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徐水良文集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徐水良


   

2011-1-29


   

   
   陈礼铭先生好文,特推荐。
   
   我曾经一再论述,在极权专制条件下,很难搞有形的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因为很快会被专制者孤立并且被打压渗透变成特务线人组织。要反对极权专制,必须搞无影无形,中共难以破坏的队伍。这次埃及和突尼斯的事变,再次证实了这一点。在极权专制条件下,无法搞有形组织,许多人坚持搞有形的真反对派组织,最后都失败,成为无用功。因此必须坚决转变策略,搞专制者难以破坏的无形队伍。
   
   下面是我过去部分相关论述的摘录:
   
   
   (我们)开头是努力组织真民运真反对派队伍,……但是,这种努力一次又一次遭到失败,……及到2003年,我才终于决定,不顾一切撤离民运圈,发动无组织、无定形、因而中共无法破坏的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主要是直接诉诸于全民的觉醒,而不是单纯依靠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很难形成的组织力量。……开始宣传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把我们的目的和理念,诉诸于广大民众和他们的觉醒,以及觉醒后开始的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
   
   ----------------------
   
   中共有强大组织,反对力量人数众多,却没有组织。在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也无法形成组织。因此,双方交战,只能是大量无组织的似乎是“乌合之众”13亿民众,对付组织强大,经验丰富的中共权贵队伍。在这种情况下,反对派没有组织,不能依靠组织形成坚强的战斗队伍,怎么办?
   
   我的看法:
   
   第一,我们一定要破除“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这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传统迷思,走与这种方式完全不同的路。否则,拼命搞组织,却永远搞不成功,永远无法采取行动,甚至永远陷入无穷无尽的内斗,徒然浪费精力,怎么办?我虽然从1973年起搞民运,一开始就认为在共产党极端专制条件下,只能依靠突发事件来实现民主,并且在1974-75年的文章和信件中,就多次论述这个问题。但是,组织的力量,实在太强大,有没有组织,天差地别,因此,许多年中,尤其出国以后,我仍然一再尝试搞组织,然而统统失败。及到2003年。看看实在不行,才放弃搞组织,着重发行网刊,以发起没有组织形式的全民民主民权运动为道路,逐步走向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目标。
   
   事实上,世界历史上的绝大多数革命,一开始往往是没有政党领导的,甚至多数还是没有组织,以突发事件形式产生的。“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完全是毛泽东的胡说。
   
   当然,突发事件一旦发生,成熟的革命者,立即就要努力建立组织,形成强大的组织力量。
   
   第二,带领无组织或者组织水平很低的队伍作战,只能学习古代类似情况下的作战方式,就是举起一面战旗,让自己组织水平很低的队伍跟着战旗走,才能形成初步的战斗力,并且依靠人数众多,前赴后继来取得胜利。
   
   ——摘自《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组织上,也要搞,但现在重点也是用理论和策略去引导民众搞组织。搞不了大组织,就引导全国民众,搞无形的、中共无法或者难以破坏的、联系上松散或紧密程度不同的、数量上非常多的、庞大的、各种各样朋友式的小圈子或小组织,为未来的突发事件的大组织做基础准备工作。
   
   做所有这些工作,都要非常重视和利用互联网,利用这个强大的、现代化的通讯信息渠道和工具。
   
   
   ——摘自《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陈礼铭:埃及革命与八九民运的异同及其启示


   

2011-01-29


   
   
   埃及的玫瑰花革命尚未结束,但是看来穆巴拉克政权大势已去。除非穆巴拉克本人及其政府下台,事件恐怕无法平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填补权力真空实现平稳过渡。事关埃及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相信埃及社会的进步力量有足够政治智慧处理好善后。真诚祝愿埃及人民获得自由以后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连续两天在推特和半岛电视台上关注埃及玫瑰花革命的进展,非常疲劳,也很有收获。有一些心得愿意跟网友分享。总的来说,埃及革命与二十多年前的八九民运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长期受压制的民众为反对腐败政府争取公民权利而自发举行的和平示威活动,都展现了勇敢、无私、博爱、献身等人性的光辉,都受到全世界媒体的热情关注和支持,都遭到本国政府的强力阻止和镇压。因此,电视上的埃及革命几乎就是八九民运的翻版。另一方面,毕竟过去了二十多年,整个世界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埃及革命也有许多与八九民运不同的地方。认真观察研究埃及民众的行动,一定会给下一次中国民主革命提供极为宝贵的经验。从这个意义上说,埃及革命可以看作下一次中国革命的预演。
   
   埃及革命可以提供的启示很多。能够想到有以下这些:
   
   一、准备工作——这次埃及革命最奇妙的地方在于它好像没有任何人组织,却又有很好的准备工作,不仅事先告诉人们开始示威的时间和地点以及示威活动的诉求目标和行动路线,而且告诉人们如何参加示威活动,如何对付当局的镇压,等等,甚至连如何集结、如何穿着、随身携带什么防身物品等都一一交代,好像是组织一次节日郊游。这一点很值得参考。
   
   二、组织工作——这次埃及革命的另一个奇妙的地方是它虽然有无形的组织,却没有有形的组织。事实上,参与活动的人员来自社会各阶层,并不属于某一个特定党派或组织,使得当局即使要镇压或者抹黑也没有地方下手。这一点也值得参考。
   
   三、诉求目标——埃及革命无形的组织者们事先把示威活动的诉求目标通告天下,简简单单几条,第一条就是解散穆巴拉克政府及其所有部委。有了一个固定目标,运动就有了方向,只要认同这一方向的都可以参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经验。
   
   四、内部团结——虽然参加埃及革命的人员来自埃及社会各阶层,有着不同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背景,但是他们团结一致,一点都不比参加八九民运的社会各界作得差。一个非常感人的事件是埃及基督教徒宣布他们将在穆斯林兄弟做祷告时承担保护他们的责任,而他们也的确这样做了。这对于未来埃及社会各宗教势力之间的团结很有助益。下一次中国民主运动一定会有基督教徒、法轮功友甚至毛主义左派人士参与,内部一定要团结。不论这个教那个教、这个派那个派,大家首先都是有着共同目标的同胞。一定要互相爱护,互相照顾。反对派内部不要互相攻击,矛头始终要对准独裁政府。因为最终由谁出任政府职位应该是在独裁政府倒台以后由全体公民来决定。所以只要愿意为打倒独裁政府出力,无论观点如何不同、人品有何缺陷都应该是盟友。
   
   五、军民关系——这次埃及革命中民众对待警察的态度和对待军人的态度明显不同。军人一进城,民众就给他们献花,对他们十分热情。相应地军人对待民众也相当友好。当然军人的态度最终仍然取决于军方上层的态度,但是尽量争取下层军人的人心对于避免把军人推向对立面还是十分重要。八九民运过程中北京市民对进城军人的态度总体来说不错,但是的确有戏弄士兵的情况存在,例如摘他们的军帽、摸他们的光头等。虽然不是普遍情况,但是对于后来某些军人的兽行未必完全没有影响。今后应该避免这种蠢事。
   
   六、破坏活动——独裁政权的一个老套路就是派出他们的走狗进行打砸抢等破坏活动,然后倒打一耙,归罪于示威民众。虽然这是小人伎俩,还是不得不防。对于博物馆、古迹、银行、商店乃至民宅和妇女儿童都应该事先制定保护措施。
   
   七、攻击目标——不允许破坏公物并不等于没有攻击的目标。埃及革命的攻击目标是执政党总部、警察局、内务部、电视台等。下一次中国民主革命也可以考虑占领各级党委、宣传部门、国安部门、公安部门、城管部门的办公地点。
   
   八、战胜恐惧——埃及人民受穆巴拉克独裁政权统治三十多年没有反抗的主要原因就是恐惧。这一次显然是受到突尼斯革命成功的鼓舞,明白了独裁统治貌似强大其实也是不堪一击的。一旦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大家就可以大胆地“向前走、不回头”了。仔细想想也是,防暴警察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我们的人数比他们多得多,十几个人对付一个,拖上几天,怎么也把他们拖垮了。这次埃及革命中训练有素不可一世的埃及防暴警察仅仅维持了一天就不见踪影了。这也是一个有益的经验。
   
   九、现代技术——这次埃及革命在短时间内取得相当重大的成果,不能不归功于现代通信技术的应用。下一次中国民主革命一定也离不开现代技术。有志之士一定要学习掌握这些技术,以便一旦需要就可以驾轻就熟。
   
   从推特上获取新闻是一种很奇妙的经历。全世界各国的人士都在同一个空间以各种不同语言讨论同一件事情,这也可以算是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一个奇观。很高兴的发现至少有几十个来自国内的推友一直积极发推报告事件的进展。潜水读推而不发推的推友应该更多。相信大家都可以在关注埃及事件的过程中学到很多有用的经验。当然,中共当局一定也在观察研究,试图从他们即将滚进历史垃圾堆的另一个朋友身上学到一点苟延残喘的伎俩。不过穆巴拉克的杀手锏也只有那么几个,一个也没奏效。剩下唯一还没用上的一着就是开枪杀人了。谅他没那个胆量。所以现在如果有人吓得尿裤子的话,一定是中南海里面那帮人。
   
   八九民运的主力是年轻人,埃及革命的主力是年轻人,下一次中国革命的主力一定也还是年轻人。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八九民运,经历过苏联东欧的巨变,又亲眼目睹中亚和中东地区一次又一次的民主革命。我们有责任把我们的知识和经验传授给我们的孩子们。千万不要以为现在的孩子们颓废无知政治冷漠,一旦他们行动起来,一定会让我们跌破眼睛的。这也是这一次埃及革命的一个经验之谈。
   
   先写这些。不足之处请网友们补充。
(2011/01/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