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人生的赠礼]
李咏胜文集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的赠礼

   人 生 的 赠 礼
   
    美藉波兰诗人,一九八○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沃什在回忆他的少年时代时,曾带着强烈的欣慰与自豪说:“要是我们能够在少年时代遇到一位极不平凡的人,则这将是最丰富的一项赠礼。”
    我知道他这段话,是感怀他的表兄——法国诗人奥斯卡•米沃什对他的启发和影响而说的。自然还知道,这实际就是诗人追求一生的精神之恋,并为此而写出了许多优美瑰丽的诗章。
    多年以来,每当我回忆自己的少年时代时,心中便会想起米沃什的这句话,想起我的那位影响和改变我一生命运的老师和朋友。

   
    记得我与我的这一老师和朋友胡平的相识过程,大致有这样三个阶段:
    他高中毕业,来自省城,出身官吏。
    我初中毕业,来自农村,出身贫农。
    我说:“我们龟兔赛跑吧!”
    他说:“好的,我是兔,你是龟!”
    无疑,他了解我不服。
    后来,他经过几起几落的磨难之后回到省城教高中,我却在偏僻闭塞的乡村教小学。
    我说:“你象山上的松,我象山底的草。”
    他说:“你是山底的松,我是山上的草。”
    显然,他明白我还是不服。
    再后来恢复高考,他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哲学系研究生,我却仅进入了极其普通的市立师范学校。
    随后我们又相聚,异常为他欣喜和得意。
    我说:“你是老爷,我是润土。”
    他说:“我是管仲,你是车夫。”
    这一次,他分明知道我服了,可偏又不要我服。
    再随后,他在国内,是著名的思考者,而在国外,又是著名的民主政治研究学者。
    而我呢,则什么也不是——既不是得胜的龟,也不是伟岸的松,更不是有作为的车夫,仅只是一个普通又普通的人而已。
    但尽管如此,我并不以此为耻。
    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差距:
    他是兔,而且是兔中永不打瞌睡的一类;
    他是松,而且是高山顶上的松中极挺拔的一类;
    他是管仲,而且是管仲中具有现代意识的一类。
    至于我自己,虽然至今未能做出任何值得告慰于他的事情,但我觉得自己并未丢掉或放弃过一丝我们共同为之追求信仰的东西,那就是为爱而爱真理爱正义,即便我力所能及的是如此的少和小,也并不能因此而说我就停止了前进。
    因为我仍然坚持着我们少年时代的理想和信念,就象一名没有放下武器的战士,虽然势单力薄,但毕竟还是一名战士。
    今日的我们,尽管已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并且长期不通音信,不知有无,可我还是明明觉得他就在我身边不远,每当我由于精神的重负累了困了而试图象兔子那么打瞌睡时,心中就会想起他来,并从中获取战胜沉沦堕落的勇气和力量。
    因此我的人生,无论我与世人相比缺少的东西有多少,我一样是幸运和满足的——只因我在少年时代曾有着一份人间最丰富的赠礼。
   
    1986.6.6《小我中的大我》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北京
   
   (2010/01/14 发表)
   
   

此文于2011年01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