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赤裸人生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一位与女老总相恋的青年才俊的心灵倾诉
    ●丁子
   2003年元月,我为杂志社做一篇人物专访时,认识了夏宇——东北某市著名的民营企业慧王集团的副总经理,也是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孟慧的丈夫。这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他从大学毕业到担任这家固定资产超亿元的民营企业的副总经理,不过才短短的几年时间。
   那天,我们谈得特别投机,可当我羡慕地提起他的婚姻时,他明朗的脸上突然掠过一丝阴影,喃喃地说:“幸福?大男人当小丈夫,这种幸福的滋味可太难受了……”
   也许是几年来压抑的总爆发,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夏宇终于将满腔愁绪一吐为快。本文就是根据夏宇的自述整理而成的。
   
   赈灾义演,邂逅一位慷慨女企业家
   1995年,20岁的我从吉林省白城市郊区考入了辽宁大学经济管理系。我虽然是学经济的,但从小就爱好文艺,也有一副好嗓子。
   1998年,东北地区发生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灾情过后,团中央发起了扶贫赈灾的倡议,号召全国的共青团员、大学生和青年志愿者用实际行动支援受灾的贫困地区。省学联也组织了一个义演团,到全省各地县演出筹款,我担任了这个暂时组建的演出团体的节目主持人。就在东北某市的义演中,我结识了孟慧。
   那天的义演,是在该市的政协礼堂举行的。该市的企业家都被邀请出席。那天的我手持话筒似乎显得格外潇洒,我的一首诗朗诵“用爱心筑砌长城,因为我们炎黄子孙都是同气相连血脉相通的骨肉兄弟”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在演出后的筹款活动中,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企业家走到台上,她从我手里接过话筒,动情地说:“看了今天的赈灾义演,我回忆起了我小时候的一件小事,我小时候家里生活并不富裕,有一次,妈妈去参加他们单位一位同事的婚礼,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把喜糖,妈妈把这些糖平均分给了我们几兄妹。大约每个人得到的不过是四五颗而已。可这在当时,对于一个贫寒人家的孩子来说是很难得到的稀罕东西。我最小,这几块糖我最先吃完了,正当我眼巴巴地看着别人时,哥哥又把几颗糖塞到我手里,原来他没有吃,留着等我吃完了再送给我。哥哥为什么把这样珍贵的东西送给我呢?因为我是他的亲妹妹!就像这位男士朗诵的那首诗一样,炎黄子孙都是同气连枝,血脉相通的兄弟姐妹啊!……”
   在这次筹款活动中,这位名叫孟慧的女企业家捐款最多,她捐了100万元。义演活动结束后,她还邀请演出团的全体人员到她属下的孟慧大酒楼聚餐。在聚餐时,孟慧恰好坐在了我的身边,她主动给我夹菜,劝酒,还只夸我的节目主持得好,一定是个电视台的主持人。当我红着脸说自己只是个大学生时,她用很吃惊的口吻说:“噢,这更了不起了。来吧,大姐敬你一杯,祝贺你今后能事业有成,前途无量。”
   就这样,我和孟慧相识了,端庄大方大姐姐似的孟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分手时,我们还互留了地址。这以后,孟慧曾几次借到省城出差之机,专程到辽大去看我。那时,孟慧已是各媒体经常报道的风云人物,她从经营一个小服装店做起,在商海里驰骋十几年,现已成为拥有酒楼、商场和多家实体的民营企业的老总。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我的心中对孟慧又多了几分敬意,她大姐姐般无微不至的关怀更令我心存感激。
   新学年开始了,正当我为筹不足学费而发愁之际,孟慧却悄悄地来到学校帮我交了学费,还把一个万元存折塞到我手里说:“这是你这个学期的生活费,就算是大姐暂借给你的,等将来你毕业挣钱再还我。”
   那一刻,我激动地想:“孟慧如果真的是我的亲姐姐,那该有多好哇!”
   
   面对女老总的深情,我的心一片惶恐
   
   1999年7月,我毕业了,还找好了单位——北京一家高科技企业。可孟慧却对我说:“小弟,你来帮帮姐姐吧,我太累了。你是学经济管理的,姐姐的公司属下有酒楼、商场和多家企业,你要干什么,随你挑。月薪是你去北京的双倍,我不会亏待你的。”
   出于对孟慧的感激,1999年8月,我正式加盟慧王集团担任总裁办公室主任。来到慧王集团工作之后,我才真正了解到孟慧是怎样一个铁腕人物:慧王集团是集餐饮、商品批发零售,服装加工等多项业务为一体的大型民营商贸集团,经营对俄服装和小商品出口业务,每年销售额高达十几个亿,是东北地区经济效益较好的民营企业之一。在那里,孟慧像女皇一样被员工们拥戴着,颐指气使,根本没人敢怠慢她的指令。
   来到慧王集团后,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按照经济学的规律,理顺了总公司与子公司及下属企业间的关系,还对公司业务的拓展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创意。不到一个月,孟慧就提拔我担任了总裁助理,有什么重要决策,也要先听一听我的意见。那时候,我真有一种青年得志的快意。
   2000年10月,在哈尔滨召开的对俄贸易出口商品交易会上,慧王集团大获成功,与俄商签订了十几份供货合同,成交额达到4.5亿元人民币。开完这次会回来,孟慧特地为自己买了一件价值2.4万元的裘皮大衣,还给我买了一套1万8千多元的高档西装。她说:“今后我们得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出入于各种高档次的聚会、谈判,你连一套上档次的西装都没有怎么行呢?你今后要学着做一个合格的绅士。”
   说真的,那段日子里,每天出入于灯红酒绿的场合,那种挥金如土的生活让我着迷。
   2001年元月,接连有几拨俄罗斯商人来我们公司洽谈业务。那几天迎来送往,搞得我们都很疲惫。1月17日的晚上,参加完欢送酒宴已是快半夜了。孟慧在酒宴上喝了很多酒,一坐进汽车她头一歪,倚靠在我的肩头就睡着了。当司机把车开到她那坐落在市郊的别墅时,孟慧已经打起了香甜的鼾声。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我不忍心叫醒她,便让司机把车轻轻地开进车库,等孟慧睡醒了,我再送她回房间。
   司机走了,坐在豪华的奔驰600汽车里,肩头倚着沉沉入睡的孟慧,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把她惊醒了。孟慧睡得可真香啊,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睁开眼睛。那时,我的整个肩膀都麻木了。当孟慧得知我就这样坐在车里陪了她一宿时,眼睛都湿润了,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语气柔声说道:“你真是绅士,我没看错你。”
   从她的话语中,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令我惶恐的暗示。
   果然,第二天深夜十点多钟,我的手机响了,是孟慧,叫我到她的别墅去,说有重要的事情约我商议。
   那天,孟慧是在她自己的卧室里等我的。当我忐忑不安地被小保姆引进去时,只见孟慧身着一袭桔黄色的睡衣,一头蓬松的黑发披散着,显得风情万种。在卧室暗红色床灯的映衬下,她身上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气。孟慧柔声说:“你是我惟一特许进入我卧室的员工,对此你不感到意外吧?”
   刹那间,我的脸涨得绯红,都不敢抬头看她了。
   孟慧轻轻地抚摸了下我的脸颊,叹口气说:“唉,你可真是个孩子……我约你来,只是想让你陪我聊聊天,你不知道,大姐的心有多苦,没有一个人能陪我说说话啊!……”
   这次之后,我真的惶恐不安了。在外人面前,孟慧还是一副女老总的模样,可一旦我们单独相处,她那异样的眼神,总让我如坐针毡。我明白她的美意,可她毕竟是比我整整大十三岁的女人啊!我可以接受她当我的姐姐,当我的上司,可叫她当情人或妻子,我真的是难以接受啊!我知道自己的心每时每刻都在逃避。
   2001 年4月,不幸的消息传来了,我的母亲患了子宫癌,住进了长春市肿瘤医院,因为癌症已是晚期,不能做手术切除,只能进行放疗和化疗了。巨额的治疗费用成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作为儿子,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的生命就这样一点点消失。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孟慧来了。她拿出一张空白支票,傲然对医生说:“别考虑花多少钱,用最好的进口药,这张支票先放在这里,花多少钱,由医院填上个数额就行了。”
   我的心在母亲的生命和金钱面前屈服了,那一刻我对自己说:“这一生,我只有拿自己来报恩了。”
   
   大男人、小丈夫,错位的婚姻尴尬难言
   
   2001年10月1日,在母亲出院后不到一个月,我和孟慧就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的婚礼是在孟慧大酒楼举行的。婚礼置办得非常奢华,当地的商界名流几乎都出席了这次婚礼,有亿万资产的孟慧嫁给了比她小十几岁的下属员工也成了当地街谈巷议的一桩稀罕事。当由几十台豪华轿车组成的婚礼车队从市区主要街道通过之时,人们几乎倾巢出动,争相目睹新郎新娘的丰采。
   那天,孟慧特地从北京请来了化妆师把自己装扮得楚楚动人,在婚礼上人们都禁不住赞叹:“好一对俊男靓女!”然而当贺喜的宾客散去,孟慧在新房里卸掉浓浓的彩妆,恢复了往日的面目后,面对比自己大十几岁的新娘,我心里涌动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好像特悲壮,特惨烈似的,我是怀着一种祭献的心理度过新婚之夜的。
   结婚后,我与孟慧之间有了更深的交流,这才了解到孟慧其实是个很怪异的女人,她有一种强烈的仇男情结,这种情结来源于她以前的那次婚姻。
   孟慧以前的丈夫是她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十几年前,他们一同从国有企业辞职下海经商,从卖服装练摊开始,一点点地把生意做大,不到三年他们就赚了几百万元,可是,有了钱之后,孟慧的丈夫变得花心了。当时做边贸生意,他们在黑龙江省的一个边境城市注册了一家大公司又在当地最大的大商场里租赁了一个服装柜台,高薪雇了一个俄罗斯女孩给他们当售货员。这个女孩是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郎,曾在俄罗斯的旅游学校学过导游专业。起初孟慧对自己的丈夫非常放心,所有经营上的事,都放手让丈夫料理,可是,她的丈夫却和那个俄国女孩勾搭上了,把他们辛苦赚来的几百万家财席卷一空,与那位俄罗斯女孩私奔到国外去了,等她发现时,留给她的只剩下一大笔债务和一个几乎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这件事几乎摧毁了孟慧。后来她又重新筹借到一笔资金,把濒临破产的公司支撑下来了。一年之后,不仅还清了丈夫遗留下来的欠债,还积蓄了一笔不菲的资金。近十年间,她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拓展事业上了,资产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自从我的前夫变心以来,我就再也不相信男人了。这么多年来,向我献殷勤的男人多了去,可我知道他们都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对你,相信我还是把握得住的。”有一次微醺之后,孟慧半真半假地说着。
   和孟慧结婚后,我的职务也由原来的总裁助理,提升为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可是我却能感觉到这个副总经理,真的是有名无实。孟慧根本就不让我插手公司的业务。原来,她什么事都要征求我的意见,现在,我似乎连她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都不知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