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徐水良文集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徐水良


   

2011-1-17日


   

   
   由中共地下势力怀着高度期望、当作重头人物推荐出来的李劼,企图用来混淆人们思想、用来反对自由民主共和制度的李劼,现身以来,始终胡言乱语,攻击、谩骂和抹黑反对派。不久遭到反对派反击,被驳得体无完肤,被网友揭穿,现出彻头彻尾的无知小丑的本质,一败涂地,遭到除中共地下势力以外其他的网友们鄙视和蔑视,使得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对他的高度期望,迅速落空,迫使他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退出他发表胡言乱语《独立评论》等论坛,到其他地方混迹,及到现在。
   
   真正的反对派人士,从来不把这个没有从事过民主运动的小丑,当作什么人物,更不认为他是反对派人士;只有刘派线人花瓶民运,才把他当作知己。
   
   这个从来没有从事过民主运动的小丑,近日他又写了一篇文章,攻击一直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的方励之先生和中国知识分子,说他们“怯懦与嫉妒”,并且说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刘派线人花瓶民运只会颠倒黑白,他们如获至宝,转发小丑李劼这篇胡言乱语的诬蔑文章。
   
   实际上,如果说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真有什么“死穴”的话,那绝不会是李劼说的“怯懦与嫉妒”,恰恰相反,是像李劼、余秋雨、刘晓波那样的“软骨头”或“奴才”,充当强权暴政的鹰犬或线人。
   
   李劼如此捧抬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叛徒线人小丑刘晓波,污蔑德高望重的方励之先生,居心何在?
   
   实际上,王若望先生,刘宾雁先生,许良英先生等等,这些坚持不懈地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的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比方励之先生更严厉批评或蔑视刘晓波这个软骨头叛徒,难道他们都是“怯懦和妒忌”。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竟然比你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从来没有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的小丑作者李劼、和你们当代中国首席软骨头刘晓波还要怯懦?这个小丑,昏了你的头了吧?
   
   这里我摘录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中的一些话,读者看是不是赞扬美化屠夫刽子手的专制暴政政权?是不是完全违背大陆实际情况的无耻谎言?刘派线人花瓶民运努力争取、并提议安排在和平奖颁奖大会上宣读这些谎言,是不是力图向全世界撒慌美化中共,欺骗全世界?向全世界揭穿刘晓波的这些谎言,说明中国的实际情况,说明中共迫害力虹、高智晟、胡佳,碾死钱云会、李莉等等等等可怕的实际的人权状况,是不是中国反对派的应尽道义责任和义务?
   
   下面仅仅是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中献媚中共,美化中共的一部分谎言:
   
   中共“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监狱“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人性化管理”,“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管教,等等等等。
   
          ——摘自《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这是不是彻头彻尾的美化中共、掩盖中国严重人权状况的谎言?实际上,当和平奖颁奖大会上宣读刘晓波的这些谎言时,那把空椅子就是在默默地嘲笑:刘晓波这些话全部是谎言!只是刘派线人花瓶民运非常愚蠢,不知道这空椅子恰恰是嘲笑刘晓波的谎言和中共的残暴而已。
   
   在我们看来,中国反对派向全世界揭露刘晓波的谎言和欺骗,不仅不是什么“怯懦和妒忌”,而且是他们应该履行的道义责任和义务。
   
   实际上,方励之先生与王若望、刘宾雁、许良英先生和我们这些努力揭穿刘晓波撒谎、欺骗和媚共本质的人比起来,是太过温和了。方先生温文尔雅的日记,不过记载了他当时想到的一些历史事实,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把它看作“怯懦”和“妒忌”。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看不到其中有什么“怯懦”,任何了解方励之先生的人,都不会认为这里有什么“妒忌”。只有小丑李劼,和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以及沽名钓誉的投机分子刘晓波及刘派线人花瓶们,才以他们自己的阴暗心理,阴暗到昏了头,硬是进行诬蔑和抹黑,才能说成是“怯懦和妒忌”。
   
   刘派线人花瓶民运无限美化刘晓波彻头彻尾的软骨头叛徒行为,却诬蔑攻击方励之先生到美国大使馆、最后到美国的避难行为。完全不顾任何逻辑。到中央电视电台为中共作证天安门没有死人是光荣的事情,到美国大使馆和美国避难倒是可耻的事情?
   
   说实在的,64以后,我在监狱,得知他们攻击诬蔑方励之先生到美国大使馆避难的行为,我马上就认为这是中共及其特务故意诬蔑。后来出狱以后、出国以后,听到这些诬蔑,我不仅不认为方励之先生有什么不对;相反,我只是感到中共及其特务的卑鄙和无耻,只是看到这是他们颠倒黑白的邪恶做法。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一个当时有可能充当反对派领袖的人物,换上其他扶不起来的阿斗或特务,以便击败搞臭反对派。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这个二十多年来的阴谋,必须予以揭穿。颠倒的历史,必须再颠倒过来。
   
   难道方励之先生不能出来避难,以便做一些力能所及的事情,倒是应该到中共监狱中去无所事事地消耗生命,去争个人的名誉?方先生选择前者,而不是像刘晓波那样不择手段想出名,不像刘晓波那样,64以后投靠中共,又与中共唱双簧树立英雄形象,欺世盗名,包括欺世盗名争和平奖,这恰恰说明,方励之先生是一个务实的人,不是一个像刘晓波那样只顾个人利益欺世盗名的人。所谓妒忌之类的诬蔑,完全不符合方励之先生的为人。
   
   
   
   附: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李劼
   
   
   当一众人士兴冲冲地到奥斯陆去出席颁奖仪式之际,就曾杞人忧天似地暗暗担心,但愿不要出什么洋相。果然,传回来的消息里,有人失控,并且还不是年轻人士,而是曾经导师一时、风光无限的方长辈。大大咧咧地接受采访,倒是在情理之中。愤愤不平地翻出二十多年前的那本“批判”旧账,间杂“黑马”、“黑驴”的讥讽,却让人莫名惊诧。方长辈应该有八十开外了吧,这么一把年纪,还耿耿于怀如烟往事,实在是不无搞笑。
   
   对诺奖得主有些非议,应该归入各抒己见和言论自由的范畴。不说与高呼领袖诞生的热烈形成平衡,至少也有免得定于一尊的效应。但说方长辈搞笑,却于无奈之中有着不无悲凉的叹息。倘若世人并不健忘的话,这个诺奖,当年与方导师可说是擦肩而过。假如方导师不是仓惶逃进美国大使馆,而是挺身站到遇难的学生跟前,无所畏惧地直面屠夫;那么,那一年的诺奖,非方莫属。可是,当年站到坦克跟前挡住浩浩荡荡“子弟兵”的,不是为众多学生景仰一时的方导师,而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学生仔;并且既不是学生领袖,也不是来自北京的什么名牌大学,普通到了无声无臭的普通。
   
   据知情者透露,当年方导师如此解释过为何避入使馆:共产党的牢不好坐。这层解释里包含两层信息。其一,方导师当时知道,不躲避的话也不过是坐牢,并无杀身之祸。其二,即便是坐牢,方导师也不愿认领这样的代价。记得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一剧里,有句经典台词:怯懦呵,你的名字是女人。这句台词到了中国的一九八九年,一不小心就被改成:怯懦呵,你的名字是导师。
   
   就人性而言,怯懦并非是不可理解的人性弱点。古人有言,食色,性也。今人似乎应该再加上一句,怕死,也是一种人的本能,求生更是一种人的权利。或许正是考虑到人有求生的权利,美国军队允许士兵在没有抵抗可能的时候举手投降。中国的战俘回国,屈辱终身;美国战俘归来,照样有如英雄一般受到夹道欢迎。因此,方导师当年的怯懦,倒也无可非议。只是,既然当年怯懦了,如今就不必再嫉妒。一个知道牢房不好坐而抽身的老人,若能向一而再、再而三地坐牢的晚辈表示一点敬意,不说风度翩翩,至少也算一种心理上的补偿。更不用说,同样站在那个颁奖大厅里的,还有一个姓方的晚辈,那年被坦克碾断了两条腿的学生。真不知方长辈是如何面对的。须知,那天晚上,不少学生倒在血泊中,他们就是想逃进美国大使馆也不得。而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个美国大使馆可以躲避。学生的幼稚和导师的老成,对照鲜明。如今,当年被碾断腿的学生站在颁奖大厅里,满心的祝贺。而当年躲进大使馆的导师,却对获奖者耿耿于怀。此情此景,让人忍不住要问一声:当年让你得奖,你不敢;如今他人得奖,你冷言冷语。这可真是像极了一个著名的批改作文段子所言:当而而尔不而,不当而尔而而。
   
   若要说,还有更多的中国人有资格获得该诺奖,这在理论上是成立的。比如,林昭,遇罗克,还有许多为反抗暴政而遇难的英烈们。就是在那一年,也有挡在坦克跟前的那个男生,还有一个因为举起手臂想挡住坦克而被当场碾死的女生,都极具得奖资格。诺奖之于获奖者,确实是一种莫大的荣誉。但倘若诺奖颁给诸如林昭那样的英烈,那么应该说是诺奖因为获奖者而光彩熠熠。诺奖虽然是发明了炸药的诺贝尔奠定的,但诺奖的信誉,却是由获奖者建立的。诺奖也有搞笑的时候,比如颁发给美国总统。但这一次的诺奖,一点都不搞笑。这一次的诺奖,在赋予获奖者应有的荣誉同时,也让诺奖本身重新建立了信誉。这是连美国总统,都当众承认的事实。颁奖大厅里的掌声,应该具有双重的敬意。
   
   当然,荣誉对任何一个获誉者,都是一种考验,都意味着更大的担当。但这次的荣誉,却首先检验了获誉者的同行和同胞。不少中国知识分子,似乎全都忘记了当年的怯懦,昂起了嫉妒的头颅。这样的嫉妒,有的是像方长辈那样发声的,更多的则是无声的。仿佛是在以沉默,表示他们的不屑;又像是在以不作声,表示他们选择与朝廷保持一致。嫉妒在中国知识分子身上,表现得异常成熟。相比之下,还是那些学生,天真依旧:在校园里断然挂出一条横幅,向获得奖者表示衷心的祝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