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严正学]
严正学文集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


   
   
   
   

   作者:严正学 发表时间:2009-7-26 7:43:46
   
   
   
   《报告》(一)

   
   呈:人民政府
   
   

   
   《关于暴力对待同犯的情况反映》

   
   暴力,所指行为暴力和语言暴力,都是违反监规也是违法的。
   
   (一)、元旦飞镖,2009年元旦夜8时。本犯(严正学)路过监区库房,见门掩着,就想等改职会卫生线罪犯大组长到后开库取物。十几分钟后,漆黑的库房里闪突然出一个人,东张西望,原来是八组罪犯肖路生。24岁的肖犯,因盗窃罪入狱。本犯问:“大组长呢?”他不理睬,肖犯腋下挾着铁皮饼干箱等物,嘴上叼着烟屁,确实也不能回答。肖左右窥探上锁走人。最近,本组组长罪犯董明宽一直在喊丢了东西,说是出贼了。警官年终点名会作报告时,要求严防内贼盗窃。规定库房专职管理,任何罪犯不能单独入内取物。为此,本犯就去罪犯改造积极分子委员会(由警官委派犯人管理犯人机构,简称改积会)反映问题。改积会当时有罪犯学习线大组长吕荣华、医务犯李嘉、施适等四罪犯正在洗牌。我喊:“报告”接着问:“大组长,八组罪犯肖路生一个人从漆黑的库房抱物品出来,是否是改积会允许的?”吕大组长叼着烟说:“我不管。”我问:“肖的库房钥匙哪来的?”吕犯没好话:“吃饱了撑着,肖路生是警官的关系户,警官安排在改积会,有本领,你找警官去说。”罪犯吕荣华大话压人,本犯被呛得哑口无言,就下楼找到改积会主任罪犯邓根,我问:“犯人独自一人进库房是否可以?”邓说:“你找郭逢高去反映。”本犯找不到郭,回到改积会。罪犯吕荣华等仍在打牌,吕没好气说:“有胆量找警官去说,别在这里烦。”我的认真换来改积会罪犯的嘲弄。本犯指着罪犯郭逢高组长的办公桌,那面墙上正挂着飞镖的镖图。罪犯吕荣华怒吼:“滚出去!”医务犯李嘉也突然立起来,捋着袖口推搡我。几个关系犯动手揍本犯并伸手戮我脸面,吆喝:“再指一下,就收拾你!”本犯不知犯了什么王法,吕犯冲过来骂:“妈的屄,欠揍!”即用手指直戮我的脸和嘴。此时,我发现脚被人狠踩,是肖路生,见他拉门把手,我赶紧往后退,堵住门,不让他们关门打人。同犯闻声赶来不少,劝我:“好汉不吃眼前亏”扶我下台阶回到监笼。
   
   本犯66岁高龄,经省监狱中心医院诊断为:高血压(三期)极高危,脑梗塞、心脏病、抑郁症等;本犯腿脚不灵,拄一根拐棍,像我这样的罪犯被同犯调侃为“好汉”,真乃黑色幽默。医务犯李嘉、施适再清楚我的病情,被施以暴力后,我只觉眼前一抺黑,眩晕、胸闷心颤、心绞痛,赶紧含服“速效救心丸”救命。
   
   刚才关系犯吕荣华骂我并用手指戮本犯嘴脸,被戮疼得难以忍受。“24小时零距离监管本犯”的罪犯丁春生扶本犯去漱洗。走到监笼门口,生产线大组长罪犯杨秀国发现本犯鼻子流血。丁犯转身扶我去警官办公室,请示警官后去医务室敷伤。到医务室,罪犯医生孙德存说:“人中戮破皮出血,不是鼻腔出血。”非中风前兆也算大幸。
   
   为什么我的手一指,会引起吕犯暴跳如雷,吼着向我施暴收拾我。原来我无意间指到罪犯组长办公桌墙面上挂着的“镖图”。监狱玩飞镖,也不是一天两天,都是关系犯独享,本犯不可能断这些特殊犯人的特殊娱乐。十里丰监狱老残病集中监等级森严,病重犯人连批准卧休的老残病犯,每天都得集中楼下大厅捱时间,楼上改积会罪犯却别有洞天。
   
   一天,本犯内急,匆匆上楼拿短裤更换,被罪犯吕荣华档在楼梯口。本犯诉述原由,恳求吕犯放行如厕。吕犯捉弄本犯训斥说:“在车间劳动,你想方便就方便?”罪犯改积会是警官权力延伸,这帮恶小,以刁难同犯取乐,折磨一个“反革命犯”更是革命意志坚强、立场坚定的表现。我说:“不让本犯如厕,我报告警官!”吕犯才放我上楼。原来和吕犯一样的所谓改积会罪犯和关系犯正挤着玩飞镖。飞镖共十多支是铁制约10公分的长锐器。老残病罪犯天天在流水线上劳动改造,身强力壮的留监玩飞镖。我曾几次在罪犯出工时间到改积会使用印泥,几次都撞上吕犯和肖犯搂抱戏闹。吕犯过高估计本犯,本犯何时敢到警官前“搬弄是非”。尽管罪犯吕荣华是性犯罪,判刑十一年投改的。而本犯确是吕犯骂的“反革命犯”,昨晚吕犯打我,也是“好人打坏人,活该!”
   
   2007年11月4日晚,精神病犯王国军连续三次用矮凳砸本犯,打得我头破血流。本犯虽遭无故伤害,但没一句怨言,因为王国军无行为责任能力,错在监狱将其与本犯关押在一笼。所以事发当夜本犯再三要求开铐放他。2008年3月11日,本犯病重,急送浙江省监狱中心医院救治。诊断为“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病情后,突然被调该院四楼西区看守所羁押。换监后,本犯即遭看守所嫌犯邹以春施暴,莫明其妙被打得左侧眼、鼻、耳、嘴流血,左脸额及左耳轮后有五~六处1×3㎝的挫裂伤。事后,台州公安局国保支队长,监狱傅管教都来监狱医院,目睹本犯被打伤的严重程度。十来天后,本犯即被拉回十里丰监狱。回到监狱,本犯多次给省劳改局、省公安厅、省检察院提起控告。监区警官违反《监犯法》,不仅强拆检查本犯给监狱上级和司法机关信件,以“奥运”和“稳定”为藉口,拒绝邮寄。监狱中心医院医生诊断本犯病情是“极高危”,每次竟临危不死,倒成了陀螺——打不死。
   
   (二)、关于殴打同犯。去年5月9日中午,改积会主任罪犯高月明,因嫌同犯脚臭,掴同犯余友根十数个耳光。余流泪写“报告”讨说法,本犯亲见。后余犯说警官让高月明用两条“牡丹烟”和他私了,也算给了说法。原和本犯同笼关押的周志其(诸暨人),狱中中风,生活不能自理,皮肤全身长满牛皮癣,手破脚烂。人到这一步,已生不如死。同犯嫌周打呼噜经常打他,嫌他脏臭要收拾他,监狱的事务犯大都是“关系犯”没人帮助他料理生活,本犯几次目击他艰难地自洗身体时,同犯用秃帚刷他身体取乐,连精神病犯王国军也欺负殴打周犯。精神病犯王国军在老六监区,同样要被同犯殴打。本犯亲眼目睹在洗水池前洗澡时,被组长罪犯吴仁友打得鼻血满地流淌。
   
   以血易血,王犯变得嗜血。那一次,王犯殴打丧失抵抗能力的本犯,喋血监笼。无法排除人为的教唆,是暴力的恶性循环。
   
   去年10月底,36岁的精神病犯毛仙春押来本监区分在七组,与本犯胝足而眠。毛遭车祸致精神失常,组长董明宽和陪护犯尤东方,拳脚相加。本犯仅反映亲眼所见的同监罪犯之间的暴行,并对反映的事实负法律责任。具体暴行如下:
   
   ①11月26日晚,组长董明宽用硬鞋殴打毛先春,拍到眼角,打肿右眼,毛犯被打得倒地直哭。第二天晚上,董犯又操起了塑料矮凳砸毛犯的头,用力过猛,将塑料凳砸成碎片。毛左眼眶立即肿出蛋黄大的包。同犯丁春生拿鸡蛋给毛按摩,组里同犯敢怒不敢言。至11月29日晚,陪护毛犯的罪犯尤东方从外面进监笼,尤犯问毛犯:“你听不听我指挥?”毛说:“你不打我,我听。”我说:“回答得不错。”可尤犯没二话,就是一拳头砸毛犯的下肚,毛犯痛得头撞墙,捂着肚皮从床上跌到地上直打滚。我和尤犯、毛犯都是台州同乡,我善意相劝:“脾容易破裂,内出血会死人的。”尤说毛装的,又踢他两脚。
   
   ②12月12日下午,毛先春在三组同犯张龙床上坐着,用咬字不清的嗓子唱着:“梁兄请,英台……马文才……”同犯正在夸他还会唱越剧,陪护犯尤东方进监舍:“傻瓜,听不听我的?”毛犯回答:“你打我,我不听,不打,我听。”尤说:“不听,我打死你!”立即疯狂地用两手向毛犯胸腹连续发拳,打了不下七、八拳,毛犯被打得滚倒在地上,痉挛着喊救命。这一次毛犯还口:“尤东方,你要打就打死我,打不死我,你狗生!”毛犯还敢还嘴,尤犯踢打得更凶。监管本犯的罪犯丁春生在场目击。同在监笼的还有罪犯卓平国、王留杰,但两位均是精神病犯。本犯在美国居住过,父母打自己的孩子,邻居就会报警,警署的警察立即开警车赶来营救,并将施暴的父母带走。正因为毛犯身智不全,所以监狱让事务犯尤东方专职陪护,照料毛犯的尤犯倒成了专制恶魔。
   
   ③12月28日早餐时,毛犯捧碗打饭,罪犯组长董明宽一个飞毛腿蹬在毛犯的腰上,骂毛犯脚臭,不给饭吃。这一次毛犯奋起反抗,愤怒地将自己的碗摔在地上。董犯追打他,毛犯逃到厕所里躲着,董犯和尤犯都说不给毛犯饭吃,还说让毛在厕所吃大便。本犯于心不忍,捡起毛犯的碗,挂着老脸,到九组组长罪犯徐智辉处要来两块剩饭给毛犯吃。
   
   ④中午,监狱难得改善生活,尤犯借口毛犯脚臭又不给饭吃,毛犯的份儿菜“肉片炒青椒”全被罪犯尤东方倒在自己的碗中。罪犯出工后,毛犯哭着喊饿,本犯给他方便面,他狼吞虎咽生咬,我给泡上热水,还未胀开,毛犯就抢着咬得嘎吱吱响。我对陪护犯尤东方说:“把中午你吃剩的菜汤给毛犯”。尤犯拒绝,还说自己晚上要吃。我对尤犯说:“毛的份儿菜是政府分给他的,你吃光了肉,连这点剩汤都霸着,太没人道了!”
   
   ⑤晚上,说毛犯脚臭,毛犯的棉布鞋被人扔了。组长罪犯董明宽说,不给毛犯水喝,毛犯茶杯就被丢进垃圾筒。台州同犯周礼志拿来半新的旅游鞋给毛。毛犯乐不可支唱起“梁山伯祝英台”。可是,第二天晚上旅游鞋又被扔进垃圾筒。罪犯毛仙春不像罪犯王国军那样的武疯子,同犯打他,只会躲和哭,从不还手。原和我相邻的73岁老病犯刘式其,从精神病院厌厌一息拉回,流涎一身,脏臭无比,无同犯近身。倒是毛犯一次次扶着将死的刘犯上下楼梯,可见毛犯尚有未曾泯灭的人性。他懂得敬老,还多次主动扶本犯下楼,声声嘱咐:“老严哥,走好。”使你不得不感动。毛犯判了四年半,他说:“我喝醉了酒。74岁老太婆瘫在床上,我揭开被单。老太婆光屁股,我挖她一下,犯官祸,真没强奸她。”
   
   令人发指的虐囚暴行随时发生在我的眼前,我不能不说,那怕这帮凶犯要整死我,我也得说。是人,就应该有尚未泯灭的良知,沉默就是同谋。面对一次次虐囚,我不能做看客,在这弱肉强食的牢宠,被人欺,人人欺,蠢蠢欲动以打人取乐的罪犯就会越来越多。事后,犯人一再提醒:“劳改队里没有真相!”
   
   〈三〉关于刀具。前边已说过关系犯玩飞镖。本犯在2007年11月6日给政府的《报告》中提到:精神病犯用矮凳对我施暴现场的桌子上,就有护监犯周旭荣放着的一把刻刀。这种自制刀具,刀口锋利如手术刀,是罪犯用弹簧钢片在细铁砂皮上磨制。“刀”是身份的像徵。改积会罪犯高月明、吕荣华都私藏刀具。吕犯等天天玩飞镖,把墙都打麻了。本犯特别指出,罪犯吕荣华办公桌上长期公开摆放一把十多公分长用钢锯条磨制的刀,用以炫耀其特殊身份,改积会的门敞开,经常没有人,任何罪犯都可以拿用。本犯年初血压极高危,头痛,夜不成眠,警官医生诊断患了抑郁症。此时。就有人别有用心地在工场本犯的工作台里放刀片、钢针、缝纫针等锐器,诱惑本犯自杀。本犯所以及时上交警官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二楼改积会罪犯吕荣华桌上可随时拿到自牋的尖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