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家庭教会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年1月24日
   
   今天(2011年1月24日)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弟兄何德普出狱的日子,为此我起了大早,并选择乘坐着地铁(怕地面堵车)奔向北京第二监狱。这个就在北京五环边上的监狱,交通是如此的不方便,下了地铁坐汽车,下了汽车还要走半个多小时。
   
   我赶在监狱的北门,一个警察对我说“接人去西门,这里不许打电话”。我到了西门,这里还是不能接何德普。很长时间后,我们被告诉要到北门去接何德普。我们大家,何德普的妻子、哥哥、妹妹,还有朱瑞、翁杰、刘凤钢和我等,我们又回北门。
   
   终于等到何德普出狱了,可是何德普是直接坐着警察的车出来的,也没有停车,我们在监狱门口也没有见到何德普。何德普总算是出监狱了,刘凤钢和翁杰开着他们各自的汽车,我和朱瑞大姐分别坐在这二位的车里,我们是紧紧地跟在后面,我们看得见车的屁股,开不见何德普。
   
   车子开到了展览路派出所,路边没有地方,只好把车子开到很远的前面去等着。何德普在其期间进了派出所,此时我们也没有见到何德普。等啊,等啊,等。何德普妻子来电话说,我们开始回家了。我们立刻启动,奔向何德普的家,我们终于要见到何德普了。
   
   可是到了何德普家门口,有很多穿着警服的警察和穿着便衣的警察在何德普家的楼门外,将我们拦着,就是不让我们进楼去看望何德普。而且对我是推推搡搡,一个便衣警察还打了我一拳,并说“再要想进去,就打死你”。我和朱瑞、翁杰不得不离开。可是离开也不行,我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被警告:“这几天不许去看望何德普”。
   
   回到家中从网上看到,何德普在派出所被打了,也不知道被打得重不重。我们去接我们朋友何德普,我们到了监狱,他就在前面的车里,不能见;我们到了何德普的家,他就在的家了,我们也不能见。我们只想看看离开我们8年的老朋友,为什么警察要阻止着?总要讲点人权、人情、人性吧。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1/0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