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曾节明文集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由于辛亥革命后的坎坷,更由于对中共伪共和国的失望,近年来鼓吹君主立宪制的思潮开始在中国抬头:张国堂由主张美式总统制,忽然转而不遗余力地推销张氏皇帝立宪制;满清皇族后裔金复新,以罕见的心理素质,四处游说上访,吁求中共当局扶持清帝复位,以爱新觉罗氏为中国象征,且让他穿龙袍、拖大辩地住进故宫,以振兴旅游云云...
   张国堂、金复兴虽则荒谬可笑,他们背后却不乏严肃的学者,王从圣就是其中一位,他们却代表着一股思潮,这股思潮深深中国人的一个民族习性 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性就是:
   中国人习惯有个皇帝,中国人特别需要皇帝。而且,中国的皇帝从未消失。1911年以前,中国皇帝是显性的;之后,则是隐性的,威权领袖孙中山、蒋介石深具帝王色彩,中共的独裁者们虽然没有三宫六院和太监,他们的权力却比“天朝”的皇帝大得多,比如,毛泽东比秦始皇和康熙更帝王,胡锦涛的权力远远超过载沣...中国的隐性皇帝之所以络绎不绝,与中国人的民族习性是分不开的。

   中国人为什么特别需要皇帝?因为中国从来没有全民性的宗教信仰,皇帝自然就成了中国人的价值核心,儒家的影响,则是起了阻挡宗教和强化君主价值核心的巨大作用。
   
   张国堂、金复兴虽然洞见了中国人的这个民族性,但他们的实践最多成为笑料;而且,任何在中国谋建君主立宪制的严肃努力,也注定不会成功。
   为什么?因为显性君主制在中国已经行不通;为什么显性君主制在中国已经行不通?原因比较复杂,笔者至今不得详解,但明眼人不难察觉一个共同点: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能够至今保留君主制。成功保留君主制的国家无一不是小国,而且多数是单一民族传统的小国,如日本、泰国、柬埔寨、沙特、西班牙和北欧国家。
   君主制无以存留,自然不可能有君主立宪。中国与俄国,都属这样的大国典型。
   有人不同意此说,并举英联邦国家为例。这个举证并不确切,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虽然托名英女王为元首,但各自设有总督,且对英王室无供奉,再加上距英国本土地理位置的遥远,因此其政体实际上是虚位总统(总督)+总理的共和制政体。
   君主制在传统大国难以存留的直接原因,是这些大国的君主们抗拒进步潮流、拒绝立宪,终被革命推翻;君主制的道统(包括名誉),也就随着末代君主的垮台,零落成泥了。
   为什么大国的君主普遍抗拒立宪呢?原因难解,笔者试悉如下:
   大国一般都拥有较强的集权传统,因为中央集权更有利于维系一个大国的版图,世界头号大国俄罗斯,就是拥有强大集权传统的国家,西欧头号大国法国,历史上的集权色彩也比英国强烈得多。因为非宗教化和儒家大一统思想长期的、支配性的影响,中国集权传统之强,全世界无与伦比。因为更强的集权、更大的版图,大国的君主也就比小国的君主更难割舍既得利益;而立宪,意味着分权和统治者割舍既得利益。
   历史经验表明,要成功推行君主立宪制,至少需要如是条件:君主的能够开明应变;君主家族拥有有统治的历史合法性、并且有着良好的声望。君主家族合法性及声望决定立宪成败的例子于世界史上比比皆是:英国斯图亚特王朝之所以搞不下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斯图亚特家族对天主教的崇奉,违逆了英国的传统,导致统治合法性危机;复辟的法国波旁王朝已经接受君主立宪制,却仍然迅即垮台,很大原因是波旁家族因为靠外国刺刀复位,已经声望扫地...
   
   中国推行君主立宪制的唯一历史机遇现于晚清最后二十年,但显然,爱新觉罗家族完全不符合这些条件,这就是中国实施君主立宪制的特殊难度。撇开历史包袱之外,从大的视角来看,这特殊难度在于:当时统治中国的政权——满清,是一个少数民族的殖民王朝,而且顽固坚持其落后统治。
   归纳起来:中国推行君主立宪制,至少有着大国顽固性、少数民族殖民统治、和君主家族的不名誉这三重障碍;要想在中国就君主立宪制,简直比登天还难。
   因此,戊戌变法会迅即失败,因为它注定失败,还在设想阶段就已经失败了——胎既已死于腹中,生出来的当然是死胎。任何追求君主立宪制的努力,几乎无可能在中国成功。君主立宪制既不能推行,不合时宜的君主制就必然覆灭,因此王朝帝制在中国消失是历史必然。
   帝制覆灭带来的是君主道统的崩溃,使得重塑君主制(或曰显性帝制)在中俄这样大国变得不可能,就好像一盆倾倒的水难以收回一样,所以袁世凯、张勋复辟帝制会迅速失败。
   显性帝制在中国永远立不起来了,但是隐性帝制仍然在中国存在,而且依然强大,比东欧、俄国、蒙古、古巴都更强大,这是为什么?因为中国人是一个没有全民性宗教信仰的民族:人有崇拜的本能,不信宗教,就必然会特别崇拜和迷信人,因此,中国人特别需要一个人格化的敬拜对象,这以前是皇帝,后来是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等“隐性皇帝”...否则,政权就立不住脚,现在随着胡锦涛的昏暴无能和权威扫地,中共的末日已经近了。
   
   因此,辛亥革命之后的中国,必须而且只能走共和制的道路。但是,今后中国选取共和制政体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中国民族隐性帝制的习性设计政体,关于此,陈泱潮先生提出的“虚君共和”设想,是一个很值得借鉴的方案。
   
   曾节明 成稿于辛亥革命百年元月十五日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1/01/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