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赤裸人生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人间真有来世吗?倘若天地轮回,我还能遇到那一份真情,哪怕让我付出一切,我也无怨无悔……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田杏口述 丁子整理
   
   我的老家在浙江杭州,父母都是老三届的知青,回城后在食品厂当了普通工人。改革开放后,父母从经营花椒面做起,一点点把生意做到了北京。1985年在京郊通县办了个调料厂。我是独生女,从小就非常任性,6岁那年,一次我看见邻居家的一个男孩玩白石子,就非逼着我爸给我去捡,害得我爸为此专程到天津塘沽海滩给我捡了许多白石子才算罢休。

   到了1997年,我家的资产已达千万。从小学开始我就在寄宿学校读书,2000年暑假,我到调料厂玩,看见一个高大男孩用一辆手推车运料,车间门前有一道小坡,他推车很吃力,我就上去帮他,把料卸下以后,他憨憨地笑了笑说:“你是新来的吧?”我说:“什么呀,这调料厂就是我爸开的。”“哦。”他似乎很失望,没再说什么就干活去了。
   周睿是个英俊的男孩,我禁不住和他搭讪:“你来多长时间了?”“两个多月。”“干嘛不去上大学呀?”“你以为所有人都能上大学吗?”一句话把我噎住了,他则不声不响地埋头干活。我怔怔地望了他一会儿,撅着嘴说:“你干嘛不愿理我?”他咧嘴一笑说:“我的娇小姐,你没看我在干活嘛?你爸规定干活时不准闲聊。”他顽皮的神态把我逗乐了。
   这以后,我有事没事就喜欢往调料厂跑。周睿今年22岁,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他13岁就被选拔到八一体工大队,从事现代五项运动,曾在全国和全军的许多大赛中拿过冠军。前年底,他在一次训练中受伤后便退役了,被安置在一家军工企业工作。那家企业效益不好,不久他辞职到京,经人介绍来到调料厂。
   了解了周睿的经历,我更喜欢他了,常找些莫名的借口接近他。我家调料厂的汽车需要个司机,我便想方设法让爸爸在几十个工人里选中周睿,达到第一步后,我又对爸说,最近北京治安不好,我从学校回家很害怕,需要有个人接送。我知道爸爸肯定会叫周睿开车去接送我的。我暗中为自己的聪明伎俩狂喜了好一阵子。
   从此,我和周睿便有了单独接触的便利,他开车去接我时,我常常在途中让他陪我去吃麦当劳,让他教我学开车,让他陪我去逛商场,并用花钱给他买件名牌衬衣,他不收,我就说你要是不收,我就当你的面把这件衬衣撕毁。他无奈只好收下,但就是不穿。他当然不是不明白我的感情。有一天,我们相邀去看球赛,我不经意就挽住他的胳膊,像情人一样依偎在一起。回家的路上,周睿对我说:“田杏,如果你不是富家女,我会好好待你的,可是……”他没再往下说,我哀怨地说:“难道这是我们相爱的障碍吗?”“对,我是男子汉,不能让人家说我是贪图你家的财富才和你好的。”我说:“你别这样想行吗?我是真爱上你了。”说着就扑进他的怀里……
   挑明了关系后,我追周睿更紧了,连厂里的其他工友也知道我对他好。周睿说:“你今后不能这样明目张胆来找我,让你爸知道了,会炒我鱿鱼的。”我知道他的话不错,便背着父母,暗地里和他热恋,那段时间,我像个偷情的小姑娘一样,表面上,我还是高三的学生,其实我的心早不在学校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2001年高考,我落榜了。我爸托人给我找了一家自费的民办大学,学校在离北京不远的燕郊,我仍然是住在学校,周末才能回家,可我的心里只有周睿,几天见不到他就空荡荡的。但这种情形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我和周睿的事终于被爸爸知道了。2001年9月的一个周末,来学校接我回家的汽车司机换了调料厂开货车的王师傅。我试探问:“王师傅,怎么你来接我?周睿呢?”他诡秘地笑笑:“他辞职了。”我当即目瞪口呆,到家后我才打听到详情,原来他被我爸辞了。我怒气冲冲地去找爸爸哭闹,原以为,我一哭一闹,就能让爸爸软下来。但爸爸非但没有被我的哭闹吓住,反而训斥我说:“你太不像话,今后不许胡来,过去就是太宠你了。”我哭天抹泪地一头扎进自己的屋里,不吃不喝。妈妈心疼了,她劝我说:“杏儿,别这样任性,你这样苦闷坏了,谁知道哇!有啥话你对妈说,妈给你做主。”妈妈的话让我心头一亮,我想:我得去找周睿。当天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独自离开家,在北京到处找周睿,终于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周睿并没有离开北京,现在住在一间地下室里。
    几天不见,他已经很憔悴,我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周睿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说:“田杏,你对我的情意让我很感动,也许你父亲是对的,我们俩真的不般配。”我说:“不,我就要你,我啥都不要,我不去上学了,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受再多苦也无怨无悔。”周睿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
    我的不辞而别吓坏了父母,他们到处找我,我就是躲着不回家。父母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无奈之下只好在晚报上登了这样一条启事:“田杏,你回家吧,爸爸和妈妈想你,只要你回家,什么要求都答应你。”一个星期后,我试着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爸爸听到我的声音,连忙说:“杏儿,你在哪?快回来吧,爸爸什么事都依你的,你可千万回来呀!”我回了家,父母一句责怪的话没说,但我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开和父母叫板,我说,我现在已满18岁,不能再靠父母养活了,我决定不念书了,我要外出打工自己养活自己。父母惊得目瞪口呆:“杏儿,你这是说着玩的吧?”“不是,我是铁了心的了,除非……”“除非什么?”老爸赶紧追问。“除非你把周睿再找回来,叫他再接送我去上学。”
   老爸叹了口气说:“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闺女呢?”我说:“周睿有什么不好?你们原先不也是工人吗?你们现在有了钱,就瞧不起工人了?”
   在我的要挟下,爸爸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但他对我约法三章:不许我和周睿打得火热,只能正常交往;周睿回来后给他开车,由他考察;如果他发现有越轨行为,随时炒掉周睿。
   周睿回到调料厂继续开车,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每到周末他开车来学校接我,我又恢复到以前快乐的模样。但我渐渐发现,周睿和我单独在一起时,常常沉默不语。我问他,他笑笑说:“没什么,最近感觉挺累的。”
    2002年春节,妈妈带我回杭州老家,等我回北京时,调料厂里已看不见周睿了。我问爸爸,爸爸递给我一封信说:“他辞职了,走时留下这封信。”我疑惑地盯着老爸,老爸赶忙说:“不是我炒了他,是他主动辞职的。”我打开那封信:“田杏,我走了,你也别找我,我不会见你的,我们之间差距很大,感情是来不得勉强的,我并不爱你,其实我早就该告诉你,谢谢你对我好,忘了我吧……”我的眼泪像涌泉一样淌出来。妈妈怕我出事,劝我说:“杏儿,你千万要想得开,你还年轻,这是不能强人所难的,他不爱你有什么法?婚姻都是缘分,强求不得呀。”
   我伤心极了,也曾到处找他,可他就像蒸发了一样。一连几个月,我才从失恋的伤痛中走出来。
   2004年7月,我3年的大学生活结束了。我的心里仿佛打了一个结。虽然周睿让我忘了他,但他的影子始终挥释不去。父母曾托人给我介绍了几个男孩,但我再没有谈恋爱的兴趣了。毕业之后,我在爸爸的调料厂帮助打理。万万想不到我的挚爱会在消匿了3年后又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2004年10月的一天,一个年轻的军官来找我,他悄悄地对我说:“我的一位朋友,很想最后见你一面。”我问:“你的朋友是谁?”他一字千钧地说出两个字:“周睿!”我一下子震颤了。毫不犹豫就和这位军官一起来到昌平县沙河镇的一处民房里,我见到了已经分别3年多的周睿,他躺在一张床上,脸色蜡黄,只有一双大眼睛里还闪现出惊喜的目光。
   我上前握住周睿的手问:“你?你这?这……这是咋了?”周睿脸上露出微笑,他说:“田杏,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这就无憾无悔,可以放心地走了……”
   接下来,他述说的事更让我字字揪心。原来周睿一直挚爱着我。他的病是以前高强度训练时落下的。3年前,他在驾车去机场送我父亲的路上,突然发病,医院确诊是尿毒症。有了这次确诊,他才下决心离开我。其实他离开调料厂后,就在昌平的沙石厂开车,是他向所有的朋友都交待过,因此我才找不到他。他原先想治好了病再去找我,但病越来越严重。前几天他到医院复诊,从医生的神态中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才拜托战友去找我的。
   他攥着我的手说:“田杏,你是我一生中唯一对我好的女孩,其实我多么想牵着你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啊!但老天不公,叫我得了这种病,我不能太自私,这3年我就吃一种水果,那就是甜杏,我想你的时候,就吃一颗,吃完,就把杏核保存起来,你看看我的床底下,我存了多少杏核……”
   天啊!我拉出床下的一个纸箱,里边是满满的一箱杏核。我的眼泪瞬间就像溪流一样绵绵不绝了……
   周睿又轻轻地对我说:“田杏,我听说人死了,只要把爱留在人间,灵魂就会升上天堂,今天把心里话说了,我的灵魂到了天堂也不会寂寞了……”
   我已经泪如雨注,贴在他的脸上哽咽道:“你呀!太痴太傻了……”
   这以后,我一直守在周睿病床边,就像已经结了婚的妻子一样服侍他。我父母知道了这件事,也都被周睿对我的一片痴情所感动,我爸曾表示愿意拿出一笔钱来为周睿换肾。但周睿病入膏肓,终究是无力回天。两个月后,周睿在我的怀抱里含着微笑逝去。我是穿着一身婚纱为他举办了葬礼的。
   送走了周睿之后,我一直在想,人生真会有来世吗?我现在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来世我还能不能再遇到周睿,倘若天地轮回,我还能再遇到这份真情,就是叫我付出一切,我也无怨无悔!
   我把那一纸箱杏核一颗颗洗净晾干,把它们珍藏起来,我要珍藏一生,永远也不忘这份初恋真情。我凝想时,思维里老是跳跃着一句广告语:人间真有天堂伞吗?假如真有,我甘愿擎着这把伞,飞到天堂里去找他,陪伴他的灵魂,去寻觅我的那一份真情……
(2011/0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