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王藏文集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翔诗选附录

   

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

   

精神的涟漪与心灵的漩涡

   
   在意大利的天空下,在西班牙的大地上,既是我的两篇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的文章的题目与内容,也是我今生在中美文化交流之外、中欧人文交流的的双重奏。这两篇长文外化的是血肉人生的行迹,表现的是灵魂深层的奥秘。前者以文艺复兴故乡意大利为主体,是对我们星球上人文历史的探访与追忆;后者是首次来到地中海地域的西班牙,参与我与美国肖象艺术画家威廉 • 诺克(William Rock)合作的以“诗书画”综合表现的大型艺术项目《世纪的群山》的展览。这一项目面对西班牙公众展出的地点,在西班牙美丽的海滨城市塔拉戈纳,这是个申报2016年“欧洲之都”的美妙城市。
   
   我们此行由美国专程赴西班牙,是应邀参加西班牙塔拉戈纳市政府举办的文化节。
   
   “世纪的群山”是东西方人文交融,具有浓郁的人文特色,以东方“诗书画”为表现形式;以“天地人”为精神隐涵。在新的21世纪,“精神群山”以人类浩瀚的生命意识,表现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此次人文艺术展主要以人类古往今来、不同领域的卓越人物及其精神肖象为前景,以后也会有选择性地表现人类群体中特色独具的普通人。
   
   “世纪的群山”的人物背景是大自然,是天体和大地,“人与大自然”两者相结合,最后呈现于世的,将是具有浓郁和完美的东方特色的“天地人”。
   
   在继续“世纪的群山”人物肖象创作的同时,威廉的艺术创作日后将有新的探索和变化。
   
   我个人近期创作和完成的部分作品,是新的“诗书画”艺术综合,以有别于传统的“山水”或“风景”和现代艺术表现为主体,有别于我的先人的传统构图,和现代艺术的泼洒或变形,是东方“象形”思维和表现。这些作品试图丰富和拓展《世纪的群山》的精神空间,总体命名为《岩浆与火焰的天体和大地》,主题源于我的精神史诗《世界 你的裸体和你的隐体》。
   
   我与威廉性灵相通,《世纪的群山》百位以上的人物肖象系列创作将持续终生。
   
   应邀赴约西班牙之前,我曾先后去了美国费城与匹兹堡。去费城是参加亚洲研究协会年会,对我而言,主要是参加书展,为我新出版的中英双语诗集《今生有约》签名。无意中发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十卷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其中最后一本写到上个世纪的我及“民主墙”。史学家余英时以为“这是到现在为止,一部规模最宏大、叙事最详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 第10卷为学者、中共党史专家肖冬连编,其中“历史的转轨一一从拨乱反正到改革开放(1979一一1981)” 有个别失实,经与出版发行人之一黄丽芬女士当面商榷现公开提出更正如下:
   
   1、 民主墙诗文精神内容有别于个人冤假错案的申诉,它关注的是一个时代的历史
   和现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在记录民主墙第一份油印民刊出版时间时不能用“大概”一类含混词语。民主墙时期第一份民间自发的油印刊物,是1978年10月11日率先在北京出现的《启蒙》,之后的12月才出现《四五论坛》。《启蒙》是第一份同时配合大字报在北京出现的油印民刊。美国有多所大学收藏有原始资料,也有英文出版物记录。《启蒙》最早的墙报张贴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前《人民日报》巷口墙头,当时整个王府井大街交通堵塞,油印民刊撒向围观的群众,之后才陆续出现其他的民刊。开始时,民主墙的大字报分散张贴在不同地点,如《启蒙》最早在王府井大街、其后在天安门广场,最后统一集中移到北京西单,是由于当时北京市委专门下达文件所指定。
   
   2、 “启蒙社”不是先在“外省的贵阳宣布成立”,而是1978年11月24日直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开面对世界宣布成立,之后,同样的内容才在贵阳紫林庵再次公开张贴。
   
   3、 《启蒙》第一期是诗,以反对偶象崇拜、呼吁改革开放等为主要内容,总标题为《火神交响诗》。之后,朦胧诗由官方推出、得以公开出版,我的全部作品至今50余年不能面世。为真实记录历史、不误导今人后世、现在此更正。
   
   去匹兹堡前夜,秋潇雨兰打开电脑,忽然发现一篇奇怪的文章,是由匹兹堡作家组织亨瑞(Henry Reese)转给我们的,题目是《假如我是黄翔》,原来作者是一位美国高中文学班学生,文章是老师统一布置的作业。多么纯真而朴实的生命。这样可爱的孩子后来也出现在西班牙,以前在教堂工作,现在“西班牙色彩”画廊,是一位美丽的海滨城市塔拉戈纳的英俊少年,他的名字叫做大卫。称我这个中国人为父亲。相处数日,同我的感情形同血缘。人类共同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亲如一家人,心灵中无阶级、党派的狭隘偏见,也无国家和民族的鸿沟、高墙、电网和栅栏。
   在匹兹堡,一家图书馆第二次为我们安排了一场画展和诗歌朗诵,今年九月一所大学也相继安排了朗诵和画展。朗诵以《世纪的群山》中以书法表现的诗歌为主。我与威廉合作的大型人文艺术项目《世纪的群山》,新近在匹兹堡又共同完成九幅新作。它们是东西方和中美的交融的成果。这一成果已广为受到支持,最突出的是西班牙人、卡塔罗尼亚人,他们也是活在当下的人类共同创造活动的最先发现和参与者。
   
   近现代人类社会从来的精神变革,都起自精神的涟漪或心灵的漩涡,与功利政客无涉、与世俗之徒绝缘,都是由本真性情的人文艺术创造者或独立思考者先行于人,他们或是作家与诗人、或是思想家或艺术家,起源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如此;法国启蒙运动如此;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同样如此!承传文艺复兴人文传统的新的21世纪的人类文化艺术的交流、探索与创造同样如此!
   

诗书画综合与天地人奥秘

   
   匹兹堡以北有个康宁庄园,《世纪的群山》近期11幅新作最后都完成于那里。同西班牙塔拉戈纳“西班牙色彩”大画廊的罗兰先生一样,这里的男主人费大卫(David Fyock)也是个德国人、现为美藉中国问题专家;其夫人吾爱尤敢为台湾泰雅族原住民、美藉女诗人。
   
   11幅新作为“诗书画”的综合艺术表现,有线条与色彩的构图、有“精神肖象”的勾勒,画面上遍布中国狂草书法,既是“线条运动”、也是“另类绘画”。
   
   新作为西方式的“人物头象”和东方式的“诗歌书法”的综合,由我与美国肖象艺术家威廉 • 洛克共同合作完成。表现对象包括西班牙伟大诗人费德瑞克•加西亚•洛尔迦(Federico Garcia Lorca)和伟大建筑师安东尼•高第(Antoni Gaudi)、前苏联女诗人阿赫玛托娃(Anna Akhmatova)、伊朗“天空诗人”、哲学家和电影导演费罗格(Forugh Farrokhzad )、德语小说家卡夫卡( Franz Kafka )、中国辛亥革命先烈秋瑾、日本俳句诗圣松尾芭蕉Basho、日本作家川端康成( Yasunari Kawabata )和三岛由纪夫(Yukio Mishima )、中国禅宗初祖达摩、波兰作家布鲁诺 • 舒尔茨(Bruno Schulz )。
   
   洛尔迦、阿赫玛托娃、秋瑾的肖象上分别用草书写下了我的诗《白骨》、《弥留之际》和《一朵红玫瑰的力量》。其中有两首书写的是选段,《弥留之际》为全诗:“眼睛闭上的时候,终极的注视开始;嘴唇合拢的时候,寂静的言说开始;双手松开的时候,空无的丰盛开始。”。
   
   西班牙伟大诗人洛尔迦因政治异见遭受暗杀,如今尚不知遗骨飘落何处?威廉•洛克来信说,塔拉戈纳市政厅文化部长是位敏感又独具深厚人文修养的女士,她读洛尔迦画面上的诗句时流下了眼泪,这使我震惊又感动。后来见到她,她几乎参与了每场活动、甚至亲自开车接送我们、朴实又亲切。艺术画廊的几个主要成员也无不如此。
   
   “西班牙色彩”艺术画廊的罗兰(Roland W. Mattheissen)先生是德国血统的人、海洋学研究者;通晓德语、英语、西班牙语等九种语言,差点成为德国驻波兰外交官,上帝却将他安置于人文艺术领域。生活在地中海世界,却远眺神秘的东方地域、非常热衷于学中文。这是个特精明、善运作的人。我感觉他脑子里波翻浪涌,不时有停顿的重音节奏,仿佛正在操练中行进的士兵,不,一个将军!对自己充满自信,也使人信赖于己。一个策划世界的人,也同时意味着是一个奇特的不断改变现实者。
   
   当他双腿扭动时,身上传达出熟练的舞姿。当他坐在钢琴旁时,却是一个同样熟练的演奏者。世界对他就是一架钢琴,永远弹奏出明晰的理念和冷静的构想,却绝无胡思乱想的杂音。每一个音符的跳动,都同他头脑中的思维节奏和口语中的击节相联系。
   
   我曾目睹过罗兰弹奏钢琴,从听众席上望着他的背影,既优雅又气质。我情不自禁地随着他的钢琴声的节奏哼唱起歌来,一旁的“小不点”不声不响地哭了,眼圈发红、泪流满面,仿佛有什么突然受到触动,是的,在深心。
   
   生活在西班牙的来自德国的罗兰,有一个独异于人的观点,那就是认为“20年内中国文化将领导全球”,并极为确信地补充说“是4至7年之内” 。这位来自歌德故土的德国人对中国持客观立场却毫无极端政治歧义,他的自信的眼光和博大的胸襟使人敬重并深感信服。
   
   但我以为,这里的“中国文化”应指传之久远的灿烂的东方“自由精神文化”。这一“文化菁华”的现代弘扬、变革和拓展,以东西方文化交融为基础和前提,以不同文化互为补充、互为丰富和互为选择为先决条件。这是具有普遍的精神意义和价值的人类新的文化,其骨血绝无涉于任何世俗意义的党派意识和各类狭义的政治说教。
   
   马依德(Maite Valero)女士和她的年青的女儿都在画廊,前者是一位守护人类文化艺术的“妈咪”、又是一头匍匐在水泥丛林的精神王国的狮子。她邀我在歌厅旋舞时,坦然表白说:“我是一个狂野的有雄心的女人!” 我明白且理解却不望而生畏,害怕被一口吞噬于狮腹!女儿阿维阿德娜(Ariadna Vicente)同妈咪一样,可不用通过翻译直接读英语著作,她的形体和她的梦想都美得令人惊艳!典型的西班牙大美女、开心果!爱笑爱哭,声音爽朗如荒漠上的润风、卵石下水的絮语、墨绿的叶簇之音。
   
   对她和另一位现成为威廉女友的巴西女塔吉亚娜(Tatiana Costa)来说,活着,每一个日子都同样美好!每一天都是西班牙式的“玫瑰与书的节日” !有一次在看我的电影纪录片后回答观众提问,她听我以我的东方诗化哲学《沉思的雷暴》式的思维和语言表达、阐述人生,因为翻译得极好,西班牙人又特敏感,散场后开心果突然爆发、在出口处靠着墙壁、泣不成声哭成个泪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