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誰救了台灣首富民進黨蔡家老大﹖]
明暗經緯錄
·井岡山的糊塗詩人毛澤
·河南自治遠比當中華共同體要好
·高雄台北經濟消長圖與民權標竿
·一代陷落的知識份子另一盤嘆怨
·崩盤的大陸知識份子
·全國寶貝
·外省國民黨的心願
·歷史家目前所不知的中華兩國間的秘辛
·偽裝的被放逐游子
·中共社會主義國家的反社會人文主義
·國蘭
·紀念外祖父1945.9.9在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大陸連游子也造假
·外祖父是當年中華民國政體轉型主要推手
·驅逐萬年國代的來龍去脈
·敬告馬英九別企圖妄想用國民黨的黨產來收買中間選民
·毛澤
·毛澤
·中國人政改的意義
·三民主義大同盟在舊金山國父紀念館召開記者會
·國民黨打內戰失敗的元因﹕國民黨的空城計造成了中共乘虛而入
·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8大替國家正名
·中國文化的蟬翼
·統領中國的政治局九張皮 vs 百里奚五羊皮
·北京霧失樓臺中南海凡60載
·國民黨靠節省刻苦耐勞抗戰因而成功
·北京邯鄲學步美國制度
·何謂中華正朔﹖
·我的一週歲生日慶祝會
·論中共國家機制
·真假國民黨恩仇錄
·含著眼淚投下馬英九政府一票
·中共金字塔型的一黨統領等級制度
·孫中山的政治綱領 對比 中共埃及金字塔惟我獨尊政治局統領制度
·1945對日抗戰勝利序曲 vs 1812序曲
·彰化濕地是心扉﹐肺﹐肝﹐腎
·不老的青鳥
·青鳥不傳云外信
·簽訂和約的首要條件
·如果國民黨五都選輸
·釣魚台屬於中華民國而非台灣島
·中共對釣魚台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棄帥保車是五都選舉台灣生存法
·蔣中山的政治高度來自于何方?
·蔣中正與參政會非主僕關係
·蔣中正實行憲政的濫觴
·蔡英文的建國方案請出示
·南開之父張伯苓使得中國政治步入憲政民主
·十十 對 十一
·戰時無法實行憲政原因何在﹖
·聯合國的中國地位如何得來的﹖
·民主幾度花開在中華大地﹖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倡民族主義
·Okinawa 沖繩琉球的美
·Vladivostok 海參崴 vs 釣魚台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國慶特告滿族同胞書
·十全十美慶雙十國慶
·劉曉波的贏得尊嚴諾貝爾獎警示誰
·郭泉是美國對抗中共的空彈原子彈
·中共太子黨的迷思
·外國的陳情表
·國民政府參政會的正負面功用評價
·一國兩制是中共強制民女裹小腳的政策
·中華民族的臨界點
·溫家寶的南水北調會遭撥亂反正
·我是長江一小沙
·遺憾孫中山先生未得到諾貝爾人道和平獎
·中共絕招是拆臺
·誰是政改第一清白的驕客
·放劉曉波不是胡溫責任
·九溪煙樹 一路歡歌入錢塘水
·彭麗媛包裝紙人之下的真人還是虛偽的土匪婆子
·中共的皇后娘娘江青的原型
·如何模懂中國人脾性特色
·劉曉波囚與放
·蔣經國的愛與恨
·曹禺藝術自由精神延續在台灣
·一張陝北黑白照片的啟示錄﹕中國在劫難逃
·美國人怎麼反抗當英國殖民地奴身
·參政員裁軍的心意
·中國又快要打仗啦
·節省的蔣中正比浮華的胡錦濤大方多了
·中共軍方的鷹派危險人物智庫辛旗可能弄巧成拙
·京華秋夢上汴水
·一國兩制就是意淫中華民國的民主憲政體制
·二個中國 vs 一個中國
·我走過一地的孤寂 浮華以外的昇華
·高耀潔應該得到下一個諾貝爾人道主義獎
·失落諾貝爾獎的兩位民國中國人
·漫談中國自治區的古文明
·中華民國護照萬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誰救了台灣首富民進黨蔡家老大﹖


   
   誰救了台灣首富民進黨蔡家老大﹖
   
   國民黨的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救了台灣首富民進黨蔡家老大

   
   蔡家重生記 vs 國民黨放生記
   
   蔡靠國民黨合併的銀行﹐兆豐﹐消掉債務﹐獲得重生。
   
   兆豐就是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的合成體﹐陳水扁的金融改革﹐明顯保護了債務人蔡
   家老大。
   
   陳水扁的妻子﹐把掠來的錢﹐放在國泰大樓頂端﹐這又是包庇洗錢﹖
   
   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 均是大陸時期百年老店的經營﹐自清代的建制。
   
   如此被台灣本土人蹧蹋﹐還口口聲聲﹐台灣島國罵﹐‘外省豬﹐帶原罪﹐滾回中國﹐
   太平洋未加蓋’
   
   作生意﹐有賺賠﹐打球有輸贏﹐有高下﹐台灣本土人﹐做生意失敗﹐卻要自己經年
   累月霸凌的外省銀行負責債務工作。
   
   破壞金融機制﹐違反法紀。
   
   豈有此理﹖嘴巴還硬的沒有道德。
   
   國民黨的中國銀行與國民黨的交通銀行救了台灣首富蔡家老大
   
   蔡家請不要忘記﹐多做善事﹐事不宜遲!
   
   “懂得放下身段及勇於負責的人生態度
   是現代人應該學習的....
   
    ?九年五月,兆豐銀行把蔡辰男最後一筆大約七十億元的債務,打成不良債權出售,
   蔡辰男請友人出面以十幾億元買了下來。至此,所有銀行債務全部結清,所有的糾
   葛,告一段落。”
   
   明暗經緯錄
   中國復興者
   
   消失的首富-國泰集團大王子25年興落告白---20101229
   
   A
   蔡辰男歷經正負百億人生
   
   如果,人生是一張損益表,到頭來,該如何結算盈虧?得與失之間,其實很難用具
   體的財富數字來衡量。是擁有千億元的首富比較快樂?還是平凡如市井小民,可以
   自在地到市場買菜的人生比較恬適踏實?從台灣首富到回歸平凡,其中的況味,全
   台灣只有一人可以回答。
   
   如果,人生是一張損益表,到頭來,該如何結算盈虧?
   
   得與失之間,其實很難用具體的財富數字來衡量。是擁有千億元的首富比較快樂?
   還是平凡如市井小民,可以自在地到市場買菜的人生比較恬適踏實?
   
   從台灣首富到回歸平凡,其中的況味,全台灣只有一人可以回答。
   
   曾是第一家族接班人學習大隱隱於市的智慧
   
   「今天螃蟹看起來不錯喔!」一大清早的濱江市場,人聲鼎沸,一個熟悉的身影站
   在海鮮攤前,和老闆討論著魚貨的品質。
   
   二十五年前,他根本不可能有時間親自上市場買菜。
   
   鎮日奔波在眾多事業體之間,從銀行、壽險、建設、塑膠、百貨到飯店,事業體幾
   乎橫跨食衣住行各個產業,當時他一日之內調度的資金,可以高達百億元。
   在台灣的富豪們,還未開啟收藏藝術品風氣時,他的藝術品收藏已經多到必須設立
   一家美術館,才足以收藏。
   
   他,曾是台灣第一家族接班人。
   
   但一個踉蹌,讓他從雲端重重摔下;從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簇擁的大公子,一夕之間,
   家垮了、弟弟死了,個人負債一百多億元,還成為許多人眼中的爭議人物。
   
   但就在一年多前,從債權銀行手上買下最後一筆七十餘億元的不良債權,所有的負
   債全數結清,算一算,整整花了二十五年時間還債。
   
   二十五年,是一個人的人生最精華時光,他連本帶利,總共還給銀行一九二億元,
   清償本金大約一百餘億元的負債。從那一刻起,過往的漫天風浪歸零,人生重回原
   點。這一年,他七十歲,但人生卻有了新的起點。
   
   他,是大名鼎鼎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長子,昔日的首富之子,也是如今國泰金
   控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的大堂哥。
   他是蔡辰男。
   
   失落的國泰集團嫡長子
   
   「好久不見,蔡辰男!」
   
   不高的身形、略微胖碩的體態依舊,皮膚光亮,歲月似乎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太多痕
   跡;笑口常開的開朗性格,走在市場裡與菜販打招呼的身影,就像是尋常的鄰家伯
   伯,難以想像,在四分之一世紀之前,他是台灣首富的長公子,幾乎執掌台灣金融
   鎖鑰的國泰集團。
   
   早已沒有當年首富的身段,但更令人意外的是,這位當年國泰大王子,似乎已放下
   所有世俗的眼光與牽絆。他一口答應我們的請求,坦然地帶著《今周刊》一行人,
   走進他每周必到訪的台北市濱江市場。
   
   在人聲鼎沸的市集中,蔡辰男親手提菜,彎身挑魚,對各種食材的熟稔與掌握,完
   全不在專業廚師之下。只有當他從口袋中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付錢時,小心地解開
   用錦帶以「十字的方式牢牢繫住的鈔票,才讓人又想起他當年的樣子。
   
   對許多「七?後」的新世代而言,多半已對「蔡辰男」感到陌生。但在二十五年前,
   當媒體的報導提到「國泰蔡家」,指的不是如今的國泰金控蔡宏圖,也不是富邦金
   控蔡明忠,而是手上握有資產高達八四二億元的「蔡辰男」。
   
   首富人生金碧輝煌 董事長頭銜之多名片印不完
   
   當時「蔡辰男」三個字,就如同今日媒體形容郭台銘一樣,甚至,猶有甚之。嚴格
   說來,他不僅是首富之子,也是台灣首富,他的父親蔡萬春,與如今國泰金控已故
   的掌門人蔡萬霖,還有富邦集團創辦人蔡萬才,兄弟一同建立了富可敵國的國泰王
   朝。而當時這個幾乎可以撼動台灣經濟半邊天的超級大集團,又以身為兄長的蔡萬
   春為首。
   
   當年台灣的經濟體系有兩大集團,一是台塑集團,另一就是國泰集團。但相對台塑
   的專注本業發展,國泰集團則分枝散葉,事業體橫跨了國泰信託、十信、國信租賃、
   國信食品、大西洋飲料、太平洋實業、國泰建設、新來建設、國泰人壽、國泰醫院、
   來來飯店等各行各業。
   
   彼時,蔡萬春名片一拿出來,各家集團公司董事長頭銜,多到一張名片擠不下,很
   多公司甚至印不進名片裡;而且每一家公司幾乎都是那個行業的翹楚。國泰集團對
   台灣經濟的影響力,恐怕猶在台塑之上,稱之為台灣第一大財團,絕不為過。
   但可惜的是,六十三歲的一場中風,提早結束了蔡萬春的商場生涯,也讓身為長子
   的蔡辰男提早接班。那一年,蔡辰男才三十九歲。
   
   蔡辰男自嘲「我才是貨真價實的富二代」;因為從一出生,蔡萬春的生意已經頗具
   規模,蔡辰男不諱言自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公子,當時,台灣第一輛黃
   包車是他們家的,就停放在總統府前,家裡滿滿的一屋子的「龍銀」(大清帝國銀
   幣),富可敵國。
   
   從小,他過著富裕的生活,出國留學,一路順遂,一直到從生病的父親手上接下重
   擔,幾乎不知「挫折」為何物。四十歲不到的年紀,已經在商場上見多識廣,呼風
   喚雨,與許多父執輩的競爭對手平起平坐,執掌的企業體實力又如此驚人,當年媒
   體曾以「智慧過人,口齒伶俐,深得父親傳承的經營三昧,卻又不披任何政治色彩」
   來形容當時蔡辰男的八面玲瓏。
   
   但好日子很難持續永恆,一九八五年二月八日——一個國泰蔡姓家族永難忘懷的一
   天,一場堪稱台灣金融史上最重大的金融風暴,完全震垮了這個全台第一家族。
   二十五年之後,蔡辰男首度開口談起這場重創台灣金融體系,也讓他的家族生命就
   此急轉彎的颶風—「十信風暴」。但,話未說出口,卻見他眼眶一紅,一陣哽咽,
   說不出話來;他摘下眼鏡,拿出手帕拭淚,約莫停頓了幾分鐘,才淡然地說:「過
   度槓桿舉債,是崩盤的關鍵。」
   
   十信風暴,許多人也許還記憶猶新。當時,蔡辰男的弟弟蔡辰洲主導的台北市第十
   信用合作社,大舉起用人頭進行關係人貸款,並將違法貸出的資金,全都壓在房地
   產;卻因為地產景氣遲遲不見好轉,最後終於撐不住了,像核彈一樣爆發開來。當
   時的總統蔣經國直接下令接管,第一家族就此風雲變色。
   
   當時蔡辰男雖然已經和弟弟分家,出事的是蔡辰洲主導的十信,而非蔡辰男,但彼
   此資金往來,還是不免被牽累。
   
   蔡辰洲最終鬱死獄中,蔡辰男則一手背負一百多億元的債務,另一手交出許多公司
   的經營權。從此,曾經在市場上喊水會結凍的蔡萬春一脈,繁華落盡,從雲端掉入
   地獄,並且慢慢退出眾人的記憶;現在,提起國泰,沒有人會再聯想到他們。
   而蔡辰男這位大公子,從此收起雪茄、辭退所有的傭人、司機,金碧輝煌的上半段
   人生就此結束,一個和高額負債長相左右的下半回合,從此展開。
   
   負債人生天崩地裂 法院、銀行封條塵封名利頭銜
   
   「出事前,我們家在台北市仁愛路圓環、現在潤泰(潤泰敦峰現址)那裡,六百坪
   大,有私人的游泳池、手球、籃球場;一夜之間,全家十一口人被迫搬到岳母家九
   十坪大的房子,比起很多人也許還是不錯,但我永遠記得有一次,半夜起床上廁所,
   空間侷促到不小心踢到睡在隔壁的家人。那種心酸,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蔡辰
   男首次在媒體前提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前塵往事,傷痛彷彿還是昨天的事。
   
   一夕之間,家毀了,什麼都沒有了,連出門都有調查局四組共三十六人跟監,以防
   他落跑,那種天堂到地獄的經歷,沒有幾人有過;即使天生血液裡有樂觀的因子,
   但還是整整吃了三個月的安眠藥,日子才勉強過得下去。「所以我常說啦,只有我
   懂阿扁的感受。」事過境遷,蔡辰男竟然能夠自嘲。
   
   人生智慧第一則:不舉債,不求人
   
   家裡被查封,債權銀行合作金庫與法院人員一起進到蔡家大宅貼封條,那種恐懼與
   茫然,蔡辰男談來依舊歷歷在目。封條從值錢的金庫、保險箱一路貼到沙發,連冰
   箱都沒有放過;所有的光鮮亮麗,頭銜啦、名利啦,也一起被塵封。
   
   再度談起十信風暴,對許多台灣人而言,也許只剩下記憶裡一個小小的縮影,甚至
   只是大學金融系課堂上一個必讀的案例而已。但對蔡辰男而言,從此深刻烙在心上
   的最深層印記是:「不舉債」。
   
   後來蔡辰男帶著這個不變的信念,遠離台灣這個傷心地。
   
   一九九二年,十信風暴爆發整整七年後,他帶著五千萬美元西進中國,到大連另起
   爐灶,當時被媒體稱之為「大連王」,在大連火車站前打造出一座地下四層、地上
   六層的「勝利廣場」購物中心。
   
   如今,這座占地約九千坪,建築樓地板總面積約五萬坪的大連市重要地標勝利廣場,
   有如台北西門町,是大連市年輕人幾乎天天報到的重要購物廣場。這座購物中心,
   每天進出人次高達二十五萬,比台北SOGO百貨忠孝館每年周年慶時湧進的人潮
   還要多。
   
   如今看來風光,但其實蔡辰男一開始手頭資金根本不夠,初期,他曾向中國當地銀
   行借了八億元人民幣。
   
   早期,中國的銀行利率比台灣還高很多,為了軋平資金,蔡辰男忍痛把勝利廣場內
   一間間的小店拿出來賣;朋友勸他別這麼傻,大連的房地產五年翻兩番,這樣等於
   在賣「未來的財富」,還不如從台灣向友人調資金,撐過這幾年的高利率。
   腦筋精細如蔡辰男,焉有不知的道理,但他等到沒有閒雜人等在場的時候,才輕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