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良 心 买 卖 学]
李咏胜文集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 心 买 卖 学

   良 心 买 卖 学
   
   我这个人生性最大的弱智之一,就是有贼心而无贼胆,有贼胆而又无贼力,所以无论在那方面都阔达不起来,得势不起来。
   这其中我最早有的这种贼心,便是人们常说的良心,若用我的话说就叫关于良心的买卖学。
   众所周知,中国人自古以来是以讲良心为美德的人,也是世界上最有良心的人。以致在中国传统文化氛围中,良心二字已由一个普通的词儿,变成了一种评判一个人或善或恶,或好或坏的道德标准。如当我们称赞某人“良心好”或“有良心”时,这个判断便不仅是个人的情感判断,而是一个具有特定价值取向的社会伦理判断了。

   与此并行同在的是,既然人性中有着善和美的一类,必然就有着恶和丑的一类,社会才能保持平衡和正常。于是生活这部活词书里,又多了这些鲜活生动的词儿:“没良心的东西”、“黑良心的家伙”、“良心被狗吃了”等等……。
   由此之故,良心就成了一种无形的具有价值取向的东西。因而也就自然会有人去追求,有人去毁坏,有人去维护,有人去出卖。
   首先,由于良心在中国人心目中是有价值的,就必然有人会出卖它。而这种出卖,既可能是纯粹个人行为方面的,也可能是事关国家民族利益方面的。它小可危及亲人朋友,身家性命,个体人格、尊严、信仰等,大可危及一个民族和时代的兴衰荣辱,生死存亡。而与之交换的等价物无论形式有多么不同,则无非是这两者:名也利也!
   然而,只要用心查看和分辨这类出卖良心的人,还是有高低贵贱等级之分的。
   比如那种仅止善于出卖自己良心的人,尽管他出卖良心的手段和方式,常常会凶残到人性泯灭的程度,但相较之下则只能算是低级的、卑贱的小坏人和小恶人。
   而唯有那种先是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良心出卖出去,去获取最大的名和利,然后待自己有名有利之后,又不惜一切代价去把已经出卖了的良心再高价买回来的人,才算得上高级的、显贵的大坏人和大恶人。因而由这种人造出的“伟绩”,是不但能够更多更快地扩大和发展已经窃取到的名和利,而且还能够使这些既得的名和利泽及后世,光照人寰。由此而使那些真正良心健在的人,反而失去了应有的价值和重量。这种人在历史上,大多不是圣人,就是贤哲。而在当今之际,则大多不是大家,就是大款了。
   对这一良心的买卖学,我虽是早就已学懂弄通了,可至今还是个旧我的样子。而稍有进步之处是在读书看报和看待人物境时,学会了用自己的眼睛去辨认它们:
   哪些是属于出卖良心时所为的,哪些是属于买回良心时所为的,哪些是属于良心所为的,等等……。
   
   
(2011/01/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