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作者:王华立)
   
   2010年12月14日东方集团工人代表韩国志被一审判刑10年。其前 因是:2009年09月03日东方集团委托律师发函给新京报记者赵侠称:“严义明遇袭与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保卫处处长徐鹏没有任 何关联。韩国志举报所述全属捏造,且韩国志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已被东方集团举报至哈尔滨警方。”
   
   在中国媒体圈公认的最神秘组织就是张宏伟和他的 上市公司。东方集团(600811)不是一个普通企业,其拥有托拉斯之组织形式,控股银行、证券、 保险、港口和超市。资本市场上的交叉持股在很多国家是被法律限止的投资方式,仅从表面特征就能得出其是中国上市公司的“畸形”之最。中国法律规定集体企业 改制“职工代表大会”表决是法定程序。另一方面有争议的财产(特别是股权)也是不允许上市的。东方集团IPO(首 次公开发行股票)就存在出身不明的违法因素,而哈尔滨市南岗区检方不考虑东方集团出身造假(上市之前的公司工商注册造假),无视工人股东的合法权益,机械 地定性原始股中的职工股是作废股票。起诉书和判决书中出现全世界最荒唐的论词(没有破产哪来的股票作废)。是检察官不懂法?还是司法官被金钱所收买!

   
   2009年8月31日韩国志冒着生命危险由哈尔滨辗转来到上海举报,先是在上午向上海徐汇区检察院进行举报,称东方集团董事 长张宏伟指使徐鹏(东方集团保卫处处长)组织打手袭击严义明,下午韩又到上海公安局徐汇分局刑侦支队进行举报。其向上海警方提供一些录音和短信能够证明张 宏伟指使徐鹏找人袭击严义明。”
   
   2009年4月14日,代理律师严义明在位于徐家汇的办公室遭到四名歹徒袭击,右肩肩胛骨骨折,并有多处外伤。经警方侦查 后,四名犯罪嫌疑人在东北落网。四名犯罪在上海审判。
   
   1992年东方企业集团(东方集团前身)股份制改革中分配给职工的职工资产股和 职工享有的集体资产股权益,产生争议285万股原始股,按送配后的价值估算为1.9亿元。2006年7月,东方集团的股改方案出台。内部职工股可以上市流通转让。32名 老工人手里都攥着一张《东方企业集团股票》,上面有现在的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当年的亲笔签名。然而,他们这些股票确无法按照股改制度流通。因为他们持有 的是职工资产股,发行人是东方企业集团,而不是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他们推选了其中7人组成“股 东维权委员会”,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起诉东方集团张宏伟侵权违法,特别聘请著名证券维权律师严义明代理诉讼,并由《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了题为《富贵逼人:张宏伟—-, 人逼富贵:老员工—–》的报道。张宏伟以东方集团名义,收买了职工维权组负责人韩国志,并拨 给韩特别经费330万元,由韩付给严义明律师费40万 元,要严律师停止代理维权诉讼;付还给职工自筹的办案费30万元,要职工撤回维权诉讼;支付给收买 职工维权骨干的辛苦费25.5万元,要职工们在股权“丧权协议”上签字。张还特批20万元给公司保卫处。后因严义明律师遇袭,韩国志“反水”重新加入维权队伍,到向上海警方举报张宏伟策划雇 凶。
   
   此事的举报人韩国志的行为地分别为上海、北京和哈尔滨三地。东方集团能干预和翻转全国 性的跨省大案,其背后有一种神秘的政治力量。 (作 者:王华立)
   
   附!东方集团全体维权职工举报信:
   
   申请立即制止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检察院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 事实,帮助有罪人(张宏伟)起诉诬陷无罪人(韩国志)的枉法行为
   
   最高人民检察院
   
   尊敬的曹建明检察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组 织法》规定:人民检察院是为国为民的“法律监督机关”。人民检察院通过行使检察权,“保护公民”、“打击犯罪分子”。“各级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必须忠 实于事实真相,忠实于法律,忠实于社会主义事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可是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检察院却违背人民检察院宗旨:2010年10月20日,该检察院故意违背事实,帮助涉嫌严重违法犯罪的东方集团董 事长张宏伟,起诉诬告东方集团老职工韩国志“敲诈勒索”。事实如下:
   
   一、张宏伟给韩国志330万元特别经费是张宏伟收买韩行骗维权职工的罪证,而不是韩国志 敲诈勒索张的罪证,南岗区检察院不能故意违背事实
   
   1992年东方企业集团(东方集团前身)股份制改革中分配给职工的职工资产股和职工享有的集体资产股权 益,是职工的合法财产,公民财产受国家法律保护。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肆意侵吞职工股权和权益,是侵犯公民合法财产的严重违法行为。2006年职工们拿起法律武器集体维权,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起诉 张宏伟侵权违法(证据一),特别聘请中国著名维权律师严义明代理诉讼(证据二),并由《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发表了题为《富贵逼人:张宏伟身 家扶摇直上,人逼富贵:老员工重算十年旧账》的通版报道,真实反映了张宏伟的发迹史和职工们的血泪史,鼓舞了职工集体维权斗争(证据三)。大律师为职工维权依法诉讼,大报纸为职工维权大声疾呼,职工 维权斗争声势浩荡,张氏惊恐万分深痛恶绝,于是施展阴谋消灭职工维权斗争。张宏伟以许诺五百万元及更多奖励为诱饵,收买了职工维权组负责人韩国志,使韩沦 为张的忠实走狗。张交给韩平息职工维权斗争的特别任务,并拨给韩特别经费330万元(证据四),由韩付给严律师费40万元,要严停止代理维权诉讼;付还给职工自筹的办案费30万元,要职工撤回维权诉讼;支付给收买职工维权骨干的辛苦费25.5万元,要职工们在不知内容的“丧权协议”上签字。总之,韩使用 张给的特别经费,“出色”完成了诈骗职工股权的特别任务,为张实现阴谋,使张心满意足。这一出卖职工的事实表明韩已沦为张的忠实走狗,忠实的走狗是绝不会 敲诈主子的!所以这330万元,不是韩敲诈张的证据,而是张收买韩去诈骗职工股权的证据,是张的罪证。此其一。
   
   其二,张宏伟一面利用韩国志,一面早在阴谋陷害韩国志。根据张 宏伟的举报,张早就派遣法律顾问张惠全潜伏在韩的身边刺探情报、搜集证据(证据五)。张还特批20万元给公司保卫处去引韩上勾,获取证据(证据六)。一个法律顾问竟然为张干起特务勾当。公司保卫处简直成了张的 “保密局”。甚至有材料揭发张是组织黑社会势力袭击严律师的幕后策划者。现在四名凶手已判刑,主谋仍逍遥法外(证据七)。张宏伟把上市公司变成恐怖组织一般,是否违法犯罪?!这一事 实反倒证明了330万元不是韩敲诈的证据,否则张己证据在手,毋须再采用特务手段取证了。
   
   正因为张给韩的特别经费330万元不是韩敲诈证据,所以必须通过特务手段取证。但因为通过特 务手段仍未能取得敲诈证据,张就只能跨越时空,把两年前张给韩干坏事的特别经费,在两年后揑造成韩对张的敲诈证据。如此故意违背事实进行诬陷,这是犯罪 的!
   
   韩国志后来认识了自己的错误,重新回到职工维权斗争队伍中来, 张要诬告他敲诈这很自然了。但是当地司法部门为何要知法犯法、助纣为虐,如果没有私下的利益关系就太令人费解了,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明察深查,并严肃处 理。
   
   其三,职工集体维权,是多管齐下的,目的就是要造成张宏伟四面 楚歌,廹使“铁公鸡”张宏伟不得不归还职工股权。职工们一面请律师向法院起诉;一面联系媒体,将张侵吞职工股权的行为公之于众;一面向上反映张的违法事 实,请求组织上调查;一面也写信给张,施加压力,进行规劝,指出张只有悬崖勒马,归还职工股权。职工们还在公司门前组织了维权示威活动,声势浩大。这是职 工们集体斗争的力量,韩国志个人没有这个能量,更不是起诉书编造的:明知职工资产股无效,韩国志仍以“维权”为名挑动不明真相的职工在公司门前闹事向张宏 伟索要钱财。张宏伟说,南岗区检察院的起诉书也这么说,廹于多方压力,张才给韩330万元,因此这个钱是韩的敲诈。事实是,职工维权斗争方兴未艾,张 宏伟感到多方压力,才收买韩国志,给了韩330万元特别经济,要韩去完成扑灭职工维权烈火的阴谋任务。
   
   这从司法部门己经查明330万元的开支去向也完全可证明这个事实。这330万元完全是为诈骗职工股权,因此它是围绕这个任务去开支的:给 了严律师40万元,以终止代理;偿还职工自筹办案费30万元,以终止维权;付收买职工维权骨干给的辛苦费25.5万元(证据八)……如果这330万元是韩个人敲诈所得,他是无须这些支付的。
   
   这里须特别指出一点:哈尔滨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称:韩国志 以检举揭发张宏伟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敲诈勒索,以至惊动了上面,“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分别向张宏伟询问情况,并要求东方集团尽快把问题解决。张宏伟鉴 于自身是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具有较特殊的政治身份,廹于多方压力,无奈之下,”才给韩敲诈去330万元。张宏伟确有违法行为,知情人有义务、有权利检举揭发,韩 国志也确实举报了,这不是威胁,维权职工也集体举报了,更不是敲诈,而是履行公民权利和义务,打击犯罪人人有责。司法机关难道要保护犯罪、打击公民吗?统 战部、工商联也确实找张谈话了,并且采取了组织措施,把张的常委、副主席都撤了,这是中央惩治腐败的英明决定!把韩要举报犯罪认定为敲诈,又把中央统战部 也说成是对张施加压力,帮助韩国志敲诈,大错特错了。
   
   二、韩国志在北京乘出租车跟随张宏伟毫无伤害之意,只是求见 “大哥”一面
   
   东方集团的前身是呼兰建筑工程维修队,1984年更名为“哈尔滨建筑公司”,张宏伟与韩国志是当年一起艰苦创 业的“穷哥儿们”。二十年巨变,变得“富大哥”不认“穷小弟”了。韩国志到东方集团登门拜访董事长张宏伟,十余次被拒之门外。一次他见张乘车回家就跟了上 去,张报了警。公安派出所查明韩并无伤害之意,便劝张应该见一见共同创业的员工。第二天张亲切地接见了韩,并且关心说,现在大哥有钱,你有困难尽管说,大 哥会帮你。这使穷弟弟倍感温暖。
   
   过了几年之后,张宏伟又以当年这一点事大做文章,举报韩为了敲 诈而跟踪他,“给我和家人造成巨大压力和恐惧,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这纯粹是诬陷不实之词。一个老员工只求见一面,就会使你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吗?!
   
   张宏伟应该知道,被你无情剥夺股权的老员工们,生活多么凄惨, 有的职工甚至只能到菜市场上捡菜叶吃,有的职工病了多年无钱医治,更有职工患了不治之症,在生命的弥留之际还在苦苦哀求你把股权还给她。股权是职工们的命 根子,张宏伟剥夺了职工们的股权,才真正使职工们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