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徐水良文集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短评]


   

徐水良


   

2011-1-5日


   
   
   《网路文摘》原来不准备发表任不寐先生的《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但近来有几乎公开的五毛人士和刘派人士,对这篇文章以及发表这篇文章的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大张挞伐,认为不应该发表这篇文章,因为按照他们采用的文革文字狱,“利用小说反党”,攻击伟大领袖及其思想等等的影射攻击罪,认为这篇文章对伟大领袖刘晓波和08宪章不敬。
   
   为了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反对一言堂文字狱思想专制。我们决定发表这篇小说。
   
   我认为,我们必须尊重和支持任不寐先生发表意见的言论自由权利和网站人员转发的自由,反对文字狱和影射攻击罪,容不得含糊。
   
   任不寐先生的文章,不过是一篇有点讽刺性搞笑性的小说而已,而且对争论各方都有所讽刺和搞笑,包括我们这些人都被讽刺在内。仅仅这点事情,值得如此大张旗鼓讨伐?看来很多人,是不能受批评的,连一点打趣性质的搞笑都不允许。在他们掌握的部门,无一例外,容不得不同意见,在笔会是这样,在其他他们掌管的地方,也是这样。现在还要管到宗教组织去,要宗教组织也只能有他们一家的意见,不许有别人的意见。他们与中共专制有什么差别?
   
   你对任不寐小说有不同意见,你可以批评;对这篇小说的水平不够,你也可以批评。但凭什么你们不准发表他的东西,还大张旗鼓地口诛笔伐,这是哪家道理?更何况任不寐先生好像也是信教的。
   
   很遗憾的是,傅希秋牧师竟然会赞成这些人的意见。傅先生已经有过一次容忍余、王的排郭事件,希望不要再来一次支持排任事件。
   
   
   

图文专题: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作者:任不寐


   
   
   洪洞县本来没有驴,有个好名的人,叫焦二,从外地用船运来一头。取名“和平8号”。放在闹市,一时围观者众,以为神。洪洞县只有两大产业,第一是养猪,第二还是养猪。于是焦二被官府抓住,这天正午,狱卒押解焦二上场,穿过闹市。焦二穿着20多年的开裆裤,脸上却不乏英气。只是嘴里对狱卒唠叨着:“我真的没有敌人,你们不是我的敌人,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那驴,每根毛都是和平,不信你验验,你验验……”话音还没有落,前面市中心那里突然人声鼎沸。近前来,是猪场保安部主任李逵的儿子启铭在指挥拆迁,用车压倒了小学生晓凤和钉子户钱云会。众人围住启铭,群情激奋。启铭屹立着,指点一个拿着砖头的网民说:“我爸是李逵!”众悚然。焦二又对狱卒说:“首先,你们和启铭以及他爹比起来,很人性、很柔情,很进步的;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呢?其次,我和晓凤和钱云会比起来,我比他们更和平。最后,我和那一个拿砖头的比起来,我更非暴力。我都说了,你验验,你验验……”一个狱卒环顾四周,紧张地:“暴力在哪儿?”另一位鄙夷不屑:“那也叫暴力?走!”经过晓风的尸体,焦二挥着拳头对众人呼喊:“咱们要和平啊!”
   
   这天,泰西驴业有限公司市场调查员阿瑞正在洪洞县考察驴肉市场的潜力,目睹了城市广场这一幕,当天就回去了。阿瑞跑得很匆忙,在县城城关被启铭的一个打手踹了一脚。阿瑞向董事会汇报,并提出,焦二是一位值得关注的人物。泰西驴业有限公司每年一度地要推出“金驴驹奖”,就是鼓励那些有助于驴业发展的优秀人士。这个奖的前身就是“金牛犊奖”。阿瑞动情地谈到了洪洞县民怨沸腾的场面以及驴肉市场广阔的前景,动议董事会将今年的“金驴驹奖”授予焦二。这是一场从未有过的董事会,因为争议很激烈。洪洞县花了一些钱,希望贿赂一些董事,这造成了更多的争吵。不过最后一个驴粪火药发明家的意见说服了大多数董事。他力主焦二当选,理由有三。第一、去年“金驴驹奖”给了一个当官的,舆论抱怨泰西驴业有限公司趋炎附势,因此今年必须找一个“民间”来挽回声誉。第二、焦二那点儿破事儿就遭致县府如此骄横的残酷对待,已经激起民愤,而民心可用。第三、洪洞县这些年养猪事业大发展,已经成为全地举足轻重、不可忽视的市场,关注那里也有利于提高本公司的声誉——“你们谁没见过洪洞县的猪跑?你们谁没吃过洪洞县的猪肉?” 驴粪火药发明家最后总结说。于是,是年举世瞩目的“金驴驹奖”破天荒地落在了洪洞县。
   
   焦二获奖的消息传来,洪洞县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首先,县长对外并仅仅对外是好面子的人,县长不高兴,就将“驴”编入“敏感词大词海”——这是洪洞县第五大发明。但李逵父子对这条消息十分兴奋,一方面,没有人清算了,没有敌人了;另一方面,舆论方向转移了。“导向是个好东西”,爷俩儿那天晚上举杯相庆。但晓风死了,他哥哥跪在妹妹的坟茔前,一脸绝望和茫然。对面是钱云会的坟,钱云会的女儿站在那里,一脸茫然和绝望。正义都被拿走了,他们只剩下一些原始的感情。他们一会儿羞愧,莫名其妙地自己怎么就有了敌人。他们本来是没有敌人的。他们从来没有暴力就被民间非暴力给定了性,又被官方暴力践踏了。然后,他们被一种被叫做语言暴力的东西抛弃了,或者,被代表了。“害怕就说害怕,为什么要说和平呢?和平就和平,为什么又变成了面对我们的优越感呢?优越就优越吧,怎么有成了上帝了呢?”他们不明白。这坟地有一个衣冠冢,埋着杨子的遗物。“和平吧,顺服……”洪洞县围观驴子的人则分裂了。鼠妹、咸猪手小鱼、流律师、吹牛皮他二婶、老胡、政客羊、周基督徒等等,热泪盈眶,奔走着。而焦二也哭了。焦二说,把奖金给晓风吧,算我的党费……随后有一群苍蝇天使天军呼告:不羡慕我们和平的,就是嫉妒我们。不过确有小安子、和他姑,还有师傅嫉妒了,诉说着,我们的驴才是真正的驴。
   
   这事从年中到年尾沸沸扬扬的,洪洞县更不安宁。这一年灾变更加严重。县政府买了很多子弹用来应对更多的晓凤他哥和焦二的弟兄;为了把他们都整成“和平”。而围绕“金驴驹奖”,另外一种子弹都上了膛,互相攻击。总而言之,城市中心和电脑屏幕上,都是千疮百孔的。于是在年底的时候,焦二的一位知音叫姜文的,把焦二的一本小说搬上了银幕。这是一部贺岁电影,叫《全是流氓》,也叫《让子弹飞一会儿》。“和平”=“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让三方满意的电影,因此获得了普遍的好评,站着就把钱赚了。所以泰西公司不了解洪洞县的县情。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县政府就可以自由地开枪了,理直气壮地暴力专政。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并飞向晓凤,焦二门就代表和平。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就可以给驴业公司的颁奖现场背书。这有巨大的示范效应。刚刚从监狱中出来的一伙儿人,忙不迭地上街叫卖:“和平了,我们也和平了,五毛钱一斤啦!”这声音很熟悉,因为以前也这样贱卖过“共和”。这是平安夜,或是新年的前一天。他们的声音和远处教堂的钟声、赞美声连成一片:“平安了,平安了……”这是深夜,雨雪从天而降。
   
   2010年12月31日
(2011/0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