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王藏文集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这样的文字,让人读罢能得到精神上的提升。黄翔和王藏,犹如相隔一个世代的两个兄弟,一前一后,来自于贵州高原,勃起于中国的诗文界,使得中国的诗歌没有遭到彻底阉割。感谢中国诗文界的这两位脊梁!
   
   我曾初识王藏时就对他说,他是黄翔第二,他笑了;不久前我在家中聚会时也对黄翔说,有人称王藏是黄翔第二,他也笑了。这是真真的英雄识英雄,惺惺相惜。我为能有这样两位挚友而感到庆幸。
   
   

   唐柏桥
   
   
   诗人黄翔再放光彩!这光彩会给年轻诗人以力量。向老将黄翔拜年致意。
   
   三妹
   
   
   小王子:我像黄翔夫妇一样,赞赏你的组诗,谢谢你为我代言。苦难是我们面对的现实,希望我们经得起考验,在悲痛和义愤中升华!祝保重。
   
    徐沛
   
   

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 翔

   
   

1

   
   
    贵州高原,荆棘燃烧、骨血绵延、阳刚之风依旧。最近读陈西《以选票改变中国》和今天读王藏1月2日凌晨“于几天几夜不眠、发烧、胃痛、愤怒和悲伤中”刚刚 完成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心中不由一震!似乎出于纯粹偶然的因素,我的影集里都有意保留着这两个人的照片。从命相学视角看,这两个人都是 正人、且相貌堂堂,后者可说年青而英俊。
   
    此时此刻的我,正为人性和世界的堕落和扭曲,精神绝望中几近趋于身心崩溃。而恰在这时,似乎正是这俩位“高原人”朋友的诗文刹那间一把拉住我。
   
    对今生岁月几近沉湮远逝的我而言,在2011年元旦降临人世的时刻,陈西、王藏们的诗文有如生命“精神与血肉”的双重起搏器,使我在感动中重获勃勃生机。
   
    这是生命内力的隐形绵延、也是人类精神生命世代的承传。漂泊异域的我,同中国大陆、特别是坚挺屹立于贵州高原上的朋友,是不同的个体、又是同一的联体。既无从撕裂、也无从人为扭曲、消解和粉碎!
   

2

   
    来自云南的王藏,他的出现是个意外,也是个必然。我与秋潇雨兰两个人同时流着眼泪读完他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阅读中,秋潇雨兰一刹那仿佛发现了一个精神的弟弟,自视为王藏“太平洋彼岸”未见面的姐姐。
   
    青年诗人王藏的诗是“诗化政论”、也是真血性的“尖端”诗歌,有火影跳动、有血浆迸裂,晶莹如冰、纯净如雪。其中深藏与人迥然相异的佛性的大悲悯。
   
    这样的文字有别且高于精神幼儿园“蒙童”的“艺术”叽喳和“专业”水平。朴素无华却感人至深,其诗风让人从某种角度上联想起古人白居易的平易。其现实关注与内涵决定其“现代性”,在当代诗歌艺术领域,以其丰实的内容和特殊表现形式,在百花园中一枝独秀。
   
    相信这只是王藏诗思的一个层面、一个阶段,他还会在精神上发展并进一步深化的。
   
   
    当代中国有两个有担当的诗人,一个是力虹、一个是王藏。王藏的血肉、包括精神生命的生存备受煎熬,让我联想起自己处境堪忧的年青岁月,“诗与诗人”都不见 容于非“真性情”的群体和社会环境。而力虹英年早逝,他也是被专制体制的“无形坦克”辗死的!我在此对这位从未谋面的精神异议者及其家人,表达最深的哀悼 和慰问!!!他使我想起同样莫名倒下、离开阳光下的世界的先锐诗人杨春光!!!
   
    为什么、为什么?力虹正值日正中天的盛年而走向生命的终极?!是谁害死了他?!
   

3

   
    陈西的文章《用选票改变中国》思路极新颖、既现实又超前,既切合时弊又具精神启蒙意义。我为中国大陆的贵州高原上“自由之血脉”的强劲延伸而骄傲!当然其 中远不止一个陈西。此地域还有一个诗与文论都引我关注的莫建刚,但也不仅仅是一个莫建刚,而是群伦辈出。但对当下话题的深入剖析,我以为老友莫建刚应同陈 西及后来者王藏深入沟通。
   
    见国内资讯,一个“上访村长”钱云会竟被人强行按压辗死在车轮下!简直不可置信?!
    都什么年代了?这种残忍手段与黑社会何异?人都无活路、更何况心灵的出路?!
   
    现包括台湾和美国在内的海外,正开始重新审视历史和“解读蒋介石”,而中国大陆学者对历史档案的解密,反应特别热切。重新评估历史和历史人物,不仅台海发热、大陆也成新潮。一套新的中国现代史解读体系,必颠覆国共两党正统论述。
   
    中国现代史必改写,这不仅是学者的事,也是每个普通中国人的事!
   
   
    2011年1月2日午夜于纽约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