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家庭教会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也都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
   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一座古今中外最大最
   恐怖的监狱。狱中狱的人权状况怎么样呢?且听中国民主党领导人之一何德普的
   控诉。
   
   联合国人权组织:
   
   首先,我非常欢迎委员会的各位来宾,到北京市第二监狱调查、了解中国存在酷刑
   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和处罚的情况。我是2002年11月4日失去自由
   的,到现在已经有2年多的时间了。在这2年中,我被监视居住过85天;在北京市看
   守所度过1年的时光;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煎熬3个月,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又生
   活了1年多。
   
   2年多来的遭遇,给我最深的感受是:中国的酷刑、残忍、不人道、有辱人格待遇
   和处罚的情况非常严重。而促成这些情况发生的,往往都是政府的管理干部。他们
   以严格管理为由,随意的去整人、刁难人、侮辱人、摧残人。下面就是我的自身经
   历。
   
   一、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我的左耳被打聋
   
   我是一个民主党人,在贯彻我党《公心至上,为大众服务》的宗旨中,做过一些促
   进社会政治进步的工作。然而,这些工作使中国政府很不高兴。2003年底,我被官
   方送上了法庭。法官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由,把我判了
   8年徒刑。面对这不公平的判决,我在法庭上讲了24个字:“结束一党专政,走向
   民主政治,反对政治迫害,实现司法独立”。正是由于这24个字的缘故,法警用手
   铐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身后。3个小时之后,法警队的队长对我大打出手,先用手掐
   住我的脖子,等我快憋死的时候,用拳头和巴掌打我得头部和脸部。我被打倒后,
   他用皮鞋踢我的上身和下身,殴打我20分钟后,他用脚踩住我的背,一脚一脚地往
   下踹,不让我起身。被打后,我的身上多处受伤。最严重的部位是左耳处。从那以
   后,我的左耳失去了听力。
   
   二、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一个摧残人、虐待人的制度
   
   1、警察在押送我的汽车上对我施暴─—我是在2002年11月4日晚,于家中被警察
   戴上手铐押走的。他们把我推上一辆轿车,把我身上穿的大衣后背部分向上拉,从
   头顶翻到脸部前。这挡住我的全部视线(大衣的布料是防雨不透气的)。警察把这
   种做法称为“规矩”。当时警察用力摁我的脖子,并把头上的大衣往脸上捂。在喘
   气艰难、忍无可忍之下,我开始一种本能的反抗。但是,我的双手已被手铐铐住。
   两侧的警察使劲用身体押住我的双肩。没有多长时间,我大汗淋漓、四肢无力了。
   这种虐待持续了1个半小时。
   
   2、在监视居住的日子里,我没有见过阳光和月亮──关押我的地方是一间四周没
   有窗户的小房间。房顶虽有1个小天窗,但是它早已被武警封闭得严严实实。房间
   内有1张木床。床上有一个床垫和一个薄被,床边一个床头柜。除此之外,屋内再
   也找不到其他物件了。看守由武警担任。他们分4组,全天24小时循环倒班站立于
   床的两侧。由于他们看管得严紧,我在灰暗中熬过的85天,没有见过太阳和月亮。
   
   3、看守的嘴,就是规定──监视居住里的规定,多的数不胜数。但是,从来就没
   有成文的规定,全部出于看守的嘴。武警非常严肃地告诫我:监视居住的执行单
   位,不设成文的书面规定,他们的嘴就是规定。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规定有2条。第1
   条规定是:不准我离开床。不许在床边坐着,也不许在床上乱躺,只准在床上静
   躺。手脚不能动,躺的姿势要符合武警的规定。一种是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另一
   种姿势是双手举过头顶。第2条规定是:我的双手不能放在被子里,只能放在看守
   的视线之内。因为这两条该死的规定,每天夜里,我至少要被叫醒10几次。武警惊
   醒我的理由是:我的手腕缩进了被子里。在监视居住的日子里,虽然没有打、没有
   踢,但是,让人感到比死还难受。有腿不能站;有手不能动:残忍的规定,把我的
   4肢焊死在床垫子上。看守还有一条挠痒痒的规定。如果想挠痒痒时,要先向看守
   申请,批准后,才能挠。挠痒时,要把衣裤全部脱光,赤条条地在看守的视线下来
   挠,否则,按违抗规定处理。有一天夜里,我感觉腿部痒了,下意识的去挠,没有
   事先请示,结果,招致看守把我身上的被子掀到底上,冻了我老半天(正值冬
   天)。残酷的折磨,导致我的体重从入狱前的156斤,于85天后剩下120斤。
   
   每天的伙食不足,有时只给1个小馒头,3片葱头。
   
   目前中国实行的监视居住制度很不规范,随意性极大,原因是我国目前还没有一部
   监视居住的成文书面规定。这也是造成在监视居住期间刁难人、摧残人、不人道、
   有辱人格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之一。
   
   三、看守中的情况
   
   我是2003年1月27日,被关进北京市看守所的,在那里度过了1年的时光。政府向囚
   犯提供的伙食是相当糟糕的,每天都是水煮菜、窝头和馒头。在看守所里能买到营
   养丰富的食品和水果。但是,它的价格却是非常的昂贵:比市场上的价格高出一
   倍。北京的十几个看守所中,食物出售的价格都没有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高。在那
   里,市场上1元1根的小香肠可卖到10元,有的监舍甚至卖到了100元1根。
   
   在看守所里(包括安全局的看守所),警察强迫囚犯每天“坐板”,就是强迫囚犯
   在木头板上,坐姿端正,一坐就是一整天。
   
   警察还强迫囚犯每天晚上值夜班,目的是让囚犯之间互相监督、防止发生逃跑、自
   杀等事件。我所在的监区,每天晚上值两个小时的夜班。
   
   如果,囚犯在盘腿坐板时坐姿不端正或在夜里值班时睡觉,就会受到处罚:轻的被
   警察臭骂一顿,重的要被反铐数日。
   
   2003年5月中旬,北京市看守所201监区219监室一名叫金克强的囚犯,因值夜班时
   睡着了,被警察用特制手铐背铐5天。
   
   由于看守关押的囚犯非常多,而牢房很小,连水泥地上都睡满了人,每个人的横间
   距不足两尺,有的监室还不足一尺。
   
   我所在的201监区,每个星期放风一次,每次15~20分钟。赶上警察“忙”时,两
   个星期放风一次。而204监区每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才放风一次。风场不是露天的院
   落,而是4间20平米没有房顶的平房。
   
   看守所规定:在押的囚犯不准与家人通讯,也没有任何书、报可看。
   
   四、遣送处的酷刑、残忍、不人道、侮辱人格的处罚情况
   
   遣送处的全称是“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也叫“天河监狱”。犯人门都管它叫
   “魔鬼集中营”。凡是被判刑的人,在下监狱之前,都要经过遣送处这一关。在这
   里接受一个月的劳动、两个月的学习。
   
   由于遣送处的工作目标之一,就是让所有来到这里的人,放弃做人的希望;为了达
   到这个目的,警察在老囚犯中,精心挑选、培训了一批人与他们一起做管理工作。
   警察让我们这些新到的人称他们为班长。
   
   遣送处的警察为了让新来的囚犯尽快丧失掉做人的尊严,编制出一套有辱人格内容
   的语言和动作姿势,并将其称为“规矩”,强迫囚犯们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列队,
   反复无休止的操练。有不从者,按抗拒规矩处理。在遣送处,强迫囚犯们脱光衣
   裤,进行羞辱,惩罚囚犯做长时间的劳役,处罚囚犯面壁思过数周,有辱人格情况
   随处可见。
   
   1、遣送处的酷刑和暴力虐待
   
   我到遣送处的第1天(2004年1月14日),因不承认自己有罪、不低头,触犯了遣送
   处的“规定”。一个叫刘放的警察叫来4个班长,对我实施处罚。警察揪住我的头
   发,一边用力往下摁,一边告诉4个班长:“摁丫挺的(骂人话)”。4个班长如同
   恶狼,有的卡脖子,有的摁肩膀,还有的踢我的下身。我的头被他们5个人摁到了
   地上。那个叫刘放的警察吩咐4个班长:不能让我这个“颠覆共产党政权分子”的
   头抬起来,让我好好尝尝“专政机关”的厉害。由于我一直不服软,结果,我的头
   一直被他们摁在地上5个多小时。
   
   2004年1月14日下午14时左右,有4名法轮功学员也触犯了遣送处的规定,同样遭到
   了警察和班长的暴力。当时,恐怖的惨叫声不断在监区通道内回荡。事后才知道,
   警察用镣铐和绳索把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绑到了一起,然后用电棍电击。
   
   2004年1月19日、20日、21日,遣送处的集训队中又传出了惨叫声。我亲眼看到一
   个人戴着头盔,双手、双脚被铐住,身体被三角皮带捆绑在一长床板上,身子下面
   全是大小便,臭烘烘的。
   
   2004年2月初,一个叫郭斌的新囚犯,因触犯遣送处的规定,被警察殴打后,双手
   分别被铐在铁栏杆的两侧,一共铐了3个白天。
   
   2004年2月中旬,一个新来的囚犯也是触犯了规定,惨遭毒打。有6名警察同时对他
   施暴。警察先将他的双手反铐起来,再命他跪下。6名警察一边用电棒电击,一边
   用皮鞋踢他。这名新犯人告饶的声音开始还挺大声,后来的声音越来越小。警察对
   他实施酷刑的时间长达20多分钟。
   
   遣送处在对新犯人施用酷刑的同时,在生活上也刁难人,在精神上更摧残人,在学
   习上限制人。用管理人员的话讲,只有通过全方位的“严格要求”,才能让新囚犯
   体验到罪犯的真实感受,认清自己的身份。
   
   2、生活上对新囚犯的刁难
   
   遣送处的规定中有这么一条:新囚犯在上厕所时要整进整出。其意思是每个班中的
   新囚犯要按照规定的时间全部进入厕所。没有厕位的囚犯在厕所内列队依次蹲下等
   候;待往复循环“作业”完毕后,再列队走出厕所。为了刁难新囚犯,在放厕时,
   班长总是依照警察的严格要求的指令,把厕所的门窗关闭,隔着门上的玻璃监视新
   囚犯的举动。如有人说话或蹲姿不规范,将会受到处罚,轻者令其在厕内练“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