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救救暴拆下的“窝民”
   ——探视窝民记录
   
   元月十八日,我们一行五人探望了济南遭暴力拆迁,住在窝棚里的的”窝民” ,当天最低温度零下10度,窝民生活实在凄惨。我们向社会、向官方、向世界呼吁:救救这些“窝民”。
   

   新西兰牛女士汇来2000元。我们给每户送去一桶油、一袋面粉还有些现金。也希望更多人关心苦难者或伸出援助之手。
   
   近年出现了众多暴力拆迁事件,其中很多受害者没有得到分文的补偿,没有签订任何拆迁协议,也没有得到安置,被暴拆者有的投亲靠友,有的租房而居,但是也有人在旧居的瓦砾堆中,或在就近的人行道上搭建简陋的窝棚,形象和狗窝相似,住在里面的人也被称作“窝民”。
   
   昨天我们探视了约10位济南“窝民”,他们中窝居时间少的也有将近两年,窝棚建筑材料多是些破旧塑料布、纸板、破木板和捡来的砖头。夏日蚊虫叮咬,严冬寒风刺骨,窝民生活实在凄惨。当天济南最低温度达到零下10度,在窝棚中倒出来的热水不大一会就结成了冰团,窝民在窝棚里至少呆了两个严冬。
   
   “窝民”是抵制暴力拆迁的勇敢者、顽强者,这些窝民原来的住房多是父辈或祖上传下来的遗产,他们不愿离开住过的故地故居。
   
   王文虎的原住宅建于1949年前,是祖辈传下来的,宅基地面积有几百平方米,2008年遭暴力拆迁, 他们一家四口在原来住房的断壁残桓中打了个窝棚,一张破旧的塑料布充当门帘。
   
   孙立东兄弟三人原来都住在明湖西路附近,官方要他们搬走,在原宅基地建商用楼,兄弟中两人另找住处,孙立东坚决抵制暴力拆迁,为了生存,他就近拾了一些旧砖头纸板在明湖西路的南侧人行道上,建立了一个半人高的“窝”,晚上爬着进去睡觉,已经大半年没有洗澡理发了,窝棚的上方他写了一个“残暴拆迁,无家可归”的木牌。施暴者几次趁他外出把他的“窝”拆了,但他屡拆屡建,顽强抗争。我们给他送去了过年的食油和面粉,大家凑起来的几百块钱,他对我们千恩万谢,我们回答他:你为社会提供了奉献,你们的抗争行动为中国的法制建设提供了推动力量。
   
   窝居户张强、袁静夫妻,他居住在明湖西路的北侧,袁静指着暴力拆迁时砸在瓦砾堆中的半截冰箱说,她家遭到暴力拆迁时,多数私有财产都被埋在瓦砾堆中,袁静是个外语教师,她理直气壮的说:这样的暴行怎么会在法制国家中出现呢?我们坚持要向政府讨个说法。她家的窝棚就扎在原居处的瓦砾堆中。
   
   刘茂林的家遭到暴力拆迁,原来开的饭店被拆,母亲急病了,现在还留在医院救治。他的窝棚就建在被拆旧居前的人行道上,据说当地公安对他比较客气,在他窝棚的周围拉了一条警戒线,让行人绕行,也防止有人再来破坏,并答应调查暴力拆迁。大家说官场中也不是一个好心人没有。
   
   2007年在济南市,就发现多处暴力拆迁后建立的窝棚,当时住在大明湖畔的李红卫和陈彭莲老太太遭遇暴力拆迁,就在废墟上建了窝棚,居住了10个月才离去。至今已经三年多时间,她们到法院起诉,遭遇不立案或不判决,李红卫到北京上访被抓回来关进黑监狱十几天,头破血流,至今还有脑震荡的后遗症。现在她成了维权的女斗士,她不但自己维权也替别人喊冤。陈彭莲暴拆前住独家院有四百多平方米,在她窝居10个月后,给她安排了一间没有产权的住房,她死后房子要交公,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呢。
   
   官方强拆迁民房,目的是为创造政绩,创造GDP,全国官方出卖土地的财政收入,去年已经达到2.7万亿,这些收入主要是靠暴力拆迁、掠夺宅基地、廉价收购农民耕地,从中获利,创造财政收入。他们的手段是强取豪夺,目的是掠夺宅基地,然后高价出售。现在拆迁补偿金,根本不考虑宅基地的大小,只计算地面上的建筑,廉价收购,有的拆迁没有安置房,有的安置房远离市中心,质量极差,交通不便,缺少服务设施,对这样一种掠夺型的拆迁,原居民心不甘,情不愿,多年来当局在暴力拆迁中采取哄、骗、恐吓、断水、断电等方式,现在的暴力拆迁还伴随着殴打和使用砖头、锤头、斧子、爆炸、催泪瓦斯、高压水枪,开黑枪等手段,很多弱势群体在暴力集团的高压下,无可奈何,只能退让求平安,忍气吞声把房产权拱手让给政府,有的自己掏钱搬到边远地区暂时租房居住。
   
   但是也有一些顽强的抗争者,对政府的掠夺行为敢于说“不”,其中最顽强的一部分人,就在原地建“窝”居住,他们用这样的行为向政府讨公道,向社会展示真相、展示暴行。
   
   希望大家关心窝居者,也欢迎大家前去探视窝居者,他们的电话地址是:
   
   张强、袁静电话:0531 86077520,原住址:天桥区北坦角楼庄67号(现在原址废墟中窝居,在明湖西路北侧)
   
   孙立东原住址:天桥区北坦西街18号(现在窝居于原址旁边明湖西路南侧的人行道上,他家无电话,窝居处靠近张强欲去探望,可与张强联系)
   
   张序珍、辛衍喜电话:15550032915,原住址:天桥区北坦角楼庄67号(现在原址废墟中窝居,在明湖西路北侧,靠近张强)
   
   刘茂林电话:13173058190,原住址:槐荫区十二马路241号(现在原址废墟旁边的人行道上窝居)
   
   王文虎电话:0531 82192276,原住址:槐荫区道德街97号(现在原址废墟中窝居)
   
   陈彭莲电话:13047482125,原住址:济南市历下区汇泉寺街47号(窝居后现住临时房)
   
   李红卫电话:13287780535,原住址:济南市历下区汇泉寺街34号(窝居后现在流离失所)
   
   窝居现象拷问官员的人性。遭到暴力拆迁的窝民现在风餐露宿度日如年,如何救济?在官方制造的难民面前,官员如何思考?发展经济不该催残弱民,部分窝民的惨状能否唤醒部分官员的人性?去年的政府卖地收入是2.7万亿,拿出百分之一就是270亿,用这些钱足以为窝民提供一个栖身之地。南通有个遭到暴力拆的张华,她不断上访,不断上诉,不久前当地政府在旅馆中为她安排了一间住处,每月给了她点生活补贴,这个方式是可取的,希望有关政府在春节之前,为暴拆窝居者安排一个遮风挡雨的住所,度过寒冬。去年全国的维稳经费是5000亿,是否能从今年的维稳经费中拿出一部分来安抚这些“窝民”?如果在窝棚中冻死了窝民,会不会引起社会动乱?希望政府好自为之,多做点善事。
   
   (此次参加探望者包括:倪文华、李红卫、孙文广等五人)
   
   2011元月20日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2011/01/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