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这个题目会不会有点哗众取宠?会吗?这一向不是我的作风。了解我的读者都应该知道,我一向是比较冷静的,逻辑比较严密的。言论夸张从来不是我的文风,不过我也承认这个题目看起来有点虚幻了,但不是没有道理的,待我一步一步证明给大家看。
   
   所谓战争,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其内涵已经比过去大大地丰富了。比起冷兵器时代的纯靠排兵布阵、天时地利人和、士气谋略等等,发展到了空战、海战(远海作战)。到了今天,含义又大大地扩展了,化学战、生物战、信息战等等。我所说的就是信息战。
   
   据我的观察,大约从许霆案开始发端,到瓮安暴乱、杨佳案、邓玉娇案、躲猫猫事件、看守所派出所系列非正常死亡事件,再到杭州欺死马、我爸是李刚,和最近的钱云会被谋杀。中国网民从开始关注到积极参与,再到人数、信息量越来越大。到最后,网络言论变成了一场中国共产党政权与普通国民的战争,也就是我说的信息战。

   
   我相信各地的宣传部、中宣部、刘云山以及李长春们深深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中国国民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热情参与国家事务的讨论、时事真相的揭露,以及民意的表达与述求。中国国民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气,用和平理性的方式,不畏强权的的态度,通过网络挑战现政权。不管李、刘、中宣、地宣们如何禁止,中国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方式走向公民社会。中国人不再满足于做一个老实、驯服的“老百姓”,他们要做公民,做这个国家真正拥有者。
   
   我们在见证历史,上下五千年的一部中国史,从未有如此大规模大范围的国事大参与。可以想见,在封建时代,“妄论国是”是要被灭九族,甚至三族的,即便是在文革时期也一定会被压上刑场的。张志新、遇罗克、林昭等等都是活生生的例子。但是今天的文明社会,中共已经不可以随意地杀人如麻了。尽管有无数政治犯、良心犯们被关押进了监狱,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就是一个例子。
   
   但是中共到底没能敢杀掉他,没有象二十年前的天安门,邓小平悍然用坦克碾压住追求自由的灵魂。打开国门三十年,中国已经融入了国际社会,也被迫接受了一部分国际规则,其中不可以随意杀戮就是一条。世界需要一个文明的中国,中国经济也不可能脱离世界,尤其是西方的市场、资金和技术。因此中共已经不可以随意施暴,想杀掉谁就杀掉谁,想关谁就关谁了。这是这场网络公民信息战火能够烧起来的前提。
   
   其次是网络技术的进步,给中国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和手段。以前的反抗者都是孤独的,趔趄地独行,难以成势,很容易被扑灭。但是网络技术使国人形成了合力,我们不需要出门,不需要联络,不需要聚会,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条网线,就能联系到百万千万不满现实又勇于表达的同胞。团结这种中华民族最缺乏的东西,很轻易地就被网络提供给了我们。于是千万蚁民们团结起来互相取暖,终于燃烧起了漫天的战火。
   
   再次是国民的教育水平提高了无数倍。那些无耻学者、智囊们告诉执政者,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假如有利于维护强权的稳定,我们就把白的硬说成黑的。在他们狡猾地变用着两千年前我们祖宗发明的帝王术的时候,却愚蠢地忽略了一个事实:今天已经不是两千年前了。当韩非子、鬼谷子等人发明帝王术的时候,“天下”识字的人可能还不到百分之一。一本书就可能有一麻袋竹简,一个皇家的图书馆藏书未必超过一千册。
   
   可是当今社会,至少在城市,完全不识字的文盲已经不多见了,拥有高中以上文化的人至少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而且一个硬盘就足以装下整个大英图书馆所有的藏书了,海量的知识、信息如潮水般流转。国民拥有了思想、知识和信息,前贤追求了多年的民族觉醒,终于随着信息科技的发展而到来。现在的国民终于无法被欺骗了,拥有了知识和信息,也就拥有了自己的思想。一个拥有了思想的民族,不是帝王和无耻文人们可以随意欺骗的了。
   
   于是当一条天大的笑话,美国的世界最大公关公司统计说中国人是全世界最相信政府最相信媒体的国家被发布到网络的时候,所有的评论都被迫关闭了。因为中共自己也心知肚明,这样的鬼话没有人会相信了,中国人终于无法欺骗了。假如开放了评论,国民就会马上揭露这些统计实际上是由中共的统计局下属机构做的假,纯粹鬼扯。其实不开放大家也知道,无非是稍微慢一点而已。
   
   尽管中共封锁了大部分对他们不利的信息,但是无数的翻墙人把信息带回到了国内,网络长城已经坍塌了一半。可惜的是,却看不到太多的海外华人的参与,尤其是海外民运派。我无数次翻墙出来,多看大无数向往国家自由民主的华人在被隔绝出中国大陆的网站热火朝天地讨论争辩,而这些信息观点辩论等等大多数的国内人士根本接触不到。海外民运派的文章一篇一篇地发出来,看到的也都是些自由的海外华人。
   
   网上长城隔绝了大陆国民自发接触国外自由的声音,却没有隔绝海外华人回到国内发布信息的路。与其发表一些夸夸其谈的言论,为什么不做一些实际的工作呢?那样不是更加有效吗?海外华人是不需要这些信息的,因为唾手可得,真正需要的国内民众几乎完全被隔绝了。但是,真正能改变中国的是他们,在国内的民众。只要当他们完全觉醒,自发地走上网络发表民意,逐渐自发地走上中国的街头,茉莉花革命终有一天会在国内开放。
   
   这一天相信不会太久远了。海外拥有相当大号召力的人士,为什么不去号召华人将被中共封堵住的信息传回国内呢?相信这样比魏京生先生发文章揭露朗朗弹奏什么音乐有意义得多,难道魏京生先生觉得美国人都是傻瓜?居然看不出魏先生在挑拨离间吗?明摆着的事情。何况美国人几乎是最不关心国外事务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国家什么都是天下第一,没必要关注太多。难道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能靠美国人憎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去实现吗?
   
   魏先生的文章毫无意义,以各位先生女士的号召力,为什么不号召大家把国内大众不知道的信息传回去呢?那样绝对效果大得多。如柴铃女士、王丹、吾尔开希、王军涛、方励之等诸位先生为什么不去做一些实际而更有意思的事情呢?国内固然看起来好象铜墙铁壁一般的封锁控制,实际上缺口漏洞到处都是,博客、微博、新闻评论、论坛等等都是非常好的传达场所。海外华人加上台湾、香港、澳门等地,人数有接近一亿了,假如号召到一千万人,甚至只有一百万人,每天花费一两个小时时间做这件事情,相信假以时日会发生奇迹般的效果。
   
   拈花人微言轻,但是我每天都在做这件事情,做多少是多少。中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不可能指望寻日之内解决问题。但是只要我们有决心有恒心有韧力,我们终有一天能达成心愿。
   
   我们与其观望、见证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变革,不如参与其中,我们去创造历史,参与改变历史。有一天,我可以抱着我的孙子,告诉他,我没有见过哪个英雄,但是曾经有一天我们一起并肩奋战过。我们一起创造了今天的中国,自由、民主、美好的中国,我们一起掀开了中国共产党罩在中国天空的黑幕,中国才开始天亮了。
(2011/01/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