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家庭教会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年1月24日
   
   今天(2011年1月24日)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弟兄何德普出狱的日子,为此我起了大早,并选择乘坐着地铁(怕地面堵车)奔向北京第二监狱。这个就在北京五环边上的监狱,交通是如此的不方便,下了地铁坐汽车,下了汽车还要走半个多小时。
   
   我赶在监狱的北门,一个警察对我说“接人去西门,这里不许打电话”。我到了西门,这里还是不能接何德普。很长时间后,我们被告诉要到北门去接何德普。我们大家,何德普的妻子、哥哥、妹妹,还有朱瑞、翁杰、刘凤钢和我等,我们又回北门。
   
   终于等到何德普出狱了,可是何德普是直接坐着警察的车出来的,也没有停车,我们在监狱门口也没有见到何德普。何德普总算是出监狱了,刘凤钢和翁杰开着他们各自的汽车,我和朱瑞大姐分别坐在这二位的车里,我们是紧紧地跟在后面,我们看得见车的屁股,开不见何德普。
   
   车子开到了展览路派出所,路边没有地方,只好把车子开到很远的前面去等着。何德普在其期间进了派出所,此时我们也没有见到何德普。等啊,等啊,等。何德普妻子来电话说,我们开始回家了。我们立刻启动,奔向何德普的家,我们终于要见到何德普了。
   
   可是到了何德普家门口,有很多穿着警服的警察和穿着便衣的警察在何德普家的楼门外,将我们拦着,就是不让我们进楼去看望何德普。而且对我是推推搡搡,一个便衣警察还打了我一拳,并说“再要想进去,就打死你”。我和朱瑞、翁杰不得不离开。可是离开也不行,我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被警告:“这几天不许去看望何德普”。
   
   回到家中从网上看到,何德普在派出所被打了,也不知道被打得重不重。我们去接我们朋友何德普,我们到了监狱,他就在前面的车里,不能见;我们到了何德普的家,他就在的家了,我们也不能见。我们只想看看离开我们8年的老朋友,为什么警察要阻止着?总要讲点人权、人情、人性吧。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1/0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