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我和我们]
李咏胜文集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我们

   我 和 我 们
   
   早在很久以前,就曾经想把这些填塞心间的杂物排泄出来,但每当我看到那些可供排泄的地方总是拥挤而又污秽时,便什么兴趣也没有了。因为我这个人先天就患有洁癖,不善于在眼见不洁之处撒野。于是,便只有返身回到自我之中,潜心练忍者的功夫了。
   而今天,当我再次产生这种向外排泄的冲动时,也并非是由于自己生存下去的不得已,或是对孤独厌倦了的无奈。相反的情景是,我觉得自己的这一想或不想,甚至来与去,已象树叶爬上树枝,黑发要变白似的,是自然而又必然的了。而无论我愿或不愿,都只能释然正视,并且微笑。
   那么此刻我所排泄的杂物,究竟是些什么?倘若有人这样盘诘的话,我则只能这样满怀歉意地答之:我要都知道的话,就太好了。因为我实际略知一、二的,也不过是有关我和我们之间的事。

   我自从哭着离开母体,走进这个时时处处有人哭的人世以来,前后所认识和了解的人,包括那些从书本和各种传媒认识了解的人在内,应该说还是有着上千上万之众了。但在这些众多的人之中,若仅此就与我色素相等的种类而言,我发现自己所能目及到的,几乎都是一个模具铸造成的我们,而真正有我或象我及其是我的人委实太少太少了。以致每每当我面对历史长空的时候,就总是压抑不住良知的呐喊:
   “有着四千年吃人履历的不是我,而是我们。
   没有吃过我的我们,或者还有?
   救救我……”
   我为何要如此菲薄我们呢?答案既简明又扼要,我们所有曾经遭受过的灾难和不幸,难道不是灭尽我之后,由我们去制造的!所以,我的有或无,弱与强,便成为有人无人,有道无道的分野了。所以,在我看来除了救我,使我快速健康成长之外,其它并不重要。因为我早年就隐隐感到拯救我们似乎已经为时已晚,但拯救我却还始终存在着希望。
   怎样救我,或者说怎样才能把我从卑微萎琐的我们之中拯救出来呢?
   也许有很多救法都是可行的,抑或是可以尝试的,比如美国诗人惠特曼的救法即是其中的一种:
   “这道路是可疑的,结果是有益的,或者是有害的,好你就得放弃其他一切,只有我才是你应该遵循的唯一绝对标榜。
   你的磨炼甚至是会长夕的,辛苦的。
   你的生命的全部过去的学说,你周围所有的生活习俗都不能不放弃。
   因此在你进一步使自己苦恼之前,放开我吧,把你的手从我的肩头放下。
   放下而且离开我,走你的路吧……”
   由此见出救我之路,确实很难很难。我也很有可能由于畏难而退缩逃回到我们之中去,借以寻求精神的慰藉与现世的享乐:
   因为我们自古无所不有,上至天地君亲师位,下至吃喝嫖赌偷术,都已有史有典可循,有文装与武装的卫士巡守,只要屈身于它们,就可光宗耀祖,封妻荫子,岂不幸哉!
   虽然历史中的我们是如此的强大,且又不乏妩媚动人之魅力,但还是有人反抗,有人叛逆:比如屈原、比如李白、比如陶渊明、比如苏东坡、比如李贽、比如邹容、比如鲁迅等等,就是这样少数几个敢与我们比智斗强的太阳和月亮。即便他们最后的反叛结局大多都是悲剧,都是我们集体智慧的牺牲品。但尽管如此,他们的悲壮殉难精神,还是那么强烈地震撼过和撕裂过那个黑暗无垠的历史夜空,以致当苟活下来的我们,只要向后人或外人标榜自己的灿烂文明和悠久历史时,若不敬仰和推崇他们,就会觉得羞于见人,无地自容了。
   所有这些,则正是我常常为之打抱不平,切齿痛恨的地方:
   我们那么凶残险恶地吃了我,却又要把我捧为我们的万世师表和楷模,从而为自己的狼性与兽性找到生存和发展下去的人性根据,这不能不使我对我们感到莫名的恐惧和颤栗。
   随之而后,我该怎样生活——
   倘若我不够坚强的话,就索性退缩到我们中去,象人那么生活;
   倘若我足够坚强的话,就索性彻底与我们决裂,是人那么生活。
   总之,是人还是象人的问题,已如哈姆雷特所面临的问题那么重要而又紧迫:
   “It`s tobe or not tobe”。
   于是,就生出了这些关于我和我们的文字:
   ——救救我!
(2011/01/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