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徐沛文集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钱先生:
   
   
   
   你好。你的观点有一定的代表性。你的行文也颇为中肯。不象有些漫骂攻击和胡搅蛮缠的文字。因此,我愿意与你进行理性的交流。

   
   
   
   首先,我部分同意你的观点,比如无论民运哪一派,当国内有人受到迫害时,都应该给予声援和关注;海外应成为国内民运的一部分,国内民运的批评指责应尽量避免;及敌人意识并不是值得鼓励的事情等。但是,你信中有若干观点我不敢苟同,尤其是有些地方的描述似与事实不符。
   
   
   
   一, 你说你不是民运人士,可我刚才上网随便查了一下,你不仅曾多次参与民运会议,而且还曾是六四屠杀后公开宣布脱离中共领导的民运组织全德学联的负责人。现在你当然有权宣称自己不是民运人士,也可以选择离开民运。但是,当时你应该算是一个民运人士吧。否则,连你这样的人都不算民运人士,我不知道谁还算民运人 士。以我对民运人士的理解,你应该算是如假包换的民运人士了。如果你觉得自己过去或现在从来就不是民运人士,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定义“民运人士”这个概念的?能请你不吝赐教吗?如果你至少过去曾是民运人士,为什么要说你不是民运人士呢?你是指过去虽是,现在不再是了吗?请你明确说明。谢谢。
   
   
   
   二,你首先声明自己不是民运人士,然后就开始批评其他民运人士,并说从他们(我们?)的文字里领教了“宫 廷政治、甚至是共产文化”。一下子就将自己与你要批评的对象划清了界线。而且可以毫无顾忌地数落民运人士了。诸不知你指的“他们”中很多人比你还不“民运人士”,如三妹、徐沛、卞和祥等,他(她) 们似乎从来没有象你那样担任重要民运组织的负责人(你不会否认全德学自联不算民运组织吧,我知道至少全美学自联 曾是美国乃此全球最大的民运组织之一),甚至连一般的民运组织的会议都很少参加。你怎么突然将自己列为“非民运人士”,而将他(她)们划为应该启蒙你的 “民运人士”了呢?你这样不是典型的捧杀民运人士吗?先给别人一个很高的定位,然后比照这个定位恨恨地修理对方,这样有失厚道吧。我觉得,谁是民运人士, 谁不是,在讨论问题是都无关紧要。当我们就某些话题进行讨论或辩论时,不应该受我们的身份所影响。因此,如果你准备继续与我辩论,不要再扯这些,大家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玩这些把戏太小儿科了(对不起,有点不恭)。尤其在我面前,千万别把骂民运当娱乐,否则,你会发现不好玩的。咱们有理说理,行吗?
   
   
   
   三,你反复强调宽容,我很赞赏。可是,这里有两点必须指出:一是宽容是相互的,也是相对的。不能只要求别人宽容你,而你却不宽容别人。比如刘晓波,你一再地要求我们宽容他,可你知道他和他的跟班有多么不宽容别人吗?就拿刘晓波得奖这件事来说吧。刘得奖后,海外一些流亡人士只是用文字批评了一下刘是合作派,骨头不够硬而已,有些人就急得乱蹦乱跳,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什么漫骂污蔑的文字都出来了----这才是容不得不同意见的典型表现。而几年前当伊朗温和派人权人士阿巴迪获得诺奖时,海外流亡的伊朗民运人士立即就到挪威举行抗议,对诺奖委员会表达强烈不满。颁奖当天,伊朗流亡人士还在会场外举行了的 抗议活动。你博学多识,应该不至于不知道这一点吧。伊朗“激进”民运人士的做法比我们还要更进一步,好像也没有多少民主国家的人认为他们是“宫廷政治,共产文化”吧。所以我说,不必动不动就将与你们意见不同的人扣上一顶类似“宫廷政治”这样天大的帽子,这才是真正的”党文化“。如 果你不不了解刘晓波们多么不宽容他人,我可以私下告诉你一些。网上这方面的信息已经很多,你随便查一下就能找到。我不愿在此再多谈他,因为他毕竟也是受害者:专制和名利的双重受害者。同时,宽容不仅是相互的,也是相对的。我们不能因为觉得宽容是个好东西,就无论有人做了再错的事,他都可以拿宽容来堵天下人 的悠悠之口。否则,这个世界就没有人谴责坏人坏事了。911后,美国不仅要将宾拉登消灭,还要消灭明里暗里支持宾拉登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政权,我们总不能说 美国不懂得宽容,或美国不是民主社会吧。所以说,宽容是相对的,911以前美国对恐怖组织非常宽容,911以后美国对恐怖组织非常不宽容。这就是今天世界 发生的事情,这无关民主不民主。二是民主运动与专制制度从来就是势不两立的,这里面没有什么宽容可言,就如美国和恐怖组织之间没有宽容可言。依我看,民运对中共专制政权不是不够宽容,而是太过宽容,几乎已经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如果这样还不够宽容,我觉得你们还不如直接向中共投降请求招安好 啦。何必搞出那么多花样,找出那么多天花乱坠的说辞呢?全世界流亡运动,有哪国比我们中国更温和“可爱”的了。
   
   
   
   四, 你说海外民运不应该与国内民运和人权主流唱反调。我基本同意你的观点。可是,你怎么认为刘晓波所代表的民运和人权运动就是主流呢?难道高智晟、胡佳、陈光诚、谭作人、郭泉、民主党人、全国各地的上访访民,活跃在国内各行业的维权律师群,以韩寒为代表的只拿中共开涮从不捧中共臭脚的庞大的民间博客写手,还有 遍布全国各地的以艾未未等为领军人物的”草泥马“族,他们都算支流?你好大的口气!刘晓波在获得诺奖前,或更准确地说在发表零八宪章前,他和他的亲密战友们(如余杰、王怡等)自己也曾象你一样,甚至不承认自己是民运人士(余杰王怡等曾以郭飞雄与民运走得太近而排斥他与布什总统的会面)。他曾主张国内反抗运 动"非政治化“,”非街头化“,当然也反对对暴力镇压的反抗。一个民运人士主张”非政治化“,”非街头化”,这在古今中外闻所未闻。不过,他在反对他人政治化最高昂的时候,突然弄出个零八宪章这样一个最政治化的东西,有人批评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错吗?他还曾经批评高智晟不要在反抗运动中强调道德,不 要搞个人英雄主义。现在倒好,他和他的跟班喊得最高的就是道德论调,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否则,海外民运为什么不能批评在国内的他,你们强调的不就是他的所谓在国内的道德优势吗?他们鼓吹的不就是个人崇拜吗?今天有人批评他,在我看来,更多的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他的说法和做法。因为他的说法和做法对中国正 在风起云涌的维权抗暴运动极为有害。比如国内现在维权抗暴运动真正的领军人物艾未未就公开调控过刘晓波及零八宪章。他最经典的一句话是,他很后悔没有签零八宪章,弄的现在都没有机会发表退签的声明。他的说法在国内得到很多维权抗暴第一线的朋友的认同和支持。这一点想必你也略知一二吧。如果你不了解国内的情 况,建议你上中文推特网,我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谁是国内维权抗暴(或者叫民主运动)的主流。我们这些海外民运朋友现在所做的,恰好是在与国内维权抗暴的主流一唱一和。哪来的反调?
   
   
   
   五,你在信中第三条专门用了一段来贬低海外民运,用心何其”良苦“。这段话似乎与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没有多大关联,也是你此信中的败笔。不过,我不想更多地谈论这个问题,否则,你又要给我扣一个乱抓特务的帽子了。
   
   
   
   六, 你信中所附关于”无敌“的文章”敌人意识“,我早就拜读。老实说,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篇有水平值得一驳的文章。今天既然你打上门来了,我就随便驳你几句吧。你文中提到基督教文化,我不知道你指的是现在的基督教文化还是过去的基督教文化。基督教在文艺复兴前的那段漫长的历史你应该不会陌生,人类历史上的杀戮和 战争有多少是因为基督教与其他宗教冲突引起的我想你也不会完全不了解。圣经里谈到要消灭敌人的地方也是随处可见,上帝从来不认为我们应该爱撒旦。我们不能随便曲解基督教文化,更不能随便挑一句话来代表基督教文化。如果基督教文化就是你说的爱你的敌人,因为“上帝的阳光既照耀好人,也照耀恶人”。那么,美国这个典型的基督教国家为什么要在全世界布满军事基地,为什么要去灭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政权,为什么要将萨达姆从地洞里捻出来绞死?为什么布什会说,任何人有权就地诛杀宾拉登?为什么还会说那些国家是邪恶轴心,还要全世界其他国家站边,与邪恶轴心站在一起的就是美国的敌人?美国人可以有那么多敌人,为什么中国民运人士就不能有敌 人?甚至不能说有敌人?你还说到在自己民主社会没有敌人。我姑且不论你的对错。可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有敌无敌问题是指在专制暴政社会,而不是自由民主社会。我们说在专制暴政社会有敌人,你说在自由民主社会没有敌人。这不是牛头不对马嘴吗?我想听听你的高见:在中共暴政下,我们有没有敌人,或者说在这个社 会里有没有敌人? 谢谢。
   
   
   
   
   
   先聊到这里吧。等你回复后,如果觉得有必要再聊。我没有如你所说的那样“以阶级斗争的思路对待中共,以路线斗争的思路来划定海内外民运的不同群体,以抓特务的手法来攻歼异己”吧。正如你写东西的时候喜欢顺带拐弯抹角地批评一下民运,我这个人也有个特点,写东西的时候从不拐弯抹角,直接针对对方。如果言辞有所冒犯,还请海涵。民主社会嘛,宽容是美德。你说呢?
   
   
   
    柏桥匆匆
   
   二0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2011/0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