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201101091750311.JPG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刻林昭铜雕第六稿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即使我有三十次生命的权利,


我也只会全都献到神圣的自由祭坛上。


    ——林昭:《海鸥之歌》
   
    万分感谢谭蝉雪女士不渝而永恒的《求索》——《海鸥之歌》重又回到它的第一读者甘粹先生手中,已经整整半个世纪。
    我明白甘粹先生第一时间告知的良苦用心:让自由之魂的旷世双壁尽早在网路华夏合一。
    何况它带着甘粹先生的体温出现在我面前的第一时间,还伴以一个信封:甘粹先生给林雕的捐款——其实,为了以本真形象凝定东方的普罗米修斯与一只“不自由毋宁死”的白色海鸥,耄耋之年、沉疴在身的甘粹先生,已近十次跋涉京东京北了…….
    于是我第一时间对《海鸥之歌》的阅读,是子夜以泪眼模糊中的键盘形式进行的。
   清晨,睡眼惺忪地接听甘粹先生电话,我的第一问是:“五十年重读《海鸥之歌》,那是否就是林昭对您的诀别辞啊?”
    “是啊是啊!”回声哽咽。
    而对于精神中国,林昭早在1958—1959就在窃火者与白色的海鸥中雕塑了自己——东方自由之魂!
    要特别向谭蝉雪女士、顾雁先生致敬、致谢并致歉的是,与甘先生思虑再三,网络版还是放弃了在《星火》刊出时顾先生以“鲁凡”笔名写的那篇《跋》,而且疑心诗题之变——《海鸥:不自由毋宁死》,也是出于当时环境下为保护林昭用心良苦的同一种刻意模糊,所以,网络版恢复了第一读者读过不知多少次的的那个诗题——《海鸥之歌》。
    “鲁凡”——不,即使鲁迅先生真的“走”了,圣女林昭会永在。
   
    祭园守园人2010.3.25于北京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参加林昭铜雕严刻第六稿审议的人们:前排左起:王国乡(林昭同班同学)、甘粹(林昭挚友)、任彦芳(《红楼》编委)
   后排左起:夏业良(北大教授)、严正学、朱春柳、朱毅、邓荫柯(林昭同级同学)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与皇共舞280x80x80cm综合材料(装置)
   
    海鸥之歌 林昭
   
   灰蓝色的海洋上暮色苍黄,
   一艘船驶行着穿越波浪,
   满载着带有镣链的囚犯,
   去向某个不可知道的地方。
   
   囚徒们沉默着凝望天末,
   深陷的眼睛里闪着火光,
   破碎的衣衫上沾遍血迹,
   枯瘠的胸膛上布满鞭伤。
   
   船啊!你将停泊在哪个海港?
   你要把我们往哪儿流放?
   反正有一点总是同样,
   哪儿也不会多些希望!
   
   我们犯下了什么罪过?
   杀人?放火?黑夜里强抢?
   什么都不是——只有一桩,
   我们把自由释成空气和食粮。
   
   暴君用刀剑和棍棒审判我们,
   因为他怕自由象怕火一样;
   他害怕一旦我们找到了自由,
   他的宝座就会摇晃,他就要遭殃!
   
   昂起头来啊!兄弟们用不着懊丧,
   囚禁、迫害、侮辱……那又有何妨?
   我们是殉道者,光荣的囚犯,
   这镣链是我们骄傲的勋章。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普鲁米修斯
   
   * * * * *
   
   一个苍白的青年倚着桅樯,
   仿佛已支不住镣链的重量,
   他动也不动像一尊塑像,
   只有眼晴星星般在发亮。
   
   梦想什么呢?年轻的伙伴!
   是想着千百里外的家乡?
   是想着白发飘萧的老母?
   是想着温柔情重的姑娘?
   
   别再想了吧!别再去多想,
   一切都已被剥夺得精光。
   我们没有未来,我们没有幻想,
   甚至不知道明天见不见太阳。
   
   荒凉的海岛,阴暗的牢房,
   一小时比一年更加漫长,
   活着,锁链伴了呼吸的节奏起落,
   死去,也还要带着镣链一起埋葬。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血诗题衣(青铜浇铸)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狱中折叠小舟与五分子弹的十字架(两件均由水晶浇灌)
   * * * * *
   
   我想家乡么,也许是,
   自小我在它怀中成长,
   它甘芳的奶水将我哺养,
   每当我闭上了双目遥想,
   鼻端就泛起了乡土的芳香。
   
   我想妈妈么,也许是,
   妈妈头发上十年风霜,
   忧患的皱纹刻满在面庞,
   不孝的孩儿此去无返日,
   老人家怕已痛断了肝肠!
   
   我想爱人么,也许是,
   我想她,我心中的仙女,
   我们共有过多少美满的时光,
   怎奈那无情棒生隔成两下,
   要想见除非是梦魂归乡。
   
   我到底在想什么,我这颗叛逆的
   不平静的心,它是如此刚强,
   尽管它已经流血滴滴,遍是创伤,
   它依然叫着“自由”,用它全部的力量。
   
   自由!我的心叫道:自由!
   充满它的是对于自由的想望……
   象濒于窒息的人呼求空气,
   象即将渴死的人奔赴水浆。
   象枯死的绿草渴望雨滴,
   象萎黄的树木近向太阳,
   象幼儿的乳母唤叫孩子,
   象离母的婴孩索要亲娘。
   
   我宁愿被放逐到穷山僻野,
   宁愿在天幔下四处流浪,
   宁愿去住在狐狸的洞里,
   把清风当被,黄土当床。
   宁愿去捡掘松子和野菜,
   跟飞鸟们吃一样的食粮,
   我宁愿牺牲一切甚至生命,
   只要自由这瑰宝在我的身旁,
   我宁愿让满腔沸腾的鲜血,
   洒上那冰冷的枯瘠的土地,
   宁愿把前途、爱情、幸福,
   一起抛向这无限的波浪。
   只要我的血象沥青一样,
   铺平自由来到人间的道路,
   我不惜把一切能够献出的东西,
   完完全全地献作她自由的牲羊。
   
   多少世纪,多少年代啊,自由!
   人们追寻你像黑夜里追求太阳。
   父亲在屠刀的闪光里微笑倒下,
   儿子又默默地继承父亲的希望。
   钢刀已经被牺牲者的筋骨磕钝,
   铁锈也已经被囚徒们的皮肉磨光。
   多难的土地啊,浸润着血泪,
   山般高的白骨砌堆成狱墙,
   埋葬的坟墓里多少死尸张着两眼,
   为的是没能看见你,自由的曙光。
   你究竟在哪里?自由!你需要多少代价?
   为什么你竟象影子那么虚妄?
   永远是恐怖的镣铐的暗影,
   永远是张着虎口而狞笑的牢房,
   永远是人对他们同类的迫害,
   永远是专制——屠杀——暴政的灾殃。
   不,你存在,自由啊!我相信你存在!
   因为总是有了实体才造成影象,
   怎么能够相信千百年来
   最受到尊敬的高贵的名字,
   只不过是一道虚幻的虹光。
   那一天啊自由,你来到人间,
   带着自信的微笑高举起臂膀,
   于是地面上所有的锁链一齐断裂,
   囚犯们从狱底里站起来欢呼解放!
   哪一天啊,千百万为你牺牲的死者,
   都会在地底下尽情纵声欢唱。
   这声音将震撼山岳和河流,
   深深地撼动大地的胸膛。
   而那些带着最后的创伤的尸体,
   他们睁开的双眼也会慢慢闭上。
   那一天,我要狂欢,让嗓子喊得嘶哑,
   不管我是埋在地下还是站在地上,
   不管我是活人还是在死者的行列里,
   我的歌永远为你——自由而唱。
   
   * * * * *
   远远地出现了一个黑点,
   年青人睁大眼对它凝望,
   听见谁轻声说:是一个岛,
   他的心便猛然撞击胸膛。
   
   海岛啊!你是个什么地方?
   也许你不过是海鸥的栈房,
   也许你荒僻没有人迹,
   也许你常淹没在海的波浪。
   但是这一切又算得什么?!
   只要你没有禁锢自由的狱墙,
   只要你没有束缚心灵的枷锁,
   对于我来说你就是天堂。
   勇敢的黑眼睛燃烧着光芒,
   他走前一步,镣铐叮当作响,
   暗暗地目测着水上的距离,
   对自由的渴望给了他力量。
   
   我能够游过去么?能还是不?
   也许押送者的枪弹会把我追上,
   也许沉重的镣铐会把我拖下水底,
   也许大海的波浪会叫我身丧海浪,
   我能游到那里么?能还是不?
   我要试一试——不管会怎么样!
   宁可做逃犯葬身在海底,
   也强似在囚禁中憔悴地死亡。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在我死去之前,
   也得要吸一口自由的空气,
   即使我有三十次生命的权利,
   我也只会全都献到神圣的自由祭坛上。
   
   别了,乡土和母亲!别了,爱我的你!
   我的祝福将长和你们依傍。
   别了,失败的战友!别了,不屈的伙伴!
   你们是多么英勇又多么善良,
   可惜我只能用眼睛和心拥抱你们,
   愿你们活得高傲死得坚强!
   
   别了,谁知道也许这就是永别,
   但是我没法——为了追踪我们的理想。
   啊!自由,宇宙间最最贵重的名字,
   只要找到你,我们的一切牺牲,
   便都获得了光荣的补偿…….
   
   * * * * *
   他握紧双拳一声响亮,
   迸断的镣铐落在甲板上,
   他象飞燕般纵到栏边,
   深深吸口气投进了海洋。
   
   枪弹追赶着他的行程,
   波浪也卷着他死死不放,
   那个黑点却还是那么遥远,
   他只是奋力地泅向前方。
   
   海风啊!为什么兴啸狂号?
   海浪啊!为什么这样激荡?
   臂膊象灌了铅那么沉重,
   年青的逃犯用尽了力量。
   
   最后一次努力浮上水面,
   把自由的空气吸满了肺脏,
   马上,一个大浪吞没了他,
   从此他再没能游出水上。
   
   押送者停止了活靶射击,
   追捕的小艇也收起双桨。
   难友们化石般凝视水面,
   无声地哀悼壮烈的死亡。
   
   ……年青的伙伴,我们的兄弟,
   难道你已经真葬身海洋?
   难道我们再听不见你激情爽朗的声音?
   再看不见你坚定果决的面庞?
   难道我们再不能和你在一起战斗,
   为争取自由的理想献出力量?
   海浪啊,那么高那么凉,
   我们的心却象火炭一样!
   听啊!我们年青的兄弟,
   悲壮的挽歌发自我们的心房:
   记得你,无畏的英烈的形象,
   记得你,为自由献身的榜样,
   记得你啊,我们最最勇敢的战士,
   在一场力量悬殊的战斗中,
   你从容自若地迎接了死亡。
   海浪啊,请抚慰我们年青的兄弟,
   海风啊,把我们的挽歌散到四方,
   象春风带着万千颗种子,
   散向万千颗爱自由的心房…….
   
   * * * * *
   那是什么——囚人们且莫悲伤,
   看啊!就在年轻人沉默的地方,
   一只雪白的海鸥飞出了波浪,
   展开宽阔的翅膀冲风翱翔。
   
   就是他,我们不屈的斗士,
   他冲进死亡去战胜了死亡,
   残留的锁链已沉埋在海底,
   如今啊,他自由得象风一样。
   
   啊!海鸥!啊!英勇的叛徒,
   他将在死者中蒙受荣光,
   他的灵魂已经化为自由——
   万里晴空下到处是家乡!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涛声依旧
   
   
   
   ***本诗转录于钱理群作序的谭蝉雪《求索》。1960年元月首刻《星火》时,题名是:《海鸥——不自由毋宁死》,且诗后有鲁凡“1949年跋于‘五四’前夜”的《跋》。
   
   
   祭园守园人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网络版序  朱毅/文

   首审严刻林昭铜雕一稿的人们 前排左起:钱理群,王荔蕻,甘粹,王国乡
   后排依次是严正学,朱春柳,老虎庙,严隐鸿,阿尔,赵玉玺,老鬼,朱承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