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林昭塑像在哪里]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昭塑像在哪里

北京之春 (2010年3月11日)

   

(浙江)严正学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林昭雕像终于翻成玻璃钢并落实铸铜,我在远离北京的农村拍完林昭雕像照片后,多想躺在柴禾堆上酣睡片刻。仰望乌云密布的苍天,凝重的铅色正悄然围堵过来,令人窒息……

   

    “2009年7月17日,妻朱春柳在浙江省十里丰监狱接我出狱。那天上午,监狱对我全面搜查,扒净并撸走我全部衣裤(包括裤衩),套上狱友给的背心短裤,净身而出”!

   

    “此前一天,管教傅伟在监区长金汉茂的授意下,搬来办公用碎纸机,将我3年来写下的近十本笔记和120多万字的著作,当我的面逐页粉碎,整整3大纸箱的纸屑,让我的心感受撕心裂肺的痛苦。

   

    “狱中,我曾一次次被暴打遭暗算,有人拐棍上做手脚,让我从水泥楼梯上滚下……后被省监狱中心医院鉴定为:脑硬塞、高血压(230/168)三级,极高危!在省监狱中心医院,我竟再次被打得七窍流血!

   

    “出狱后,已是一无所有的我想起要为林昭塑像,不是我被人利用,而是因为林昭控诉了专政机器的迫害,代表一代人追求自由的精神,是她,给了我活着出狱的勇气和信念!”

   

    以上是春节前(2月9日),我对国家国保总队警官所说的话。自我返京启动林雕创作后,北京国保一个区副局长三次登门关心。2月9日这一天,国家国保总队秘密员警拘传我到龙园派出所。面对秘密员警录像镜头,我拒绝做询问笔录,我说:“2007年2月14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我前,数万台州农民,特别是台州温岭市农会(筹)农民申请游行示威,台州市国保支队秘密员警抹黑我……

   

    风潇潇兮,我怕一去不复返。

   

    要求如厕,秘密员警跟随,蹲下后立即给妻发短信,转吿朱毅。处理随身所带的电话本、存摺和信件。

   

    国保总队秘密员警再三警告,我否认自己是“铁杆民主党”,我说:“因为出狱后逢独立笔会选举,有人要以‘民主党案漏罪告发我’,将我重新关进监狱。所以才有今天‘民主党案漏罪’的再次传唤。

   

    “党同伐异,我深受其害!”我感叹,接着说:“监狱警官医生判断我仅能活3个月,怕我死在狱中,才放我出狱的。”我又说:“我和等待死亡的赵丹一样,什么都不会怕了……活一天赚一天!”。

   

    查询林昭雕塑的事后,我获释回家,急忙约朱毅来商讨。我们都怕有人会在泥塑翻制硬模过程中使坏,决定尽快翻模浇铸。并给黄河清等关注林昭雕塑并帮助筹款浇铸铜像的热心朋友写了“昨日,非等闲之人,上升至市局”,摘要如下:黄兄、朱兄及刘真丶淑芳女士:昨日,非等闲之人,上升至市局。

   

    2003年后,我和他们有过多次交往,国家国保总队的。来者自称是主办“刘晓波案”的。

   

    话题轻松些后,警察拿我穿了中黄色的茄克衫调侃,我说是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中黄色就为显眼,如果还被车碾撞,罪责难逃。

   

    再谈监狱中虐囚的黑暗。警察夸奖我耿直打抱不平!

   

    我说,我正在起诉省监狱局、十里丰监狱和省监狱中心医院,为牢头狱霸虐囚事实要说法。

   

    他们没有说不能起诉,但法院至今不予立案。

   

    谈到海外资助和稿费,我坦陈自己十多年来,仅收过300美元稿酬,台州公安局竟拿107条“海外组织和个人资助经费”问罪!姜总说:“拿300美金办你罪那是台州,北京不会。但我还是劝你行事别太张扬!”。

   

    不必言明,警当有所指。

   

    最后切入正题,警问:“听说,你在搞林昭雕塑?”

   

    “从谭嗣同到张志新,我创作中华民族的脊梁,惠存历史,不被遗忘!潜心艺术创作不再搞民告官行为艺术,不就是你们再三要求我的吗?而且,我和妻子早年在新疆阿勒泰就搞过大型城雕……”

   

    “林昭雕塑准备放在哪里?”

   

    “在798办艺术展览拍卖。底价100万,欢迎你们参与竞拍。”

   

    “……”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塑像在哪里

    “你们也知道,圆明园画家村的方力钧、岳敏君、杨肖滨的一幅画都拍出几百万美金的天价,我因搞‘行为艺术’多次坐牢,至今仍是穷光蛋!”

   

    “塑得怎样了?”

   

    “早完成了,已浇铸成青铜,再过百年,无论如何会比圆明园十二生肖值钱吧。”

   

    “劝你别被人利用、张扬,是为你好!”

   

    “艺术创作,是艺术家私事,我没被任何人利用!也不会被人利用!”

   

    “林塑现放在哪里?”

   

    “画家村。”

   

    “别让林昭招了去……”

   

    “你们看到雕塑的照片,说明林昭雕塑通过林生前同窗、亲友和恋人的认定,作品已完成了,而且已在网上流传,获得广泛的认可。虽然我只塑一个,如果遭人为损坏,我还会按林昭雕塑照片的定稿再做十个……”

   

    “还是一句话,别被人当枪使!”

   

    国保秘密员警交待:“不要和北京异议圈的人接触,两会、六四敏感期得离京。”

   

    “你看总队多关心你!”副局附和,我哭笑不得。

   

    警车送我回家。

   

    李还是问林雕在哪里?我支吾搪塞……

   

    今天,写此文时,区局国保员警又敲门而入。通知我:明天刘晓波案二审,会有人值守。

   

    明天,若又来警车,还是让员警拉我到798丶潘家园丶荣宝斋或美术馆。警泡我,我泡警,双方提防着过一天。

   

    信发出,考虑到安全,黄河清当即回信:严兄,已阅。昨天我给你和朱兄的邮件收否。补充如下:各地的情况会汇总上报。会当作一回事。这是个信号。要引起警惕。我的意见仍旧。你自己掂量情况,冷暖自知,千万不要再进去,宁肯暂缓。

   

    河清2、10塑完第8稿后,朱最后一次请来与林昭相关的人审定,可惜已是腊月“廿五送长工”的日子,就因晚了一天,雕塑工厂翻模工人都回家过年。我们很沮丧。

   

    春节员警也放松,捱到初八,我有些沉不住气,怕在翻模的节骨眼上翻船,决定用“掉包计”,自已动手翻成硬模立即转移,等员警再光顾,就变成张志新雕塑了。

   

    翻雕塑是个体力活,干了整整一天,翻成石膏硬模,当夜坚壁清野将林昭雕塑硬模随车运去画家村匿藏。

   

    想不到的事情接蹱而来。

   

    2月22日凌晨,遭遇暴力强拆的画家村正阳艺术区,画家们被围殴,5、6位画家被打成重伤。导致当天下午长安街游行示威。

   

    “鬼子进村了!”。

   

    我只好立即转移,雇车到其他省城农村浇铸铜像。

   

    慌不择路,在城铁“安检”时,被抓到派出所,因为背包中带有锉刀、刻刀等“凶器”和罐装喷漆“危险品”。

   

    昨天总算翻制成功玻璃钢像,修补雕刻做成汉白玉的效果,拍完照片,才舒出一口气。(2010年2月26日)

   

    昨日清晨一早出了门,8时50分即接区国保警察电话,查问:“人在哪里?”两会及画家村长安街游行事发后,每天都有国保警察查问盘诘。多少次只好从乡下返回。前天下午,因手机问题,几次未接警察查问电话,今天,警察已值守家门。此时,朱毅前来我家访,看春柳塑张雕。晚7时多,我才从外出工场返回。电话和家中联系,知家有客在,就相约到一小饭店用歹。落座就坐后外出,我竟和跟踪警察撞了正着。警察一边盘查,一边手机向上报告。

   

    我说:“这几天,天天在翰林学院外焊钢铁,警车不是一直在我焊铁的工场边巡查,载红袖章的老头老太太也没少关顾,我还能去哪里?”我又说“我被选为市人大代表的当年,能拒绝参加两会,现在会关心两会吗?”警察被我问得无语,只说在饭馆对面的市场办公室等我,实际上是盯稍,他要我吃回饭过去。我和朱毅、春柳用完歹,独自去应付跟踪警察的盘查。

   

    今天,“皇军真进村了!” 警察在家,我还真不敢待慢,急忙打的士带两工人返回。只见,北京一个区的副局在门口站着。他看我和两个工人抬回数箱喷漆后,随我进入家门,屋内早有两国保警察坐镇。副局先盘查,问昨夜运回的数个高l80cm钢铁焊的底座,是什么东西。我说:“这叫‘装置艺术’”。国保警察瞪着眼,听副局再诘问,我还得详细介绍钢铁焊接,称“现代艺术品”的始末。瞪着用铁条、铁网、铁门、大铁锁、铁柱、铁栏门、铁锁链、铁丝网、铁齿轮、铁铸脚镣焊接,铁窗叠铁栅,厚铁包裹的庞然大物,国保警察如骨鲠喉难言名状。

   

    警察不耻下问,再三诘问所以然?

   

    “抽象艺术,你爱理解什么就是什么!”

   

    “主题是什么?表达什么?”

   

    “艺术是艺术家苦难历程的缩影!你们知道,半年前,我还是作为颠覆国家政权的犯人,关押在十里丰监狱。血喋监笼,受尽磨难,三次被暴打。就在病危急送到省监狱中心医院,诊断为脑硬阻、高血压三期极高危(230/168),左眼细血管又爆裂出血,属中风前兆时,还不放过,置我死地。第二夜,我即被从监狱病区非法转到嫌犯(看守所犯人)病区,当夜被爆打得七窍(左侧五孔)流血,左耳流血不止,左耳耳呜、耳聋,监狱至今没给说法。所以,我才在杭州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控诉虐囚……”

   

    “……”

   

    “这是我《行为艺术下课》后的行为艺术,省监狱局局长田丰、省监狱中心医院书记被双规,是罪有应得!”

   

    “林昭塑像在哪里?”这是副局长最需我答复的问题。

   

    我说“‘林昭塑像’早已铸铜,被‘文革博物馆’收藏。”

   

    “哪个‘文革博物馆’?”

   

    “民间的!已运走。”

   

    “为什么塑林昭?”

   

    “我也想塑雷锋,但雷锋没人收藏!我得按市就行创作,我不能永远贫病交迫,没钱看病!”

   

    “林昭塑像敏感!”

   

    “谁不敏感,塑林彪不敏感吗?……”,我接着说,“塑胡锦涛,说不定也会被你们说更加敏感!”

   

    副局长继续盘问:“出多少钱,收藏了你的作品?”

   

    “该问我的经纪人,但我还不知谁是我的经纪人。”

   

    “别被人利用?”

   

    “没有人利用我,是我用林昭表达民主理念,控诉文革的暗无天日,也算为表现我被关押在十里丰监狱的生不如死。我自缢被救后,省监狱警官医生判定我仅能活三个月。去年一月,正值美国‘反华’议长波洛西访华会见胡锦涛,我被名列其波洛西的人权外交名单中,怕我死在狱中,十里丰监狱才经省市国保来监对我病危确定,让家属提前三月领回。”

   

    “看你现在气色,还不那么严重,死不了。”

   

    “共产党也有看走眼的时侯,比如,将艺术家按上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关入监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