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王藏文集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这样的文字,让人读罢能得到精神上的提升。黄翔和王藏,犹如相隔一个世代的两个兄弟,一前一后,来自于贵州高原,勃起于中国的诗文界,使得中国的诗歌没有遭到彻底阉割。感谢中国诗文界的这两位脊梁!
   
   我曾初识王藏时就对他说,他是黄翔第二,他笑了;不久前我在家中聚会时也对黄翔说,有人称王藏是黄翔第二,他也笑了。这是真真的英雄识英雄,惺惺相惜。我为能有这样两位挚友而感到庆幸。
   
   

   唐柏桥
   
   
   诗人黄翔再放光彩!这光彩会给年轻诗人以力量。向老将黄翔拜年致意。
   
   三妹
   
   
   小王子:我像黄翔夫妇一样,赞赏你的组诗,谢谢你为我代言。苦难是我们面对的现实,希望我们经得起考验,在悲痛和义愤中升华!祝保重。
   
    徐沛
   
   

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 翔

   
   

1

   
   
    贵州高原,荆棘燃烧、骨血绵延、阳刚之风依旧。最近读陈西《以选票改变中国》和今天读王藏1月2日凌晨“于几天几夜不眠、发烧、胃痛、愤怒和悲伤中”刚刚 完成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心中不由一震!似乎出于纯粹偶然的因素,我的影集里都有意保留着这两个人的照片。从命相学视角看,这两个人都是 正人、且相貌堂堂,后者可说年青而英俊。
   
    此时此刻的我,正为人性和世界的堕落和扭曲,精神绝望中几近趋于身心崩溃。而恰在这时,似乎正是这俩位“高原人”朋友的诗文刹那间一把拉住我。
   
    对今生岁月几近沉湮远逝的我而言,在2011年元旦降临人世的时刻,陈西、王藏们的诗文有如生命“精神与血肉”的双重起搏器,使我在感动中重获勃勃生机。
   
    这是生命内力的隐形绵延、也是人类精神生命世代的承传。漂泊异域的我,同中国大陆、特别是坚挺屹立于贵州高原上的朋友,是不同的个体、又是同一的联体。既无从撕裂、也无从人为扭曲、消解和粉碎!
   

2

   
    来自云南的王藏,他的出现是个意外,也是个必然。我与秋潇雨兰两个人同时流着眼泪读完他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阅读中,秋潇雨兰一刹那仿佛发现了一个精神的弟弟,自视为王藏“太平洋彼岸”未见面的姐姐。
   
    青年诗人王藏的诗是“诗化政论”、也是真血性的“尖端”诗歌,有火影跳动、有血浆迸裂,晶莹如冰、纯净如雪。其中深藏与人迥然相异的佛性的大悲悯。
   
    这样的文字有别且高于精神幼儿园“蒙童”的“艺术”叽喳和“专业”水平。朴素无华却感人至深,其诗风让人从某种角度上联想起古人白居易的平易。其现实关注与内涵决定其“现代性”,在当代诗歌艺术领域,以其丰实的内容和特殊表现形式,在百花园中一枝独秀。
   
    相信这只是王藏诗思的一个层面、一个阶段,他还会在精神上发展并进一步深化的。
   
   
    当代中国有两个有担当的诗人,一个是力虹、一个是王藏。王藏的血肉、包括精神生命的生存备受煎熬,让我联想起自己处境堪忧的年青岁月,“诗与诗人”都不见 容于非“真性情”的群体和社会环境。而力虹英年早逝,他也是被专制体制的“无形坦克”辗死的!我在此对这位从未谋面的精神异议者及其家人,表达最深的哀悼 和慰问!!!他使我想起同样莫名倒下、离开阳光下的世界的先锐诗人杨春光!!!
   
    为什么、为什么?力虹正值日正中天的盛年而走向生命的终极?!是谁害死了他?!
   

3

   
    陈西的文章《用选票改变中国》思路极新颖、既现实又超前,既切合时弊又具精神启蒙意义。我为中国大陆的贵州高原上“自由之血脉”的强劲延伸而骄傲!当然其 中远不止一个陈西。此地域还有一个诗与文论都引我关注的莫建刚,但也不仅仅是一个莫建刚,而是群伦辈出。但对当下话题的深入剖析,我以为老友莫建刚应同陈 西及后来者王藏深入沟通。
   
    见国内资讯,一个“上访村长”钱云会竟被人强行按压辗死在车轮下!简直不可置信?!
    都什么年代了?这种残忍手段与黑社会何异?人都无活路、更何况心灵的出路?!
   
    现包括台湾和美国在内的海外,正开始重新审视历史和“解读蒋介石”,而中国大陆学者对历史档案的解密,反应特别热切。重新评估历史和历史人物,不仅台海发热、大陆也成新潮。一套新的中国现代史解读体系,必颠覆国共两党正统论述。
   
    中国现代史必改写,这不仅是学者的事,也是每个普通中国人的事!
   
   
    2011年1月2日午夜于纽约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