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力虹的灵魂]
青林文集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虹的灵魂

   2010年末,浙江的力虹,年仅52岁,一个才华横溢的独立作家,饱含着对自由的渴望和民主的热爱,被“人治黑洞”无情的吞噬了肉体生命。

   他的灵魂飘荡在中华大地上,告诉活着的人们,他死的冤枉,他死的伟大。

   如果没有坐牢,力虹可能就不会英年早逝,坐牢是他患病早逝的主要原因,用现有法律的逻辑似乎难以为力虹翻案或伸冤,用上帝的逻辑查考,力虹绝对是“人治黑洞”迫害致死,是为义受迫害而死

   力虹是一个为坚持走义路而受磨难直至受死的公义之人,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就独立思考独立发言,言行一致的走向抗争制度之恶的道路,屡受磨难而痴心不悔,力虹用大量的诗歌、剧本、文学和政论文章铸就了光芒锋利的文学之剑,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开路拼杀,他用自己的生命血汗诠释了自己的价值追求之路,虽然在追求自由、正义、人权的道路上充满了刀山火海,他以使徒一样的纯洁和执着彰显出民主战士的信念,他为受欺压的平民百姓呐喊,他为受尽迫害的法轮功呼吁,为受迫害的高智晟律师声援,他心中对芸芸众生充满大爱,依照神的公义,他又对罪性的世界嫉恶如仇,用如篆大笔解剖“人治黑洞”里的种种丑恶。

   他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是神的优秀子民。

   2006年,力虹再一次入狱,在长期的牢狱苦难中,邪恶的环境摧垮了他的身体,但他那高贵的心灵在静默中没有妥协,持守了宁愿死去不愿低头的情操,30年来,他是现代中国民运界里第一个宁愿被迫害而死不愿被迫害而去的第一人,他用民主十字架的道路为和平诺贝尔奖的获得贡献了自己的生命,也用至死不屈的意志闪耀出人类良知的光芒。

   当2011年第一天清晨看到力虹去世的消息后,窗外的太阳失去光辉,心底犹如巨石磐压,天地无声。

   志士灵魂自由笑,我辈苟活专制牢,地狱无情终不悔,天堂有门神开道。

   愿力虹纯净的灵魂在天堂里自由翱翔。

   力虹千古!

   林青

   2011-1-2

(2011/01/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