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说起这两个成语,其中还有一段典故的。
   
   清朝大员曾国藩在带领部队讨伐太平天国初期战势失利,使其陷入绝望,投入江中,想以自杀谢罪或者说是洗辱,所幸被随从所救起。后在写给皇帝的报告中提到战况是「屡战屡败」,当时众人觉得不妥,经过商议,从死亡边缘回来的曾国藩改为「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是「衰尾道人」,而「屡败屡战」是越挫越勇的人。朝廷在看到奏章后,认为其勇气可嘉,没有处罚反而委以重任。原字未动,仅仅是顺序的改变,也使得曾国藩从中受到鼓舞,重整士气,最终攻破太平天国都城天京。原本败军之将的狼狈变为英雄的百折不挠。在这里暂不分析其中的其他因素和以权谋私方面的含义,仅探究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的不同。
   
   两个成语,一字不易,仅仅调换一下次序,表达的意思就完全相反了,也许这就是中文的优美之处吧。在我的数十个博客和微博之中,最近经常有人这样说:国家事务,轮不到我们管,你这样写这样做没有用的,算了吧,哪一次网民闹事最后成功的?想想看,算算看,好象也是。瓮安事件是第一次网络大举“围观”,第一次:网络暴动。我是第一时间参加的,前后因果都非常清楚。最后结果是政府弹压下去了,网络上也被中宣部弹压下去了,网民的诉求并没有得到尊重。案件没有得到改判,火烧公安局变成了黑社会的暴动。但是,这是中国有史以来,中国人第一次有那么多人自觉参与的政治事件,我称之为网络暴动元年。

   
   接着是杨佳事件,大量网民再次为杨佳呼吁,为杨佳叫好。结果仍然看起来是政府完胜,杨佳被冷却了,处决了。但是这两个字,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被中国网民纪念。对很多国人来说,他的名字不是暴徒,而是侠士、刀客、壮士,是反抗暴政的一个里程碑。假如在前网络时代,他的名字当然是会被隐没的,被秘密处决的,而在今天网络时代让他名扬天下成为后世楷模。
   
   类似的例子我们可以举出很多很多,如最近的我爸是李刚、宜黄钟家、钱云会村长谋杀案等等。看起来网民很难得到胜利,除了邓玉娇一案。李启铭还没有正式审判,但缓刑有相当的机会发生。钟家案渐渐冷却了,最后解决有待观察。钱村长一案则已经正式宣布是“普通交通肇事案”,暂时看不到翻案的可能性。这样算起来,网民虽然鼓噪的分贝越来越大,参加言论暴动的人越来越多,可成果却还没有显现出来。
   
   那么,我们的网络言论暴动真的是没有用处吗?未必。首先,言论暴动的产生本身就是一个民众自由表达权力的进步。这种进步不是由中共赋予的,甚至也不是网民们积极争取而来的,而是IT技术发展带来的附产品,但我宁愿将此理解为天意。在前网络或者说前 web2.0时代,中国的民意完全没有表达的场所和机会,所有的媒体几乎全是中共办的,仅有的一些民间媒体也受到中共的严厉审查。民意得不到表达的最大后果就是中共可以任意强奸民意,他们可以随口说拥护中共独裁统治的人占国民的绝大多数,中国的腐败官员只是极少数,而且中共的反腐措施行为受到全国人民上下的一致称颂等等等等,好象他们天天都在做民意调查似的。
   
   虽然这些话听起来非常让人齿冷,但是多数人相信,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渠道了解真正的民意。即便你了解到了,也没有地方让你表达,因为媒体根本不敢说,敢说也无法通过审查。于是无论你心中有多少不平,你也只能被和谐掉,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力。我个人认为中共建国后前三十年之所以毛腊肉可以随意肆虐中国,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言论封锁。大跃进、三年人祸、反右等等运动能搞起来,就是因为没人知道其他人的真实想法,于是都选择了从众。于是死亡数千万人对中共的政权居然没有任何冲击,而且中共居然能够将真相隐瞒了几十年一直到前网络时代的结束。
   
   现在不同了,有了网络,我们对政府、政权的不满可以通过网络来表达,同时找到同志。我们终于发现原来就在身边有那么多人有跟我们共同的想法,原来事实真相不是中共所报道的那样,原来动辄有数百万上千万国民一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一点对国民的勇气的鼓舞具有不可估量的益处。当我们仅仅是一个人两个人拥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往往我们会隐藏在心里,因为对比我们个人来说,中共实在显得太强大了。但是一旦有百万人跟我们发出同样的声音,我们变得不再害怕了,因为我们成了主流。因为我们有百万之众,中共军队、警察、秘密警察再强大再多也不可能将我们都抓进去,除非他们要将整个国家都变成监狱。
   
   那么言论暴动有用吗?我个人更加喜欢将这种言论暴动形容成语言上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那么这种言论上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有用吗?怎么会没有用?太有用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中国进入世贸组织的条件不许国外进入的领域之一就是媒体呢?媒体意味着民意,意味着民心。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完全失去民意支持,就很难施政,甚至很难继续存在。
   
   最好的实证就是满清的灭亡,我们都被教育说清朝亡于孙文领导的辛亥革命,是同盟会推翻了满清政权。实际上呢?孙文、黄兴等人发动起义的时候有多少人?有多少枪?所谓辛亥革命最重要的武昌起义参加人数不过区区数千人,广州起义更少,但是清廷几乎是数夕之间就倒下了。为什么呢?因为人心向背。在辛亥革命发动以后,各省督抚纷纷宣布独立,清廷也就倒下了。为什么各省纷纷独立呢?因为没有人觉得这个朝廷能够继续下去,因为政权过于腐败无能,谁都不觉得这个大清国能够继续存在下去,于是个人想个人,谁也不愿意跟政府坐在同一条船上,一起沉没。即便当时朝廷各路军队还有百万之众,兵戈虽利,不能保尺土之安,为何?因为完全失去了人心。
   
   所以,我们虽然“屡战屡败”,又何妨“屡败屡战” 呢?这个政权无耻地谋杀了钱云会,又用“交通肇事案”强奸了全体国民。这个政权为了官僚阶级的安全,庇护了醉驾杀人后又滥权欺压受害人家属的李刚父子。这样的政权,实在是中国人的耻辱。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民意的充分表达,通过网络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逼迫中共开始政治体制改革,争取我们的民主和自由。我们在网络孜孜不倦地问责政府,就是在争取我们应有的自由和权力。
   
   中宣部不可能永久地封锁网络的,从几次越来越激烈的网络暴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2011/0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