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王藏文集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稿 |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文章摘要: 我们清醒地感觉到黑恶的潜在和死亡的威胁,第二天,在东西病区遥相对望的力虹和我,抗议血腥的迫害,声嘶力竭。数天后,我即被手铐脚镣带走,力虹站在东区铁栅后目送我离去。
   
   
   作者 : 严正学,
   
   
   發表時間:1/12/2011
   
   岁未,彻骨之寒从顶而泻!
   
   2010年12月25日,闻一县之隔的乐清,维权村长躬身挣扎于强征的巨轮下,身首异处。同年3月,70 多岁湖北黄陂的老太阻拦强拆,被击倒,众目睽睽之下被铲车掩埋……
   
   下一个是谁?!未过十天,三十八岁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挖掘机钢铁轱轳下,命丧黄泉!
   
   2010年的最后一天, 12月30日,力虹(张建红)灵魂离体先我而去!!!
   
   力虹和我因参与维权,被‘颠覆’罹罪,以‘煽动’获刑。
   
   我被押送浙江省衢州十里丰监狱后的一天,从省监狱中心医院押回监狱的病犯捎来力虹的诗:
   
   我身羁乔司,
   君囚十里丰,
   道义一肩挑,
   肝胆两昆仑。
   
   笔下怜苍生,
   网上挽乾坤,
   甘地曼德拉,
   亦曾狱中困!”
   
   几个月后,我被同羁一笼的神经病犯用矮凳暴砸,颅顶开花,喋血监笼,脑卒中后恹恹一息的我被载上脚镣手铐押至省监狱中心医院。
   
   午后到达,收监于四搂东侧监狱病区。
   
   “我叫张建红。”一病犯伸着柴捧似的手颤巍巍而来。张建红,爱琴海,一寸自由一寸血的力虹!如雷贯耳的力虹!仅囚一年,竟骨瘦如柴若此!
   
   “眉宇轩昂神情坚定气贯长虹!”我对力虹的印象来自他的诗文。他赋诗,我拾笔铺纸,为他速写二帧,他说留作出版诗集为插图。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力虹和我,有说不尽的话和道不完的感慨。
   
   那一天,监狱病房清监,午饭后,给他擦身,他突然反问触我软肋:
   
   “看守所悬梁自尽过?”
   
   一言难尽,我说:“出于对这个没有公理时代的绝望!我太清楚地方官黑的作为,羁押看守所,生不如死……为赴死,我以写答辩为由要来复写纸,在等待末日审判前,写完《行为艺术下课》,然后从容离世….…”
   
   逃脱一次次清监搜身,手稿从看守所塞入棉絮带进监狱后再塞入牙膏中,我将随身携带的牙膏撕开口,挤出的牙膏在水槽中冲洗,捡出一个个用塑料纸包裹的烟蒂。我对力虹说:“手稿就在里边。”我边说边拆封,一页写在极薄描图拷贝纸上的手稿立即显现,力虹成了我《行为艺术下课》最先的目睹者。
   
   力虹阅读我的文稿,蝇头小字,看得很累,还得防备被告发,我将力虹看过的和未拆开的分别匿藏被褥棉絮里。还告诉力虹:“文稿一式四份,狱友葛昌裕将二份藏于挖空的洗衣皂中封存,葛拍胸脯承诺带出。发配十里丰后仅两月,我听到葛一夜暴死……”
   
   时值酷暑,我为力虹搓背,常悲从中来。力虹的病况,或许会比我提前获释,于是,他承诺将为我带出手稿。鉴于省监狱医院的医疗条件,没有力虹对症治疗的药物,无论从人性、人道和法律角度考虑,都应当准予保外就医。可是获准保外就医的,却总是权钱交易的结果。
   
   力虹和我同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是维权,同为入狱的高智晟呼吁,同被斥为山羊遭抓捕。同由自称笔会委派的律师李建强(刘路)介入办案。
   
    “律师要我配合,说我母亲巳烧好丰盛的饭菜等我回家,肯定我将当庭获释……结果重判6年,我妻子听到后当庭昏厥。”不堪的往事让力虹紧锁眉心。
   
   省监狱中心医院让我身背多种监测仪器,24小时继24小时地监控。三天后,我被宣布:“高血压三期(230/168),极高危。”
   
   我们即被强迫分开,我被羁押在四楼西侧看守所罪犯病区,当夜被混迹的嫌犯暴打得七窍流血,左耳失聪。我们清醒地感觉到黑恶的潜在和死亡的威胁,第二天,在东西病区遥相对望的力虹和我,抗议血腥的迫害,声嘶力竭。数天后,我即被手铐脚镣带走,力虹站在东区铁栅后目送我离去。
   
   下楼即被推上刑车,押回十里丰监狱后,宣布我为反社会人格倾向,欲关押精神病院送死!
   2009年7月17日,我出狱后得知,力虹至今未获保外就医,将被烂监至死。我即去杭州省监狱局问责。相约董敏探视,到省监狱中心医院四搂,即被狱警发现拿下,我高声疾呼抗议,但终未见到步履艰难的力虹肃立于铁栅后的目光……
   
   目送我离去的力虹铁栅后的身影,终成永诀!
   
   漫漫长夜,天黑得让人绝望窒息,看不见一丝希望,仰首苍穹长歌当哭:
   
   力虹走好!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