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文集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2003年11月1日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关注杜导斌之二2003年11月1日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救救暴拆下的“窝民”
   ——探视窝民记录
   
   元月十八日,我们一行五人探望了济南遭暴力拆迁,住在窝棚里的的”窝民” ,当天最低温度零下10度,窝民生活实在凄惨。我们向社会、向官方、向世界呼吁:救救这些“窝民”。
   

   新西兰牛女士汇来2000元。我们给每户送去一桶油、一袋面粉还有些现金。也希望更多人关心苦难者或伸出援助之手。
   
   近年出现了众多暴力拆迁事件,其中很多受害者没有得到分文的补偿,没有签订任何拆迁协议,也没有得到安置,被暴拆者有的投亲靠友,有的租房而居,但是也有人在旧居的瓦砾堆中,或在就近的人行道上搭建简陋的窝棚,形象和狗窝相似,住在里面的人也被称作“窝民”。
   
   昨天我们探视了约10位济南“窝民”,他们中窝居时间少的也有将近两年,窝棚建筑材料多是些破旧塑料布、纸板、破木板和捡来的砖头。夏日蚊虫叮咬,严冬寒风刺骨,窝民生活实在凄惨。当天济南最低温度达到零下10度,在窝棚中倒出来的热水不大一会就结成了冰团,窝民在窝棚里至少呆了两个严冬。
   
   “窝民”是抵制暴力拆迁的勇敢者、顽强者,这些窝民原来的住房多是父辈或祖上传下来的遗产,他们不愿离开住过的故地故居。
   
   王文虎的原住宅建于1949年前,是祖辈传下来的,宅基地面积有几百平方米,2008年遭暴力拆迁, 他们一家四口在原来住房的断壁残桓中打了个窝棚,一张破旧的塑料布充当门帘。
   
   孙立东兄弟三人原来都住在明湖西路附近,官方要他们搬走,在原宅基地建商用楼,兄弟中两人另找住处,孙立东坚决抵制暴力拆迁,为了生存,他就近拾了一些旧砖头纸板在明湖西路的南侧人行道上,建立了一个半人高的“窝”,晚上爬着进去睡觉,已经大半年没有洗澡理发了,窝棚的上方他写了一个“残暴拆迁,无家可归”的木牌。施暴者几次趁他外出把他的“窝”拆了,但他屡拆屡建,顽强抗争。我们给他送去了过年的食油和面粉,大家凑起来的几百块钱,他对我们千恩万谢,我们回答他:你为社会提供了奉献,你们的抗争行动为中国的法制建设提供了推动力量。
   
   窝居户张强、袁静夫妻,他居住在明湖西路的北侧,袁静指着暴力拆迁时砸在瓦砾堆中的半截冰箱说,她家遭到暴力拆迁时,多数私有财产都被埋在瓦砾堆中,袁静是个外语教师,她理直气壮的说:这样的暴行怎么会在法制国家中出现呢?我们坚持要向政府讨个说法。她家的窝棚就扎在原居处的瓦砾堆中。
   
   刘茂林的家遭到暴力拆迁,原来开的饭店被拆,母亲急病了,现在还留在医院救治。他的窝棚就建在被拆旧居前的人行道上,据说当地公安对他比较客气,在他窝棚的周围拉了一条警戒线,让行人绕行,也防止有人再来破坏,并答应调查暴力拆迁。大家说官场中也不是一个好心人没有。
   
   2007年在济南市,就发现多处暴力拆迁后建立的窝棚,当时住在大明湖畔的李红卫和陈彭莲老太太遭遇暴力拆迁,就在废墟上建了窝棚,居住了10个月才离去。至今已经三年多时间,她们到法院起诉,遭遇不立案或不判决,李红卫到北京上访被抓回来关进黑监狱十几天,头破血流,至今还有脑震荡的后遗症。现在她成了维权的女斗士,她不但自己维权也替别人喊冤。陈彭莲暴拆前住独家院有四百多平方米,在她窝居10个月后,给她安排了一间没有产权的住房,她死后房子要交公,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呢。
   
   官方强拆迁民房,目的是为创造政绩,创造GDP,全国官方出卖土地的财政收入,去年已经达到2.7万亿,这些收入主要是靠暴力拆迁、掠夺宅基地、廉价收购农民耕地,从中获利,创造财政收入。他们的手段是强取豪夺,目的是掠夺宅基地,然后高价出售。现在拆迁补偿金,根本不考虑宅基地的大小,只计算地面上的建筑,廉价收购,有的拆迁没有安置房,有的安置房远离市中心,质量极差,交通不便,缺少服务设施,对这样一种掠夺型的拆迁,原居民心不甘,情不愿,多年来当局在暴力拆迁中采取哄、骗、恐吓、断水、断电等方式,现在的暴力拆迁还伴随着殴打和使用砖头、锤头、斧子、爆炸、催泪瓦斯、高压水枪,开黑枪等手段,很多弱势群体在暴力集团的高压下,无可奈何,只能退让求平安,忍气吞声把房产权拱手让给政府,有的自己掏钱搬到边远地区暂时租房居住。
   
   但是也有一些顽强的抗争者,对政府的掠夺行为敢于说“不”,其中最顽强的一部分人,就在原地建“窝”居住,他们用这样的行为向政府讨公道,向社会展示真相、展示暴行。
   
   希望大家关心窝居者,也欢迎大家前去探视窝居者,他们的电话地址是:
   
   张强、袁静电话:0531 86077520,原住址:天桥区北坦角楼庄67号(现在原址废墟中窝居,在明湖西路北侧)
   
   孙立东原住址:天桥区北坦西街18号(现在窝居于原址旁边明湖西路南侧的人行道上,他家无电话,窝居处靠近张强欲去探望,可与张强联系)
   
   张序珍、辛衍喜电话:15550032915,原住址:天桥区北坦角楼庄67号(现在原址废墟中窝居,在明湖西路北侧,靠近张强)
   
   刘茂林电话:13173058190,原住址:槐荫区十二马路241号(现在原址废墟旁边的人行道上窝居)
   
   王文虎电话:0531 82192276,原住址:槐荫区道德街97号(现在原址废墟中窝居)
   
   陈彭莲电话:13047482125,原住址:济南市历下区汇泉寺街47号(窝居后现住临时房)
   
   李红卫电话:13287780535,原住址:济南市历下区汇泉寺街34号(窝居后现在流离失所)
   
   窝居现象拷问官员的人性。遭到暴力拆迁的窝民现在风餐露宿度日如年,如何救济?在官方制造的难民面前,官员如何思考?发展经济不该催残弱民,部分窝民的惨状能否唤醒部分官员的人性?去年的政府卖地收入是2.7万亿,拿出百分之一就是270亿,用这些钱足以为窝民提供一个栖身之地。南通有个遭到暴力拆的张华,她不断上访,不断上诉,不久前当地政府在旅馆中为她安排了一间住处,每月给了她点生活补贴,这个方式是可取的,希望有关政府在春节之前,为暴拆窝居者安排一个遮风挡雨的住所,度过寒冬。去年全国的维稳经费是5000亿,是否能从今年的维稳经费中拿出一部分来安抚这些“窝民”?如果在窝棚中冻死了窝民,会不会引起社会动乱?希望政府好自为之,多做点善事。
   
   (此次参加探望者包括:倪文华、李红卫、孙文广等五人)
   
   2011元月20日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2011/01/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