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农行记者从事犹太人研究被非法关押三次再遭工资歧视(有意募捐)
   2011年1 月31日呈中共金乡县委:
   尊敬的张胜明书记、刘章箭县长和政法委胡桂生书记
   你们好!

   请督促县农行偿还5000元工资欠条!
   金乡县信访局副局长孟新霞签字1月30日批转国家审计署信访公文给县农行。全文内容大至是:原农行商敬国向张军出具5000元收条,商敬国当时与张军关系很好,为了表示负责任,商敬国自己又涂改为借条。政法委胡桂生书记当面对信访人说:“农行欠你5000元,我打电话让行长还给你,你去农行找崔允田行长”。可是,农行崔允田行长连续5天多次戏弄我,还拿出法律文本说“你(张军)在农行任科长期间把农行文件搞丢失了4--5份签名文件,给农行造成了经济损失。要向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抓你!”云云!信访人给农行造成损失的金额是多少?及损失是否与文件丢失有关系?也不问如何找到丢失的文件。再三索要也不给我书面材料,看来农行也并不关心丢失的文件而是“恶意讹诈”。1月30日下午3:00我再次到金乡县农行行长办公室,一名农行酗酒的副科长张勇对我粗暴推搡殴打,及暴力威胁,张勇还对我进行歧视性斥责。说我“搞河南犹太人去世博会丢尽了农行的脸”,“再要钱政府还会关你”等刺激语言。崔允田行长在现场也不制止。
   自二战胜利以来,我是全世界极罕见被非法关押的犹太问题研究者。在今年5-8月期间,我动员开封市犹太部落后裔郭研和李随生两个社团,去参加世博会 2010年5月5日以色列国家馆日,并给9名犹太后裔送了火车票和世博门票到每个人的手中,商谈好集体去参加以色列国家馆日5月5日,到时集体合唱希伯来语以色列国歌,举大卫星。在谈妥后,集体到开封回民饭店吃饭被开封国安局扣留,以监视居住,在宾馆讯问,国安警察只是24小时软禁我,反复给我讲政策,谈中国政府有三不政策“不承认犹太人,不承认犹太族,不承认犹太宗教”,在知道我曾受农行精神病迫害后,谈到开封市犹太人后裔石磊的父亲石星光也曾被非法关押进精神病医院。石磊(13193761650)在以色列国立大学完成硕士学位,现国旅开封分公司当导游,石磊的父亲石星光是开封市政府犹太人研究会的负责人,开办一个藏品丰富的犹太文物家庭博物馆。开封市国安高级警官也在研究中国的信访制度,而且非常赞赏我的朋友开封法律专家汪海洋。5月4日下午,由济宁市国安局接我回到济宁继续监视居住,国安局各级警官反复对说我可以回家,可以上网,不没收个人物品,甚至还可以继续从事香港《星岛日报》新闻专员工作。 5月6日下午4:00由金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金乡镇派出所与国安办理交接。一名派出所警察守着交接双方的10余人,当场侮辱我,大声斥责:“你给地方抹黑,以后别称是金乡县户籍”,“要向对付黑社会一样惩治你”。国安警官当场斥责了哪个警察,并对嘱咐他们要好好地对待我。在当天晚上,押回户籍所在地金乡镇派出所,其不作任何问讯,用审讯椅(又称铁板凳)把手脚和全身固定,国保警察不留一人值班,集体去喝酒。从晚6:00到第二天早6:00。审讯椅同室就是留置室空无一人。审讯椅全身固定纯属体罚。第二天做了简单的问讯,通知我的父亲,到派出所说是去济宁市做精神病司法鉴定。下午6:00办理入院手续。其的后果是张军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5月7日至6月30日,共计54天。其间两次就招集犹太人的俱体行为做精神病司法鉴定,其司法鉴定书是无精神病,也不将司法鉴定交与本人及家属。6月30日上午由金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金乡镇派出所将我接出医院。经简单审讯后,报县公安局法制科批准刑事拘留。案由“涉嫌在开封市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二天后,国保大队在看守所提审,以同样罪名报济宁市公安局劳动教养18个月。济宁市公安局以“开封犹太后裔到世博会上访未形成事实”不批准劳动教养,7月8日下午从看守所释放,理由是不构成刑事处分。我所受的处罚均以书面的“开封犹太后裔”为案由。是对弱小民族栽赃陷害。其处罚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在3月中旬,召集本县农民参与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2010年03月27日《蒜农遭遇暗算》及同期央视内参节目《黑社会控制大蒜达七年之久》。
   政府关押我,并不是为了改造我,其前也曾警告我:“再上访,就把你与杀人犯关在一起,你是文化人就别想再活着出来!”。中国政府所说的改造罪犯的文件是假的,制造“文字狱”才是真的。我一方面有大量的新闻作品政府奖项,一方面又被非法关押。我反对暴力,反而被施于重刑体罚。
   我在2010年5月前多次访问开封犹太后裔家庭,是受到山东大学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主任傅有德教授的影响。我们曾共同访问开封犹太后裔家庭。仅凭我是 “犹太研究者这一条!全世界的政府都不能关押我。犹太人问题在全世界各国都是敏感问题,没有一个国家公开歧视犹太民族。中国县级政府私自处理国际敏感问题,是越权行政。河南省国安厅长和开封市国安局及济宁市国安局,都声明不关押我,不扣我香港报社报酬,不扣押我的电脑、手机和3G上网卡等物品。被国保扣押未给任何收据,至今也不返还。
   我曾获得农行、省市政府颁发的中央省市级各类“新闻作品奖”20多次(获奖证书都已公布到网上)。我是中国最丰产新闻工作者之一。1991年以来多次在《大众日报》、《经济信息报》、《金融时报》、《光明日报》、《中国城乡金融报》等报刊发表长篇文章。关于我的拘留及非法关押都是错误的。我从没有收过当事人的财物。2009年3月我在金乡县霄云镇农民家里调查时吃过一次饭,就被行政拘留10天。期间政府把我从行政拘留室转移到刑事拘留所拍电视在县电视台播放。
   香港《星岛日报》曾雇佣张军,嘱咐我不要报道家乡负面新闻。我与反拆迁的金乡县孙庄民意代表孙超曾刑拘关押在一起(后者判刑二年上诉中)。我曾劝说孙超7 天,用我上访无效的事实让他放弃与政府作对。我还给同号杀犯人讲解法律知识。犯人都怀疑我是张胜明书记派出的奸细。我还在被关押前,其实,还是非常敬佩中共金乡县委领导,对我的关押应是误会。
   我希望与县委领导与我谈判。以恢复新闻雇员与家乡官员的友谊。(为了防止政府耍赖,本信发给1000名朋友)
   农行信访人张军
   联系电话 15335372422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1 年1月31日呈中共金乡县委
   另附朱遵辉、周东祥、李昆午三名职工的举报信一封!
   (被举报的副行长崔允田不应当升任行长)
   举报信
   还我工资,惩办雇凶
   农行3名职工冒“砍头”风波索要欠发工资
   工人工资岂能“染缸里能倒出白布来”
   开中国历史之先河:刺杀劳模被媒体曝光
   济宁分行行长翟世勇原是济宁市中区农行的职工,后调省行办公室任省分行李世经行长的秘书。在省分行李世经行长退休后,翟世勇借调到总行办公室担任杨明升副行长的秘书。
   翟世勇从省行下派回成长地任职违反了中办三个文件“成长地回避”和“亲属回避”2项组织原则。济宁农行翟世勇行长兼系统独立党委书记职务正县级,其成长地在济宁市中区(县)委家属院,其父亲是中共济宁市中区(县)委秘书,其亲姐翟世芹、亲叔伯弟弟翟世均、翟世玉都在农行济宁市机关工作(翟世芹、翟世均内部退养)其中叔伯弟弟翟世玉外号翟老五,被广泛传为黑社会成员(打手)造成全市农行2000名职工十分恐怖。据了解原因,翟世玉先是在济宁市中区农行任部门经理,因降低职务精神受刺激,精神失常后常与农行内部职工发生暴力冲突,调任市分行资产经营部后,仍时常有脾气暴躁、生气打人事件。一个正县级的党委书记其在同部门工作的弟弟,竟然被传言为黑社会成员或另有同门兄弟涉黑有待组织上调查。
   翟世勇行长主要社会关系:其亲姐弟3人,其姐翟世芹。其哥翟世刚(1952年生)济南铁路局副局长、济南铁路分局局长。翟世勇和其妻子曾经同是省农行的处长(正县级),翟世勇在省农行工作期间就被省行机关的同事传为省行有名“整人高手”。银行业一直是全社会最文明的行业,翟世勇滥用职权的劣迹经过新闻单位数千篇新闻稿件公开谴责后,玷污了整个银业行业的文明形象。上级党组织应当就翟世勇的系列化暴力手段给出一个结论。
   农业信贷科副科长许建军在市分行大楼办公室被内部人暴力殴打腿骨折断住院治疗;全市农行人人都在传言翟世勇行长涉嫌组织策划者指使雇凶刺杀农行劳模“朱德朴”。朱德朴因违反省农行的新闻制度,未经单位批准接待多家记者采访,2006年1月21日(中国春节腊月22日)下午5:00左右,农行会计稽核查账人员“朱德朴”被2个黑社会的人用衣服包蒙了头,用刀砍了脑壳,其情景就像杀猪场一样恐怖,血在地上都凝固很厚的一大片,县公安局刑警验伤为“重伤”,至今未能侦破。同时期世界第一大报纸英国《金融时报》文章《重组中国农业银行的艰难使命》点名指责济宁及金乡县。报社社长马利德因此篇文章升任纽约社长。现在是正反两个方面都升职,崔允田新任金乡县支行行长。
   古语云:“染缸里倒不出白布来”。它形容事情不能逆转。发到工人手中的劳动报酬以非法威胁手段索回,自古以来罕见!而如今,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支行王元宏行长和崔允田行长2人把职工工资当做儿戏,在工资分配事后数月里,分2次非法强制扣回职工工资800元和4800元。
   农行劳模“朱德朴”被刺杀后,在2006年春节前,金乡县农行职工工资账户40万元蹊跷失踪,市分行机关传言是送礼给翟世勇可能用来掩盖雇凶刑事犯罪。造成县行营业单位负责人李雪冰领导集体上访闹事,县行事后处理方法,竟然在2006年5月份工资单中明示扣回了140名职工每人工资800元。
   2003年度是金乡县支行组建不良资产经营部的第二年,共有18名员工实行的是按业务量计酬。2003年市农行发放清收奖金18万元由金乡县支行内勤黄德祥保管。按照业务考核办法,黄德祥为每名员工预发奖金4800元。分管副行长崔允田得知后,逼迫副股长杨留锁索回了18名员工每人预发的奖金4800元。杨留锁向职工解释说:“到年底统一结算。比这发的奖金更多。”2003年10月份王元宏办私事出车祸(传言是嫖妓)在济宁附院住院,杨留锁、李林代表员工向其送了3万元用于看病。并委托本部员工李涛从加油站索要了5万元的假发票抵账。年底,崔允田向内勤黄德祥借支了13万元跑调动,调任济南农行银河支行交流副行长。副行长拿年薪,不在业务量计酬考核分配范围。崔允田借用职工工资13万元跑官造成18名职工无法领取工资,县行应职工要求查账,内勤黄德祥保管有2套账本露馅无法解释,最后以失去记忆悔账。副股长李龙峰与崔允田因此大动干戈,被勒令下岗。且金乡县农行当年处置抵债房地产:城关供销社大楼抵债 1000万元变现160万元,农机公司土地100万元变现60万元、鸡术供销社90万元、供销大厦300万元。崔允田行长从中拿取的商业贿赂至少在100 万元以上。农行羊山营业所撤所旧址,主任韩发启介绍卖30万元被否决,王元宏私下处理给同学仅12万元。在2006年1月,农行济宁市分行提拔公示“崔允田任运河支行行长”,金乡县支行职工朱遵辉向人事部副经理朱嘉丽提出:“挪用职工工资18万元有异议”,崔允田仍旧获提拔。张宏雨、李涛、黄德祥和杨留锁经常在一块商议向崔行长讨回工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