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王藏文集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阿波罗新闻网2010-10-26讯】
   
   
   听众朋友,您好!中共的十七届五中全会结束了。在会前,温家宝曾密集高调的谈到中共的政治改革,因此有一些人对会议中没有谈到这个话题感到失望。 10月23号,旅德著名学者、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对希望之声的记者表示,中共根本不可能接受政治改革,它这一提法正是为了稳固自己的政权。请听详细报道。
   

   主持人:有一些中国人对中共的政治改革还有所期待,仲先生,你怎么看政改?
   
   仲维光:谈到温家宝在这次会议以前几次提到所谓政治改革的问题,在世界上有一些媒体和一些个人呢,对他这种东西居然有一种积极的反应,这让我很奇怪。怎么会到现在还有人这样的自欺欺人?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已经和共产党打交道半个多世纪了,而且无论是我们中国人还是西方人,都有着和共产党打交道的非常多的经验。大家都知道,如果在以前,没有这些经验的时候,你有这个期待那还情有可原。但是五十多年以来已经有很多、很多的这样的经验,而且已经有很多很多的共产党人出来谈过这个问题。这里面最典型的一个就是对东德的前政治局常委沙波夫斯基的采访。
   
   沙波夫斯基,就是在柏林墙倒的那一夜晚宣布东方的人可以立刻到西方去旅行去的那位负责人。沙波夫斯基就讲过,他说实际上,在共产党领导人里头没有一个人他们讲的所谓的改革需要,能够损害到共产党自己的政权,是要真的把共产党的政权开放出来,把这权力的一部份送给别人。他说没有一个共产党人是这样的,所有这些谈改革的人都是为了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更加稳固。
   
   
   主持人:温家宝在不久前,在很短的时间里,6次高调谈及政改。你如何理解这个信号?
   
   
   仲维光:温家宝的这6次谈话,大家觉得他是频繁和高调,实际上呢在历史上,共产党在这些个问题上唱高调的从来就没有少见过。大家知道在49年以前共产党就是高唱着要民主,要给予中国“新的民主”、“新社会”这样的高调。但49年以后呢?不要说远的,再比如说56年、57年毛泽东就讲过“百花齐放”。这个百花齐放是什么呢?是在共产党领导底下的“百花齐放”!因此呢,那些个“百花”呢还都是歌颂共产党的“百花”。
   
   这期间毛泽东在58、59年还谈到过,说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要法制,他就问刘少奇,你看怎么着,刘少奇呢想了想说,“我看还是得人治”。刘少奇说的是更直接、露骨。但是如果当时毛泽东把“我们要法制”叫的震天响的话,那么能相信他要的是法制吗?
   
   毛泽东要的法制第一条就是要保障共产党的统治,因此呢,即便毛泽东当时大喊要法制,实际上的结果也是共产党的一党专制。
   
   到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说实行“大民主”。“大民主”实际上是什么呢?是没有民主!那么在后来79年以后,邓小平多次提出拨乱反正,也多次提出中国社会要改革、要改变。但是改革、改变这一切要改什么呢?实在的说,就是沙波夫斯基所说的“怎么做才能够巩固共产党的专制”。那么,在经济上为什么会做出一些宽松呢?就是因为共产党在经济上不这样做就不行了,不这样做它的政权就面临倒塌的危险了。
   
   温家宝为什么要连续6次放出这样一个信号呢?也是因为国内维权的人声音大了,因为国内这种贫富不均更加严重了,因为国内很多人看到政治制度的问题了,所以温家宝就不得不连续6次,他还可以10次、20次来讲政治改革。让人们以为这不是共产党统治集团造成的问题,他们是要克服这些问题的。
   
   所有温家宝讲的政治改革有一点您可以不用怀疑,就是绝对不是共产党利用政治改革把自己的权力送到您手里。如果要想使共产党实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或者说迫使共产党做出一些政治改革的话,那只有外界的压力。在外界的压力足够大的时候,共产党才会被迫做出一些后退。为什么后退呢?还是为了要继续掌权。因此可以说,只要共产党掌权,那就根本不可能有政治改革,根本不可能有政治上的任何根本上的变化!他们自己的任何政治上的所谓一点点的变化,都是为了巩固政权。
   
   所以在这里大家可以相信,如果哪个共产党人再出来讲政治改革的话,你就仔细看一看他是否要想使共产党让自己的权力能让人民去享有,能让更多的人去享有,也就是说呢,是否能让自己的权力接受别人的控制和监控,如果它没有这样一种想法的话,那么无论他怎么说都是一种谎话。
   
   
   主持人:那如果还有人对中共的政改抱有幻想,你想对他们说什么话呢?
   
   仲维光:到现在经过了半个多世纪,还对中共抱有一些幻想、一些希望的人,包括那些和大陆打交道的台湾人,我要说的是,如果你能够看到有一种办法能够束缚住中共不去乱来,那么呢,您可以去认真听他的一些话。如果没有任何一种办法能够束缚住它这种乱来的话呢,那么中共说什么都是骗人的。它今天可以说“政改”,明天可以说坚决实行“专政”!左也罢、右也罢,都是为了它的政权!你都不能认真看待。你认真看待的只有一点,就是它是一定要专制!
   
   所以,我不认为中共能变好,因为任何变好都意味着中共要放弃它的一党专制,而这个放弃一党专制是中共绝不会接受的。
   
   对于那些现在说中共好话,散步对中共希望的人,我要说的是,这就好像过去,中共有好多所谓民主党派的人,他们损害了别人,他们暂时在中共那换了点好处,但是最后中共还是把这样的人也一起收拾了。因此,我认为所有的这样的人,他们的下场也并不会好。此外除了中共对他们迫害以外,在民众中他们也会颜面丧失已尽。
   
   
   主持人:你看,这次中共的五中全会之后,又要求党员学习啊,媒体上又大力的宣传。中共为什么老强制人学习它的东西呢?
   
   
   仲维光:我们在西方生活的人知道这种宣传手段的低劣。中共的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为了一个目地的一种政治宣传,而这种政治宣传里是充满谎言的,这种谎言呢就是一定要强迫大家去接受。这个就是为什么到今天为止中共这么重视宣传。
   
   全世界的国家里头只有共产党国家和以前的希特勒国家有宣传部,就是要彻底控制人们的头脑。这个宣传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就是越是中共害怕的事情,它们往往在这些事情上所投入的宣传力量越大。大家由此可以看到,中共最害怕的是什么。我举个例子——法轮功,因为中共最害怕法轮功,所以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面投入的宣传力量最大。
   
   现在同样是因为他惧怕任何政治上的变动,所以它就要在这些方面要投入最大的人力、物力,就要强迫所有的人来看它的这个东西。这种强制洗脑实际上就对人产生了一种客观上的恐怖作用,因为它使人在心理上、在头脑中产生一种幻觉,以为一切真的是这样的。这种强制洗脑和它的那个暴力恐怖手段一样,它是一种心理恐怖。一个暴力恐怖、一个心理恐怖。这就是大家常说的,共产党专制是建立在恐怖统治上的。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噢,就是中共在政治方面改良了,那么,中国民众能接受它吗?会出现什么情况?
   
   仲维光:这个就是我前面所要讲的,中共假如现在想改良的话,是不是民众就能原谅它以前犯下的罪。这是不可能的,罪行永远是罪行!
   
   此外,这就让我们看到,中共已经不可能在政治上实行改革,因为任何的政治改革他们第一步所要面临的,就是他们曾经杀过人,他们手上血债累累,第一步的政治改革就要面临这个东西,结果就是中共必须得抛弃这个一党专制,而且要认罪。而这样做的结果,中共必然立即崩溃。所以中共在过去半个世纪是它自己给它自己脖子上系上了“绞索”,是它自己已经使自己没有退路!
   
   
   主持人:感谢仲维光先生!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