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江棋生文集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江棋生
   
    2011年第1期《炎黄春秋》杂志上,学者杨继绳先生的《我看“中国模式”》(下面简称《我看》)一文,称得上是一篇颇具分量的重头文章。该文通过与一些颂扬“中国模式”的中外学者进行正面交锋,尖锐指出“中国模式”在制衡权力和驾驭资本两个方面均存在严重弊端,明确宣示“中国模式”已经走入困境,继而点明合乎逻辑的出路当是:进行摈弃“苏联式西化”的政治改革,改掉现有“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仁人志士百年追求的“宪政民主政治加完善的市场经济”模式。

    杨继绳先生既然是把任务设定为和一些中外学者,如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奈斯比特和潘维等人进行论战,《我看》一文自然不必提及执政当局对“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持何立场和看法。不过,行文之中,杨先生倒底还是忍不住点了一下:“2009年12月北京大学教授潘维主编的《中国模式——解读人民共和国60年》出版。此书一问世就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作为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的重要著作。”20天之前,我在读罢《我看》之后,就想写篇短文,目的是把《我看》轻轻点到的地方略加展开,再一次说说中国执政当局是怎么看“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我觉得,有些话还真有重申的必要。
    说来也算凑巧,就在我酝酿命笔之际,胡锦涛发表了对美国媒体提问的书面答卷,其中就有他对“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字斟句酌的最新表态。应当说,胡锦涛固然没敢像有些学者那样去吹中国模式“一枝独秀”,但他也并未养晦示弱,而是亮出了他的真实想法:“过去30年的经济成就,已经证明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显然,与杨继绳先生的见解正相反,胡锦涛同时肯定了中国现有的经济模式和政治模式,即他认为“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总体上是可取的,是可持续的,丝毫没有上述模式已经走入困境,“再持续下去是很危险的”(杨继绳语),因而需要根本变革、制度转型的意思。那么,有没有必要来点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的体制改革呢?胡锦涛的答案是:这个可以有。在肯定和赞扬中国模式的同时,胡锦涛从不讳言“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和这一次答问中,他还郑重其事地谈论需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胡锦涛为什么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呢?对此他也没打马虎眼,而是说得很清楚:为了实现“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胡的政改目的换成杨继绳的话来说,就是为了实现“威权政治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全然没有“宪政民主政治”什么事。由此足见,胡锦涛把玩的政改和杨继绳呼唤、企盼的政改,虽然听起来都叫“政改”,但二者之间的本质差别,虽脑残之人,亦难以做到视而不见。
    完全可以有把握地说,胡锦涛对中国模式的总体肯定,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观点,而是基于执政当局的共识。
    同样可以有把握地断言,胡锦涛对政治体制改革目的之确认,也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主张,而是基于执政当局的共识。
    事实上,中国执政当局心目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一直就是20多年前由邓小平定下基调、划下红线的“邓记政改”。在2009年5月香港出版的《改革历程》一书第271页上,赵紫阳先生对“邓记政改”作了直白、恰当、权威的评说:“1980年以来,直到‘六四’前,邓一方面不断地讲反对自由化,另一方面又多次讲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那么邓的政治体制改革究竟是怎么样的改革呢?总的我认为,邓对现行政治体制的运行,他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主张改革也是真实的。但他心目中的改革,并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现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种行政改革,属于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邓主张的是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为了进一步地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任何影响和削弱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改革,都是邓坚决拒绝的。”上面这段话,是被软禁在家的赵紫阳先生于1992年说的。19年前,他看邓记政改,已是洞若观火。时至今日,倘若我们仍不识邓记政改“精魂”之所在,那就太说不过去了。邓记政改的“精魂”,其实就是一句话:反对“欧美式西化”,保卫“苏联式西化”。
    不过,尽管邓记政改实在不怎么样,但我还是想公正地说,在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主张政改的确是真实的,也是努力作了实际推动的。同样,当时的执政当局,也的确不是光说不练,而是不仅说政改,也是动过真格搞政改的。
    然而,自1989年六四屠杀及苏东巨变以来,邓小平本人和执政当局对待邓记政改的态度,已然起了重大的不容置疑的变化。他们事实上达成了新的共识,那就是:连这样的政改,也不宜搞。不仅不宜搞,甚至,都不宜多提。为什么官方会如此缩头呢?原因在于他们实实在在地担心,即便在“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中,也会难以逆料地诱发中国民众新的、“出格的”权利诉求和政治诉求,会节外生枝,出蝴蝶效应,从而导致局面失控,乃至沛然莫之能御的社会风潮不期而至……
    有些人一再苦口婆心地晓喻和规劝中国执政当局说:政改可能会不乱,或者小乱;但不政改肯定要大乱。然而,这种话胡锦涛们能听得进去吗?我认为,胡锦涛们现在拿准的,恰恰是:不政改可能会不乱,或者只是小乱;但政改肯定要大乱。君不见,出于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的坚定立场,执政当局如今真正用心去干的,只有两件大事:一是确保以GDP为中心、主要靠投资和出口拉动、非科学不健康的经济增长。二是不计代价、不择手段地维稳——维护现有中国模式的稳定,公开说法则是“维护社会稳定”。竖个孔子,来点“孔化”,大概也是指望能对“维稳”作点贡献、给点力吧。
    这两件事,当局是魂牵梦萦,天天讲,日日干。至于“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虽明说要“积极稳妥地推进”,但是,这只是忽悠,只是虚晃一枪,子弹的没有。自1989年以来,对邓记政改这档子事,中共当局一直奉行的,是一条不言自明的潜规则:还是——,不搞为妙。
    难道,不是这样吗?
   
    2011年1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月27日播出)
(2011/0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