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小平头夜话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依据我父亲在西藏文革中拍摄的数百张照片,我历时六年,访谈七十多人,于2006年在台湾出版《杀劫》和《西藏记忆》两本书。《杀劫》是文革在西藏的历史影像及其评述,《西藏记忆》是文革在西藏的口述史,被评价为“迄今为止,这是关于文革在西藏最全面的一批民间图片记录”,“文革研究的西藏部分因此不再空白”。
   
   除了中文版,目前《杀劫》已有藏文版和日文版,《西藏记忆》则于最近由法国著名的珈利玛出版社出版了法文版。几天前,法国《世界报》记者就法文版要采访我。所以我在推特上转载了《西藏记忆》中一些口述者的回忆,如寺院被砸、内地红卫兵的涌入、藏人被军队镇压等等,以及与我访谈的经历者心有余悸的感受,让我颇感意外的是引发了一场争论。有汉人推友口气咄咄地指责我:“子弹费的事,我相信。灭教的事,我也相信。只是,那是那个疯狂年代、独裁统治下各民族共同的不幸,是‘反共’的理由,而不是‘反华’的理由。”其他还有说天葬是“侮辱死者”之类完全对西藏文化无知、无良的言论。
   

   后来我与记者见面时说起在推特上的争论,记者很有兴趣,问对方是不是毛分子?我说从当时推特上的发言来看,不是什么毛分子;而是素来声称追求民主与自由的维权人士,或者说异议人士,还签署过“零八宪章”。我还说,虽然类似反应对于我并不陌生,尤其是2008年的西藏事件之后,整个中国社会更是普遍存在这样的反应,但有趣的是,连异议人士也如此,这表明在其心目中是有双重标准的。也即是说,在他们看来,民主、人权与自由等普世价值观似乎只对中国人、或者说汉人有效,而少数民族,对不起,似乎是不能被民主、人权与自由等普世价值的光芒所照耀。虽然他们认为自己是专制的受害者;但他们从来不认为,对于其他民族而言,他们也是专制的化身,是加害者。
   
   之后,《动向》杂志的“推特茶坊”约访我时也谈到这次争论,认为争论虽发生在我与个别推友之间,却暴露出许多貌似已接受普世价值观的人,其灵魂深处根深蒂固的傲慢与偏见。并且问我,是否“零八宪章”的起草者们普遍超越了汉族中心主义的认知局限?我直率地说,这样的说法我不同意,事实上并非如此;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没有超越。访谈者又问,“零八宪章”关于未来联邦国家之建构愿景,是否反映了一种思想认知的超越?我回答,虽然我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不过说实话,就未来中国的联邦制度这一愿景,我保留我的意见。
   
   我只能点到为止,这是因为所涉及的话题越趋敏感,而我们生活在动辄就有可能被贴上“分裂分子”或“反华分子”标签的环境中,绝无可能有畅所欲言的自由。而且,并非只有当局会贴这类标签,包括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在内,在这个似乎是体现了“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往往都会与当局口气相仿、步步紧逼。所以访谈者最后问,你能接受这样一种对前途的判断吗?即只要努力奋斗,最终,我们是可以抵达“零八宪章”中所展示的那个美好愿景——如同美利坚与瑞士联邦等国家一样的多民族共存且高度自治的联邦制国家之目标的。我的答复是:这是一个美好愿景。访谈者不甘心地继续问:在那些已超越了大汉民族中心主义与专制主义万有引力的汉人身上,难道您没看到这道曙光?我的答复还是:因为是一个美好愿景,所以是一个美好愿景。
   
   另外,就文革给各民族带来的不幸,我也谈了我从写作《杀劫》与《西藏记忆》的过程中得出的结论,即全藏地在文革中所遭到的破坏之大、遗患之重、疑案之多,可以说超过了中国内地的文革。简而言之,正如一位伴随着发生在西藏的所有革命度过了大半生的藏人知识分子所说:“一九五九年以后的‘民主改革’是对西藏经济的革命;一九六六年的文革是对西藏文化的革命。两次革命,使得西藏彻底变了样。”而这就是事实,是真相,是结果,并非什么“反共”或“反华”的理由,大可不必上纲上线。
   
   2010/12/27,北京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
   
   附:博友留言(截至2011年1月7日)
   
   
   匿名说...
   
   支持藏区前途由藏人自决
   作为一个汉人,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是从接受“汉人的民主”慢慢转变到接受“所有人的民主”的。我相信很多接受自由民主的汉人,也会有这样的转变。
   对于只接受“汉人民主”的人士,我想说的是:我们首先是作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2011年1月1日 上午11:52
   
   ronka 说...
   
   我出生于1986年,汉族。小时候很多次,从上一辈和上上一辈的语气中能听出他们对其他民族(彝族,附近多是彝族)的歧视。但是我,以及所有我的朋友,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汉族人)和其他民族有什么不同。这样的人肯定不少,所以应该对未来抱有希望。
   
   2011年1月1日 下午12:01
   
   匿名说...
   
   文革及以前,以瞋爲工具;
   文革至64,以貪爲工具;
   貫穿始終者,以癡爲工具.
   目前貪嗔癡並舉,五毒俱全.
   
   不是漢族主義的問題.漢族主義不見得存在.
   貪嗔癡是罪魁禍首.
   
   比如天葬,無神論者的拜屍文化來自薩迦耶見.
   
   2011年1月1日 下午1:44
   
   匿名说...
   
   且不说对待维吾尔,蒙古,图伯特,在对人类普世价值的态度上,持双重标准的中国人和华人比比皆是,就像中国的假货一样泛滥成灾。美国90%的假货来自中国,日本80%的假货来自中国。关于中国人及华人的双重标准,我先举一个列子:远的不说,请看看今年在中国各大城市举行的声势浩大的反日示威游行,他们打出来的招牌横幅标语等等,写的是:消灭日本,日本猪,日本鬼子,东洋鬼子,赶走日本人,杀死日本人等等等等。图伯特社团喊得最典型最激烈最响亮的唯一的口号是“China out of Tibet”=中国撤出图伯特,仅此而已,别无它有。就这么一个"Out",引起了中国人和华人的极其强烈的反应.说我们要搞种族隔离,搞独立等等。其它人就不用提了,就连我们图伯特的最好的汉族朋友,著名作家和民运人士盛雪都说:“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游行时喊中国滚出西藏的口号”,这是盛雪在纽约市华尔道夫饭店,在达赖喇嘛与中国及华人学者,民运人士的对谈会上当面提出的。盛雪是知名作家,难道就不知道Out是什么意思,如何翻译?连盛雪都这样,其它许多人就可想而知了。先谈这点,我会就此写一篇博文发到的facebook上。
   
   唯色:现在我们这里是元旦上午,你那里是元旦晚上了。祝你在新的2011年,多向老人,见证人咨询,写出更多的文章,我们在2004年就谈到这事,你作的很好。并请多保重。扎西德勒
   
   Chopathar 01.01.2011 11pm New York
   
   2011年1月2日 上午12:16
   
   匿名说...
   
   中国人对“China out of Tibet”的翻译.这个口号的真正意思是中国离开图伯特。是的,中国人必须离开图伯特,因为这里不是中国人的土地,她的主人是图伯特人民。“China out of Tibet”这个口号被中国人翻译成了“中国滚出西藏”,“西藏”称呼本身就是错误的。再说“中国滚出图伯特”,Out是滚出的意思吗?绝对不是。美国很多商店的门口有进出指示标签,进口是“In",出口是“Out”,按照一些中国人的翻译和解释,Out就是让顾客滚蛋。之所以中国人把out翻译成滚蛋,其目的就是混淆视听,挑拨离间,增加汉族与图伯特人民之间的矛盾冲突与仇恨。中共一向玩弄这种把戏,来欺骗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这就是中共和一些中国人运用汉文字的双重标准。这只是一个列子。Chopathar
   
   2011年1月2日 上午10:23
   
   Woeser 说...
   
   Chopathar,盛雪既非什么知名作家,更非我们图伯特的最好的汉族朋友,民运人士倒是不假。说出“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游行时喊中国滚出西藏的口号”这类话太恶心了,她有什么资格做如此说?!还”希望“,可笑之极!
   
   2011年1月2日 上午11:13
   
   朱瑞 说...
   
   那次在纽约市华尔道夫饭店,晋见达赖喇嘛尊者时,我也在场。盛雪就坐在我的前排。我看着她一手拿话筒,一手比划着,目中无人地给尊者提出希望:“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游行时喊中国滚出西藏的口号!”我简直惊呆了。记得,那一次盛雪是用英语提问的,难道,她真的不理解OUT的含义?还是在有意识地误解人们,为了讨好某类人士?
   
   我们中国人支持西藏,不是为了找一个舞台,用以炫耀正义,不是恩赐,只等藏人感激梯零,不是买卖,一定要换回什么,更不是,为了与共党划清界线,像甩掉包袍似的,觉得中共和中华民族是两回事,实则为继续占领西藏,寻找借口。那是痛苦的反省,是去掉中国文化从今至古强加给我们的枷锁,拯救自己精神的过程,是一种承担,忏悔,还有给予,是重新把自己由魔还原为人的过程。
   
   2011年1月3日 上午12:02
   
   朱瑞 说...
   
   盛雪是一个把正义和非正义的界线瞄得一清二楚的人,但,不是为了支持正义,而是利用正义,尤其在西藏问题上,她在“支持”西藏的背后,对赚得的个人利益计算得十分精细。
   
   2011年1月3日 上午12:17
   
   匿名说...
   
   是啊,这就是思维方式的不同,藏语里"滚";“这个单词,只是说“滚”的本意。
   没有贬义。列如;滚在地上。滚下山。
   “滚蛋”这个单词藏语里根本就没有。
   
   2011年1月3日 上午12:36
   
   匿名说...
   
   给盛雪
   
   中共迫害屠杀南蒙古,维吾尔,图伯特人民,就是从个人开始,再至团体及整个民族国家.中共"五十六朵花"和"一个妈妈"的谎言,从过去到现在,天天在上演.人们永远忘不了南蒙古,维吾尔,图伯特的苦难,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抗中国法西斯帝国主义.
   
   中国人天天喊打倒日本法西斯帝国主义主义,赶走日本侵略者.当许多人也把矛盾指向中国时,中国人就说,不应该把中国作为斗争的对象,中国是伟大的,应该说是中共,把中国与中共分开.此种论调在全世界华人及民主人士中广为盛行,已经成了定律.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人就不应该把矛头指向日本,应该说打倒日本自民党,应该把日本国家和党分开,国家是好的.著名民运人士盛雪,就在纽约举办的,达赖喇嘛与中国及华人民运人士的讨论会上提出,希望图伯特不要喊"中国离开图伯特:China out of Tibet"和"中国羞耻:Shame on China"的口号,作为开明人士的盛雪都这样说,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实际上,中国就是应该离开南蒙古,维吾尔,图伯特.篡夺中国的中共所把持的中国,有这样的中国,不仅仅是中国及华人的羞耻,而且是全世界的羞耻.
   
   请盛雪参考:
   
   1.
   汉族独立.杀尽满人.以灭尽满人为宗.排满兴汉.驱逐鞑虏到吾们的区域之外.广宣汉威-莫我抗行.东胡灭我中国-迫我汉人为奴隶.我汉人为亡国之民者,二百六十年于斯.皇汉民族亡国.光复汉族,恢复中原.为我汉人复仇.为我中华汉族豪.手持宝剑的汉族儿女.驱逐异族专制政府.凡我大汉民族.明太祖驱逐蒙古-恢复中国.汉民族起义抗暴.朱元章将蒙古逐出中国.除满兴汉.汉族急图自强.兴汉.中国人奴隶也-奴隶无自由.刊物:复仇,大汉报,汉军,汉帜,汉声等等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