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张成觉文集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李墨讀後感——張成覺先生在商榷(之一) 文末結語:『套用毛斥責梁漱溟的話,那叫做“用筆殺人”!作者繼“真正的”殺人兇犯蔣愛珍之後,步其後塵再開殺戒,此種令人齒冷的卑劣手法在《梁山路》中暴露無遺。』再想張上文以人性觀點說的:『當然不是同情她殺人,而是同情她先前的無辜受害』及推理蔣愛珍心裡可能『對嚴重官僚主義作風的痛恨』都是有值得讀者們推理的餘地。讀者我此刻推理的層次,不想根據陳行之大作《梁山路》的內容真實程度去推理,倒想著陳行之先生命筆的體裁「小說」的形式去思考小說的效果造成的作用。筆者也是創作小說的人,似乎就是閱讀張成覺這篇商榷文的心理。可是,我必須說,小說可能據真實素材(原素材的人和事的關係種種) 寫作 ,虛構的故事仍然是素材的變樣寫作,不能把真人的事實1十1套進去;若然,陳行之最好以報導文學進行,或以《蔣愛珍傳》的傳記文學體裁竟功。這樣寫的話,還必須依作者寫的原人的生活素材作為人物的理論根據(這純粹是報導文學和傳記文學的首要條件及作者個人的道德尺度) 。這是讀者的認知問題,也是宏量作家道德操行的準繩。因為是傳記和報導文學,讀者必須這樣讀和想。由這個體裁的規範和寫作推理,我大有理由想:為甚麼陳行之先生在體制上偏偏把傳記人物小說化後,仍然以小說家的心態去想像真實的人物?這錯誤是小說家陳行之不能犯的。惟一的理解,祇能是小說家並沒有從延安式的毛式「高大全」人物雕塑格式跳出來;因為他讓讀者依他的邏輯推理方式去考究他筆下的蔣愛珍這個冤案的懸疑性,幾乎被套進去。因此,張成覺的推理商榷方式值得拭目即此。2011/129(張成覺附記)李墨兄乃小說創作高手,評陳文眼光獨到,特此轉介,與讀者分享。又此前《李默評論兩則》亦李墨兄大作,“默”乃手民之誤,謹向讀者致歉。其中評李怡文末尾“他推崇李論”,“李”乃“余(華)”之誤,應為“他推崇余論”,特一併更正,敬希諸位垂注。2011-1-29

(2011/01/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