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也都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
   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一座古今中外最大最
   恐怖的监狱。狱中狱的人权状况怎么样呢?且听中国民主党领导人之一何德普的
   控诉。
   
   联合国人权组织:
   
   首先,我非常欢迎委员会的各位来宾,到北京市第二监狱调查、了解中国存在酷刑
   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和处罚的情况。我是2002年11月4日失去自由
   的,到现在已经有2年多的时间了。在这2年中,我被监视居住过85天;在北京市看
   守所度过1年的时光;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煎熬3个月,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又生
   活了1年多。
   
   2年多来的遭遇,给我最深的感受是:中国的酷刑、残忍、不人道、有辱人格待遇
   和处罚的情况非常严重。而促成这些情况发生的,往往都是政府的管理干部。他们
   以严格管理为由,随意的去整人、刁难人、侮辱人、摧残人。下面就是我的自身经
   历。
   
   一、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我的左耳被打聋
   
   我是一个民主党人,在贯彻我党《公心至上,为大众服务》的宗旨中,做过一些促
   进社会政治进步的工作。然而,这些工作使中国政府很不高兴。2003年底,我被官
   方送上了法庭。法官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由,把我判了
   8年徒刑。面对这不公平的判决,我在法庭上讲了24个字:“结束一党专政,走向
   民主政治,反对政治迫害,实现司法独立”。正是由于这24个字的缘故,法警用手
   铐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身后。3个小时之后,法警队的队长对我大打出手,先用手掐
   住我的脖子,等我快憋死的时候,用拳头和巴掌打我得头部和脸部。我被打倒后,
   他用皮鞋踢我的上身和下身,殴打我20分钟后,他用脚踩住我的背,一脚一脚地往
   下踹,不让我起身。被打后,我的身上多处受伤。最严重的部位是左耳处。从那以
   后,我的左耳失去了听力。
   
   二、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一个摧残人、虐待人的制度
   
   1、警察在押送我的汽车上对我施暴─—我是在2002年11月4日晚,于家中被警察
   戴上手铐押走的。他们把我推上一辆轿车,把我身上穿的大衣后背部分向上拉,从
   头顶翻到脸部前。这挡住我的全部视线(大衣的布料是防雨不透气的)。警察把这
   种做法称为“规矩”。当时警察用力摁我的脖子,并把头上的大衣往脸上捂。在喘
   气艰难、忍无可忍之下,我开始一种本能的反抗。但是,我的双手已被手铐铐住。
   两侧的警察使劲用身体押住我的双肩。没有多长时间,我大汗淋漓、四肢无力了。
   这种虐待持续了1个半小时。
   
   2、在监视居住的日子里,我没有见过阳光和月亮──关押我的地方是一间四周没
   有窗户的小房间。房顶虽有1个小天窗,但是它早已被武警封闭得严严实实。房间
   内有1张木床。床上有一个床垫和一个薄被,床边一个床头柜。除此之外,屋内再
   也找不到其他物件了。看守由武警担任。他们分4组,全天24小时循环倒班站立于
   床的两侧。由于他们看管得严紧,我在灰暗中熬过的85天,没有见过太阳和月亮。
   
   3、看守的嘴,就是规定──监视居住里的规定,多的数不胜数。但是,从来就没
   有成文的规定,全部出于看守的嘴。武警非常严肃地告诫我:监视居住的执行单
   位,不设成文的书面规定,他们的嘴就是规定。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规定有2条。第1
   条规定是:不准我离开床。不许在床边坐着,也不许在床上乱躺,只准在床上静
   躺。手脚不能动,躺的姿势要符合武警的规定。一种是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另一
   种姿势是双手举过头顶。第2条规定是:我的双手不能放在被子里,只能放在看守
   的视线之内。因为这两条该死的规定,每天夜里,我至少要被叫醒10几次。武警惊
   醒我的理由是:我的手腕缩进了被子里。在监视居住的日子里,虽然没有打、没有
   踢,但是,让人感到比死还难受。有腿不能站;有手不能动:残忍的规定,把我的
   4肢焊死在床垫子上。看守还有一条挠痒痒的规定。如果想挠痒痒时,要先向看守
   申请,批准后,才能挠。挠痒时,要把衣裤全部脱光,赤条条地在看守的视线下来
   挠,否则,按违抗规定处理。有一天夜里,我感觉腿部痒了,下意识的去挠,没有
   事先请示,结果,招致看守把我身上的被子掀到底上,冻了我老半天(正值冬
   天)。残酷的折磨,导致我的体重从入狱前的156斤,于85天后剩下120斤。
   
   每天的伙食不足,有时只给1个小馒头,3片葱头。
   
   目前中国实行的监视居住制度很不规范,随意性极大,原因是我国目前还没有一部
   监视居住的成文书面规定。这也是造成在监视居住期间刁难人、摧残人、不人道、
   有辱人格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之一。
   
   三、看守中的情况
   
   我是2003年1月27日,被关进北京市看守所的,在那里度过了1年的时光。政府向囚
   犯提供的伙食是相当糟糕的,每天都是水煮菜、窝头和馒头。在看守所里能买到营
   养丰富的食品和水果。但是,它的价格却是非常的昂贵:比市场上的价格高出一
   倍。北京的十几个看守所中,食物出售的价格都没有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高。在那
   里,市场上1元1根的小香肠可卖到10元,有的监舍甚至卖到了100元1根。
   
   在看守所里(包括安全局的看守所),警察强迫囚犯每天“坐板”,就是强迫囚犯
   在木头板上,坐姿端正,一坐就是一整天。
   
   警察还强迫囚犯每天晚上值夜班,目的是让囚犯之间互相监督、防止发生逃跑、自
   杀等事件。我所在的监区,每天晚上值两个小时的夜班。
   
   如果,囚犯在盘腿坐板时坐姿不端正或在夜里值班时睡觉,就会受到处罚:轻的被
   警察臭骂一顿,重的要被反铐数日。
   
   2003年5月中旬,北京市看守所201监区219监室一名叫金克强的囚犯,因值夜班时
   睡着了,被警察用特制手铐背铐5天。
   
   由于看守关押的囚犯非常多,而牢房很小,连水泥地上都睡满了人,每个人的横间
   距不足两尺,有的监室还不足一尺。
   
   我所在的201监区,每个星期放风一次,每次15~20分钟。赶上警察“忙”时,两
   个星期放风一次。而204监区每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才放风一次。风场不是露天的院
   落,而是4间20平米没有房顶的平房。
   
   看守所规定:在押的囚犯不准与家人通讯,也没有任何书、报可看。
   
   四、遣送处的酷刑、残忍、不人道、侮辱人格的处罚情况
   
   遣送处的全称是“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也叫“天河监狱”。犯人门都管它叫
   “魔鬼集中营”。凡是被判刑的人,在下监狱之前,都要经过遣送处这一关。在这
   里接受一个月的劳动、两个月的学习。
   
   由于遣送处的工作目标之一,就是让所有来到这里的人,放弃做人的希望;为了达
   到这个目的,警察在老囚犯中,精心挑选、培训了一批人与他们一起做管理工作。
   警察让我们这些新到的人称他们为班长。
   
   遣送处的警察为了让新来的囚犯尽快丧失掉做人的尊严,编制出一套有辱人格内容
   的语言和动作姿势,并将其称为“规矩”,强迫囚犯们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列队,
   反复无休止的操练。有不从者,按抗拒规矩处理。在遣送处,强迫囚犯们脱光衣
   裤,进行羞辱,惩罚囚犯做长时间的劳役,处罚囚犯面壁思过数周,有辱人格情况
   随处可见。
   
   1、遣送处的酷刑和暴力虐待
   
   我到遣送处的第1天(2004年1月14日),因不承认自己有罪、不低头,触犯了遣送
   处的“规定”。一个叫刘放的警察叫来4个班长,对我实施处罚。警察揪住我的头
   发,一边用力往下摁,一边告诉4个班长:“摁丫挺的(骂人话)”。4个班长如同
   恶狼,有的卡脖子,有的摁肩膀,还有的踢我的下身。我的头被他们5个人摁到了
   地上。那个叫刘放的警察吩咐4个班长:不能让我这个“颠覆共产党政权分子”的
   头抬起来,让我好好尝尝“专政机关”的厉害。由于我一直不服软,结果,我的头
   一直被他们摁在地上5个多小时。
   
   2004年1月14日下午14时左右,有4名法轮功学员也触犯了遣送处的规定,同样遭到
   了警察和班长的暴力。当时,恐怖的惨叫声不断在监区通道内回荡。事后才知道,
   警察用镣铐和绳索把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绑到了一起,然后用电棍电击。
   
   2004年1月19日、20日、21日,遣送处的集训队中又传出了惨叫声。我亲眼看到一
   个人戴着头盔,双手、双脚被铐住,身体被三角皮带捆绑在一长床板上,身子下面
   全是大小便,臭烘烘的。
   
   2004年2月初,一个叫郭斌的新囚犯,因触犯遣送处的规定,被警察殴打后,双手
   分别被铐在铁栏杆的两侧,一共铐了3个白天。
   
   2004年2月中旬,一个新来的囚犯也是触犯了规定,惨遭毒打。有6名警察同时对他
   施暴。警察先将他的双手反铐起来,再命他跪下。6名警察一边用电棒电击,一边
   用皮鞋踢他。这名新犯人告饶的声音开始还挺大声,后来的声音越来越小。警察对
   他实施酷刑的时间长达20多分钟。
   
   遣送处在对新犯人施用酷刑的同时,在生活上也刁难人,在精神上更摧残人,在学
   习上限制人。用管理人员的话讲,只有通过全方位的“严格要求”,才能让新囚犯
   体验到罪犯的真实感受,认清自己的身份。
   
   2、生活上对新囚犯的刁难
   
   遣送处的规定中有这么一条:新囚犯在上厕所时要整进整出。其意思是每个班中的
   新囚犯要按照规定的时间全部进入厕所。没有厕位的囚犯在厕所内列队依次蹲下等
   候;待往复循环“作业”完毕后,再列队走出厕所。为了刁难新囚犯,在放厕时,
   班长总是依照警察的严格要求的指令,把厕所的门窗关闭,隔着门上的玻璃监视新
   囚犯的举动。如有人说话或蹲姿不规范,将会受到处罚,轻者令其在厕内练“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