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徐水良文集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短评]


   

徐水良


   

2011-1-5日


   
   
   《网路文摘》原来不准备发表任不寐先生的《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但近来有几乎公开的五毛人士和刘派人士,对这篇文章以及发表这篇文章的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大张挞伐,认为不应该发表这篇文章,因为按照他们采用的文革文字狱,“利用小说反党”,攻击伟大领袖及其思想等等的影射攻击罪,认为这篇文章对伟大领袖刘晓波和08宪章不敬。
   
   为了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反对一言堂文字狱思想专制。我们决定发表这篇小说。
   
   我认为,我们必须尊重和支持任不寐先生发表意见的言论自由权利和网站人员转发的自由,反对文字狱和影射攻击罪,容不得含糊。
   
   任不寐先生的文章,不过是一篇有点讽刺性搞笑性的小说而已,而且对争论各方都有所讽刺和搞笑,包括我们这些人都被讽刺在内。仅仅这点事情,值得如此大张旗鼓讨伐?看来很多人,是不能受批评的,连一点打趣性质的搞笑都不允许。在他们掌握的部门,无一例外,容不得不同意见,在笔会是这样,在其他他们掌管的地方,也是这样。现在还要管到宗教组织去,要宗教组织也只能有他们一家的意见,不许有别人的意见。他们与中共专制有什么差别?
   
   你对任不寐小说有不同意见,你可以批评;对这篇小说的水平不够,你也可以批评。但凭什么你们不准发表他的东西,还大张旗鼓地口诛笔伐,这是哪家道理?更何况任不寐先生好像也是信教的。
   
   很遗憾的是,傅希秋牧师竟然会赞成这些人的意见。傅先生已经有过一次容忍余、王的排郭事件,希望不要再来一次支持排任事件。
   
   
   

图文专题: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作者:任不寐


   
   
   洪洞县本来没有驴,有个好名的人,叫焦二,从外地用船运来一头。取名“和平8号”。放在闹市,一时围观者众,以为神。洪洞县只有两大产业,第一是养猪,第二还是养猪。于是焦二被官府抓住,这天正午,狱卒押解焦二上场,穿过闹市。焦二穿着20多年的开裆裤,脸上却不乏英气。只是嘴里对狱卒唠叨着:“我真的没有敌人,你们不是我的敌人,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那驴,每根毛都是和平,不信你验验,你验验……”话音还没有落,前面市中心那里突然人声鼎沸。近前来,是猪场保安部主任李逵的儿子启铭在指挥拆迁,用车压倒了小学生晓凤和钉子户钱云会。众人围住启铭,群情激奋。启铭屹立着,指点一个拿着砖头的网民说:“我爸是李逵!”众悚然。焦二又对狱卒说:“首先,你们和启铭以及他爹比起来,很人性、很柔情,很进步的;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呢?其次,我和晓凤和钱云会比起来,我比他们更和平。最后,我和那一个拿砖头的比起来,我更非暴力。我都说了,你验验,你验验……”一个狱卒环顾四周,紧张地:“暴力在哪儿?”另一位鄙夷不屑:“那也叫暴力?走!”经过晓风的尸体,焦二挥着拳头对众人呼喊:“咱们要和平啊!”
   
   这天,泰西驴业有限公司市场调查员阿瑞正在洪洞县考察驴肉市场的潜力,目睹了城市广场这一幕,当天就回去了。阿瑞跑得很匆忙,在县城城关被启铭的一个打手踹了一脚。阿瑞向董事会汇报,并提出,焦二是一位值得关注的人物。泰西驴业有限公司每年一度地要推出“金驴驹奖”,就是鼓励那些有助于驴业发展的优秀人士。这个奖的前身就是“金牛犊奖”。阿瑞动情地谈到了洪洞县民怨沸腾的场面以及驴肉市场广阔的前景,动议董事会将今年的“金驴驹奖”授予焦二。这是一场从未有过的董事会,因为争议很激烈。洪洞县花了一些钱,希望贿赂一些董事,这造成了更多的争吵。不过最后一个驴粪火药发明家的意见说服了大多数董事。他力主焦二当选,理由有三。第一、去年“金驴驹奖”给了一个当官的,舆论抱怨泰西驴业有限公司趋炎附势,因此今年必须找一个“民间”来挽回声誉。第二、焦二那点儿破事儿就遭致县府如此骄横的残酷对待,已经激起民愤,而民心可用。第三、洪洞县这些年养猪事业大发展,已经成为全地举足轻重、不可忽视的市场,关注那里也有利于提高本公司的声誉——“你们谁没见过洪洞县的猪跑?你们谁没吃过洪洞县的猪肉?” 驴粪火药发明家最后总结说。于是,是年举世瞩目的“金驴驹奖”破天荒地落在了洪洞县。
   
   焦二获奖的消息传来,洪洞县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首先,县长对外并仅仅对外是好面子的人,县长不高兴,就将“驴”编入“敏感词大词海”——这是洪洞县第五大发明。但李逵父子对这条消息十分兴奋,一方面,没有人清算了,没有敌人了;另一方面,舆论方向转移了。“导向是个好东西”,爷俩儿那天晚上举杯相庆。但晓风死了,他哥哥跪在妹妹的坟茔前,一脸绝望和茫然。对面是钱云会的坟,钱云会的女儿站在那里,一脸茫然和绝望。正义都被拿走了,他们只剩下一些原始的感情。他们一会儿羞愧,莫名其妙地自己怎么就有了敌人。他们本来是没有敌人的。他们从来没有暴力就被民间非暴力给定了性,又被官方暴力践踏了。然后,他们被一种被叫做语言暴力的东西抛弃了,或者,被代表了。“害怕就说害怕,为什么要说和平呢?和平就和平,为什么又变成了面对我们的优越感呢?优越就优越吧,怎么有成了上帝了呢?”他们不明白。这坟地有一个衣冠冢,埋着杨子的遗物。“和平吧,顺服……”洪洞县围观驴子的人则分裂了。鼠妹、咸猪手小鱼、流律师、吹牛皮他二婶、老胡、政客羊、周基督徒等等,热泪盈眶,奔走着。而焦二也哭了。焦二说,把奖金给晓风吧,算我的党费……随后有一群苍蝇天使天军呼告:不羡慕我们和平的,就是嫉妒我们。不过确有小安子、和他姑,还有师傅嫉妒了,诉说着,我们的驴才是真正的驴。
   
   这事从年中到年尾沸沸扬扬的,洪洞县更不安宁。这一年灾变更加严重。县政府买了很多子弹用来应对更多的晓凤他哥和焦二的弟兄;为了把他们都整成“和平”。而围绕“金驴驹奖”,另外一种子弹都上了膛,互相攻击。总而言之,城市中心和电脑屏幕上,都是千疮百孔的。于是在年底的时候,焦二的一位知音叫姜文的,把焦二的一本小说搬上了银幕。这是一部贺岁电影,叫《全是流氓》,也叫《让子弹飞一会儿》。“和平”=“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让三方满意的电影,因此获得了普遍的好评,站着就把钱赚了。所以泰西公司不了解洪洞县的县情。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县政府就可以自由地开枪了,理直气壮地暴力专政。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并飞向晓凤,焦二门就代表和平。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就可以给驴业公司的颁奖现场背书。这有巨大的示范效应。刚刚从监狱中出来的一伙儿人,忙不迭地上街叫卖:“和平了,我们也和平了,五毛钱一斤啦!”这声音很熟悉,因为以前也这样贱卖过“共和”。这是平安夜,或是新年的前一天。他们的声音和远处教堂的钟声、赞美声连成一片:“平安了,平安了……”这是深夜,雨雪从天而降。
   
   2010年12月31日
(2011/0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