吃饭,说说笑笑,今个各自为阵,孤零零的,一家人大眼看小眼,好不凄怆。特别是出了什么大事,或是红白喜事,急需求助时,却因陈旧的怨怼,怯于情面,难说出口,以至于不堪重负。他们真的需要耶稣,需要爱,因为爱是从神而来的,更需要轻看世上的,重看天上的,有永生的盼望。但他们不认识神,你告诉他真地有这样一位神,他们也不信,我堂弟讲得更生动:“谁知道有神没有呀,哪个又点火把到前头看过?”
   
   今年春节又到了,我在徘徊不定,回老家吧,真怕碰上一场骂阵,特别是亲属家的骂阵,让我难受好几天,不去吧,实难割舍这份家乡情!
(2011/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