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王藏文集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发表时间: 2010-12-19 00:09   作者: 黄 翔   发表评论
   1
   
   在许多藏人心目中,达赖喇嘛是“雪国西藏”的精神象征。然而,在世俗政治中这个名字却极为敏感,有人视它为政敌的符号,有人对此望而生畏、也有人因之敬而远之。
   

   他是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却以平常心态面对红尘荣辱,在人们心目中是位“尊者”,对他十分敬重和真心热爱。却从来没有一个常人脑子进水对他阿谀奉承、傻乎乎地面对他高呼“万岁”,视他的话为“一句顶一万句”!
   
   最近,大纽约地区和新泽西西藏人协会为庆祝达赖喇嘛尊者获诺奖21周年和中国大陆公共知识分子刘晓波获2010年和平奖举办了一次活动。此一活动由藏人协会秘书长诺布拉姆小姐和扎西旺堆先生分别以英文和藏文主持。达赖喇嘛北美代表罗桑念扎先生、藏人协会主席次仁桑波先生等人和民间组织代表一一上台向达赖喇嘛画像献上哈达。
   
   大会由次仁桑波先生致开幕词,到场嘉宾代表分别上台发表了讲话。整个会场与会者全是藏人、也有不少华人应邀参加,除出现在嘉宾席上者外,还有许多华人散坐在藏人之中。
   
   由于这一偶然机会,我第一次走进了藏人的群体。
   
   纵使远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未亲临现场,但整个会场人头涌涌的一大片男女老幼的西藏人却依然爆满。我不由感到,这是一个凝聚为一体的“和谐而团结”的整体。人们有的来自纽约、有的来自新泽西、有的专程从华盛顿和其他地方远道而来,都一致表现出对达赖喇嘛尊者的源远流长的认同。作为一个现场活动的参与者和目击者,藏民族的这种场面令我十分震撼也莫名感动,它与那些文革年代被“运动”而失去自我意识的群体场面天上地下!这无疑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仰的力量!一种文化的独特力量!
   
   这文化是什么?它就是与“功利政客”眼中的“政治”绝缘的藏传佛教文化、虔诚而纯净。它迥然相异于世俗“意识形态”、也无涉于人类群体中政治派别观念的对立,这在美国汉人圈中是非常罕见的,它使我想起法轮功修炼者群体人山人海的法会和场面同样空前绝后的“神韵”演出的盛况。
   
   这在我们星球上是十分珍贵的,它与21世纪人类文明转型、一个全新的大纪元降临人世在深层意义上相通、乃至互为呼应。无论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美国和世界上别的国家,都有不少追求精神净化、身心修炼者与“藏传佛教”和“雪域文化”的认同者,其中包括具有“生命宇宙意识”的美国式的大明星,也有我认识的艺术家。层次越高者,越对万象纷呈的世界和多元文化并存的人类各别群体持兼容心态,而不是人为歧视、打压和泼污!!!
   
   我以为,无论海外西藏的“雪域文化”、还是汉民族的“神韵艺术”,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共同体现的却是与西方文化相比较而存在的真正的东方民族文明!也是这一“多元共存”和“和谐相处”的东方民族伟大文明的总体构成之一!
   
   盛大庆典中有演讲、有餐述、有独具西藏民族特色的文化艺术表演。藏族人招待汉族来宾的是象征吉祥如意的酥油茶和朴实而珍贵的拌有酥油和葡萄干的米饭。
   
   活动从上午十时开始一直延续到深夜两点,先后登台表演者有西藏三区演出团、西藏人协会星期六西藏班、纽约和新泽西妇女协会。
   
   身着色彩斑斓不同服装者,表演的是西藏地区不同的传统歌舞。这是我第一次亲自目睹西藏姑娘和小伙子们的表演。而也正是这一天,是我的异域漂流生涯中最受感动的一天!
   
   表演者空前的热情和旺盛的生命力,让我感受到什么是藏传佛教背景上的雪域文化?什么是本真而纯粹意义上的“真正的西藏”?当一大群健美的藏族少女身着彩色衣裙出现、边唱边舞时,面对舞台上这一“非常西藏”的特殊而美妙的活动画面,我的心中突然有一种几近神秘的莫名的触动,刹那间眼睛润湿、一颗一颗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我感觉我几乎想哭出声来!
   
   因为我在那一双双恍惚晃动在梦境中的长袖中,感受到那些美丽藏族少女身上的长袖甩出的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是草原上风吹云涌、一排排翻滚的草浪!我在这些藏族姑娘的眼睛、表情、肤色和旋舞的肢体中,读出了积雪融化的水和藏地的山色,发现了“常人视觉之外”的祥和的阳光闪射!太生命感了、这一切都来自生命,来自隐形于俗世的生命“宇宙人体”,我几乎再次差点忍不住“哇”的哭出声来!我热爱大西藏!!
   
   歌舞节目的表演者中,也有中年乃至老年妇女,藏族女性的生命活力让人感觉“永远的青春依旧”!
   
   当独唱的藏族男女歌唱家分别面对全场观众高歌时,那真是或纯净、或粗犷的声音的流瀑,水花飞溅、水声咕咕,声音的波浪中奔涌着雄浑与清丽兼具的、不同光照下的一条澄明的雅鲁藏布江……
   
   什么是藏族人?这就是!什么是雪山、戈壁、湖泊和草原?这就是!或者也可以说,藏族人的“文化”是什么?那就是人类群体中最深层、最本色的“大政治”;有别于肮脏与丑恶的“心机与权谋”的世俗政治的是,后者以现实功利追逐为具体目的,前者是升华中的“精神生命”的纯净与自由!!!
   
   藏族人热爱自己的土地、也拥有自己的文化,这使我想起印地安人、玛雅人;想起一位黑人歌手的歌声:“这是你的土地,也是我的土地,我们共同拥有的土地!”无奈流亡的西藏人热爱自己的文化、也同样眷恋自己的土地,他们理应是自身独特文化的维护者、也理应踏上回返故园的阳光的归途!!!
   也许,生性自私、视野和胸襟同样狭隘的以“排除异己”为使命的政客会发出阴冷的微笑:“天真”!!!我仍然朝向有可能出现的伟大的政治家呼唤!我相信这种人是“另一种意义的诗人”!
   
   2
   
   汉民族的“神韵”艺术,承继于人文传统的菁华,与藏人文化俱不同特色,今天在西方早已名声大振。
   
   如果不是性灵相通者、不是目击者或精神“在场者”,你们有谁相信由中国人组成的三个大型“神韵艺术团”在全球120个城市演出数百场以上吗?你们有谁相信中国人的当代人文和“精神艺术”生命足迹几乎在我们这个美丽的“兰色的星球”上遍布脚印、在纽约之外曾先后踏上斯德哥尔摩、温哥华、伦敦、蒙特利尔、巴黎、多伦多、柏林、维也纳、洛杉矶、檀香山、东京、台北、首尔、悉尼、奥克兰、布宜诺斯艾利斯、圣地亚哥等等这些同样美丽的城市并与生活其中的众多生灵息息相通吗?你们有谁相信具有浓郁人文艺术本色的东方“神韵”已经在西方感动了80万左右的现场观众、撞击近80万颗鲜蹦活跳的人类心灵、并且还在继续撞击和感动着更多的同类吗?
   
   是的,“神韵”旋风席卷了世界许多著名的城市,登上了一座座全球触目的顶尖级剧院的舞台。目前,享誉国际的美国林肯中心,也向神韵敞开了大门、将与东方神韵共襄盛举!2011年1月6一16日,神韵将登上林肯中心的舞台,举办为期10天的“神韵晚会”。
   
   这些人两袖清风、一无所有、几近赤贫,却拥有地球上最富有的精神财富、并从不怀疑这一“精神财富”在俗世具有同样等值的物质“转换”价值。他们受到全世界的认同,却不能回到中国大陆、登上北京的舞台,无奈面对的唯有血肉相煎的胞裔。
   
   中国对“神韵艺术”的冷漠,正是“中国人对中国人”打压和排斥,其深层实质无疑是“阶级斗争的阴影不散”,其众目睽睽中的所作所为令国人和海外痛心疾首。
   
   然而,神韵的演出本身就是修炼,纵使置身逆境和不公的厄运,修炼人从不计较一己得失,始终不失超出尘俗的澄明的精神境界。他们既修炼灵肉,也同时净化浊世,无私地继续为世人作出奉献,也同时救度自己、尘世和众生。面对鲜花、掌声、忘情的欢呼与叫喊,永远不改以谦卑的姿态面对、心境静如止水。我对“神韵”表示迟来的敬意!
   
   中国政治和文化的专制者,承传的是历史传统中的心术和权谋、“文字狱”和愚民政策,毁灭和消解的恰恰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菁华。当代最上乘的自由文化艺术,正是他们封杀和禁毁的主要对象。他们要向世界推出的是专制社会结构中为人所不耻的狭隘“意识形态”。
   
   “文化大革命”中,今天已受到公认的孔子学术是被人高喊砸烂的“孔家店”;孔子本人被侮辱为“下三滥”式的“孔老二”。“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传统文化是轰击和横扫的目标,“革命者”从国外引进的是与中国人和谐的心性和“天人合一”的愿景背道而驰的“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其结果是“革命”先行者瞿秋白在临终忏悔中表示,当时无论对他个人还是对整个社会的选择而言,以暴力推翻专制又重建专制,都是一场“历史的误会”。
   
   从瞿秋白“多余的话”来看,中国人真这样弱智、“肉体和精神”都这样无能吗?中国社会的进步,首先需要的是“异国异族”的“入侵”和“殖民”吗?
   
   不!中国人命运的改变,绝不寄托于外国人的“入侵”和“殖民”!然而,恰恰相反,中国人首先要反对的却是在“本国本族”自身内部对同胞的“精神入侵”和“文化殖民”!
   
   流亡藏人和大法修炼者是另类“天安门事件”的两大受害者群体,较之“民主墙”和“六四”运动中的受害者,他们的人数更多更广,尤其是“修炼者群体”受害更惨烈。
   
   聪明的中国“文化人”或“知识分子”对他们的遭遇和厄运,要不视而不见、要不保持沉默,乃至对仗义直言者高智晟也实施围攻和孤立。人们对有损一己利益的事不沾边,或力争专制者御用、或同其保持默契,包括某些海外中文媒体,作为独立的“社会公器”也丧失了公义立场,一切以现实功利为转移,置弱势群体和个体的死活而不顾!
   
   人们每天打开这些“社会公器”,看见的只是同专制者的一味配合、共同操作、制造假象、愚弄世人,精心策划蒙蔽东西两半球社会公众的视听。
   
   藏人、修炼者群体和来自中国大陆的真正的异议者,在海外、在言论自由的美国社会环境中,也同样成了此类传媒重点打压和封杀的对象,这岂非咄咄怪事?!多年来,象我这样的被人为封杀和禁毁长达53年者,也同样受到这类趋炎附势、唯利是图的小人协同“精神绑架”。
   
   凡此种种从中国大陆到海外,人们心中都有一把尺子,早已有目共睹、明明白白!相信集中“以事实”向全球大曝光之时刻指日可待,在一个互联网时代撕开此类“公器”的假相、还其本来面目!!!
   
   “神韵”所表达的,不仅是有别于“专制文化”的东方艺术,在人类“精神崩溃”和“道义沉沦”的今日,也正值地球上全新大纪元开端的时刻,它起到的是对人类“道德复苏”和“文明重建”的潜在推动和导引作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