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家庭教会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旧稿: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北京李克牧师文章
·李克牧师:我的人生简历
·北京三自会纪实
·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天堂存在的证据
·李克牧师: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自序: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前言: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在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很多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们(如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信主成为基督徒。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北京) 何德普
   
   97年12月
   
    在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换届选举之际,我做为一名普通公民(曾在一九八零年参加过区人民代表竞选),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对目前我国政治生活中的“民主选举”问题和亟待引起关注与解决的事项,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供大家参考。
   
   一
   
     我参加竞选人民代表后的第一个感受是,如果把我国的社会民主制度比做一个圆、民主选举是它的核心的话,竞选方式则是这个圆的半径。结论不难得出——没有半径的圆,只能称为死点。
   
     十七年前,我厂(北京有机化工厂)的选民在选举中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这张选票有多大价值?自己的意愿在这次选举中是否能得到候选人的认同。而满足这种要求的唯一途径就是在选举中需要有竞选者参与。
   
     用选民的话讲:没有竞选,我们对候选人就没有深入的了解;没有竞选,我们就很难体会到自己手中,选票的价值和作用;没有竞选,我们的疾苦、愿望就不可能与候选人面对面地攀谈;没有竞选,选举工作就不可能有生机;没有竞选,我们的人格、意愿就不可能在这次选举中得到前所未有地确认。
   
     根据我们对选民的调查,在我竞选前后,选民对选举工作所持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差异。调查结果如下:
   
     ——竞选前:
     持无所谓态度的选民占70%
     蔑视这次选举的选民占10%
     比较重视的选民占 5%
     其它的占 15%
   
     ——竞选工作展开后:
     持无所谓态度的选民占 5%
     蔑视这次选举的选民占 5%
     比较重视的选民占80%
    其它的占 1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竞选工作,对选民的政治参与意识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也可以说,它为民主制度这个大圆,承担起半径的做用。结论自然得出,没有竞选者参与的选举,描绘得再漂亮的圆,也只能称为死点。
   
     我的感受之二是,竞选工作可以增强领导干部的群众观念,使他们得以贴近选民。
   
     我的竞选人民代表工作展开以后,其它的各位候选人均以不同的方式,开始拉近自己与选民之间的距离。群众的疾苦和愿望得到了厂领导的高度重视——在八十年代初,我厂翻盖了职工浴室、装修了礼堂、为第一线的工人盖起了倒班职工宿舍楼、在双井地区兴建了几栋家属宿舍楼和一些平房。特别应该提到的是,在我竞选人民代表之后的数年中,第一线的职工始终受到重视,无论在奖金分配、工资晋级、住房分配、伙食供应等各个方面均处优先。
   
     在我竞选人民代表之后的日子里,工人们参与生产管理和政治生活的热情十分踊跃,在竞选工作结束后的第一个职工代表大会上,大会主席团收到代表们的提案就有三百件之多(往年不足五十件)。用选民的话讲,你的竞选活动象一股清新的风,把我们厂给吹醒了;用厂领导的话讲,在这次选举中,我们学到了不少东西,也发现了不少问题。
   
     我的感受之三是,竟选工作可以促进、提高选民及候选人对人民代表内函的理解和认识。
   
     十七年前,我厂的选民在竞选人民代表的活动中,就逐渐认识到,人民代表是一个受选民委托、法定的、为选民利益战斗的艰巨岗位,她绝不是一顶荣誉的花冠。
   
     在我国的政治生活中,老百姓的政治参与还非常有限,老百姓对国家的管理只能是通过所谓的间接民主制来实现,即——老百姓只能通过自己选出的代表和那些经过代表选出的代表(在省、市级和全国人民代表之中有不少代表没有经过老百姓的基层投票选举)来行使监督执政党(共产党)和各政府机关的政策与工作的权利,通过代表去影响这些政策和工作。由此不难看到,人民代表在共和政体中的岗位职责既是执政党的监督者,又是人民心声的法定代言人。
   
     人民代表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的好与否,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真民主”、“真人权”是否落实到实处,老百姓在决定国家大小事务时,是否真的当了家、做了主,是否由泛泛之说变为现实。
   
     那些自认为人民代表是荣誉花冠的人,那些把人民代表当成升官发财阶梯的人,那些在问题前面,先为上级主管领导着想,然后再为百姓考虑的人,没有资格当选人民代表!靠出卖良心和灵魂来换取一己私利的人,更没有资格做人民代表!
   
            二
   
     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从一九七八年算起,到如今已有近二十个年头,而政治体制改革却始终是裹足不前。那种经济上可以改革开放,在政治上需加强对人民的控制的观念,在一些人的头脑中根深蒂固。最令人发指的是,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面对世界舆论的批评,这些人非但不能静下心来思一思、想一想,反而越发感到自己一贯正确,真是撞了南墙还不回头!在我国历史上,传统政治体制的“山”挡住经济发展的“车”甚至使经济改革“翻车”的事,已经是数不胜数了,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如果说我国人民在政治生活中的参与意识和能力生来就比外国人低,造成了专制主义,不如说是我国几千年的专制主义抑制了这种意识和能力.
   
     事实证明,早在十七年前,我国的老百姓就已经具备了政治参与的意识和能力,在民主选举的实际运作过程中他们的参与意识和能力以及遵守选举规则的自觉性一点都不比外国人差!
   
     在经过十七年物质积累之后的今天,如果有人还对老百姓的政治参与的能力产生怀疑的话,那将是大错特错,太不应该了! 由此,我今天敢说,中国的工人和大多数的农民都具备了民主生活的能力,政治改革完全可行。
   
     除了痴呆者都会承认,在我国大陆无论是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八零年有竞选者参与的选区除外),还是人民代表逐级选举都缺乏活力。好象选人民代表是一项繁重的工作,非要动用行政手段不可。有的地区选民对选举没兴趣,当地领导就开会动员、发宣传材料。选民懒得去投票,领导就每人直接或间接地发点福利。有的单位领导干脆宣布选举日不准请假,都要去投票,非去不可。
   
     还有一种众所周知的现象是,无论是那一级的人民代表选举,在选票上,凡是靠前的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要远远地超过后面的候选人.在差额选举中,如果是那位候选人的名子印在最后,用一句俗话讲,就该他倒霉,他要能当选,真是活见鬼了。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选民对选举工作所持的冷漠感。
   
     老百姓对选举缺乏热度,除了和没有竞选者参与的原因外,还与现行的“代表逐级选举制”有关系。用老百姓的话讲,没后台的人能选上区人民代表就不错了。事实上,我国的选民不但关心代表选代表的结果,更关注的是代表选代表的实际运作过程, 在缺乏透明度又没有竞选者参与的情况下,很难说清它不是黑箱作业。而需要指出的是,我国的大政方针往往是通过代表的代表的代表来通过的,这一点必须讲明白。
   
     在一个正常的民主选举过程中,以上现象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不正常的事情在我国堂堂正正地存在了几十年。如果没有人向它挑战、不加制止的话,它还会延续下去。这些现象也向我们提出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我国现行的选举法规需要补充修改,还是我国的老百姓的政治参与的意识和能力需要提高呢?在文章的前面我已鲜明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三
   
     如果在我国各级人民代表的选举中,引进竞选机制,为竞选者在法律上铺平道路 ,必然会触及到,对现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法和它相对应的组织法进行补充和修改。这是一个既辣手又敏感的政治问题,也是一个完善我国民主与法制的尖锐问题,又是一个关系到每一个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根本问题。
   
     我认为,做为一个社会公民,在看到目前已延续使用了几十年的选举法规(虽然作过修改但从未有过大的突破),在实际运作中所暴露出来的缺陷和问题时,是不会忍心闭上自己的眼睛的。这个问题不管它有多大、多难、多艰巨,在我看来,都无关紧要。关键的是,看我们国家的执政党有没有从根本上进行政治改革的意向和普通大众、各界人士参与的程度。
   
   用鲁迅先生的话讲: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一条通往宪政社会的民主之路,就在你、我、他的脚下产生。
   
     让我们每一个关心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坚定地迈出自己的一步!
   
     以上内容,如有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97年12月. 
(2011/01/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