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徐水良文集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徐水良


   

2011-1-17日


   

   
   由中共地下势力怀着高度期望、当作重头人物推荐出来的李劼,企图用来混淆人们思想、用来反对自由民主共和制度的李劼,现身以来,始终胡言乱语,攻击、谩骂和抹黑反对派。不久遭到反对派反击,被驳得体无完肤,被网友揭穿,现出彻头彻尾的无知小丑的本质,一败涂地,遭到除中共地下势力以外其他的网友们鄙视和蔑视,使得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对他的高度期望,迅速落空,迫使他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退出他发表胡言乱语《独立评论》等论坛,到其他地方混迹,及到现在。
   
   真正的反对派人士,从来不把这个没有从事过民主运动的小丑,当作什么人物,更不认为他是反对派人士;只有刘派线人花瓶民运,才把他当作知己。
   
   这个从来没有从事过民主运动的小丑,近日他又写了一篇文章,攻击一直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的方励之先生和中国知识分子,说他们“怯懦与嫉妒”,并且说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刘派线人花瓶民运只会颠倒黑白,他们如获至宝,转发小丑李劼这篇胡言乱语的诬蔑文章。
   
   实际上,如果说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真有什么“死穴”的话,那绝不会是李劼说的“怯懦与嫉妒”,恰恰相反,是像李劼、余秋雨、刘晓波那样的“软骨头”或“奴才”,充当强权暴政的鹰犬或线人。
   
   李劼如此捧抬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叛徒线人小丑刘晓波,污蔑德高望重的方励之先生,居心何在?
   
   实际上,王若望先生,刘宾雁先生,许良英先生等等,这些坚持不懈地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的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比方励之先生更严厉批评或蔑视刘晓波这个软骨头叛徒,难道他们都是“怯懦和妒忌”。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竟然比你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从来没有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的小丑作者李劼、和你们当代中国首席软骨头刘晓波还要怯懦?这个小丑,昏了你的头了吧?
   
   这里我摘录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中的一些话,读者看是不是赞扬美化屠夫刽子手的专制暴政政权?是不是完全违背大陆实际情况的无耻谎言?刘派线人花瓶民运努力争取、并提议安排在和平奖颁奖大会上宣读这些谎言,是不是力图向全世界撒慌美化中共,欺骗全世界?向全世界揭穿刘晓波的这些谎言,说明中国的实际情况,说明中共迫害力虹、高智晟、胡佳,碾死钱云会、李莉等等等等可怕的实际的人权状况,是不是中国反对派的应尽道义责任和义务?
   
   下面仅仅是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中献媚中共,美化中共的一部分谎言:
   
   中共“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监狱“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人性化管理”,“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管教,等等等等。
   
          ——摘自《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这是不是彻头彻尾的美化中共、掩盖中国严重人权状况的谎言?实际上,当和平奖颁奖大会上宣读刘晓波的这些谎言时,那把空椅子就是在默默地嘲笑:刘晓波这些话全部是谎言!只是刘派线人花瓶民运非常愚蠢,不知道这空椅子恰恰是嘲笑刘晓波的谎言和中共的残暴而已。
   
   在我们看来,中国反对派向全世界揭露刘晓波的谎言和欺骗,不仅不是什么“怯懦和妒忌”,而且是他们应该履行的道义责任和义务。
   
   实际上,方励之先生与王若望、刘宾雁、许良英先生和我们这些努力揭穿刘晓波撒谎、欺骗和媚共本质的人比起来,是太过温和了。方先生温文尔雅的日记,不过记载了他当时想到的一些历史事实,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把它看作“怯懦”和“妒忌”。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看不到其中有什么“怯懦”,任何了解方励之先生的人,都不会认为这里有什么“妒忌”。只有小丑李劼,和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以及沽名钓誉的投机分子刘晓波及刘派线人花瓶们,才以他们自己的阴暗心理,阴暗到昏了头,硬是进行诬蔑和抹黑,才能说成是“怯懦和妒忌”。
   
   刘派线人花瓶民运无限美化刘晓波彻头彻尾的软骨头叛徒行为,却诬蔑攻击方励之先生到美国大使馆、最后到美国的避难行为。完全不顾任何逻辑。到中央电视电台为中共作证天安门没有死人是光荣的事情,到美国大使馆和美国避难倒是可耻的事情?
   
   说实在的,64以后,我在监狱,得知他们攻击诬蔑方励之先生到美国大使馆避难的行为,我马上就认为这是中共及其特务故意诬蔑。后来出狱以后、出国以后,听到这些诬蔑,我不仅不认为方励之先生有什么不对;相反,我只是感到中共及其特务的卑鄙和无耻,只是看到这是他们颠倒黑白的邪恶做法。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一个当时有可能充当反对派领袖的人物,换上其他扶不起来的阿斗或特务,以便击败搞臭反对派。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这个二十多年来的阴谋,必须予以揭穿。颠倒的历史,必须再颠倒过来。
   
   难道方励之先生不能出来避难,以便做一些力能所及的事情,倒是应该到中共监狱中去无所事事地消耗生命,去争个人的名誉?方先生选择前者,而不是像刘晓波那样不择手段想出名,不像刘晓波那样,64以后投靠中共,又与中共唱双簧树立英雄形象,欺世盗名,包括欺世盗名争和平奖,这恰恰说明,方励之先生是一个务实的人,不是一个像刘晓波那样只顾个人利益欺世盗名的人。所谓妒忌之类的诬蔑,完全不符合方励之先生的为人。
   
   
   
   附: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李劼
   
   
   当一众人士兴冲冲地到奥斯陆去出席颁奖仪式之际,就曾杞人忧天似地暗暗担心,但愿不要出什么洋相。果然,传回来的消息里,有人失控,并且还不是年轻人士,而是曾经导师一时、风光无限的方长辈。大大咧咧地接受采访,倒是在情理之中。愤愤不平地翻出二十多年前的那本“批判”旧账,间杂“黑马”、“黑驴”的讥讽,却让人莫名惊诧。方长辈应该有八十开外了吧,这么一把年纪,还耿耿于怀如烟往事,实在是不无搞笑。
   
   对诺奖得主有些非议,应该归入各抒己见和言论自由的范畴。不说与高呼领袖诞生的热烈形成平衡,至少也有免得定于一尊的效应。但说方长辈搞笑,却于无奈之中有着不无悲凉的叹息。倘若世人并不健忘的话,这个诺奖,当年与方导师可说是擦肩而过。假如方导师不是仓惶逃进美国大使馆,而是挺身站到遇难的学生跟前,无所畏惧地直面屠夫;那么,那一年的诺奖,非方莫属。可是,当年站到坦克跟前挡住浩浩荡荡“子弟兵”的,不是为众多学生景仰一时的方导师,而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学生仔;并且既不是学生领袖,也不是来自北京的什么名牌大学,普通到了无声无臭的普通。
   
   据知情者透露,当年方导师如此解释过为何避入使馆:共产党的牢不好坐。这层解释里包含两层信息。其一,方导师当时知道,不躲避的话也不过是坐牢,并无杀身之祸。其二,即便是坐牢,方导师也不愿认领这样的代价。记得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一剧里,有句经典台词:怯懦呵,你的名字是女人。这句台词到了中国的一九八九年,一不小心就被改成:怯懦呵,你的名字是导师。
   
   就人性而言,怯懦并非是不可理解的人性弱点。古人有言,食色,性也。今人似乎应该再加上一句,怕死,也是一种人的本能,求生更是一种人的权利。或许正是考虑到人有求生的权利,美国军队允许士兵在没有抵抗可能的时候举手投降。中国的战俘回国,屈辱终身;美国战俘归来,照样有如英雄一般受到夹道欢迎。因此,方导师当年的怯懦,倒也无可非议。只是,既然当年怯懦了,如今就不必再嫉妒。一个知道牢房不好坐而抽身的老人,若能向一而再、再而三地坐牢的晚辈表示一点敬意,不说风度翩翩,至少也算一种心理上的补偿。更不用说,同样站在那个颁奖大厅里的,还有一个姓方的晚辈,那年被坦克碾断了两条腿的学生。真不知方长辈是如何面对的。须知,那天晚上,不少学生倒在血泊中,他们就是想逃进美国大使馆也不得。而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个美国大使馆可以躲避。学生的幼稚和导师的老成,对照鲜明。如今,当年被碾断腿的学生站在颁奖大厅里,满心的祝贺。而当年躲进大使馆的导师,却对获奖者耿耿于怀。此情此景,让人忍不住要问一声:当年让你得奖,你不敢;如今他人得奖,你冷言冷语。这可真是像极了一个著名的批改作文段子所言:当而而尔不而,不当而尔而而。
   
   若要说,还有更多的中国人有资格获得该诺奖,这在理论上是成立的。比如,林昭,遇罗克,还有许多为反抗暴政而遇难的英烈们。就是在那一年,也有挡在坦克跟前的那个男生,还有一个因为举起手臂想挡住坦克而被当场碾死的女生,都极具得奖资格。诺奖之于获奖者,确实是一种莫大的荣誉。但倘若诺奖颁给诸如林昭那样的英烈,那么应该说是诺奖因为获奖者而光彩熠熠。诺奖虽然是发明了炸药的诺贝尔奠定的,但诺奖的信誉,却是由获奖者建立的。诺奖也有搞笑的时候,比如颁发给美国总统。但这一次的诺奖,一点都不搞笑。这一次的诺奖,在赋予获奖者应有的荣誉同时,也让诺奖本身重新建立了信誉。这是连美国总统,都当众承认的事实。颁奖大厅里的掌声,应该具有双重的敬意。
   
   当然,荣誉对任何一个获誉者,都是一种考验,都意味着更大的担当。但这次的荣誉,却首先检验了获誉者的同行和同胞。不少中国知识分子,似乎全都忘记了当年的怯懦,昂起了嫉妒的头颅。这样的嫉妒,有的是像方长辈那样发声的,更多的则是无声的。仿佛是在以沉默,表示他们的不屑;又像是在以不作声,表示他们选择与朝廷保持一致。嫉妒在中国知识分子身上,表现得异常成熟。相比之下,还是那些学生,天真依旧:在校园里断然挂出一条横幅,向获得奖者表示衷心的祝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