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拈花时评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多位证人呼吁中央派出专案组彻查钱云会死亡案;
   
   工程车被指证当天9时25分即停在死亡点五米外;
   
   全程目击证人与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签署保密协议,并保证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亲眼看见钱云会被谋杀过程;

   
   调查显示案发时间应为上午9:30左右而非警方公布的9:45;
   
   钱云会死前有摁下微摄录设备按钮从而拍下死亡过程的可能;
   
   相关证据,正等待中央派出调查组走访取证;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建锋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时许,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口,53岁的寨桥村前任村主任钱云会被发现死于一辆车号为皖K5B323的解放牌重型自卸货车左前轮下。
   
   由于死者钱云会有多年上访经历,加之现场死者状态被村民认为奇特,又有目击者钱成宇坚称是谋杀,村民主张保护现场、刑事立案,而警方认定为交通事故要求清理现场,事件当天发生了警民冲突,即村民口中的“抢夺尸体”事件,引起世界范围的舆论关注。
   
   12月29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抵达寨桥村,在八天内独家寻访到几位现场目击证人,本文主要内容为对现场证人的调查记录。
   
   
   
   
   
   一、现场
   
   (根据警方公布信息与死者家属提供的图片)
   
   
   
   
   
   货车驾驶员费良玉,男,1979年8月29日出生,安徽省颖上县黄桥镇张庄村东海队人,警方查实属无证驾驶。皖K5B323解放牌工程自卸车,行驶证车辆所有人:安徽省颖上县长春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实际车主费良玉,已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
   
   图片中可见死者为前胸伏地姿态,胸颈部被左前轮碾压,内脏组织溢出至肩颈部,左胳膊向前伸出,臀部翘起接近车底,下肢弯曲,右膝与右小腿上部的正面着地,右脚尖点地。
   
   出事路段路宽16米,其中1/4被杂物占住,路面因雨潮湿。从现场图片和视频上可见:死者位于车头左前轮方向,被碾压位置已越出硬化路面,左前轮在泥土上留下一条印迹,死者头颈下有车轮推碾造成的浮土,高约15厘米左右,未见其他车轮留下的明显印迹。
   
   根据现场图片,货车上部整体为橘红色,车头前方橘色部位的泥灰未见遭刮擦痕迹。
   
   警方公布信息称,该车前保险杠黑色横梁下方有刮擦痕迹,车辆底部前轮轮轴附近有刮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12月26日乐清交警大队委托温州长顺机动车司法鉴定事务所对肇事车辆作鉴定。29日下午送到死者钱云会家的鉴定结论共四条。
   
   一、行车制动原装载测试制动性能差,空载测试制动性能正常;二、转向系统技术状况正常。三、整车含货物总质量60020KG(即60.02吨)。
   
   鉴定结论第四条说:“由于鉴定条件不足,事故发生时行驶速度不能计算。”
   
   与出事地点隔着马路的正对面处,有一圆形街控摄像头,当天,警方告诉村民,该摄像头处于调试阶段,不具有储存视频的功能。
   
   
   
   
   
   二、死者钱云会
   
   
   
   
   
   钱云会,生于1957年10月13日,小学文化。
   
   2004年4月12日,寨桥村村民不满村委会对浙能电厂向该村征地事务的处理,开大会提前罢免村委会成员,钱云会开始实际主导村务。
   
   当年4月26日,钱云会与村民王立权、钱成钱为征地事赴京上访维权,路上被截回。28日村民围堵政府要求放人,与警察发生流血冲突,多位村民被打伤。
   
   2005年3月10日,钱云会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2005年4月,钱云会当选为村委会主任。
   
   2008年7月,在京上访的钱云会被抓并被判刑两年。
   
   2008年,由于村民抵制更换村主任,寨桥村村委会未能如期换届。
   
   2010年4月,钱云会尚在狱中服刑,蒲岐镇政府动员寨桥村民选举村民代表与生产队长,遭村民罢选抵制。
   
   【2010年12月29日上午,钱家,村民钱飞(化名)】:
   
   “政府4月提出选举,是害怕钱云会出狱后村民继续选他当村长。2010年7月出狱后,钱云会继续带头维权。”
   
   “2010年12月17日,因之前道路拓宽(由8米拓宽至16米)村里土地被占用38亩未获得满意赔偿,钱云会带村民讨说法,无果,村民上路拦阻路边线缆施工、不让装载土石的工程车辆通行,导致多方利益受损。21日又与协警发生冲突,两位村民被抓。从21日开始,百余身着协警制服的保安开始在寨桥村口附近日夜巡逻。”
   
   【2011年1月1日上午,钱家,钱云会妻子王招燕】:
   
   “死亡那天的一周前,他拿了一份说是干部违法的证据,上有驻村干部的盖章,去找驻村的副镇长(指徐祥忠,2011年获任为镇党委副书记——记者注)。我拉着他的手,叫他不要去啊、不要拿给他们看啊,他还是去了。”
   
   “过去他们两人的关系还不坏,但是那天,钱云会把那张纸拍在徐副镇长面前,两个人大吵了一场。”
   
   “几个月前,徐祥忠找我,跟我说帮我家把上访以来的债务还清,报销我全部的医药费,给钱云会发几年的工资补贴。我说,村民被打的事情怎么办?徐说这件事你们不要管。钱云会听说后,对我说,你的脑子要清楚!”
   
   “前不久,有人说,上面想给他一笔钱,让他不再出面,钱云会拒绝了。这件事,钱云会自己没有对我说过。”
   
   “他的性格固执,也知道自己很危险,死前那一个星期,出村从来都不是自己一个人,担心被人害死,死前几天都不敢睡在家里。除了两个人,一般人来电话他不接,一起上访的王立权来电话要接,再就是徐副镇长。”
   
   “25日上午9点左右,钱云会接了一个电话,说着电话出的门……”
   
   【2010 年12月29日新闻发布会上,官方发给记者的钱云会材料】:
   
   钱云会 2005年当选寨桥村村委会主任,此前在1992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005年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判刑1年6个月,缓刑2年;2008年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0年7月22日刑满释放。
   
   
   
   
   
   三、现场清理与证人被拘
   
   
   
   
   
   【2010年12月29日下午,寨桥村,钱家,钱云会的小女钱旭玲】:
   
   “我是11点不到,到的现场。有很多人、有交警。”
   
   “村民围着,保护现场要求刑事立案。
   
   “母亲一直哭,母亲身体一向不好,下午我去医院给母亲带点滴过来,很多警察已经把现场围起来,我在外面,要求警察让开,我好进去,说我是家属还不让进吗,就被抓了。”
   
   “派出所的说街控录下村民打人了,我说,我父亲上午死你们说没录下,死了没一会,村民打派出所的人,你们怎么就录下了?”
   
   【2010年 12月29日下午,寨桥村,钱家,钱云会的女婿赵旭】
   
   “村民是不让破坏现场,有人说要等记者来拍照。下午四点,我被卡住后脖颈抓走,动一下就挨一警棍。录完口供后关到看守所,在厕所里挨打,我上三次厕所,被打了两次,提出给家里打个电话,又被带到厕所打了一顿。”
   
   【2010年12月29日上午,寨桥村,钱家,钱云会堂弟】:
   
   “25号上午,我到达时,交警已经出了现场,他们大概是9:50左右到的。10点过,交警提出,这是交通事故,车由交警带走,尸体请家属带走。我没同意。因为村民说这是一场谋杀——钱成宇在现场对交警举报,他亲眼看见几个人在马路上推搡扭打,以为是开玩笑,车子慢慢地开过来,一个人倒地被轧在车子下面,走近了看见是钱云会——我要求看街控,和交警一起到派出所要求看街控视频,派出所不同意,连交警都不让进门。
   
   “派出所的人说,所里的人被村民打了,街控都录下来了。
   
   “回到现场后,队长说,那就到市交警支队去看。到市区后,我被领着做了几个小时的笔录,终于获得准许,但是打开电脑,没有录像资料,说那个街控没有联结。
   
   “再次回到现场,大约下午2点多,人、车还在原地,有80多个特警持警棍和盾牌在附近,全村人都出来了,村民围护着现场不让动。治安大队队长侯金海穿着便衣进来,有人认出来了,围着打伤了他。下午4点左右,上千警察来了,带着11条警犬,现场抓了十多个村民。
   
   “现场被破坏,车子和尸体都带走了。
   
   “钱成宇是现场目击证人,第二天也被抓走。”
   
   【2010年12月29日下午,天成乡万宅村钱成凤家,钱成凤】:
   
   “我是钱成宇的姐姐。钱成宇那天跟我讲,他隔得有点远,看到四个人把一个人推搡,扭打到地上,以为他们在玩,但看见车子很慢很慢地开过去把人轧死了。”
   
   “走近一看,是钱云会死了,他当时腿被吓软,没注意那四个人怎么跑开的,然后看见司机和另一个人下车跑掉,他喊‘救命,村长被轧死了’,追赶那个司机,没有抓到。
   
   “晚上他不敢睡在家里,跑到我家,26日下午四点,他去我的小店帮着钉招牌回去,5点我回家做好了饭,上楼去喊他,发现他住的房里电视机开着,人不见了。一整夜他手机关机,27日上午9到11点,手机开了,但一直没人接。
   
   “27日下午,有人告诉我母亲,说在镇政府看见钱成宇被抓了,带着手铐脚镣。”
   
   【2010年12月29日晚6时,钱成宇家,钱成宇的母亲王碎花】:
   
   “钱成宇46岁,他从小就不爱撒谎。”
   
   “那天他没直接告诉我。他在现场跟警察讲了,说看见几个人跟一个人打,把他打倒,等车子把那人轧死后,走近了才看清是钱云会。”
   
   “那一天钱成宇都很害怕,他在家和马路中间来来回回地跑,很不安。”
   
   “晚上他没敢在家里睡,去了他姐姐家。第二天,人不见了,27号那天有人告诉我,说钱成宇被人抓走了,在镇政府那里,手脚都给铐住。”
   
   【2010 年12月31日,钱成宇家属收到拘留通知,通知书称钱成宇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经于27日上午9时被拘】
   
   【2010年12月29日 22:55,新闻发布会,温州警方】
   
   温州市公安局已通报,派出所民警现场调查时两位民警受到村民袭击,多处受伤。死者家属及部分村民在事发现场搭建灵堂、非法设置路障,并阻挠民警进行现场调查工作。
   
   “第一个目击证人钱成宇没有看到把人故意碾死的情况,也没有散布谣言。之所以控制第一个目击证人钱成宇,是因为在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围攻殴打民警时,他是参与者之一。”
   
   
   
   
   
   
   
   
   
   四、现场目击证人调查记录
   
   
   
   
   
   【钱成宇录音】
   
   2010年12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从一王姓村民手中获得一份手机录音。这份记录时间为12月25日10:42的录音,长仅1分47秒,其中出现多个不同口音,均为本地方言。村民介绍,其中嗓音含糊的男低音为钱成宇的口音。
   
   村民许某对记者翻译了能听清的几句:“我站在车左边,他在右边(指面对车头),车这么大,我也看不到……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司机)保安带走了,保安把我挡开,不让我抓(司机)……”
   
   12月31日网络公民组成的调查团也获得了这份录音,他们从录音听到的钱成宇话语是:“我站这里,云会已经翻过来了,绊倒,不知道车子里面有没有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