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2010年岁末的死者追怀]
小龙女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0年岁末的死者追怀

   徐贲:2010年岁末的死者追怀
   
   时间:2011-01-11 14:42 作者:徐贲 来源:作者博客
   
   12月30日,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中,有一个对亡故于2010年的人们的追思。在这之前,12月27日一期的《新闻周刊》先已经有一个对2010年逝去的公众人物的回顾,其中有外交家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Holbrooke,69岁),他曾促成巴尔干半岛冲突的和平解决,去世前还在负责美国的阿富汗事务;有黑人民运活动家本杰明•霍克斯(BenjaminHooks,85岁),他是田纳西州的第一位黑人律师,是一位牧师和演说家,曾担任美国有色人种权利促进委员会执行主席;还有荷兰裔的梅普•吉斯女士MiepGies,100岁),她在二战时帮助犹太人逃脱纳粹的魔爪,在犹太人安妮•弗兰克一家被纳粹抓走时,她保存了著名的“安妮日记”,并在安妮的父亲侥幸生还的时候,把日记交还给了他。当被问起为什么要帮助安妮一家的时候,梅普•吉斯问:“救人还要有理由吗?”

   
   在岁末追怀死者,这是一个社会群体对死者致以最后敬礼的方式,也是公众对死者尊严最虔诚的公开表达。人是唯一安葬死者的物种,也是唯一追思死者的生灵。在人生大事中,诞生、婚配、死亡,与死亡有关的仪式是最多的,这些仪式中许多都与人类对来生的想象和信仰有关,但那些对个体生命价值本身的记忆仪式却是死亡仪式中最具有公共意义的。公共媒体在岁末对当年逝者的追怀,便是现代技术时代所特有的一种追思死者的仪式。
   
   早在旧石器时代,人类就开始在死者的葬地摆上食品、衣服、用具,或者只是献上简单的祈祷。追怀的形式不同,但却有相同的含义,那就是,生和死都是在群体中发生的,死者离群体而去,他的离去是群体的一道伤口。因此,一切群体的宗教都把如何对待死亡放在极重要的位置。法国社会学家菲利普•阿里耶斯(PhilippeAries)写过一本叫《死亡面前的人》(L‘HommeDevantlaMort)的书。他提出,直到2个世纪之前,数千年来,死亡都一直是一件在群体中发生、在群体中公开、对群体没有秘密可言的事情,他称之为“被驯化”的死亡。
   
   后来,人们对死亡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群体不再像对待诞生和婚配那样对待死亡了,对待死亡的时候发生了“群体退位”的情形,死亡变成了一件让群体觉得可怕、可羞,因此需要隐瞒的事情。死亡从此必须由“原子化了的个体”单独去面对,变成了一件越来越“孤单”,几乎“看不见”的事情。就在死亡的群体意义开始被遗忘的时候,生命的群体意义——把自己的价值留给他人——也遭到了忽视。结果,20世纪的死亡已经因变得“野性”而不再驯化。
   
   阿里耶斯说,现代社会,包括美国社会,有许多将死亡与群体和社会隔离的手段,尤其是在大城市里,“出现了另外一种死法”。死亡被从家庭中移到了医院和临终病房,被当作一件令人感到羞怯、不安、难堪、焦虑的事情而掩蔽和隐藏起来。死亡从群体的眼前消失了,“不可见”了,死者变得非常“孤单”。
   
   死亡在现代社会里从“可见”到“不可见”,阿里耶斯的描述与其说是一个事实,不如说是一个意在警世的预言,他扮演的是一个预言某种未来的先知角色。他告诉人们,如果我们要拥有一个还有希望的人类未来,我们就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不要让死者“孤单”。
   
   美国的岁末死者怀念似乎显示,阿里耶斯所预言的那种“隐藏死亡”并不命定地要发生在人类社会里。美国报纸也都有专门的讣告页,刊登长长的死者个人故事,向死者生前的群体通报他们的离去。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每个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许很少有可能像以前那样,在亲人的注视下,在熟悉的家庭气氛和环境中完成阿里耶斯所说的那种“人性化死亡”。在这个充满灾难、战争和暴力的世界里,对许多人来说,连在医院和临终病房里“孤单”地死亡,也已经是一种奢侈。有那么多的人死于矿难、被车轮碾死、在并非天灾的大火或其他灾难中丧生。他们死亡的真情,甚至死亡本身被隐瞒起来。在这个岁末的时刻,让我们也怀念他们,为了给死者最后的尊严,也给我们生者留住人之为人和人类未来的希望。
(2011/0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