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徐水良文集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徐水良


   

2011-1-3日


   

   
   (这是在一个邮件组,我与朋友们讨论这个问题时,本人发言的合编,因合编需要,略加修改。)
   
   中共的大屠杀罪行还没有得到清算,89民运的伟大名誉还没有得到恢复,64的英烈们还没有得到表彰和抚恤。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做好,我们当然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这个伟大的运动和它的英烈们,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中华民族要向上提升,要清除邪恶和腐败的一切,要净化全民族的心灵,就必须抓住这个大事和当时的人们奋不顾身,无私奉献的伟大榜样不放,让它们永远成为未来历史的榜样,让未来的子孙们永远学习和怀念;让屠夫、刽子手、杀人犯和欺世盗名者,永远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让子孙后代引以为戒。不达目的,绝不收手。是非必须分明。我们绝不能没有是非,一味和稀泥。
   
   ―――――――
   
   上面最后者一句,“我们绝不能没有是非,一味和稀泥”。我这句话没有影射意义。它的主要意思是:不能在敌我之间,在屠夫刽子手和64英烈之间和稀泥,鼓吹没有敌人,模糊敌我之间、屠夫刽子手和英烈之间的界线。更不能美化敌人,美化屠夫刽子手。
   
   有这些情况的:模糊敌我界限的,为屠夫刽子手作伪证又巧言令色无耻狡辩、甚至强词夺理坚持伪证的,尤其是无耻撒谎,美化敌人屠夫刽子手的,大家也应该毫不犹豫地与这种人划清界限。
   
   例如,类似下面这样美化赞扬屠夫刽子手和敌人的话,就是很可耻的,就是大家必须与之划清界线的。这类谎话,赞扬美化屠夫刽子手的专制暴政政权,是完全违背大陆实际情况的无耻谎言:
   
   中共“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监狱“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人性化管理”,“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管教,等等等等。
   
           ——摘自《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
   
   有朋友说:在刘晓波洋洋数千字的文章里除了你上面引用的那几百字看不顺眼的之外,其他的就看顺眼了,看不顺眼就批评,看顺眼的就表扬啊。
   
   但实际情况是,文章的标题就是《我没有敌人》,中心意思就是模糊敌我界限,鼓吹中共及其暴政不是敌人,并无耻美化中共暴政。我引用的这些话,加上我没有引用的鼓吹没有敌人的那更多的谎言,就是洋洋数千字的核心思想。我没有引用的那些谎言,同样是混淆是非,献媚中共、帮助中共减轻民众敌视和压力的无耻谎言。而且如果除去纯粹私人的例如对刘霞讲的那些话,所有这些谎言及胡话的字数,也占到全文多数。
   
   如果除去这些撒谎、混淆敌我界限、献媚中共、美化中共的文字,这个最后陈述还有什么意义?请大家回头重新看一下,如果除去这些文字,还留下什么有意义的东西?
   
   一个人,满口谎话,一次又一次撒谎,鼓吹没有敌人,鼓吹中共不是敌人,无耻吹捧敌人暴政达到这个程度,他当然也必须讲一些好话来掩盖自己,否则就是赤裸裸没有任何遮拦的纯无耻了。
   
   但即使他表面上讲几句好话,讲几句自吹自擂的话,甚至唱双簧,抨击中共,演苦肉计,以便欺骗公众,培养“民运领袖”,得和平奖,那又有几分真心,几分真实?又有什么意义?
   
   ――――――――
   
   补充说几句:
   
   刘的这些谎言,早就被中共的倒行逆施包括11年刑期所揭穿。但是,刘派们仍然把这些谎言拿到颁奖会上宣读,除了用刘晓波的口,帮中共在全世界改善形象,无耻美化中共,欺骗全世界以外,还能有什么解释?总不是为了宣扬刘晓波撒谎吧?虽然在客观上,那张空椅子在默默无言地嘲笑正在宣读的刘晓波的那些话全是谎话,但我相信,刘派愚蠢,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是企图用这些谎言美化中共,反过来美化刘晓波和线人花瓶们自己而已。
   
   有人抵赖说:是NOBEL獎委會決定宣扬“我沒有敵人的”。
   
   但实际上,刘晓波刚得诺奖的第一天,刘派许多人就纷纷建议颁奖会读《没有敌人》,然后刘霞就委托早就被魏京生和吴弘达揭发真面目的杨建利作代表全权安排。诺奖委员会当然尊重刘晓波及其家属以及刘派意见。抵赖有什么用?
(2011/01/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