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江棋生文集
·四大好处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江棋生
   
    2011年第1期《炎黄春秋》杂志上,学者杨继绳先生的《我看“中国模式”》(下面简称《我看》)一文,称得上是一篇颇具分量的重头文章。该文通过与一些颂扬“中国模式”的中外学者进行正面交锋,尖锐指出“中国模式”在制衡权力和驾驭资本两个方面均存在严重弊端,明确宣示“中国模式”已经走入困境,继而点明合乎逻辑的出路当是:进行摈弃“苏联式西化”的政治改革,改掉现有“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仁人志士百年追求的“宪政民主政治加完善的市场经济”模式。

    杨继绳先生既然是把任务设定为和一些中外学者,如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奈斯比特和潘维等人进行论战,《我看》一文自然不必提及执政当局对“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持何立场和看法。不过,行文之中,杨先生倒底还是忍不住点了一下:“2009年12月北京大学教授潘维主编的《中国模式——解读人民共和国60年》出版。此书一问世就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作为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的重要著作。”20天之前,我在读罢《我看》之后,就想写篇短文,目的是把《我看》轻轻点到的地方略加展开,再一次说说中国执政当局是怎么看“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我觉得,有些话还真有重申的必要。
    说来也算凑巧,就在我酝酿命笔之际,胡锦涛发表了对美国媒体提问的书面答卷,其中就有他对“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字斟句酌的最新表态。应当说,胡锦涛固然没敢像有些学者那样去吹中国模式“一枝独秀”,但他也并未养晦示弱,而是亮出了他的真实想法:“过去30年的经济成就,已经证明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显然,与杨继绳先生的见解正相反,胡锦涛同时肯定了中国现有的经济模式和政治模式,即他认为“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总体上是可取的,是可持续的,丝毫没有上述模式已经走入困境,“再持续下去是很危险的”(杨继绳语),因而需要根本变革、制度转型的意思。那么,有没有必要来点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的体制改革呢?胡锦涛的答案是:这个可以有。在肯定和赞扬中国模式的同时,胡锦涛从不讳言“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和这一次答问中,他还郑重其事地谈论需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胡锦涛为什么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呢?对此他也没打马虎眼,而是说得很清楚:为了实现“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胡的政改目的换成杨继绳的话来说,就是为了实现“威权政治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全然没有“宪政民主政治”什么事。由此足见,胡锦涛把玩的政改和杨继绳呼唤、企盼的政改,虽然听起来都叫“政改”,但二者之间的本质差别,虽脑残之人,亦难以做到视而不见。
    完全可以有把握地说,胡锦涛对中国模式的总体肯定,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观点,而是基于执政当局的共识。
    同样可以有把握地断言,胡锦涛对政治体制改革目的之确认,也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主张,而是基于执政当局的共识。
    事实上,中国执政当局心目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一直就是20多年前由邓小平定下基调、划下红线的“邓记政改”。在2009年5月香港出版的《改革历程》一书第271页上,赵紫阳先生对“邓记政改”作了直白、恰当、权威的评说:“1980年以来,直到‘六四’前,邓一方面不断地讲反对自由化,另一方面又多次讲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那么邓的政治体制改革究竟是怎么样的改革呢?总的我认为,邓对现行政治体制的运行,他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主张改革也是真实的。但他心目中的改革,并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现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种行政改革,属于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邓主张的是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为了进一步地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任何影响和削弱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改革,都是邓坚决拒绝的。”上面这段话,是被软禁在家的赵紫阳先生于1992年说的。19年前,他看邓记政改,已是洞若观火。时至今日,倘若我们仍不识邓记政改“精魂”之所在,那就太说不过去了。邓记政改的“精魂”,其实就是一句话:反对“欧美式西化”,保卫“苏联式西化”。
    不过,尽管邓记政改实在不怎么样,但我还是想公正地说,在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主张政改的确是真实的,也是努力作了实际推动的。同样,当时的执政当局,也的确不是光说不练,而是不仅说政改,也是动过真格搞政改的。
    然而,自1989年六四屠杀及苏东巨变以来,邓小平本人和执政当局对待邓记政改的态度,已然起了重大的不容置疑的变化。他们事实上达成了新的共识,那就是:连这样的政改,也不宜搞。不仅不宜搞,甚至,都不宜多提。为什么官方会如此缩头呢?原因在于他们实实在在地担心,即便在“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中,也会难以逆料地诱发中国民众新的、“出格的”权利诉求和政治诉求,会节外生枝,出蝴蝶效应,从而导致局面失控,乃至沛然莫之能御的社会风潮不期而至……
    有些人一再苦口婆心地晓喻和规劝中国执政当局说:政改可能会不乱,或者小乱;但不政改肯定要大乱。然而,这种话胡锦涛们能听得进去吗?我认为,胡锦涛们现在拿准的,恰恰是:不政改可能会不乱,或者只是小乱;但政改肯定要大乱。君不见,出于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的坚定立场,执政当局如今真正用心去干的,只有两件大事:一是确保以GDP为中心、主要靠投资和出口拉动、非科学不健康的经济增长。二是不计代价、不择手段地维稳——维护现有中国模式的稳定,公开说法则是“维护社会稳定”。竖个孔子,来点“孔化”,大概也是指望能对“维稳”作点贡献、给点力吧。
    这两件事,当局是魂牵梦萦,天天讲,日日干。至于“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虽明说要“积极稳妥地推进”,但是,这只是忽悠,只是虚晃一枪,子弹的没有。自1989年以来,对邓记政改这档子事,中共当局一直奉行的,是一条不言自明的潜规则:还是——,不搞为妙。
    难道,不是这样吗?
   
    2011年1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月27日播出)
(2011/0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