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
王藏文集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2010年4月7日,高律师接受美联社采访,亲述他被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的经过及细节。他嘱咐记者除非他再度失踪,否则不要把内容公开。(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1年01月12日讯】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2010年3月底短暂露面约两星期,期间于4月7日,在北京住所附近的一所茶居,接受美联社采访。高律师在访问中亲述他自2009年 2月在陕北老家被带走后14个月以来,被关押在不同省地、被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的经过及细节。当时,他嘱咐记者除非他再度失踪,否则不要把内容公开。
   
   然而,仅仅两个星期后,他在探望过陕北老家的哥哥后再次失踪。至今8个多月以来,一直杳无音讯。在2010年10月,高智晟的哥哥高智义,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法学讲师滕彪、北京律师李和平的陪同下,曾就高律师失踪一事向北京朝阳区小关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一再拒绝受理。于2009年1月流亡美国,高律师的女儿耿格亦曾于去年10月去信美国总统奥巴马,促请他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交代她父亲的下落。
   
   鉴于高律师失踪多时,昨天〈2011年1月10日〉,美联社将访问内容公开,当中引述高律师指这14月期间所遭受的种种不人道对待,比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所详述于2007年被酷刑对待的情况更为严重。去年6月,《南华早报》亦曾就他这14月失踪期间的情况作过相关报导。
   
   据美联社2011年1月10日的报导,高智晟在2009年2月初至2010年3月底失踪期间,曾被公安剥掉衣服后,以枪柄殴打他,有两天,他更被看守他的人连续殴打,三名公安人员打他累了,就把高律师的双臂和双脚以胶袋绑住,然后把他扔在地上,他们休息回过气后再打他。高律师甚至向记者补充说他也不知道怎样形容公安人员对他残忍的程度。
   
   高智晟与美联社记者去年四月的访问在北京一间没什么顾客的茶居进行,外面有便衣公安人员把守。高律师表示,他在失踪的14个月里,先后被关在北京、陕西老家和他曾长期居住过的新疆的宾馆、农舍、住房和监狱里。他有几次被带上头套,被腰带绑住,超过16个小时不能动,打他的公安人员又告诉他,他的孩子几近精神崩溃。他们又恐吓他,说会杀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扔在河里。高律师引述打他的公安人员在2009年9月时说:“你必须忘掉你是人,你是野兽!” 高律师曾问北京公安为什么不把他关在监狱里,公安回覆说:“你造梦才会去监狱里,你没有资格。什么时候我们想你失踪,你就要失踪。”
   
   于访问期间,高智晟亦指出,于2009年2月,警察将他押往他的故乡陕西省榆林,但数周后即将他以内裤蒙头,驱车押解往北京;之后他就被关押在一间窗户被完全密封,电灯廿四小时长开的房间内;只能吃腐烂的白菜,而且是隔天才喂食一次。至4月28日,6名便衣警察用皮带将他捆绑,并用湿毛巾将他的脸蒙上一小时,令他有逐渐窒息的感觉。
   
   两个月之后,他被送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起初,他的情况稍为得到改善,偶而获淮出外散步;但于9月25日一次散步中,一班维吾尔族人突然走上前并袭击他的腹部,并将高智晟扣上手铐,以胶纸把口和眼封上押走;此后他受到为期一周的持续虐待,包括以枪柄连续殴打48小时。
   
   虽然于2009年夏天,维吾尔族和汉族曾发生大规模冲突,但高智晟相信对他施以虐待的,是秘密警察;他说:“暴民从来不会用手拷”。他亦指出,这次虐待比2007年那次失踪更为严重。看守所人员更曾经将他强行按下,姿势犹如90度鞠躬,令他感到相当痛楚。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11月访华后,高智晟待遇获得改善。不过,他就被迫写一封信予其兄长高智义,要求其停止前往北京寻求释放高智晟。2010月2月,一行10人的官员与他会面,商谈“有限度获释”的条件,并告知高智晟:“如果你想见到你的家人,你就要跟从指示去做。”后来就于北京“现身”一段时间。然而,他于当日的访谈中亦有暗示:“事实上,直至今天我仍未能获得自由”。
   
   去年6月30日,《南华早报》亦曾就高智晟于2009年“被失踪”期间受虐的情况。于接受《南华早报》记者访问时,高智晟指出,被关押期间,连看电视、看书或报纸都不许;看守人员对他,就像对待一头动物;他曾被要求每天都坐在同一位置上连续16小时,有时更要面壁而坐;稍为动了一下,就会有人敲打他的头。当他在行走时,亦会被强行按下,被迫弯着身子行走。于新疆被关押时,他不被获发卫生纸于如厕时使用,看守人员说:“你是一只野兽而不是人,所以你不需卫生纸。”
   
   就算最基本的个人卫生处理也需要中央政府批淮:于被禁锢的首18天,他都不能洗操和刷牙;后来,他才得知原来地方官员和北京警察没有权利淮许他做这些事情。他曾要求让少许阳光进入他房间和修剪头发,看守人员都显得无能为力,要等候中央政府批淮。
   
   警察更曾恐吓他说,会将他秘密送往第三国家。他说:“他们让我明白到一点……当媒体对我的关注冷却下来,我就有机会被强行送离中国。因为只要有我在,就算我什么都没有做,对他们来说仍是一个问题。”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对高律师在被看守期间受到酷刑对待表示十分关注,高律师自2009年2月失踪多时,至今下落不明,中国外交部多次被记者查询时均拒绝回应,或含糊其词。然而,高律师曾不下一次亲述自己被带走及失踪期间所受的酷刑,如今高律师的下落仍无人知晓,情况令人担心。我们强烈谴责中国政府长期非法禁锢高智晟律师,禁绝他与外界联系。对于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一位仅仅为弱势社群寻求公义的维权律师,我们感到十分悲愤。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公开高智晟律师的下落,立即释放他,还高律师自由。
   
   另外,曾作为高智晟的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参与广东太石村等维权活动和营救高智晟的广东法律维权人士郭飞雄亦曾面对相似遭遇;他于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但于2006年9月被补后至判刑的一年多时间内,郭飞雄曾受到暴力虐待,如被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被判刑转至监狱后,获提供的膳食大多已腐坏。
   
   2009年5月,郭飞雄家属探视后获悉郭飞雄曾受暴力对待;于同年7月7日,郭飞雄的代理律师刘士辉到监狱与郭飞雄时,郭曾表示因举报狱警令囚犯致死的不法行为,在狱中遭到报复,惨被殴打,并向刘律师展示脚上脚踝的数处伤痕,同时刘律师发现郭飞雄无名指缠上纱布。而自2009年7月,长达一年半以来,郭飞雄一直不被允许与家人及律师会面,令人担心他在狱中是否遭受酷刑对待。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1年1月11日
   
   中港台时间: 2011-01-12 04:56:21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1/1/12/n3139984.htm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