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秦永敏: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一:“博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二:“自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 II
·王希哲:新发现狱中诗两首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三:“民运之共和”--2010-06-27/28/29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II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四:“人文之共和”--2010-06-27/-07-1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终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渡海抵丹麦--2010-07-22-23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五:“黑门和马克思”--2010-07-02-04德国历史名城特里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永敏: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

秦永敏: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6日 来稿)

   来源:秦永敏 作者:秦永敏

   中国国情特殊,但也遵循普遍规律,自中共暴力夺取政权以来中国的国情就更特殊了,民主转型过程格外曲折复杂艰难,不过60余年过去,应当说转型的基本轨迹已经清楚,这里首先对此做点分析。 (博讯 boxun.com)

   这不是先见之明,是世界民主化的经验和中国民主化的教训告诉我们的简单事实,当代中国的民主转型要经过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特征是,当局实行全面专政,对任何民主诉求一概镇压,将一切和平反抗者斩尽杀绝,这样民主志士虽前赴后继,却只能赴死成仁。

   第二阶段的特征是,当局阶段性全面镇压,民主诉求也阶段性表现出来,当局对政治犯已不动用死刑,也压而不绝,禁而不止,民主力量则无法持续生长发展,只能一茬茬的被割韭菜。

   第三阶段的特征是,当局已经无法全面镇压,民主力量尚还没有合法地位,当局仍在重点打压,民主力量已能持续发展。

   第四阶段的特征是,民主力量在社会力量的支持下立于不败之地,对当局已获形势优势,当局靠国家机器勉强控制局面,却不得不和民主力量平等协商。

   显然,到了第四阶段,中国一只脚也就迈进了宪政的门槛。

   以此观之,中国已走过了两个阶段。

   毛泽东统治下的前三十年,当局假“人类最美好的理想”之名倒行逆施,经济上消灭私有制市场经济,返回西周井田制时代,政治上则灭绝异己,甚至灭绝功臣,将 五四以来形成的现代知识分子阶层从精神上乃至肉体上加以消灭,这种形势下产生的民主义士,为了自由的表达思想必须抱必死的决心,由于没有人类的现代观念文 化支撑,,越来越鲜有成熟的政治理念,因于民国时代的基本教育,林昭还有完整的普世价值,可说是五四精神的最后传人,68年处死的遇罗克,则仅仅是反对出 生歧视,77年处决的王申酉也仅仅是反对个人崇拜,当然,林昭、遇罗克、王申酉都是我们的伟大先驱,我们在当时思想境界就更低了,这里要强调的只是当局的 斩尽杀绝政治异己使中国社会的要求降到了何种程度,就更不要说民主运动了。这个时代当局的作法就是张春桥所说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其做法比纳粹有过之 无不及,这种情况下,民主进程当然处于负数状态,但也是我们不能忽略的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是邓小平时代,起点则在毛泽东晚年,其先声是1974年王希哲等人的大字报,其序幕是1976年王军涛崭露头角的四五运动,其第一场战役是我们开 展的民主墙运动,这个时代的特点是民主人权运动阶段性的高涨和当局阶段性的全面镇压,不管胡耀邦赵絷阳怎么开明,邓小平一下令他们就会镇压,81年镇压了 民主墙的余脉民办刊物,83,86又是两次镇压,到89年更把坦克开上街制造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这个阶段中,民间一再自发的产生运动,当局也一再全面镇 压,尽管大家极力横向联合,总是被当局无情的斩断,历史的纵向连接更无法想象。总之,每次镇压之后,要重新集结都没有办法。

   在我看来,自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准确的说是1997年邓小平死后,中国的民主转型就进入了第三阶段。

   为简便起见,由此我们开始进入本文的第二部分,即目前的形势和任务。

   邓小平死后,江泽民时代才真正开始,从当局说,终于签署了两个最重要的人权公约,无论其目的怎么只是为了苟延残喘,毕竟表明了向国际政治文明主流的靠拢, 此后还将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更使其放弃共产教条成为明摆的事实,历史的渐进如同物种的进化,开始的微小偏离能导致长远的根本变化,所以,对于只能渐进实 现民主的中国来说,这一点的意义决不能予以低估。当然,从现实看,当局的签署的确近乎一纸空文,1997年11月签署《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当天我发出 《告全国工人同胞书》,指出中国工人已经有权组织自由工会,但13年过去当局仍然从不批准,1998年10月25日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我当 天派人去申请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当局反而判了我12年刑。这表明,当局的签署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不过,我们还要看到事物的另外一面。尽管为组党当 局将我们一批批抓进牢房,却至少要披了法律的外衣,只能一一加以对付,民主党人却在一茬茬的成长,十几年来绵延不绝,并形成了内外呼应声势浩大的局面,再 也不是它可以轻易压灭的,从国内说,其氤氲化生系统发育的局面已不可改变。更明显的是,自从1997年以来,各种非政府组织迅速发展,尤其是具有自由化意 义的各类NGO的活动已成为中国社会政治进步的风向标,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些官员曾直接对我说,当年我如果只搞人权观察就能皆大欢喜,事实上,其 成员刘飞跃后来独创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自从2005年开始工作,虽然一直遭受严酷打压,迄今仍然运作正常,平心而论,当局要彻底消灭它易如反掌,之所以没这 么做原因也很多,但和历史上农民起义导致改朝换代迫使统治者实行让步政策机理同一,它毕竟也在一点点进步。眼下,类似的情况多了,维权网,参与网,权利运 动博客不都是这个样的吗?同样甚至更重要的是维权律师群体的产生发展壮大,像刘晓原

   律师事务所,莫少平律师事务所,都已经成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旗帜,还有法学界精英滕彪许志勇等人组成的义务性的法律援助组织公盟,一方面从目前 看它们具有完全的合法性,因而表明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已经在走向正规化,另一方面,律师群体在宪政国家是政治领袖的主要来源,这样他们出现在中国的民运舞 台上本身就说明中国的民主进程已经进入了令国家政治生活从行政主导走向法律至上的快车道,虽然这从目前说似乎仅仅是一种过于乐观的看法,但从历史规律说的 确如此。此外,从参与人数上说还有规模庞大的家庭教会,当局虽然打压,却也仍在高速发展,如此等等。当然我们还要看到,不仅08宪章被打压了下去,郭泉搞 网党判了10年刑,而且,连郭永锋搞公民监政会也被抓起来弄“失踪”了。由此可知,在今天公开搞政治组织当局还是要镇压的。这一切充分表明,中国的民主人 权事业虽然没有合法化,也已经能持续发展,不仅不会回到毛泽东时代而且也不会回到邓小平时代,当局的镇压只能短期的遏制民主人权活动势头,却不能改变其向 广度和深度发展的现状。何况还有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性事件为我们提供了强大的社会动员基础!一旦精英运动和草根运动相结合,会是个什么局面!所以,自从 1997年邓小平死后,国内的民主人权事业就有了积累效应,短期看效果不彰,从长期说必有奇效。

   历史进步从长期说是一个自然过程,从现实看则是社会大众人为活动的结果,尤其在这种专制统治垂死挣扎,民主需要殊死搏斗才能获得的时期,道之将行必成肉 身,宪政的实现还需要我们冒着坐牢的风险去努力奋斗,值得欣慰的是,今天我们已经看到,林昭遇罗克王申酉的血没有白流,大家的牢也没有白坐,民主力量在国 内已经正在聚集,转型真正在一步步从量变走向质变。

   这样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促使民主转型尽快发生,应该强调的是,这绝不是一句空话,这要求我们踏踏实实的在国内做凝聚共识凝聚力量的基本工作,一言以蔽 之,没有民间力量在国内的崛起,就没有中国民主的实现之日,所以,进一步说,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使国内的民间力量的凝聚从自在走向自为,从自发走向自 主,从盲目摸索走向在成熟理念指导下高效开展。

   值得指出的是,三十几年来,甚至可以说一百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发生揠苗助长从而欲速不达的现象,拓荒者辛辛苦苦的长期耕耘,转眼就可被貌似激进者的冒进葬 送,须知,无论民主法治,还是民间社会民主力量,都是建设起来的而不是革命造反打出来的!在中共的眼中我是最后一个反革命,但评心而论,我确实是一个建设 者,一直致力建设公民社会法治社会,为此也一直在建设政治反对派,建设反对党,因为只有政党才是公民社会公共空间的顶梁柱。

   李敖说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坏党,在我看来民主党已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只有政治理念优势没有道德品质优势,但也并非说搞他的人不好,人的本性都差不多,所以 党内党外都需要公平选举,任期限制,监督制约,所有民主党大款必须有从自己开始实行全面监督的决心和行动,否则他就是共产党而不是民主党!从党外说,多党 竞争互相监督负负得正,哪怕坏党也会变好,为了选票不得不变好。这就是民主党区别于共产党的观念所在。

   中国有一个传统,辛辛苦苦的建设者从没有好结果,破坏者抢掠者总是能轻松获得人家辛苦耕耘的成果。但”担水施肥乐,岂生贪鄙心,古来庆寿者,不必种桃人 “,人生只是一个过程,”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个人国家地球与宇宙及一切历史的产生的事物都会历史的消亡,因此何必对功名利禄计较太多,还是活得高尚一 点,丰富一点,精彩一点的好!总之,民主转型需要建设者,民间力量成长发展需要建设者,我希望自己无愧于 做一个建设者,也希望大家都来做这种建设者。

   作为”文革“留下来的老反革命,看到今天中国已有反对派发展的空间,于我来说是非常鼓舞的,对年轻人而言目前的形势却还太恐怖,这当然也不奇怪,不管怎么 说,”受国之垢,是为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要承担历史重任,就必须迎着困难上,”志不求易,事不避难“,中国必须有一大批勇挑重担的民主事业 建设者,并且能坚守国内,不辞劳苦的从事民间力量的凝聚工作,毕竟,今天杀头的风险没有,而且,只要努力总还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必先劳其筋骨,饿其肌肤,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相信未来中国民间力量、民主政治的领军人物必将由此产生。

   那么,今天国内应该做些什么工作?和1997-1998年我做尖兵滚地雷时不同,那时全中国只有我一个面向国际社会的信息发布渠道,只有极少数人敢于出来 说话,现在,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已经高度发展高度分化,形成了多条战线,有了多个中心,出现了多个领军人物•,有了相当大的活动空间,这就为进一步开展工作 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基本条件,每一个有志于民主事业的年轻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在适合于自己的战线上努力工作,工作的基本方式,就是以宪法和联合国各 人权公约为据,带领周围的民众争取人权维护人权,把他们依法组织起来,把各个自发产生的组织联合起来,使各条战线的工作协调起来,最终,让水流千遭归大 海,形成强大的民间力量,尤其是形成强大的政治反对派组织,这就是我们当前的任务,这就是我们当前已经能够做的事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