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家庭教会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89学生领袖陈章宝(陈天石)采访录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聚会中警察进来查身份证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
·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
***********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
·发达的前额叶使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
·只要崇拜效法英雄就会具有英雄精神
·效法耶稣甘愿受苦才会具有基督精神
·基督精神能够带来健康的心身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灵与魂
·真的存在上帝灵魂千禧年
***************
·2013-1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1-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在一个六四人士参加的家庭教会中的讲道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
·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
·为大院门口外监视我们聚会的警察祈祷
·圣经非法是当今中国重大人权问题
·河南省南乐县基督教会同工与信徒被抓捕、失踪的经过
·为到我们教会潜伏听圣经的警察祈祷
·为到我们教会潜伏听圣经的警察祈祷
·为到教会给访民送棉衣的爱心人士祈祷
·2013-12-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诞节基督徒将到美驻华大使馆前祈祷
·为5天后圣诞节的传福音事工祈祷
·为5天后圣诞节的传福音事工祈祷
·我们中国太需要爱心耶稣圣经了
·今天圣诞节我一个基督徒被警察软禁在家
·2013-1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圣爱团契明年的福音事工祈祷
·请为圣爱团契明年的福音事工祈祷
·2014首个主日奥运劳教老人等6人受洗
·为在寒冷中的挨冻受饿、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
·2014-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4-1-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4-1-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张文和弟兄祈祷
·民政局来到我们家庭教会说我们是非法
·民政局来到我们家庭教会说我们是非法
·民政局来到我们家庭教会说我们是非法
·许志永开庭于艳华张文和不能出家门
·北京一家庭教会面临被取缔所作出的回应
·面临被取缔的家庭教会基督徒到美使馆前祈祷
·紧急关注被抓派出所的非北京基督徒
·北京:徐永海等家庭教会人员聚会被抓到派出所
·圣爱团契众肢体被通州派出所关押/高洪明
·北京团契基督教会基督徒探望张文和被关押
·北京团契教会徐永海等,被通州派出所非法关押
·关注被抓派出所的非北京基督徒
·关注家庭教会,康素萍与信徒一起被囚超过24小时
·家庭教会遭冲击,张文和与众弟兄姊妹被囚派出所
·张文和等十一人仍被扣押 律师要求会见遭拒
·紧急关注: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通州区派出所
·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复做笔录
·11名基督徒已过24小时依旧被关在派出所
·北京家庭教会聚会被抓:还有11人被非法拘禁在派出所
·圣爱团契众肢体被通州派出所关押
·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关注家庭教会,康素萍与信徒一起被囚超过24小时
·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非法拘禁15名基督徒逾28小时
·北京维权人士家庭聚会十多人被抓走
·张文和等十一人仍被扣押 律师要求会见遭拒
·为了11位被囚肢体我禁食祈祷
·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被送看守所
·徐永海杨秋雨等刑拘人士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
·正在禁食祷告的徐永海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被送看守所
·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12名基督徒被以非法集会游行罪刑事拘留
·緊急關注: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聚會遭公安沖擊,十幾名基督徒扔被關押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十多人被扣 警方指涉嫌非法聚会面临取缔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十多人被扣 警方指涉嫌非法聚会面临取缔
·北京小型家庭教會遭衝擊 被指「非法集會」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组图
·圣爱团契教会13人遭刑拘 家属律师要求会见被拒
·星期三梁小军律师首次会见被控非法集会罪的徐永海长老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在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很多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们(如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信主成为基督徒。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北京)何德普
   
   一九九七年十月
   
    (一)         
   
     八零年我在北京有机化工厂中试车间作技工,正赶上了粉碎“四人帮”之后的首次区人民代表的换届选举。所以该选区称为有机联合选区,当时我厂与北京氧气厂、北京水原六厂厂、北京机械建筑二公司组成了联合选区,由于有机化工厂的选民人数在联合选区的四个单位中所占的比例最大,所以该区设立的联合选举小组组长由有机化工厂委派。
   
     时植民主墙运动正在蓬勃发展,我那时是<<北京青年>>(民办刊物)编辑部的召集人,开会时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积极参与人民代表的联合竞选工作,以期宣传民主意识和人权理念,扩大民主运动在社会上的影响。
   
     为此我责无旁贷地充当了一马当先的角色,通过努力我获得了厂第一轮人民代表候选人的提名,并于十一月十四日早上,我率先在全厂范围内散发了自己的竞选宣言,下午我又在水源六厂、机械建筑二公司散发了我的宣言。我编辑部同仁龚平,紧接着在其所属单位(北京氧气厂)也展开了人民代表竞选工作,我们两人同在一个选区,互相协作,壮大了声势。
   
     根据我们对选民的调查,在我们竞选前后,选民对选举工作所持的态度有着明显的差异。调查结果如下:
   
   竞选前:    
   持无所谓观点的选民占70%
   蔑视这次选举的选民占10%
   比较重视的选民占   5%
   其它的占      15%
   
   竞选工作展开后:
   持无所谓观点的选民占 5%
   蔑视这次选举的选民占 5%
   比较重视的选民占  80%
   其它的占      1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民主运动人士参加竞选工作,对选民的政治参与意识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二)
   
     当时我竞选的口号是:人民代表是一个战斗的岗位。
   
     竞选宣言的主要内容是:七六年四人帮倒台,中国出现了转机,但这个转机,是以党内斗争的方式得到的,并不是按照法律程序取得的,这一点必须引起我们每一位选民的警觉,如果我国的监督、制衡机制不能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法律又不能体现人民的意态,那么七六年取得的好形势很有可能在以党内斗争的方式倒退回去。人民代表的职责就是法定地监督执政党(即共产党),在这个岗位上用人民的意态去影响党和国家所制定的法律和政策。也就是说:执政党和政府在制定各项法律、法规时必须将人民代表的意见容纳进去,只有这样,人民当家作主的提法才能由泛泛之说变为现实,国家的命运才能真正掌握在人民手中……
   
     那些只愿意理解自己,不愿理解别人的人,没资格当人民代表;那些只向领导负责;没有勇气为百姓负责的人,没有资格当人民代表;那些高居人民之上的人,那些把人民代表当做升官阶梯的人,那些以出卖良心和灵魂来换取得一己私利的人,更没有资格当选人民代表……
   
     说到底,人民代表是一个受统治者委托,法定地为委托人的利益战斗的岗位。我作为一名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具备了了解选民的意态的热心和能力,同时又绝不缺乏表达这种意态的勇气,固此请广大选民将那神圣的一票投给我,让我进入这个战斗的岗位吧。
   
   (三)
   
     联合选区工作小组的组长由我厂的一名副厂长担任,他实际上也负责我厂的选举工作。此人极左时期中一直分管我厂的党政工作,几个月前又根据上级的文件精神,由党委副书记一职改为副厂长。厂选举办公室的日常工作由两名年轻人担任。
   
     出于对领导的尊重,我在散发竞选宣言的前一天,也送给他们一份,并且告之我准备明天开始竞选了。厂选举办的这三人看过我的竞选宣言后,当时一致表态,认为这是件好事。但事隔两天,当我再见到他们时,那位姓舒的组长的脸拉得老长,五官都朝下垂挂着……,另两位年轻人悄告诉我,厂领导认定你是在搞自由化,让我们提防着你。
   
     在我竞选的第二天,厂党委召开了临时扩大会议(各车间的领导必须参加),会上厂党委书记和厂长针对我的竞选做了表态;第一、各车间领导回去作选民工作,摆正选举与生产的关系;第二、据有关部门反映,何德普在社会上有活动,所以对他的言行要特别注意;第三、维护正常的选举秩序,防止坏人钻空子。
   
     有个别中层干部当即就在会上向厂长、书记表态,我们车间没有何德普一票!厂领导为了作选民的工作,以了解情况为名,派出以团委书记为首的调查组,到各车间轮流找年轻人"座谈",内容是:你对何德普的竞选怎么看?一些被调查过的工人当天就对我讲,你肯定选不上了,人家都暗示我们了。 
   
   (四)
   
     企业的职工具有强烈的政治参与意识和能力。
   
     在动力车间的选民答辩会上,工人们讲道:你的行动象一股春风,把我们的吹醒了,原本我们想放弃这次选举,现在你站出来,代表我们讲话,我们举双手支持你。有一位姓梁的小青年激动地讲道:我能选你两票,因为我快结婚了;有孩子时,一定让他也选你一票。在第二次“讨论协商”中,该车间全力支持我。
   
     合成车间第四车间的选民与我交谈后对我说:我们车间主任不让我们投你的票,说你有问题,我们不管他那一套,谁讲的话有道理能代表我们,我们就投谁的票。当这个班组得知他们的领导已在厂党委会上做过保证时,非常气愤,当着我的面给厂选举办打电话,阐明自己的观点:领导只能代表他自己,不能代表我们第四班组。另外三个班组的部分选民告诉我,车间主任为了拍厂领导马屁,他们根本没有争求我们的意见,推选的是厂党委书记和厂长。
   
     对合成车间的领导越俎代包,强奸民意的作法,厂选举办也不得不假兴兴地说:“合成车间的主任你能代表你们车间的每一个人吗?当然,合成车间有特殊情况,工人们三班倒,不好集中,生产任务重,领导也很忙,今后一定要严肃对待选举工作。”在第二次“讨论协商”中,我只得到该车间第四班组选民的支持。
   
     在机修车间,工人们对选举所持的态度由最初的消极与无奈,很快转为主动与认真。为了防止“讨论协商”的缺陷和选举办在工作上的某些疏忽,这个车间的每个班组都郑重其事地制做了投票箱,每次领导向他们争求意见时,他们每个班组都投一次票,将其结果告诉领导。在第二次讨论协商中,我得到了该车间的支持。
   
     我们主动出击,以第一轮人民代表候选人的身份,分别到水源流厂和机械建筑二公司与选民会面,并向选民大量散发了宣传品。其效果不亚于我们厂和氧气厂。当选民们得知我仅仅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时,他们的情绪异常地激动,一位老工人拉着我的手,深有感慨地讲:“我从来没见过象你这么勇敢人,你来得好,我们正不知道选谁呢”。一位女青年非常认真地说:“我要把你的竞选宣言带回家去,让我的父母也看看。”一名小伙子表示,他帮助我们散发所有的宣传材料。当时有许多选民将我们的宣传材料拿去给亲朋好友们看,有的选民还完好地保存至今。
   
     水源六厂的领导将我在该厂的讲演汇报给了区选举小组,我单位的领导得知后,非常生气,但又说不出什么。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单位食堂作竞选讲演时,我单位的党委书记亲自挂帅,将外单位的选民拒之门外,由此可以看出,领导是多么害怕民运人士在选举中搞横向交流啊。
   
     由于水源六厂的干群关系非常紧张,工人们坚决不投本厂领导的票,该厂领导只得自动放弃了区人民代表候选人的名额。
   
   (五)
   
     在有机联合选区的四个单位中,根据选民人数区人民代表候选人的名额分配如下:有机化工厂两名、北京氧气厂一名、水源六厂与机械建筑二公司合出两名。但正式投票选举那天,将从这五名候选人中选出三名正式代表。
   
     我单位的候选人产生的程序是通过两次"讨论协商"来完成。在第一次"讨论协商"中,从众多的第一轮代表中协商出十名代表(实际上只有七名),再通过第二次"讨论协商"协商出两名正式候选人。在我所在的单位中,所谓的"讨论协商"就是厂选举办与各车间、科室的领导,真对选举中有争议的问题进行协商,由厂选举办的组长集中出最后的结果。简言之,"讨论协商"的权力属于上级领导和下级领导,与选民无缘。
   
     在第一次"讨论协商"中,我获得选票二百零二票(不含厂内技工学校的票)名列第三,厂长得票三百三十票名列第一,厂党委书记得票二百五十票名列第二。需要指出的是在他们俩各自的选票中,仅厂内技工学校的选票就占一百多票。也就是说,他们俩人各自所获得厂内职工的选票与我相差无几或在我之下。(我接受了厂选举办两位年轻工作人员的忠告去厂技工学校补作了一次竞选工作,在第二次“讨论协商”中我得到了该校师生一百九十九票的支持)。
   
     从厂选举办公布的第二次"讨论协商"的结果看,厂长是第一名得七百三十四票,厂党委书记是第二名得五百二十五票,我是第三名得四百五十一票,(见附表)。按照厂选举办的规定,每个部门只能推选两名候选人第三名不予统计。固此从表中不难看出厂党委书记的票数应减去厂内技工学校的六十六票,这仅仅是能从公开的票面统计中所发现的问题。难怪在公布结果的第二天,厂选举办中的两名年轻人主动找到我非常严肃地对我讲:如果我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是组长的话,你肯定选上了。
   
     在公布结果的当天,联合选区的舒组长打电话告知我,你已不是候选人了,外单位就不要去了,去了人家单位的门卫也不让你进去。在因何不能胜选的问题上,我完全同意上海的傅申奇在上海动力机械厂竞选后所说过的话:名码标价的体制外异议分子中共是不能容忍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