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徐水良文集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附网友批判陈泱潮其他捧江文章的网文二则)


   

   
   目录:
   陈泱潮呼吁江泽民称帝立宪书
   周育田:莫呼「江贼」为圣人——再致陈泱朝先生
   小溪: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评陈泱潮致江泽民公开信
   
   
   [按]陈泱潮十多年搞诈骗,脱离民运并与民运隔绝,但因诈骗犯罪案发,出国来搞“民运”。出来以后,立刻吹捧江泽民,鼓吹江泽民当皇帝。并与王雍罡一样,攻击揭露江泽民的吕嘉平先生。这是他呼吁江泽当皇帝的文章之一。陈泱潮写了好些吹捧江泽民文章。所以,这里附网友批判陈泱潮其他捧江文章的网文二则。
   
             ——徐水良
   
   

新世纪中国何往?


   

——呼吁江泽民称帝立宪书


   

作者:陈泱潮


   
   
   转自高寒主编的《中国之路》第二期
   
   原文网址:http://chinaway.org/2/cyc.htm
   
   
   编者按语:
   
   本文是又一篇改良派的代表作。它好就好在它将改良派反对革命、寄望统治者“恩赐民主”的理论发挥到了极致,从而旗帜鲜明地、力挽狂澜地提出了敦请江泽民称帝行君主立宪,以避免中国毁于革命的主张。
   
   作者曾是七九民主墙时代一位活跃的民运人士,坐过中共的牢,在专制制度下备受磨难。但今天却走到靠“推背图”来论证江泽民称帝之“顺天承运”这种田步,其个中蹊跷,颇发人深省。通观全文,不可谓作者对民主的追求不迫切、不可谓作者对民主的向往不真诚,但在对中国之百年反思中,本文作者竟然一头扎进那对“革命”之声嚣尘上的声讨时髦而不能自拔,从而终于得出恐怕让许多“改良派”都错愕不已的要靠恢复帝制来求民主的结论。
   
   和芦笛先生的文章一样,本刊选登此文完全是取其代表性。
   
   
   
   内容提要
   
   我积三十年之心血,判定中国政体制度的最佳归宿,就是实行新五权分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建立中华合众国!
   
   记得1997年,我在梦中忽闻有人大声把我喊醒:“慈禧已死,光绪还在!”我当时睡眼惺松内心纳闷:光绪不是先慈禧一天驾崩的吗?怎么会……
   
   现在看来,中国民主宪政的确立,正面临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江泽民先生真有如慈禧死后的光绪皇帝!只要下决心,就有能力在中国建立起超稳定发展机制——实行新五权分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带动世界新一波民主浪潮!
   
   蜂蚁有王,众星拱辰,天人一贯,自然之理!十三亿中国人,茫茫人海十之八、九是农民。岂可国无其主?岂可让黎民百姓在政客党魁朝三暮四的捣鼓中,丧魂失魄心无所系?
   
   预定今秋召开的中共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江泽民先生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地位比较稳固的形势下着手筹备的。也许,江泽民先生是自孙中山实行隐性帝制以来,最后一位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隐性帝王!
   
   辩证法告诉我们,此时此刻处于历史大转折关头的有效独裁,具有两重性。
   
   名正言顺、正大光明、堂堂正正实行新五权分立的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才是顺天应人天经地义之正道!!!
   
   此时如日中天的江泽民先生,比孙、毛、邓质朴而实际地为执政党提出了一个只要切实遵循去做(而不是再欺骗!),就一定经受得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行动方针或者叫行为准则: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中国千万不可再丧失这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
   
   
   引言:中国百年来迷误于枭雄黑道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
   
   没有正确的思想,就没有正确的行动。
   
   所谓正确,就是经受得住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百年来,中国之所以大走弯路,究其主要原因,乃是因为占了上风、居于统治地位的指导思想的迷惘和误入枭雄黑道!
   
   ●孙中山
   
   清末立宪与革命之争,康有为、梁启超断言舍立宪必至军阀割据天下大乱。孙中山则力主革命、推翻满清、结束帝制。武昌起义终止了清廷实行君主立宪的维新变革。但孙中山继之又倡言中国必以俄为师,要向苏俄学习,搞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正是孙中山开了“党国体制”、现代个人崇拜、一党专制、领袖独裁、隐性帝制的先河,客观上延缓了中国实行民主宪政的进程!
   
   ●蒋介石
   
   蒋介石步其后尘,把“党国体制”、一党专制、领袖独裁、隐性帝制的衣钵承袭下来,错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共和谈实行政党政治民主宪政的良机!否则,马歇尔复兴计划将首先在二次世界大战中与美国站在一起、且其时正可作为抵挡自由世界敌人苏联屏障的中国实行起来,中国不至落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国德国日本之后!如此,何来两岸分治五十余年之灾难与痛苦!
   
   ●毛泽东
   
   毛泽东号称“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但在其实践中,还是“党国体制”、一党专制、领袖独裁、隐性帝制。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所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共产党不是同其它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以及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如何防止官僚制要向欧美讲英语的国家学习等诸如此类的主张,通通不见了。只剩下血淋淋赤裸裸的暴力夺权和暴力专制!
   
   毛泽东关于国家体制和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思想,究其实质,除孙中山蒋介石的负面影响外,他更成问题的地方在于:进一步吸收了球级枭雄斯大林-希特勒和集中国历代枭雄权谋诈术于一炉的李宗吾“厚黑学”之剧毒!
   
   斯大林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和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本质上并无区别。正如我在《特权论》中所说,他们不过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社会帝国法西斯主义”!内政残暴镇压反对派排除异己不用说了。外交方面,他们两者社会帝国法西斯本质的一致性,在瓜分波兰和屠杀波兰人民的事件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宗吾惊世骇俗提出和大肆宣扬“厚黑学”,并趁民国初年新闻思想学术自由之新潮,使之风靡全国,时在1918年。当时毛泽东正就读于湖南长沙第一师范,正在身体力行“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见李锐著《毛泽东同志青少年时代及初期革命活动》)。李宗吾“厚黑学”对青年毛泽东无疑影响极其巨大!
   
   综观毛泽东一生作为,其成功之处,无不闪烁着李宗吾总结刘邦等人成功源于“脸皮要厚、心肠要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幽灵。无论战争年代打家劫舍善用黑白二道,还是和平时代搞阳谋权变几番整肃,莫不如此!
   
   甚至毛泽东晚年所鼓吹以至流行全球、至今仍为中共奉为圭旨的“第三世界”、“世界弱小民族的联合”等,都可从他得之心传、心领神会的、真正宗师李宗吾那里找到源头!
   
   ●邓小平
   
   邓小平的思想按他“实事求是”的要求来讲,其实并无所谓理论可言。他所奉行和崇尚、提倡的,是实用主义和经验主义。
   
   他的“聪明”之处,在于把实用主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赤裸告白,用“不管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的所谓“猫论”,来加以外表看来不是那么“匪类”的修饰,很有点“笑里藏刀”向他所统治下的中国人兜售“糖衣砒霜”的味道。
   
   中国古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邓大人“猫论”来指导,就给变成了“只要来钱——卖淫可也、贩毒亦可也、坑蒙拐骗偷抢杀无不可也、索要收受贿赂更何其不可也”!
   
   对伟大“猫论”的推销,潜移默化,流毒所至,的确对中国社会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而“摸着石头过河”对于个人来讲,水深了缩回脚来也倒无妨;但对于领导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而言,则几等于“盲人瞎马胡窜乱闯”的同义语!明明白白是缺乏先见之明的理论指导、仅凭经验主义摸索而行的写照。
   
   他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下所推行的改革开放,不过是清末洋务运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只学西方坚船利炮,不学西方典章制度的翻版。
   
   在国家政体制度上,他比孙、蒋、毛,等而下之的地方,一方面学既往亡国败运奸雄“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一套,将国家置于“君非君,臣非臣”、礼崩乐坏、法制废置的境地;一方面虽无生理血缘传承关系,却欲效慈禧皇太后操控儿皇帝。
   
   慈禧垂帘听政,小平在家中以军操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随兴之所致、为所欲为!尤有甚者,企图死后亡魂也能长期左右中国政局,居然越厨代庖,封下隔代皇太孙!
   
   他与慈禧太后的区别在于:慈禧不过叫了几名刽子手在菜市口用刀斩了六君子,从而断送了大清的天下;邓总设计师却是调动了数十万装备精良的现代化“人民子弟兵”、把现代化坦克开上堂堂首都街头人民共和国天安门广场、要了为中国现代化和平请愿的数百条青年学子及无辜市民的命、使全世界瞠目结舌,从而为共产党埋下了总有一天要引发大爆炸的定时炸弹!
   
   邓一向以“实事求是”自我标榜,可是共产中国现实社会存不存在、会不会产生官僚特权阶级?在这样具有根本性的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上,他半点实事求是的气味都没有!针对《特权论》有理有据的论述,邓理论大师公然一口咬定“中国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产生官僚特权阶级”!一方面把《特权论》作者抓起来判处重刑,一方面又深恐世人知道《特权论》及其作者,力图以沉默和迫害来将其封杀——他老人家就是在这样的“实事求是”“理论基础”之上,精心设计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
   
   邓记实用主义和经验主义,可以适应千百万市侩官僚的味口,造成趋利若鹜唯利是图的市侩风气。但,却不能造就千百万大公无私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和激扬全民族蓬勃向上的正气!更不用说在国体制度上形成有利于新陈代谢的健康机制、建树万年不摇的超稳定发展机制了!
   
   
   一、百年迷误下中国之政、经、社、生态现状
   
   
   一个世纪以来,前述主政者的思想,操纵国政,居于统治地位,误导了几代中国人!政治上使中国至今没有建立起一个真正能够稳定发展的合乎自然规律新陈代谢的健康机制!国家命运在人民根本无法把握的情况下,被他们这三两个捏拿着枪杆子的枭雄玩弄于股掌之上!几番折腾、几番飘摇!
   
   近年来,中国大陆经济有所发展,须知是附出了极其巨大的代价——不受制约的极少数官僚特权阶级迅猛暴富,乃是建立在对最大多数人进行无形剥夺的基础之上!
   
   全民族心态失衡、人心大坏、道德沦丧!
   
   自然界生态环境也不堪掠夺破坏,严重恶化……
   
   在俄罗斯东欧理顺了政体制度,大踏步追上来的情况下,中国由于政体制度民主化改革严重滞后,潜在的社会病灶、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深刻的政治危机,正日渐浮现于世人面前,隐隐然大有蓄之愈久其发必速之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