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趟过二月河]
李咏胜文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趟过二月河

   趟过二月河
   
   近几年来,中国文化圈内是怪事多,怪事多的原因自然是怪人多了。而这其中的最怪之人,当数二月河莫属了。首先,是二月河之怪在于他能用自己手中的那枝生花妙笔,把大清帝王陵墓掀了个底朝天,并掀出了许多貌似的新观念、新意识以及人性之爱、纯洁爱情等等,并为自己掀出了8位数的巨额稿酬,一举成了古今中外文化史上靠爬格子短期暴富的超级大款儿,真可谓是一个有着高文化武装的成功掘墓者。更怪的是,随着他那一套又一套为大清帝国修缮镀金的大作品不断问世,老百姓不仅记住了二月河这个大作家的名字,更记住了中国历史上还有那么多爱民如子,又清正廉明的好皇帝。尤其是他的这些大作品,再经过影视圈内的怪人们完美打造和翻新后,一路吆喝着走进荧屏,更是在国内掀起了阵阵万人空巷看帝王戏的旋风。以致许多老年人看了电视,逢人便说:“康熙时代好”。而青少年们看了电视,放学回到家已不用再按门铃,而是一边用脚踢门,一边唱诺道:“皇帝驾到!”甚至连我这个过了四十而不惑的人,看了电视之后膝盖也开始痒痒的,心里有了想要下跪磕头的念头。甚至还产生了一种企图回到康熙、雍正、乾隆盛世王朝去干一番事业的幻觉,心想说不一定运气好,还能混出一个几百年后也能熠熠生辉的模样儿来。由此可见二月河之怪,有多神奇也。
   于是,带着这种想要往回走的良好动机,我不得不翻开历史,做一点可行性研究。然而,这一研究,竟使我魂飞胆寒,心惊肉跳不已。
   原来,清朝在康熙、雍正、乾隆统治的一百余年间,虽然出现过被史家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三个黄金时代的兴盛局面。但这种所谓的兴盛局面,其实是以对外疯狂使用武力,对内残酷镇压人民来实现的。也许,正是由于他们为中国争回了大约2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实现了多民族的大统一,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后人如此崇敬他们,赞美他们,其中包括二月河在内。但仅此一点,就能把他们神化成既全心全意为中国服务,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圣贤和楷模么?

   事实上,在康熙、雍正、乾隆三位大帝在位期间,老百性有好日子过么?没有,绝对没有。多的不说,仅“嘉定三屠”,便是20多万人人头落地。而“扬州十日”,更是以每天屠杀八、九万人为战功,直到杀得老百姓不敢反抗,甘愿为奴为狗。据史书载,仅这两次大屠杀死的民众,就达100多万人,比后来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杀死的人还多两倍多。可想而知,在这种血腥暴政之下生活的人民,该有多么恐怖悲惨了。这还不算,康熙、雍正、乾隆大帝们,还有另一套严惩文化人的绝妙手段——“文字狱”。而在这个罪恶的“文字狱”之下,不知有多少正直无辜的人被满门抄斩,诛连九族。以致举国上下,人人自危,谁敢说他们的半个不字。再者,在他们的“英明”统治下,一方面是文武百官贪污腐败泛滥成灾。另一方面则是民不聊生,处处是一幅幅真实的《千里饿殍图》。其中,比如那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贪污犯和坤,实际是乾隆最宠幸的重臣。他在位20年时间,所贪污的银子竟多达九亿多两。而那时国库一年的总收入才8000万两,相当于和坤每年便从中贪污了40%。由此不难推想,作为清王朝的宰相如此贪得无厌,那么他领导下的各级官员,不贪污腐败能行吗!至于百姓们在兵役、灾荒横行下的死活,谁还管得了呢!雍正、乾隆时代著名诗人郑板桥在《逃荒行》一诗中,是这样记述那个所谓盛世百姓生活惨状的:
   “十日卖一儿,五日卖一妇。来日剩一身,茫茫长归路……道旁风弃婴,怜拾置担釜。卖尽自家儿,反为他人抚……”
   这一切皆生动地警示我,被怪人二月河所美化的那几个帝王时代,委实那么黑暗,那么暗无天日,那么恐怖血腥,因此我是宁死不能回去的,除非二月河本人自己例外。因为他有几百年后让他们再生复活,重振皇威浩荡的救命之恩。当然可以尊贵为皇师皇皇师,甚至皇父皇皇父了。只不过,我奉劝二月河还是必须谨慎小心——那“文字狱”可不是闹着玩的呀!当然,他如果尊贵之后不再玩文字游戏,便是他之大幸,人民之大幸了!
   同时,被怪人二月河从陵墓中掀出的几个帝王,并不象他那支笔所美溢的那般,充满了令人敬爱的伟绩和襟怀,而是到处暴露出他们暴虐和鱼肉人民的封建帝王本质。因而他的那些帝王作品和由他掀起的帝王戏旋风,目前正象海洛因、冰毒、摇头丸等毒品一般,疯狂毒害着人们的思想观念、审美意识及其价值取向,进而给改革进程带来许多因袭滞后的负面影响和致命危害。因此,我们必须有勇气趟过二月河,并让他的那些帝王作品和帝王戏早日回到陵墓中去。
(2011/01/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